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拜神
随身山河图 - 山村户口
掘垌,当地人也叫达峒,是瑶族人的聚居之所。这里有两处古迹,一个原本是古代的驿站,现在已经荒废了,另一个就是古树林。

罗旁战争后,明朝万历十七年设西宁县巡检司衙门于此,加强对少数民族的镇压和控制,筑有城垣和驿站,后巡检司迁址怀乡,掘垌成为驿站。清乾隆二十二年,信丰、感化、从善、定康4个都回归高信市,掘垌失去驿站作用。城垣已拆除,垣基尚存,东西长285米,南北宽195米。

因为没有维护跟修理,这里就更加显得沧桑跟颓败,大家看了都说很有历史的感觉,可惜就是太少了点。其中,有些钟爱人文景观的驴友立即拍照。

“历史总是在泯灭,这些遗迹很可惜呀!总是成为牺牲品。镇政府难道就不管吗?”一个驴友沉痛道,每次看到这些遗迹,尤其是没有丝毫维护的古迹,总感到一阵心哀。

“当地经济不好,除非国家拨款,不然还真管不了。你想呀!这样的遗迹,我们国内有多少?你应该比我清楚。要全部都管,国家需要支出多少?要是单单靠当地,本来经济就不好,还要修缮这样一处没有人看的地方,有可能吗?”叶琦君家里也是体制中人,说话自然也有维护之意。

其他人听了一阵默然,想说什么,但就是说不出口。有时候,我们总是责怪政府不作为。但转换一下角度想一想,政府的人一般都要顾及着大局观。也不能面面俱到。像合钱镇这些地方,官场风气已经算好了。没什么贪污受贿之类。这其中,很大原因就是当地民风有关,还有就是这地方不富裕,想贪污也没有条件。

楚家强带着大家往边上的古树林走去。这片古树林也很有沧桑感,粗壮的古木犹如一群老人,似乎见证着历史的变迁。

其中一株胸围2.3米、高22米扁柏。皮色深红。粤省林业厅调查后,1964年被列为国家保护的珍贵树种之一。扁柏旁边,有两棵胸围3米以上的牛筋树。牛筋树右侧30米处有棵冬青树胸围2.8米,旁边有两棵高大的板栗。从扁柏往下27米。一株胸围8.7米、高32米的榕树矗立河边,有5条谷箩粗的树根象倒扣着的巨掌罩着河床插向河底。

相传:古时常有一匹白马于夜间跑出达垌饮水。人们觉得奇怪,便跟踪察看,白马忽然变为大山,山形酷似骏马,人们便称该山为‘白马山‘,山脚村庄名为白马村。并建白马庙祀奉。古树林因此而得以www.tIanyashuku.com保存。

“这些树还真大,应该有几百年了吧?”陈武摸了摸树身问道。

楚家强点头:“这是扁柏,具体多大年纪,我也不清楚。听说有几百年。以前省林业厅的人还下来查看过,将其定为国家保护植物,不过却没有什么保护措施。好在这些树临近白马庙,庙周围的树木都是不能砍的,在民众心里有敬仰的地位,不会破坏它们。不然,这么大的树,早就被人砍了拉走。”

“这里居然还有一棵如此之大的榕树,真了不起。不过榕树好像很快大。我见过最大的,就是新.会的小鸟天堂,那株榕树才是巨无霸,占地之大,让人无法想象。”一个游客开口道。

楚家强笑了笑,也不说话,小鸟天堂他也听说过,以前的课本就有,好像是巴金写的,当时就觉得夸张。因为自己就见过不少大树,最大的还没巴金描述的那么大。

他曾经跟老道士见过一株参天巨树,非常高,白云好像在顶上飘过一样,要**个人围绕那么大。听老道士说,那棵树已经千年了。而巴金说小鸟天堂的榕树才几百年,怎么可能比千年老树还大?后来才知道,榕树生长非常恐怖。

“那五根树桩是怎么打下去的,你们这个镇好像没那个实力吧?”李泉扶了扶眼镜,看着河里的五根大树桩,每一根都接近一米粗,让他有些吃惊。也不明白为什么打五个巨桩到河底干嘛!

“呵呵!你看错了。那不是人打下去的。原本就有五棵树在那的。后来建了白马庙,有人说那五棵树是风水树,用来雕刻菩萨是最好不过了。于是,当地人就砍了下来,雕刻成菩萨,供奉在白马庙里。”楚家强解释道,这些树原本是不能砍的,但也有很特殊的情况,就像那五棵。

在古树林转了一圈,大家来到下面的白马庙,进庙上一炷香,这也是游客们的要求。尽管很多人不信这个,但图一个乐趣,顺便捐个香油钱。看庙人都快将这些人当成财神爷了,马上煮茶招呼大家。

“我发现,你们这些地方虽然不富裕,但好像几乎每个大一点的村子都有庙,而且里面装饰得还很富丽堂皇,这些雕工都很厉害。”周福荣纯粹将上面供奉的白马王公、何仙姑、土地爷、文武双星、菩萨等当成艺术品来看。

“人民的信仰有时候是很难理解的。”楚家强也不想多做评论,在庙里面说这些不好。要是自己二叔、二婶在场,肯定被骂一顿。

老百姓的心里很单纯,信仰就会变得很强烈。他们可能宁愿自己吃多点苦,也不会让庙里的香火断,这种现象在城里人看来非常不可思议。

“大师,你们这庙有没有护身护卖?我想带几个回去。”一个中年女性游客问道。

楚家强差点笑出来,那游客居然将看庙人当成大师了。那个看庙的人也是一愣,随后连忙跑到里面,翻了一大阵,这才翻出一个箱子。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下,他取出一枚钥匙,利索地打开锁头。

大家定眼望去,箱子里面还用尊贵的黄色丝绸包着,好像很珍贵的摸样。那人打开丝绸,里面就是一堆玉,有玉桃、玉佛、玉菩萨三种。

“男戴菩萨、女戴佛,孩子戴玉桃,你自己挑,都是五块钱一个,刚才捐了香火钱的人都不需要再掏钱,不管捐了多少,不然大神会责怪。这是以前庙会的时候,已经有人开过光的。”那人解释道。将所有东西说清楚,免得大家不高兴。

五块钱一个,的确不贵,毕竟人家那块是真真实实的玉,加上雕刻,估计庙里面也赚不了什么钱。人家可能是开庙会的时候,专门开光给村民和前来观看的人的,本来就不打算赚钱。从这,也可以看出这里的民风很好,至少没有让神明沾上钱财的俗气。不像有些寺庙,纯粹就是为了赚钱,利用民众的信仰,挖空心思钻到钱孔里去。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上前挑几块。本来就剩下不多,有人还拿不到。那个看庙的人只好赔笑道:“不好意思,就剩下这些了。对了下面还有一些布符,没有玉符的人可以拿几个,都是一样的,神灵都会保护的。”

离开白马庙,就有人感叹:“这里的人真是淳朴,虽然不怎么富裕,但感觉很好。”。。)

s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