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 V13 倒贴嫁给你(下)

V13 倒贴嫁给你(下)

    “等等!是你的熟人,不想见见吗?”宋曦伸手拉住了她,转身朝着外边喊了声,“让她进来!”
    云溪抽回了手,重新落座,见就见,难道她还怕了不成?
    “宋师兄!”
    云溪闻声抬头,看到前方有一女子提着裙角,疾步奔来,她身上所穿的是极为暴露的轻纱,身体的线条在轻纱包裹下若隐若现。待看清了来人的容貌,她稍稍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冷眉儿,只是声音相似罢了。
    来人也看到了她,脚下稍顿了下,一双水眸在瞬间变得凌厉万分,她『jī hū』是拼了命地冲向了云溪,嘴里紧跟着嘶吼着:“云溪,你毁了我的容貌、毁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你!”
    “冷眉儿?!”
    云溪眉眼一跳,原来她没有猜错,她的确是冷眉儿,只不过因为被毁了容,所以戴上了人皮面具,换了一张脸而已。
    看着冷眉儿奋不顾身地向她扑来,云溪袖底的银针晃动,上一次放过她一马,她不介意再给她补上一针!
    眼前黑影一晃,却是宋曦拦在了她的跟前,他袍袖一甩,击出了一股掌风,将冷眉儿整个儿掀翻在地。
    “宋师兄,连你也护着她?你可知道,她是绝师兄的女人,还为绝师兄生下了一个野种?”冷眉儿跌倒在地,难以置信地抬头,愤恨地瞪着云溪,她不懂,为何所有的人都站在云溪的一边。
    “你骂谁是野种?”云溪微眯了下眼,浑身的煞气顿时向外散逸。
    冷眉儿从地上爬起,一双喷着火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云溪:“就是骂你儿子!你勾引绝师兄,跟他行不轨之事,你自己做得出来,难道我还骂不得?”
    “宋师兄,你护着她做什么?你不是一直都要对付绝师兄么?只要你杀了她,我保证绝师兄一定会痛不欲生!”
    好歹毒的心肠!
    云溪现在后悔了,当初就该一剑杀了她的。
    “宋师兄,杀了她……”冷眉儿几近疯狂的边缘。
    “住嘴!”宋曦冷声喝止了冷眉儿,神色阴冷得可怕,吓得冷眉儿不敢再多说一句。
    “我如何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如果你见我,就想说这些,那么你可以走了。”
    紧跟着冷眉儿而来的两名大汉上前,眼看着就要将她押回去,冷眉儿急了,也顾不得云溪了,她死死地拽住了宋曦的衣袖,哭喊道:“宋师兄,不要再将我送回去,求你了!除了接客,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宋曦袖口一振,将她远远地甩了开去,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冷声道:“你以为你对我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吗?看清楚现实吧,你已经不再是昔日的玄龙尊者……”
    冷眉儿颓然地倒在了地上,低低地抽泣,是啊,她早已不再是从前的冷眉儿,再没有了呼风唤雨、高高在上的资格。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是云溪!是云溪将她害成这样!
    她蓦地抬首,一双充满嫉恨的目光射向了云溪,那神色好似要吃了她。
    宋曦幽幽回首,牵起了云溪的手,轻声细语地问道:“想要如何处置她?由你决定。”
    云溪冷不噤地打了个寒颤,抽回了手,实在不习惯他这么“温柔”地对她说话:“她是你的人,如何处置她,关我屁事?”
    宋曦静静地看着她,眸光忽明忽暗,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冷眉儿左右看看两人,满眼的难以置信,阴冷狠辣的宋师兄,居然会用那样温柔的口吻跟小贱人说话,打死她都不愿意相信。然而眼前的事实告诉她,这是真的,确切的事实,容不得她不相信。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围绕着她转?冷眉儿很不甘心,看着云溪的眼神妒火更盛了。
    这时候,别苑外有人匆匆赶来,上前回禀道:“尊者大人,贵客到了。”
    宋曦终于转移了视线,也让云溪稍稍松了口气,他意味不明的目光实在太给人压力了,迫得云溪喘不过气来。
    “待会儿给我伺候好了贵客,本尊或许会考虑让你轻松些。”他这话是对着冷眉儿说的,那口吻就像是一个帝王对着卑微的婢女的言辞。
    冷眉儿痛苦地拧了下眉头,却不敢反抗,只好诺诺点头。
    她是真的被吓怕了,她深知宋师兄的秉性,他绝对不是他现在在云溪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般温润无害,真正的他,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嗜血而冷酷!
