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 V02 冥想中恢复

V02 冥想中恢复

    龙千辰迟疑了下,对赫连紫语说道:“紫语,我大嫂不见了,我得帮着我大哥去找她。你不如先跟着你大哥回家,等我找到我大嫂后,就去赫连家族见你。”
    “嗯。”赫连紫语点头,神情哀戚,恋恋不舍。
    龙千辰将赫连紫钰交到盘长老的手中,久久地凝视她,心中同样不舍。深深拥抱了下她,龙千辰这才转身离开了出口。
    “人都走了,还看?”赫连紫风心中愤懑,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着,一边不忘将久久出神的妹妹唤回神来。
    赫连紫语脸上带着一坨醉红,不敢与兄长对视。
    “他的手臂怎么回事?”赫连紫风发现了赫连紫钰的异样,眼底掠过一抹不屑。赫连紫钰在赫连家从来都是集众多宠爱于一身的,不止家主和『fū rēn』喜欢他,长老们也对他诸多呵护,然而他却不羡慕他,也不愿跟他计较,因为他不屑一顾!
    “紫钰的手臂被鲲鹏咬伤了!大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爹娘都死了,现在紫钰也变成这个样子,我们以后该怎么办?”赫连紫语眼圈微红,这一日里她失去了太多的亲人,她有些难以承受。
    赫连紫风眸光微闪了下,沉声道:“人各安天命,现在你没有了家族的束缚,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赫连紫语自然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娇羞地低下头去,又担忧地问道:“大哥,那你和紫钰呢?”
    “我自有打算。”赫连紫风没有再多说什么,径自掀袍离开了出口。他自然是要前往龙翔大陆的,没有人可以阻止他的步伐,但在这之前,他首先得先找到云溪,因为只有她,才能帮助他打开通往龙翔大陆的要塞。
    赫连紫语目送着他的背影,不知兄长心中到底在想什么,她低叹了声,其实兄长也不容易,他在家族当中所经历过的一切,她都历历在目。她想,倘若易地而处,她恐怕早已支撑不下去了,所以她不怪兄长的冷漠和生人勿近,反而多了几分怜惜。
    头好沉,天昏地暗,云溪陷入昏迷中,苦于挣扎,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不知身在何处。
    耳边,隐约听见有人的对话声。
    “师兄,我们不如把她放了吧。倘若真的把她带到了三大圣地,她必死无疑。”
    “不行!你别忘了,你大哥一直都在盯着你犯错,倘若你真的放了她,得罪了闻长老,那么到时候你们白家三房这一脉就真的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离开白鲨岛,天下之大,哪里没有我白楚牧的容身之地?”
    “你疯了?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你值得为了她,而放弃继承家族地位的资格吗?”
    周围陷入了静默。
    云溪从两人的对话当中,隐约判断出了两人的身份,她心中惊讶无比,南宫翼和白楚牧师兄弟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要带她去三大圣地?
    不好的预感丛生,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分明记得自己正与宫主大战,神器的力量太过强大,她遭受了反噬,宫主也被重伤。最后的时刻,她关闭了地宫的机关阀门……
    可是现在,她怎么会跟南宫翼和白楚牧在一起?她现在又是身处何地?
    手指条件反射地弹动了下,细微的动作,引起了南宫翼的注意。
    “她醒了。”
    白楚牧闻言,聚拢过来,果然见云溪的手指在动,眼睫毛也在微微眨动着,似要醒来。
    云溪现在就是不想醒,也只能醒了,她微微睁开眼,黝暗的烛光,还不至于那么刺眼。两张熟悉的面孔映入她的眼帘,分别不过数月,却已有太多的变化。她不再是初入南熙国时,我行我素、冷漠傲然、四处树敌的云家大小姐,而南宫翼也不再是从前高高在上、一心只盯着皇位的南熙国靖王爷,不变的,恐怕也只有心思单纯、潇洒不羁,但重情重义的白楚牧了。
    “你可算醒了。”白楚牧随意的一句话,却让云溪心底舒坦。上一次分别时,彼此分歧,有些不快,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彼此的微薄交情。
    方才白楚牧的话,她都听在耳中,心底多少承了他的情。
    “士别多日,云小姐真是让在下刮目相待。”南宫翼如猎豹一般的眼神依旧牢牢地锁定在云溪的身上,充满掠夺的意味。
    云溪轻笑了声,南宫翼还是南宫翼,哪怕没有了王爷的光环,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威势有增无减。她很好奇,像他那般自傲的人,如何甘心屈就在三大圣地生存?
    “王爷别来无恙?”云溪懒懒地说道。
    南宫翼冷笑了声,没有再接话。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其他人呢?”云溪心中牵挂着丈夫和儿子,无奈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一点力都使不上。不止如此,她与虎王、玄翼和黄金巨龙之间的精神力感应也相当微弱,黄金巨龙一直都处于长眠恢复当中,玄翼是之前就受了伤,而虎王怕是也跟她一般,在这一次与宫主的决战中,受了重伤,更为糟糕的是,她感应不到神器的器灵存在。
    现如今的她,真正是孤立无援了。
    “我们到地宫最后一层时,只看到你和圣宫宫主两人,没有再见到其他人。”白楚牧道。
    “怎么可能?”难道千绝出事了?不应该啊,倘若他真的出事,那也应该在地宫当中才对……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门外传来敲门声,打断了三人断断续续的交谈。
    “什么事?”白楚牧朝着门外随意地喊了声,颇有些高高在上的气势。
    门外的人回道:“白公子,闻长老有请二位到厢房叙谈,这里交给丫环们看顾就好,不须二位公子费心了。”
    “知道了。”白楚牧回了声,转头看向云溪,眉头轻拧了下,道,“你现在身受重伤,不方便行动,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丫环。”
    见他们要走,云溪连忙问道:“等等,这是哪里?”
