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随身山河图 > 第四百七十章 称人

第四百七十章 称人

这次好了,那家伙连忙抱头鼠窜,赶紧逃跑。这次蛋王做不了,反倒成了王八蛋,郁不郁闷?

“这看起来蛮有趣呀那家伙倒是聪明,居然搞出一个木头鸡蛋。”陈武开口道。

楚家强无言以对,那家伙他是知道的,学习极差,但偏偏玩这些很有一手,几乎是什么上手,马上就会,真不知道怎么说他好。

“你们这里还有什么习俗?刚才我听一个人说,要称人?怎么称,真是好奇怪的风俗。”李泉刚才就听一个村民无意间说了一下,吃完饭,还要称一称孩子的重量。难道这也是风俗?看看孩子经过一年,有没有长大了?

“呵呵是有这么一个习俗,你们没有听过也不足为奇,我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这种东西。说起来,农村就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习俗多,有时候我也是不记得那么多。”楚家强笑道。

可能是农村人还比较封建,对于这些东西,明知道什么意义的,但还是沿着老祖宗的传统一直做下去。

立夏吃罢中饭还有秤人的习俗。人们在村口或台门里挂起一杆大木秤,秤钩悬一根凳子,或者挂着一个箩筐,大家轮流坐到凳子、箩筐上面秤人。箩筐一般就是称孩子,现在也基本上只称孩子了,大人很少参加,仅仅是边上凑热闹。

司秤人一面打秤花,一面讲着吉利话。秤老人要说“秤花八十七,活到九十一”。秤姑娘说www.tianyashuku.Com“一百零五斤,员外人家找上门。勿肯勿肯偏勿肯,状元公子有缘分。”秤孝则说“秤花一打二十三,小官人长大会出山。七品县官勿犯难,三公九卿也好攀”。

另外,打秤花只能里打出,即从小数打到大数,不能外打里。古诗云:“立夏秤人轻重数。秤悬梁上笑喧闺。”

“称人我倒是见过,外面还有呀主要就是南方流行,北方比较少见。我听说,这个习俗还是起源于三国时期,挺早的,还跟诸葛亮有关。”一个游客开口道。

“怎么又扯到诸葛亮身上了?难道这玩意是诸葛亮提倡的?当时他称了谁?我怎么不知道。”周福荣瞪大眼睛说道。

他是古玩行业的人。这个行业。对于这些名人的故事,最是清除了。大家也知道,每一件古玩的背后,其实就是一个故事。有时候,一件古玩其实没有什么欣赏价值。但是,要是它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它的身价马上就会飙升。因此,对他们来说,民间的小故事知道很多。

“这民间有多少故事。你能全部知道不成?”楚家强没好气地说道。

“呃那倒是对了,兄弟,说来听听。”周福荣开口道。听故事,大家都喜欢。

传说刘备死后,诸葛亮把他儿子阿斗交赵子龙送往江东,并拜托其后妈、已回娘家的吴孙夫人抚养。那天正是立夏。孙夫人当着赵子龙面给阿斗秤了体重,来年立夏再秤一次看增加体重多少,再写信向诸葛亮汇报,由此形成传入民间的风俗。

“我听之前那个老人说,这一天称了体重之后,就不怕夏季炎热,不会消瘦。否则会有病灾缠身。吃完立夏饭后,在横梁上挂一杆大秤,大人双手拉住秤钩、两足悬空秤体重;孩童坐在箩筐内或四脚朝天的凳子上,吊在秤钩上秤体重。谓立夏过秤可免疰夏。若体重增,称‘发福’,体重减,谓‘消肉’。”那名游客喋喋不休地对大家说道。

“老幺,你们这里也是这样的说法?”周福荣转向楚家强问道。

楚家强微微摇头:“有些不同,但基本上有差不多,大同小异这戌俗都是这样,其实很多地方都有,但根据每一个地方的环境,可能都会有一点变化,或许,这就牵涉到正不正宗的说法”

他们楚家寨这里的,据说是孟获被诸葛亮收服,归顺蜀国之后,对诸葛亮言听计从。诸葛亮临终嘱托孟获每年要来看望蜀主一次。诸葛亮嘱吒之日,正好是这年立夏,孟获当即去拜阿斗。从此以后,每年夏日,孟获都依诺来蜀拜望。

几年后,晋武帝灭掉蜀国,掳走阿斗。但孟获不忘诸葛亮的嘱咐,依旧每年这个时候带兵前往洛.阳看望阿斗。每次去则都要秤阿斗的重量,以验证阿斗是否被晋武帝亏待。他扬言如果亏待阿斗,就要起兵反晋。

晋武帝为了迁就孟获,就在每年立夏这天,用糯米加豌豆煮成中饭给阿斗吃。阿斗见豌豆糯米饭又糯又香,就加倍吃下。孟获进城秤人,每次都比上年重几斤。

阿斗虽然没有什么本领,但有孟获立夏秤人之举,晋武帝也不敢欺侮他,日子也过得清静安乐,福寿双全。

最后,楚家强跟其他人说道:“这一传说,虽与史实有异,但百姓希望的即是清静安乐,福寿双全的太平世界。立夏秤人会对阿斗带来福气,人们也祈求上苍给他们带来好运。”

除了这些,在这一天,楚家寨还有一些其他的忌讳,都是针对孩子的。是日,孩童忌坐石阶,如坐了则要坐七根,始可百病消散。忌坐地栿,也就是门槛,谓这天坐地栿将招来夏天脚骨酸痛,如坐了一道就须再坐上六道地栿合成七数,方可解魇。

吃饱饭之后,大人扛着大称出来,孝子跟在后面,很多游客围观。有些游客带了孩子的,也准备让自己的孩子试一试,讨几句吉利话也好。

“好了,一个个地来哦”老村长开口道。

前面,两个大人一起抬,另外一个人看称,老村长则是在边上说话。有邪,他已经说了十多二十年,几乎都是背出来的,句句都是那么的顺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村长功底深厚呢

“很好,八十八,酗子长大发了又发”

“不错七十九,小姑娘嫁人长长久久”

……

老村长这邪语简直就是录音机出来的,张口就道,反正就是每一句是坏的,说得那些大人孝心花怒放

那些游客则是暗道:这村长不简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