    “我先走了,待会儿再来看你。”宋曦执起了云溪的手,俯首想要去亲吻她的手背。云溪挣扎着,却始终没有挣脱他,感觉到他温湿的唇印在她的手背,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再次爬满了全身。
    宋曦注视着她,眸光忽地一黯,露出了危险嗜血的芒光,惊得云溪怔在了当场,不敢再挣扎一下,只能任由他倾身又在她的颊边印了浅浅的一吻。
    冷眉儿看着宋曦温柔的举动,整个人都呆愣住了,那真的是她所认识的宋师兄吗?为什么,为什么不止绝师兄,就连宋师兄都对小贱人如此温柔,却唯独对她那般残忍,将她推入火坑炙烤,让她生不如死?
    她紧紧地攥着拳头,指甲深深嵌入了血肉中,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
    直到宋曦和冷眉儿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别苑门口,云溪才长长地舒出口中的浊气,好似打了一场仗,她疲累不堪。使劲擦着方才被他亲到过的地方,云溪眉头紧皱,丫的,这男人绝对是个变态!
    算了,她只当自己被一只狗舔了下吧。
    趁着他去接待客人,她还是赶紧回房去,试试自己的精神力究竟够不够施展挪移术。她务必要一次成功,否则的话,被他发现了端倪,他恐怕会彻底扼制她的武功,如此一来,她想逃都难了。
    凌天宫在边城的一座宅院,龙千绝这几日都住在这里,未曾回过凌天宫,为的就是能在第一时间获悉寻人的线索。
    他已命人将边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每一条出城的路都由凌天宫的弟子暗中把守,任何出入城门的人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他很确信,云溪和宋曦必定还在城内。
    只是宋曦会将她藏在何处呢?
    他命人在城内搜索了几十遍,却依旧毫无所获。
    下巴处的短须越蓄越长,他的神色也愈来愈疲惫。
    云护法急匆匆地从门外赶来,看到尊主日渐消瘦的形容,心中颇为不忍:“尊主,您已经几日几夜未眠,还是赶紧去休息一下吧。『fū rēn』若是见到您如此憔悴的形容,她也会心疼的。”
    龙千绝摆了摆手,锁眉道:“云护法,你再仔细想想,我们是不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地方?”
    云护法细想了下,眼睛忽地一亮:“倒是真有那么一处地方,没有搜查过。”
    龙千绝急问道:“是哪里?”
    “百花楼的别苑。”云护法道,“我们的人曾经去过那里,但发现那一处地方守卫极其森严,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0我们的人根本无法探入,所以只好从侧面去探听消息。听百花楼里的姑娘说,那里面住着的是她们幕后老板的女人,每日里都能听到琴箫之声从别苑传来。属下怎么想怎么都觉得那不可能会是『fū rēn』,所以也就没有派人去细查了。”
    “不管是不是溪儿,本尊都要亲自去查探一番。”龙千绝倏地起了身,立即就要出发,说做就做。
    云护法又说道:“对了,尊主,属下刚刚打探到,赫连紫风也来到了边城,他此刻去的地方,正是百花楼。”
    龙千绝脚步稍顿了下,眸光幽幽地沉了下去。
    没错,宋曦所要接见的贵客,不是别人,正是赫连紫风。
    这一对生死仇敌,从前见面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刻却是坐在了一起,饮酒赏乐,着实令人惊讶。
    赫连紫风一身潋滟的紫衣,风华万千,就连随侍在一旁的冷眉儿见了,都忍不住呆了一呆。说起来,她跟赫连紫风也只有过一面之缘,而且还是在各自为战的局面下,来不及细看。现如今仔细地近看她,她才明白过来,为何世人都称赞赫连紫风的风采,他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
    “眉儿,赫连公子乃是本尊的贵客,你好生伺候他。”宋曦朝着呆愣中的冷眉儿投去了清冷的一眼,略带警告之色。
    冷眉儿收到他的警告目光,连忙收敛了心神,不敢再随意乱瞄了。她盈步上前,为赫连紫风斟酒:“赫连公子,请!”
    她偷瞄着赫连紫风的侧脸,只觉得他的神采与绝师兄相比都不遑多让,倘若今夜要伺候的人是他,她倒是不觉得那么痛苦了。而且赫连紫风之名,传遍了傲天大陆,『jī hū』能与昔日的天龙尊者齐名,倘若她能攀上他这棵大树,或许她就有了出头之日,能够东山再起。想着,她的语气也温婉了许多,婉转细柔的声音,直教人酥麻入骨。
    宋曦眸光闪动了下,抬眸望向了赫连紫风,却见他冰冷的神色依旧,丝毫不为之所动。人人都说赫连紫风不近女色,看来是真的了,他暗自冷笑了声,倘若赫连紫风真是一个好色之人,也就不配成为他可敬的对手了。
    “赫连兄,对在下的安排不满意吗?”
