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九一八章 各有打算

第九一八章 各有打算

    第二天,杨明新让人去简达公司打探情况,得知简达公司的负责人出国去了,杨明新就去敲了吴副市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
    里面传来声音,杨明新就推门走了进去。
    中化市的常务副市长叫做吴翰林,是中化市的老资格了,从中化市某街道的办办事员,一步步升迁到现在的位置,吴翰林的当官哲学,就是永远跟一把手保持统一,功劳永远都是领导的。
    中化市是经济大市,几位副市长都不是庸才,各个都有着很硬实的底子,当初常务副市长空缺,竞争异常激烈,最后反而是吴翰林这个表现最为平常的副市长前进了一步,着实让很多人意外,吴翰林能够胜出的最大优势,怕就是是他的当官哲学了。
    正因为如此,中化市的几位副市长心里都不是很服气,杨明新论政绩论能力,自认都在吴翰林之上,所以他当初组织了不少吴翰林的黑材料,打算取而代之,可惜碰上了桃子那个假掮客,没能成功。
    吴翰林大概也知道这点,所以在中化市他很少发出自己的声音,市委书记赵贞吉同意的,吴翰林就大力支持;赵贞吉反对的,吴翰林就大力反对;至于赵贞吉没有表态的,吴翰林就选择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在中化市,吴翰林的存在感似乎比排名最后的廖祖源还要差一些,但这可不代表吴翰林说话没有威信,相反,只要吴翰林讲了话,就会非常被重视。因为在大家的眼里,吴翰林就是个传声筒,他发了声,那肯定就是市委书记赵贞吉的意思,谁敢不掂量一二?
    再者,吴翰林还是名副其实的常委一个,在中化市的重大决策上,吴翰林可握有一票,谁敢说吴翰林不说话就等于不存在?
    在官场中,有着形形sèsè的人,像吴翰林这样的并不在少数,或许会有人认为吴翰林身为官员却没有自己的想法,是典型的尸位素餐;但吴翰林们却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有效地减少了内耗,反而是做了实事。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讲,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杨明新掺了一脚反而复杂了,如果当初就由吴翰林出面处理,说不定还能简单一些。
    生活中有很多人都在试着对某一位官员做出好或坏的评价,但很快发现这样做基本是徒劳的,面对整天带着面具的官员,你根本无法将他们区分为好的还是坏的。
    曾毅刚入官场的时候,也想这样做,但后来曾毅便放弃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他发现对待官员只能是就事论好坏,而不是就人论好坏。官员们形形sèsè,对外却带着同一张面具,你认真去看,就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纯粹的好人,同样没有纯粹的坏人。
    吴翰林看是杨明新进来,就笑呵呵地放下手里的工作,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道:“是明新同志啊,快坐!”
    杨明新来到吴翰林办公桌前,很自然地递出一支烟,道:“没打搅到吴市长的工作吧!”
    吴翰林呵呵一笑,接过烟,道:“没有,没有。”说着,两人各自落座。
    杨明新点着烟吸了一口,道:“有件事,我要向吴市长汇报!”
    吴翰林已经拿出了火机,准备打火,听到杨明新这话,他便先把打火机放下,道:“什么汇报不汇报的,有什么事明新同志但讲无妨!”
    “我们中化市昨天出了一件稀奇事!”杨明新看着吴翰林,先卖了个关子,然后才道:“有一个小区的居民,竟然把环保局给告到法院去了。”
    吴翰林“哦”了一声,道:“是简达jing密制造公司那件事吧?”专家团都被拦下了,这件事吴翰林自然也听到一些消息。
    杨明新道:“就在昨天,环保局接到通知,法院已经正式受理此案,再有两天便要开庭审理!”
    “乱弹琴!哪有这样解决矛盾的!”吴翰林就道了一句,然后很生气地把杨明新递过来的那支烟扔到桌上,道:“协调沟通,同样也可以解决问题,非得闹得人人皆知嘛!”
