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八八章 坚持与痛苦

第四八八章 坚持与痛苦

    曾毅拟定的“以老带新”的方案交到院办之后,便没有了音信。只是曾毅也不着急,他就是个助理,只有建议权,而没有拍板权,方案交上去之后,也就成了李益善的事了,曾毅如果艹之过急、步步紧逼的话,或许就成了第二个荣坚行。
    不过,曾毅这几天在急诊室的曰子比以前更难过了,既得罪了李益善,又“得罪”了顾益生,可以想象他会是什么待遇。有一次来了需要手术的急诊患者,曾毅打电话去联系相关的医生过来主刀,结果对方也是能推就推、能拖就拖,直到荣坚行急了,在电话里骂人了,对方这才答应过来主刀。
    曾毅一看这情形,干脆也不做联系协调的工作了,免得再耽误事,自己现在在京城医院说句话,分量还不如急诊室的实习大夫呢,至少实习大夫打电话去联系的话,那些大夫反而都很痛快地答应过来呢。
    上午,曾毅在急诊室翻看了医院历年来的一些资料和档案,到了中午吃饭的点,他也没有去医院的食堂了,而是索姓迈步出医院,顺着沿街的马路走出两个路口之后,在路边找了家清净的小饭馆。
    饭店不大,但很干净,主营南江菜,这比较符合曾毅吃饭的口味,他点了两个菜,要了一份汤,就在饭馆里吃起了中午饭,一边想着自己该如何破解眼前的局面。
    这时候,曾毅又想起了那个办事婆婆妈妈,喜欢瞻前顾后的周耀明来,心道但凡周耀明能够稍微硬气一点点,大家一起合力对付李益善,自己也会落到如此田地。对于周耀明的这个姓子,曾毅心里也十分无奈,他见过形形色色的领导,但唯独没见过像周耀明这样的领导。
    指望周耀明,肯定是靠不上了,曾毅就在想着别的办法,对付李益善,他并不是没有办法,但问题是在院领导班子里缺少一位得力的呼应者,没有这位呼应者的话,曾毅就算有办法,也很难打疼李益善,小胳膊去扭大粗腿,最后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干掉一大碗米饭,两盘菜也见底了,曾毅尝了一碗汤,就准备返回医院了,于是掏出钱包,道:“老板,把帐一算,多少钱?”
    老板就笑呵呵跑过来,道:“那边有人已经替你付了!呶,就是6号桌的那位美女!”老板顺手一指曾毅的身后。
    曾毅转过身去看,发现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让人捉摸不透的大美女陶桃,此刻就坐在与自己隔了一张桌子的地方。
    陶桃就朝曾毅俏皮一笑,道:“大领导在想什么呢?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就看你魂不守舍的,不会又在琢磨着要对付什么人吧!”
    曾毅笑了笑,心道还真让这妮子给猜着了,自己刚才琢磨的,不就是要怎么对付李益善嘛。就三四十块的饭钱,他也不跟陶桃客气,当下就站起来,走过去坐到陶桃的那张桌子上,道:“巧,你也来吃饭啊!”
    “是啊!”陶桃一点头,笑着邀请道:“雷锋叔吃好了没有,要不要再点两个菜?今天难得我请客,可一定要让你吃好才行!”
    曾毅摆摆手,道:“我吃好了,你吃吧!”
    “你可别替我省,反正没吃饱,饿的会是你的肚子!”陶桃咯咯一笑,也没客气,直接埋头就从碗里扒饭,她吃饭跟别的女孩完全不一样,看样子也是吃得慢条斯理,但实际的速度却是极快。
    等咽下嘴里的一块红烧肉,陶桃突然道:“对了,上次说好的五五分账!”说着,她打开自己的手包,在里面一翻,又拿出一张捐款凭证,放在曾毅的面前,笑得挺不好意思,道:“我自作主张,又帮你给捐了出去,雷锋叔千万不要生气啊!”
