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禽流感
随身山河图 - 山村户口
到了露水湾,自然受到所有村民的热烈欢迎,这种场面楚家强经历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一方面关系到发展问题,另一方面则是跟农村人热情好客有关。

“苏村长,你这也太客气啦!让村民散了吧!”楚家强开口道。

苏村长苦笑,之前叶镇长等领导就提前跟他说过,不要惊劳群众,搞那些虚头巴脑的欢迎仪式。

然而,这么大的事情,能不惊动村民吗?村里的家伙听说镇长、书记跟楚主任等人前来帮助他们脱贫致富,哪里还能坐得住?就算有事情,也暂时放下,孰轻孰重,村民不笨。

他们也知道,这次镇里是动真格了。毕竟打通他们这条路,据说就用了好几百万。这种惠及民众的工程,他们全村人打心里爱戴现在的镇领导,是为民众做实事的好领导。

别说他们,就是村里那些八十多岁的族老,听到这消息,也拄着拐杖前来迎接,连他都挡不住。刚才他就劝过一位八十六岁的长辈,但被骂得狗血淋头,就再也不敢劝了。

喝过茶后,叶镇长询问楚家强:“家强,你心里有方案吗?”

楚家强摇摇头:“暂时没有,一会出去观察一下吧!这个村子的情况的确有点难做,道路打通后,是可以种植蔬菜水果之类。但相对而言,发展空间不会太大。”

现在这种发展模式,几乎全镇人都在搞。种植跟养殖并存。很明显,这里因为偏远,按照这种发展会比其他村子落后不少。

“那好,事不宜迟吧!”陈书记站起来说道。

苏村长连忙带路,一路上回答叶镇长等人的问题,也将村里的困难统统说出来,好做参考。

路上。楚家强都是多听多看,很少说话,让叶镇长等人非常忐忑。都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办法。要知道,他们一群人看似很多,但真正看主意还是看楚家强的。其他人要是有办法,早就照办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

不知觉。苏村长带大家逛了整个村子。五十多岁的苏村长倒也是精神奕奕,并没有太疲惫。

“那些山地,我们都种上了果树,这些空闲的农田种了蔬菜,多少能赚一些,就是运出去很麻烦,等道路通了后就好了。”苏村长对村子的未来很乐观。

除此之外,几乎每家每户都养了大量的鸡鸭。他们这里粮食多。每年都会堆积不少的陈粮。卖粮食不是一个好选择,粮食跟蔬菜和水果相比。前途不大,其他物价一年高于一年,粮食却好几年没有变过。

所以,将多出来的粮食用来养殖,绝对要比贱卖要好。其实,陈粮也不大多受欢迎,很多人嫌弃。

“鸡鸭要多注意防疫问题,到时镇里也会加大这方面的力度。”陈书记对苏村长说道。现在镇上不少村子都会大量养殖,还好外面的市场需求量大,走地鸡的价格没有受到很大冲击。

他们这些政府领导最怕就是外面闻之色变的禽流感,到时势必严重打击养鸡业,对合钱镇的打击会很大。正是这样,他们对防疫工作看得很重。

农民对禽流感这个名词可能不大感冒,但对鸡瘟却不陌生,最怕就是瘟病,无论是人、家禽,还是作物,都感觉挺恐怖的。其实,鸡瘟就是禽流感。

古代以来,人民最怕就是瘟疫,一旦发生这种恐怖的东西,可能会死很多人。

除了人、鸡会发瘟,作物也会,最常见的就是姜,成片成片地死去,那真是欲哭无泪了。

姜瘟同样是一种病菌引起的,病菌先在茎基部和根茎的上部浸染危害。嫩姜病部初呈水渍状,黄褐色,表面失去光泽,气味变臭,辣味变淡,以后逐渐软化,内部充满灰白色恶臭汁液,表皮破裂后,流出污白色汁液。

姜茎被害时,病部呈暗紫色,后变黄褐色,内部组织变褐腐烂。根部受害部呈淡褐色,后变褐腐烂,全部消失。叶片发病最初呈萎蔫状,失去光泽,先从叶尖,叶缘或叶脉变黄www.tianyashuku.cOm,叶片反卷最后枯黄,整个叶片自下而上地枯黄。

发病初期嫩姜和种姜同时腐烂,发病盛期仅嫩姜腐烂,种姜外部仍保持完好,仅内部变成褐色,引起全株枯死。

以前,合钱镇不少农户种姜,一旦其中一个村子发姜瘟,那整个村子的姜都会受到影响,大家最怕就是这个了。

“嗯!这个我们都有注意,毕竟大家也怕那东西。”苏村长点头道。

听到这个问题,楚家强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从老道士的一本笔记上无意间看到鸡瘟治疗的方案,当时感觉挺有意思,但后来忘记了。

里面记载的不仅仅是禽类的治疗,还有人感染后的一种可行治疗方案。至今,外面对禽流感病毒还没有攻破,要是自己解决这个问题,那意义可就重大了。同时,还能给养鸡户一枚定心丸,不用担心禽流感对禽类价格跟销量的冲击。

“嗯!家强,走呀!愣什么?”叶镇长见楚家强忽然停下来。

“哦哦!刚才想到一件事情。”楚家强笑着回答道。

“什么事情?”陈书记意识到可能是好事情,顿时好奇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等回去跟杨老他们研究一下,如果成功,以后大家放心养鸡,不用担心禽流感的问题。”楚家强稍微透露一下。

叶镇长等人听后,顿时大惊,这可不得了呀!根据他们最近的了解,禽流感就连世界卫生组织都拿它没办法,还停留在研究的阶段。

“此话当真?”叶镇长连忙问道。

楚家强点点头:“当然,之前在老道士的笔记上看过相关的记录,后来忘了跟杨老他们说。”

“你……你……”陈书记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小子好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会忘了说,这从何说起呀!

“今晚回去,赶紧跟杨老他们商量,尽快完成这个壮举。剩下那个村子的问题可以停一停,留到明年也可以等。”叶镇长当即说道。

“行,回去我就跟他们谈一谈,试验一下。”(未完待续。。)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