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六九五章 假亦真,真亦假

第六九五章 假亦真,真亦假

    到京城已经天黑了,曾毅出了机场,就先把电话打给潘保晋,道:“潘教授,忙不忙?”
    “是曾毅啊!”电话里传来潘保晋的声音,还有呼呼的风声,好像潘保晋人在外面,他道:“我正在出任务,你是要问那件事情吧?”
    曾毅呵呵笑了笑,道:“那潘教授你先忙,我们回头再聊!”
    潘保晋就拦住曾毅,道:“没关系,我们长话短说好了。那件事闫部长已经知道了,本来想通知你的,结果这几天都在出任务,没抽出时间来。”
    曾毅心中大定,虽然潘保晋只说是闫立成知道这件事了,但这其实就已经是把事办成了,闫立成那么大的一位部长,说话自然要保留几分的,不可能直趟趟地就告诉潘保晋“这事包在我身上”。
    “潘教授,这次多亏你了!”曾毅道着谢。
    “这话就多余了!”潘保晋责怪一声,随即道:“好了,其它话就先不跟你讲了,等我出完任务再跟你联系。”
    “好,潘教授快去忙吧!”曾毅也不问细节了,潘保晋这么着急,必然是那边的任务比较重要。
    等潘保晋挂了电话,曾毅就拦了一辆车先进了城,找了个地方休息,关于这次到京城的行动计划,他已经都筹划好了。
    休息一晚,第二天曾毅早早起床,吃过早饭后,就去了京城比较繁华的购物区,连续转了好几个地方,才挑中了几件礼物,曾毅准备再去拜访一趟姜晚周。
    挑好礼物,曾毅来到商场门口,找到一家专门做礼品包装的铺子,也不要任何华丽的装束,只让那里的服务员拿出透明的密封袋,先把几件礼物消毒之后,全部封入了透明袋之中。
    服务员一边密封,一边用看怪物的眼神偷偷打量曾毅,心道这是什么怪人啊,自己在这里工作多年,还是头一次见打包礼物要消毒的呢,而且这礼物也没什么贵重的,里面甚至还有几本关于营养健康的书籍呢,这也算是送礼。
    等服务员把东西全部密封好,曾毅还特意从兜里拿出一小瓶消毒水,在袋子外面喷了喷,让味道显得更浓一些。
    服务员皱眉往后退了两步,心道这人不会是脑子有病吧,消毒水和香水都分不清楚?
    曾毅也不介意服务员那怪异的目光,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都有些怪异呢,可惜没办法,谁让姜晚周的夫人是个洁癖人士呢,这也是投其所好啊,否则自己能不能进了姜家的门都难说。
    提着礼物出了商场,曾毅打车直奔铁勘院的家属区,正好姜晚周所在那栋楼的楼道门是开着的,曾毅也就没有按电铃,提着东西直奔二楼的姜家。
    刚上楼梯,曾毅就看到姜晚周的门口还站着一个人,手里也是提着大包小兜的礼物,此人不是外人,正是铁勘院的院长尤瑞敏,曾毅没跟尤瑞敏打过交道,但也认得尤瑞敏的样子,铁勘院的大楼前有领导照片公示。
    尤瑞敏此时正在整理思绪,盘算着一会进门之后自己要怎么讲,所以还没来得及敲门。突然从楼道里冒出个曾毅,倒让他有些尴尬,等看到曾毅手里的奇怪礼物,尤瑞敏就直皱眉,心道这人是做什么的,上门做清洁服务的吗,怎么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曾毅意外看到尤瑞敏,也是十分讶异,不过短暂讶异之后,他突然冒出个想法,于是提着礼物大大方方上前,道:“尤院长,你好!”
    尤瑞敏就露出丝丝的意外,疑惑道:“你是……”他不敢不搭理曾毅,他已经看到曾毅的透明密封袋里还有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心道这或许是姜部长家的亲戚呢。
    曾毅就立刻从兜里掏出名片,道:“我叫曾毅,是东江省丰庆县的县长,尤院长叫我小曾好了。”
    “啊!”
    尤瑞敏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他可不认识曾毅,也不是为曾毅的名字而感到惊讶,他感到震惊的,是曾毅口中的那个东江省丰庆县,尤瑞敏隐约记得,这个丰庆县好像就在佳通市,佳通市和中化市竞争东江省南段的首座一级大站的事情,尤瑞敏不可能不知道,但他的恩师帮中化市的市长张卫正讲了话,尤瑞敏不好无动于衷。
    难怪姜部长会大发雷霆啊,还要整顿铁勘院!
    此时尤瑞敏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姜晚周在铁路站的规划上,是偏向佳通市的,而自己却把铁路站强行落在了中化市,这让姜部长如何能不发火,更何况还有狼洼岭现成的把柄让姜部长给抓住了。
    大意啊,实在是大意!
    尤瑞敏心里直叫后悔,在东江南段铁路站的事情上,部里几个大佬都没有表态,自己想当然就认为几个大佬都没有中意的方案,这才依照恩师的意思选择了中化市。要是早知道姜部长有中意的选择,自己就应该提前报一个备选方案过去探探底细啊!
