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边缘小品 > 《胡正伟画册》序

《胡正伟画册》序

  画家的画册不同于小说家的文集,本不需要另一个人用文字来作任何诠释。画册里收集的每一幅画,都能诉诸视觉直接地用形象告知观赏者艺术家本人凭借个人经验及心理活动获得的感悟。们对胡正伟先生出版的这部画册,我的确想说点多余的话。这不仅是为了表示我的祝贺,更重要的是表达我的喜爱。

  大约在十一世纪,中国绘画界出现了一种卓越的理论,认为笔墨不仅要能描绘出物的外象,重现景观,更应该具有自己纯粹的艺术品质,体现作者独特的人格心灵。艺术创作应该超越,脱升它所依据的外形,进入“画外”,也就是非具象所能涵盖的表现性世界。这种理论丰富了传统的国画。从北宋的米芾、李公麟、文同,经过王庭筠,以及南宋的禅宗画家牧溪、梁楷等,终于在元代四大家手中成熟为一种新的画风。我们现在来看这种画风,就是我们称为“现代派”的东西。

  所以,我并不认为胡正伟先生受了多少现代派的影响,他倒是非常忠实于中国画的传统的。欣赏者可以从此画册中看出,他特别注意笔墨线条的游走;人物绘画并不以形似为主,而讲究传神。神,又非人物之神,其实是他自己的神。譬如进入了气功态的达摩,那种瞑目中自有世界,达到物我两忘之境,据我看不过是他在绘画中的自我写照而已。

  当然,他的绘画中也有比较写实的部分,如“维族老人”、“斯诺在宁夏”等。不知别人以为如何,我看,不客气的说,这部分不应算是他的精品。但是,我们也可从中看出他的功力。应该承认,正伟的绘画功力是相当深厚的。正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功力,他才可以悠然自如地挥洒自己的笔墨。如在“丝绸之路”描绘大西北景观的那部分,在一张平面的白纸上给人制造出那么雄浑、磅礴,具有黄土般厚实的视觉效果,就不能不使人赞叹。而这种效果的取得,又必须是画家本身就胸有丘壑。如果套用“胸有成竹”这句成语,那么我们也可以说大西北的山川风物无不在他的心中了。

  我已经说过,以上的话本属多余,但我忍不住还要说:我想请欣赏者从中能看到正伟的灵气。不管别人怎样看,我是常常被他的线条所陶醉的。

  庚午冬十月张贤亮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