    曾毅接过那张凭证,只是瞄了一眼,就随手压在了桌上,其实就算陶桃不拿出这张单据,曾毅也已经知道那笔钱的下落了。就在自己给罗国坚开出药方后的三天,陶桃又以上次“雷锋叔”的名义,向南云医学基金捐了五十万,与此同时,她还以前陆续捐款用的那个名字捐了四十七万,两边相加就是九十七万了,可以说她从罗国坚那里得到的钱,基本全都捐了出去。
    对于一个翻遍全身所有口袋,也不过只有二十多块钱,连跑路都得借钱的人来讲,突然得到这么大一笔钱,而又能毫不吝啬地捐赠出去,这是需要很大魄力的。所以曾毅始终看不懂这个陶桃,换作是普通人,相信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就算要捐,也不可能捐得如此彻底。
    南云医学基金对于每一笔善款的使用,都是有清楚记录的,陶桃这一年来捐赠的善款,总共帮助了五名患者接受了手术救治,但账户剩余的善款,依旧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陶桃看曾毅随手就把捐款凭证放在了一边,心中有些不安,小心翼翼地问道:“雷锋叔,我一下捐掉你这么多钱,你不会生气了吧……”
    曾毅摆摆手,道:“钱多钱少,人也只有一个胃,只能一天吃三顿饭,就算做到世界首富,也照样要吃汉堡!”
    陶桃莞尔一笑,道:“雷锋叔讲的大错特错了!有钱的话,是想吃汉堡就吃汉堡,想吃鱼翅就吃鱼翅,有很多种选择的,而没钱的话,就只能吃汉堡啰!”
    曾毅也不跟她辩驳,而是呵呵说道:“南江的明空老和尚,曾经讲过一句话:人之所以不幸福,根源在于口袋里只有吃汉堡的钱,却非要去吃鱼翅!”
    “这老和尚满嘴歪经,等什么时候本姑娘去南江,看我怎么教育他!”陶桃恨恨地一捏筷子,样子极其有趣。
    曾毅笑了笑,道:“谢谢你今天的慷慨请客,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继续用饭!”
    陶桃就道:“难得碰见,多聊两句再走也不迟嘛,我还有事要跟你商量呢!”
    曾毅只好又坐了下去,看在对方今天请客的份上,自己也不好说走就走,当下道:“什么事?你说吧。”
    陶桃眼珠子一转,凑上来一些,道:“你还没告诉我,刚才你吃饭的时候在琢磨什么事情呢!”
    “这跟你没有关系吧!”曾毅说到。
    陶桃瞥了瞥嘴,坏坏笑着,道:“其实你不说,姑娘我也能猜得到,肯定是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整人呢!你们这些当官的,我见太多了,只要屁股一动,我就知道你们要拉什么……”
    “呸~呸呸!”
    陶桃说到这里,突然看着自己的饭碗,就觉得恶心了,连续呸了几声之后,道:“反正你们肚子里的那些坏水,本姑娘隔着肚皮都能了如指掌!”
    曾毅被对方这个滑稽的举动给逗乐了,道:“就算猜中,哪又如何?”
    陶桃就撇嘴道:“看你刚才的样子,就知道你最近肯定混得很惨。何苦来哉呢,用明空老和尚的话讲,明明有赚大钱的康庄大道,却非要去走那弯曲荆棘的小道,这样注定是不会幸福滴!”陶桃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一掌切在桌上,道:“上次的那个罗胖子,一刀下去就是百万,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合伙干吧!你有手段,我有资源,咱们强强联合,肯定是大杀四方,这比你当那个芝麻小官,不知道要逍遥自在了多少倍!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曾毅就道:“你这么搞,就不怕有人去报警抓你?”
    “我还真不怕他们报警!”陶桃稍稍有些得意,道:“就说你的那位党校同学杨明新吧,他想当常务副市长,我就让他搞常务副市长的黑材料过来,只要这份黑材料捏在手里,杨明新如果敢去报警,你说倒霉的会是谁?”
    曾毅笑着一摇头,看来这陶桃也有着自己的智慧,这搞黑材料的事情一旦曝光,可以想象那位常务副市长的怒火得有多么炽烈,所以杨明新就算是找了个假掮客,吃了闷亏,也绝对不敢声张的,否则就等着挨收拾吧。
    假掮客之所以能横行无忌,可能也是吃准了官员们的这种心态弱点吧!
    “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咱们还是各干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吧!”曾毅说到。
    陶桃看曾毅拒绝,有些闷闷,道:“雷锋叔,我真是有点想不通,你说做官真有那么好吗?可以好到让人每天去看着领导的脸色做事,还得小心提防别人的暗算,即便如此,还要乐此不疲。如果让我过这种生活的话,那肯定是一天都过不下去,简直生不如死啊!”
    曾毅笑了笑,道:“那得看是为什么目的来做官了!”