    赫连紫风清冷的声音开口道:“在下今日来,是与尊者大人商议正事来的,其他无关人等,还是统统散去吧。”
    宋曦勾了勾唇,心领神会,他挥挥手,遣散了屋内的众人。
    冷眉儿再度凝望赫连紫风的侧脸,可惜他至始至终都不曾拿正眼看过她一眼,她不甘地咬了咬唇,只好黯然转身离去。
    没事,哪一个男人来到百花楼不想尝尝腥的?宋师兄也说了,要她伺候贵客,她相信自己依旧是有机会接近赫连紫风的。
    一旦给了她机会,她一定竭尽所能来俘获他的心,让他带着她脱离宋师兄的掌控,让她真正地重获新生。这是她绝佳的机会,她一定不能放过。
    云溪回到了房间后,假装静躺着休息,却是暗中在汇聚精神力,想要试验一下自己的精神力是否够一次长距离的挪移术之用。为了试验,她将自己的目标设定在了百步之内,口中默念:“移——”
    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化,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
    丫的,她这是挪移到了什么鬼地方?
    “赫连兄,关于你我联盟之事,不知你具体有何提议?”
    呃,恶心男的声音?
    云溪转首,望向了声音来源处,她伸手拨开了垂挂着的帐帘,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挪移到了床底下,而且还是恶心男招待贵客的厢房里。
    要不要这么巧啊?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一个月后,就是我继任赫连家族家主之位之日,我会在当日提出十大家族联盟,并且推选出盟主,我希望到时候尊者大人能助我一臂之力。倘若尊者大人能帮我这个忙,我也会承诺帮你对付龙千绝,除去尊者大人的心头之患!”
    赫连紫风?!
    云溪听出了他的声音,心底不由地吃了一惊,这两人一个是十大家族的代表,一个是圣宫的代表,却在密谋着联盟对付龙千绝。倘若今日不是她无意中撞破了他们的密谋,恐怕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这两个人会掺和到一处,一个鼻孔出气。
    “以赫连兄在十大家族当中的威信,想要成为盟主,是轻而易举之事,何须我的帮忙?恐怕这其中另有缘故吧?既然是联盟,希望赫连兄能坦言相告,否则本尊无法放心跟赫连兄携手联盟。”
    “实不相瞒,在下最终的目的是十大神器,至于十大家族日后是不是会与圣宫继续为敌,在下毫不关心。”
    是了,赫连紫风曾经说过他要收齐十大神器,去见一见曾经遗弃他的母亲。
    “听闻集齐了十大神器就能开启通往龙翔大陆的要塞,莫非赫连兄是想去往龙翔大陆发展?”
    龙翔大陆?原来那片神秘的大陆就叫做龙翔大陆!小白的族人就在龙翔大陆,那里也是龙千绝的家,或许她也能在那里寻到她的根源。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不知道够不够联盟的诚意?”
    宋曦似在考虑当中,迟迟没有回答。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溪藏身在床底,心中却是焦虑不安起来。倘若这两人真的联手了,那么对于凌天宫来说便是灭顶之灾,她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只要你我联手先除去了龙千绝,本尊便答应帮你登上十大家族盟主之位。即便是无法登上盟主之位,本尊也一定承诺,帮你集齐十大神器。”
    “爽快!”酒杯撞击的声音铿锵作响。
    “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砰!”床底下突兀地发生了一声轻微的撞击,本来也没什么,只是对于两个武功深不可测的人来说,这细微的撞击声却是清晰可闻。
    “谁在床底下,赶紧出来!”是宋曦的呼喝声,以及抽剑的声音。
    云溪紧咬着牙,暗自懊恼,方才想着听完了走人的,谁知没有挪移成功,反而一头撞在了床底的木板上。眼看着那一双脚越来越临近床脚,她急急地在心底连喊了几声:“移啊、移啊、移——”
    宋曦弯身掀起了床帐,床底下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人影?
    他疑惑地紧拧了下眉头,恰巧见到一只老鼠从床底下钻过,他轻笑了声,道:“虚惊一场,不过是只老鼠罢了。赫连兄,咱们继续饮酒,别让一只老鼠扫了咱们的雅兴。”
    床底的那只“大老鼠”,此刻已经回到了她的房间,人是安然回去了,额头处却撞出了一块紫青。所以说,挪移术万万不可随意使用,尤其是在精神力远远不够的情况下,最不靠谱。
    怎么办?赫连紫风和宋曦联盟,想要对付龙千绝,这个消息,她必须尽快通知给千绝,否则到时候他毫无防备,凌天宫就危矣。
    她的眉头慢慢纠起,倘若实在想不出办法往外传递信息,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中作梗,瓦解他们之间的联盟。只要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无法连成同一条战线,那么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对,就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