    杨明新点着头,道:“谁说不是呢!为了这件事,我还特意去联系了简达公司,经过沟通协商,简达公司已经同意对生产线进行整改了,谁知道这边闷不吭声就起诉了,现在倒让我这个副市长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我也再想想办法!”吴翰林道了一句,他很清楚杨明新今天为何过来,当初简达公司的环评报告自己是讲了话的,自己要是摆不平眼下的事,等环保局上了法庭,说不定就会把自己开绿灯的事当做一个理由说出来,杨明新一直都盼着自己能出漏子呢,这一点吴翰林看得很清楚。
    杨明新就道:“简达公司的负责人出国了,我从昨天就在联系,但一直联系不上。”
    吴翰林略微皱眉,想了一下,他决定给法院院长丁健打个电话,他的想法和杨明新一样,先把案子压下去,或者是拖延一段时间也好,等自己协商解决了,或许就不用走法律程序了。
    电话接通之后,吴翰林便道:“我是吴翰林,如果方便的话,我想了解一下关于简达公司环评报告的那个案子。”
    丁健电话里说道:“吴市长,没想到这个案子还把您给惊动了。”
    “简达公司是一家外商投资企业,有鉴于此,我们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是不是应该更为慎重一些,丁健同志你怎么看?”吴翰林询问到,虽然是一副询问的口吻,但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丁健就解释道:“吴市长,在这个问题上,我的想法和您是一致的,简达公司的事情是小事,但关乎市里的经济大局,那就是大事了,必须要慎重。”说到这里,丁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合盛小区的居民铁了心一定要让环保局撤销那份环评报告,再加上正值创卫,市里需要整顿和搬迁的污染企业有很多家,创卫办的个别领导,也希望能够借这个案子来减少今后的阻力,我们法院只能给予配合啊!”
    “为何一定要把这两个问题对立起来呢?完全没必要嘛!”吴翰林很不悦地道了一句,对丁健这个解释他并不满意。
    “吴市长说的是,解决简达公司于合盛小区居民之间的矛盾,未必一定要通过法律途径,协商沟通同样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是,有人提起了诉讼,又符合规定,我们就只能按照程序进行处理!”丁健说到,他现在才觉得庞东海这顺势一推有多厉害,不仅仅是杨明新,连吴翰林都出来了,丁健叹了口气,又补充了一句,道:“吴市长,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丁院长再慎重考虑一下!”
    吴翰林说完这句,就“咔”地一声挂了电话,从丁健同志变成丁院长,表明吴翰林已经对丁健的不识趣很生气了,但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因为说多了就是干涉司法工作,吴翰林从来都不干这种事,市里面有很多人可时刻盯着自己,只盼自己出什么岔子呢。
    杨明新看吴翰林打完电话,就知道没有什么结果,他闷闷摁灭烟蒂,然后站起身来告辞,道:“吴市长,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吴翰林微微颔首,没有多做挽留,他站起身来目送杨明新离开。
    等杨明新离开,吴翰林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通讯录,他记得自己有古浪本人的电话号码,当初简达公司入驻中化,还是吴翰林向古浪争取的结果呢,他和古浪打过两次交道。
    电话打通,吴翰林便道:“古先生你好,不知道是否还有印象,我是中化市常务副市长吴翰林。”
    古浪一听,就知道吴翰林打这个电话的用意了,他故作糊涂,道:“吴市长你好啊,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呢!能够接到你的电话,古浪荣幸之至,不知道吴市长有何指示?请尽管吩咐就是了!”
    吴翰林笑道:“古先生是商业巨子,吴某岂敢有什么指示!我今天给古先生打这个电话,是想跟你沟通一件事情,是关于贵集团旗下简达jing密制造公司的。”
    “哦?”古浪顿了一下,问道:“是不是简达制造公司给吴市长捅了什么篓子?”
    吴翰林见古浪并不知道简达jing密知道的事情,心里也并不起疑,实在是古浪集团旗下的资产太多了,或许在古浪眼里,简达jing密制造还真不能算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中化市眼下正在创卫,……”吴翰林便向古浪简单介绍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并告知合盛小区居民已经起诉的事实,最后道:“这实在不能算是什么大事,完全没必要闹到法庭上去,我的意思是以和为贵,古先生认为如何?”
    “太不像话了!吴市长对简达是关怀备至,现在竟因为一件小事,闹得吴市长不得清净!下面的人真是太不像话了!”古浪听吴翰林介绍完,便狠狠批评了几句简达,然后说道:“吴市长,我们古浪集团向来是高度重视环境保护的问题,也是一个对社会负责的企业,这件事我会立刻派人去了解,我会给吴市长一个满意的解释。”
    吴翰林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他道:“古先生有空的时候,还请到我们中化市来走走看看!”
    “一定,一定!”古浪客气应着,然后寒暄两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古浪的嘴边撇出一丝冷笑,心道这次怕是要对不住吴翰林了,既然中化市有人顺水推舟,自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让曾毅栽跟头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