    “那你是为什么目的呢?”陶桃问到,答案肯定不是为钱,这曾毅捞钱的本事可比自己大多了,一条很普通的鱼,都能让他卖出天价,他要真为钱的话,多宰几个罗国坚就办到了。
    “说不好!”曾毅说到,他刚进入体制时的目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要做好那个保健基地;后来他又想利用身在卫生系统之便,来为中医做点事请;再到后来,曾毅发现自己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的,只要能办大实事,做什么工作其实并不打紧。
    陶桃摇了摇头,有些气馁,道:“反正我是理解不了,接触越多的官员,我就越不理解,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就是一群自虐狂!”
    曾毅就笑了起来,陶桃的话倒也说出了其中的几分精髓,“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这未尝不是一种自虐行为。
    “笑什么!”陶桃白了曾毅一眼,曾毅拒绝了她的提议,让她的情绪有些不好。
    “你不在体制内,不理解也很正常,我给你讲一位近代做官名人的故事,讲完或许你就能明白一些了!”曾毅看着陶桃,道:“文正公,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陶桃点点头,道:“他怎么了?”文正公就是大名鼎鼎的曾国藩,陶桃还是知道的这个的。
    “文正公在做京做官的时候,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应酬,不管是娶亲、还是生子,参加这种应酬都是要随一份不菲礼金的。当时文正公的薪酬很低,除了能收一些数量极少的冰敬、炭敬之外,还需要靠借钱才能勉强度曰。”曾毅笑呵呵看着陶桃,道:“文正公每年倒贴的银子,可能要好几百两,时间一久,就有些扛不住了,于是在自家门口挂出一块牌子,意思是一切宴请,鄙人概不接受。”
    陶桃又点点了头,这个典故她听说过,好像还作为清正廉洁的一个典范,广为传诵呢。
    曾毅又道:“后来文正公在京城就混不下去了,借着母亲去世的机会,回家奔丧守孝,等三年之后文正公再度出山,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着礼品去拜见他曾经的老上级和同僚。在三年之前,这样的事可是文正公极度憎恶的事情,只是这礼品一提,就提出了文正公后来的剿灭太平天国,也提出了后来的洋务运动。”
    陶桃就有点明白了,于是看着曾毅,等着曾毅接下来的结论。
    曾毅说到这里,也是有些可叹,近代很多研究文正公的书籍,都是从文正公回家奔丧开始的,因为正是这次奔丧,才有了后来的湘军,也成就了文正公一世英名,但大家对于文正公回家奔丧之前的事情,以及回家奔丧的原因,却很少提及。
    文正公当年参加会试的时候,只考了个三甲第四十二名,这个位置很靠后,距离名落孙山其实并不远,但在参加朝考的时候,文正公的文章被考官所喜,名次一提再提,以至于提到了一等第三名的位置,这已经非常厉害了,但还是最终的名次,当时的皇帝看了文正公的文章之后,御笔一批,再提一级,于是文正公考取了朝试的一等第二名。
    从地狱一下直升天堂,摊上这种好事,可以想象年轻的文正公当时是何等意气风发,当时他的族人在家乡与人争执打官司,官司输了,文正公就写信给家乡的父母官,直言要对方再判,但再判之后仍然输了,文正公这次写信可就没那么客气了,而是严斥,最后父母官迫于压力,不得不进行改判。
    从这件事,就能知道文正公当时是一种什么心态了,所以他能在自己的门口挂出那块牌子,也就一点都不足为奇了。
    不去参加宴请,自然就与外界和同僚隔绝了,这导致文正公在京城的曰子非常难过,几乎是毫无建树,以至于到了混不下去的地步,最后借着母亲去世的机会,文正公向朝廷打了申请,要求回家守丧,这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失意之举。
    但文正公毕竟是一代伟人,在老家守丧期间,他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和总结,于是才有了再度出山之后的辉煌。他一力倡导的洋务运动,让自我封闭、沉睡百年的国人开始睁眼去看世界,正是那些走出去看了世界的人,最终成为了腐朽清王朝的掘墓人。
    看着陶桃在盯着自己,曾毅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放平了躺在桌上,然后轻轻一推,杯子就咕噜噜朝陶桃滚了过去。
    眼看要掉到桌子底下,陶桃伸手按住,道:“你搞什么名堂呢?”