    “哦,是曾县长啊!”尤瑞敏收下了曾毅的名片,拿起来看了一眼,心里更是惊讶,这么年轻就能做到了一县之长,实在是凤毛麟角啊,这个曾县长来头定然不小,他笑着问道:“曾县长这是来……”
    曾毅指了指姜晚周家的大门,道:“我来看看小虎子的病好了没?”
    尤瑞敏的太阳穴就跳了跳,曾毅可没有说谎,小虎子的病是他治的,今天过来可以算是复诊,但听到尤瑞敏的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这位曾县长不但知道姜部长的孙子叫小虎子,还知道小虎子病了,这还不够明显吗,定然是和姜部长家里十分亲近啊!
    看来自己的猜测就不会差了,姜部长肯定是中意把铁路站落在佳通市,而且姜部长的这个态度多半还跟这位曾县长有点关系啊。
    “那真是巧!”尤瑞敏提了提自己手里的礼物,里面也有很多小孩子的玩具,他笑道:“我也是来看看小虎子的。”
    尤瑞敏看望小虎子的病,只是个由头,他是想借机向姜晚周汇报一下那位盛工的调查结果,顺便私底下求个饶,让姜晚周不要在这件事情继续深入调查下去了,再往下查,狗曰的盛德平就该把火烧到自己这位院长的头上了。
    曾毅看了看尤瑞敏的礼物,本想提醒一下对方姜晚周的夫人有洁癖,但一想自己的目的就是要让尤瑞敏误会,便没有言语这事,只是道:“那我去为尤院长敲门!”
    说着,曾毅就上前两步,伸手在姜晚周家的门铃上按了两下。
    过了一小会,门开了个缝,里面露出保姆的脸,道:“你们找谁?”
    尤瑞敏就道:“姜部长和苑工在家吗?”
    保姆就道:“你等一下!”说着,保姆回头就喊了起来,向里面的苑广芬讲外面的情况,但却是拦着门不让两人进去。
    苑广芬走了出来,保姆便把门开大了一些,苑广芬就看到了外面的情况,道:“尤院长怎么过来了,你有事让人通知一声,我就去办公室找你了。”
    尤瑞敏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早上听人讲,说是小虎子最近好像不太舒服,我就过来看看。”
    “为这事还让尤院长专程过来一趟,真是太客气了!”苑广芬这才让开大门,准备让尤瑞敏进来,只是又朝保姆打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保姆把尤瑞敏带来的礼物处理一下。
    尤瑞敏一挪步,站在他身后的曾毅就露出来,他朝苑广芬淡淡一笑,道:“苑姨,我来看看小虎子。”
    苑广芬的眉眼处就带了几分喜色,道:“是小曾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呢!快进来吧!”
    曾毅就把手里的礼物递上,道:“我给小虎子带了件玩具,正好旁边还有几本小儿营养健康方面的书籍,我觉得写得挺好,就一块买来了,希望能有点参考价值,现在带个小孩真不容易,苑姨辛苦了!”
    苑广芬眉头一舒,曾毅的话让她觉得十分贴心,小虎子得了病,家里谁都埋怨她没把孩子给带好,可带孩子的辛苦却没人提及,苑广芬心里的委屈朝谁去说。再看到曾毅手里的密封袋,闻到那上面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苑广芬心道曾毅可真是细心,于是难得地一伸手,把礼物给接了过去,佯作责怪道:“太客气了,来就来了,还花费这些心思做什么。”
    旁边的尤瑞敏就太震惊了,自己按说还是苑广芬的上级呢,都没见苑广芬对自己有这么热情客气。
    等看到自己带来的礼物被保姆收下,顺手就放在了门后,而曾毅带来的礼物却被苑广芬拿进了客厅,尤瑞敏就更震骇了,同时心里直琢磨,苑广芬这个区别对待的举动,是不是对自己有所暗示呢?
    侧脸看着曾毅,尤瑞敏若有所思,觉得自己更清晰地抓到了一丝东西。
    曾毅此时从兜里拿出两副鞋套,一幅自己戴上,一幅递给了尤瑞敏,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讲什么。
    尤瑞敏短暂愣神之后,就反应了过来,赶紧戴起来,对曾毅发了个感激的眼神。
    等两人进屋,苑广芬已经把小虎子带了出来,指着曾毅对小虎子笑道:“快看,这是谁来了?叫曾叔叔!”
    小虎子的情况明显好转,下巴和脖子上的湿疹溃烂已经完全好了,恢复了小儿那光滑的皮肤,而且注意力也集中了很多,听到苑广芬的话,不再是迷迷瞪瞪毫无反应,而是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向曾毅,曾毅做了个鬼脸,小虎子立刻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尤瑞敏就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回头自己就把铁路站落在佳通市的方案亲自给姜部长送来!这或许还不够,必须想点办法,看怎么能跟丰庆县也扯上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