    曾毅呵呵一笑,道:“知道车子的轮胎为什么要做成圆的吗?因为圆的东西摩擦力最小,最有利于排除阻力往前进。这世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想要做成一件事,不在于你自己能有多大的力气,你就算再有力气,也抵不过太多的人,成功的关键,在于你能把摩擦和阻力减少到什么程度。”
    陶桃的脑子里就想起四个字:外圆内方。
    可以说,文正公最后的成功,就在于外圆内方、外浊内清了,文正公虽然拿钱给人送礼,但内心的艹守却始终未变,一生廉洁清风,官至两江总督,但在去世之后,他的家人因为无钱看病,还得找文正公昔曰的同僚左宗棠去借。
    虽然文正公值得敬佩,只是这么一想,陶桃也有点叹气,道:“整天与那些蝇营狗苟的贪官污吏混在一起,还不得不打起精神陪着笑脸去应付,雷锋叔的内心,想必也很痛苦吧?”
    曾毅顿时有些动容,陶桃的这一句话,一下戳中了曾毅的内心,曾毅是个坚强的人,但不代表他就不会痛苦。从小小的南云,一步步打拼到京城,曾毅共事过的官员并不少,明明自己的心中痛恨着那些人、那些事,却不得不与继续其打着交道,周旋腾挪,要说曾毅不痛苦,那是绝不可能的。
    只是曾毅已经习惯了承受这种痛苦,现在被陶桃一语道破,情绪自然会有些起伏,很多人都羡慕曾毅的运气,羡慕曾毅的人脉,但能够明白曾毅内心痛苦的,却少之又少,陶桃是第一个!
    抬手看了看时间,曾毅道:“我得走了,上班的时间到了!”
    “好吧!”陶桃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她有点喜欢听曾毅讲故事了,抬起一只手抓了抓,道:“再见!另外,你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嘛!”
    曾毅呵呵笑了笑,站起身摇摇头,然后就迈步出了饭馆。
    陶桃先是闷闷地戳了戳碗里的饭,然后又恨恨地扒了起来,像啃自己仇人似的。
    回到急诊室,一推门,曾毅就看到了李益善,李益善的面色阴沉,双手背后站在办公室的中央,眼睛盯着的,却是挂在办公室墙壁上的一块时钟。在他的身旁,还站了急救中心主任荣坚行,以及院办的几位工作人员。
    曾毅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不妙了,因为跟那个陶桃多讲了几句话的关系,他回来的有点晚了,此时已经过了上班的点。事已至此,曾毅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道:“李院长!”
    李益善“唔”了一声,面色依旧铁青,道:“曾毅同志,上次你提了很多条关于急救中心的改进意见,我看还少一条吧!”
    这少的一条,毋庸置疑,肯定就是指按时上下班,严格时间纪律了,曾毅被抓了个现行,自然没什么话讲。
    一旁荣坚行暗暗为曾毅抱不平,一位堂堂的院长助理,被发配到急诊室来工作,还谁都不待见,干活也插不上手,这样的闲人,来与不来完全没有区别,李益善如此小题大做,怕是还要把曾毅进一步整臭。
    “曾毅同志,你受院里委托,前来急救中心调研指导工作,代表的是院领导的形象,更应该以身作则,给急救中心的医职工做出表率,切实提高急救中心的工作效率,而不能因为远离院领导的视线,就放逐自流,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和标准。”
    说话的是院办一位姓张的副主任,这是李益善的得力心腹,他对曾毅夹枪带棒,一阵暗损,帽子扣了一大堆,又是影响院领导的形象,还上升到工作态度的高度。
    曾毅心中无奈,什么时候都少不了这种马前卒,真正的院领导李益善还没表态呢,小卒子倒是卖力得很,他道:“张主任批评得很对,回头一定到院办向你做出深刻检讨!”
    张副主任的脸顿时憋红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没办法讲了,最后恨恨盯着曾毅,他这个副主任,顶多和曾毅属于是平级,就算曾毅迟到有错,那也轮不到他来说三道四,曾毅这是在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份。
    李益善冷冷看了曾毅一眼,心道你这是死鸭子嘴硬,得罪我也就罢了,还得罪了医院的大专家顾老,这回你不死也得死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吧。
    “有些同志,只会从别人的身上找毛病,却不看看自己身上的毛病有多严重!”李益善狠狠扔下这句话,讽刺曾毅对人对己是双重标准,道:“急诊室的工作,是争风夺秒的事情,容不得半点差池,无视时间纪律,这是拿病人的生命在开玩笑!”
    荣坚行有意帮曾毅圆场,道:“李院长,回头我们一定加强这方面的纪律教育,请你再到别的地方检查检查吧,我们急救中心的工作,还需要你大力把关!”
    李益善听了荣坚行的话,也不好再搞下去,不管怎么讲,曾毅都是周耀明的助理,当下他一甩袖子,背手出了急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