    “这里是东陵国丞相的府邸,我们会在这里停留几日,待办完了这边的事,就要回三大圣地去。你……你千万不要试图逃跑,闻长老在府邸内外布置了许多的岗哨,你一旦被他捉住,肯定会吃苦头的。”白楚牧终是于心不忍,忍不住提醒了她一番。
    “知道了。”云溪不再问,心底却在琢磨着,东陵国丞相府邸,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2那岂不是离东陵国皇宫不远了?这里是东方云翔的地盘,倘若能将她在丞相府邸的消息传递给东方云翔,或许她就能逃脱三大圣地的人的囚禁了。
    该怎么做呢?
    正寻思间,南宫翼的一句话顿时给她泼了一盆凉水:“你是没有机会见到东方云翔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多想了,能吃的时候多吃点,能睡的时候多睡点,以后恐怕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云溪气闷,狠瞪他一眼。
    白楚牧见气氛不对,连忙拉着南宫翼离开了房间。
    “师兄,走吧。”
    两人终于离开了,换成两个丫环,两个丫环颇为沉默寡言,像是受了特殊的调教,做事有板有眼,不论她如何搭讪,她们都不理会。
    云溪渐渐放弃了让她们帮忙传递消息给东方云翔的念头,只能另作他想。
    闭目养神,朦胧间,脑海中那一抹飘逸的身影再次浮现,绝妙无双的剑舞,让云溪逐渐沉醉其中。每一招每一式,在她的眼前逐渐清晰化,她感觉到自己也跟着脑海中的白衣女子一起舞动起来。那感觉如此真实,好像她真的在亲身经历,浑身上下的每一处血脉和细胞都在跳动着,力量逐渐恢复中,尽管很缓很慢,但她确确实实感受到了。
    太好了!
    或许只要她一直保持冥想状态,很快就能恢复体力和实力,只是时间的问题。
    龙千绝从地宫出来后,就一路寻找足迹搜寻,然而寻至白虎林的出口后,就失去了线索。他来到桐马镇,与蓝慕轩、慕老等人会合,简单叙述了一番话,众人便帮着他一起寻找云溪的下落。
    桐马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被众人翻了个底朝天。经过多番打听,才有了些许的眉目,有人称的确见到这样的一行可疑之人往都城方向赶去。
    一行人于是齐齐往都城方向进发。
    东陵国皇宫。
    琉璃飞檐,碧瓦红墙。
    阳光落下,金光灿灿。
    御花园的凤倚亭,一大群女子聚在一起,花颜云鬓金步摇,五色罗裙秀风姿。那双双或妩媚,或明亮的眼眸四处张望着,寻找着那一抹明黄的身影。
    今日乃是周丞相为新皇所操办的赏花会,邀请了各家大臣家的千金前来观赏珍奇花卉,说是赏花,实则是赏“花”,众女子心中了然,却也期盼和雀跃。因为谁都知道当今的新皇青年才俊,品貌出众,乃是真正的人中之龙,惊才绝艳。最为重要的是,至今为止,新皇的身边还未曾纳有一个妃嫔,倘若她们能被选中入宫,那么皇后之位指日可待。如此的好事,谁不乐意争取?
    众女子当中,有两人格外出众,妩媚动人的风姿,立在群美当中,众人顿时黯然失色。
    其中一红色宫装的女子姿态高傲,不愿意与众女子立在一处,她倚风而立,轻摇巾帕,春风吹拂着她的鬓发,姿态万千。
    一双双的眼睛时不时地飘向她,闪烁着羡慕和嫉妒。
    另一名女子衣着稍显低调些,却掩不住她身上的美艳和光彩。她立在人群中间,低垂着眸子,掩去眼底的不屑,耳听着旁边其他女子的各种议论声,她眸光闪了闪,在心底冷笑道,一群笨女人,你们以为你们真有机会爬上龙床吗?你们不过是我父亲找来,来当我的陪衬罢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国色牡丹,明眼人一目了然。
    远远地,一抹明黄跃入众人的眼帘,周围再次沸腾起来,众女子纷纷陷入了欣喜和激动当中。她们居然真的有机会见到传闻中最年轻最英俊的皇帝,这是何等荣耀和幸运之事?
    众人纷纷掏出了铜镜,整理妆容。
    周梅芷闻听众人的惊呼声,徐徐抬眸,果然在不远处的小道中见到了她心仪已久的英挺身影。
    “小雨,快!把铜镜给我!”
    丫环小雨微愣了下,连忙掏出铜镜给她:“小姐,别担心,您现在的模样完美至极,无可挑剔!这里这么多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您。”
    周梅芷轻哼了声,满是高傲的神色,对着铜镜来回照了一番,她唇角微扬,眉梢也跟着飞舞而起,说话时,却是温婉细柔的口吻:“小雨,说什么呢?这里这么多的美人,燕瘦环肥,各有风姿,我如何能与她们相比?要说美人,林尚书家的小姐,那才是国色天香呢。皇上若是见了她,怕是连魂儿也要被勾走了,哪里还有咱们的份儿?”
    她有意提高了音调,视线若有若无地飘向倚风而立的红裙女子。她这一番言语,立即将众人的目光也齐齐调转向了林淑儿,各种嫉妒盖过了羡慕。
    小雨还欲反驳,说些什么,却让周梅芷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她们这些人全部都是大臣们的千金,她没有必要得罪一些庸脂俗粉,从而树敌,为父亲的政途带来小小的阻碍。更何况,枪打出头鸟,她才不愿意当那只傻鸟。
    林淑儿轻抿了下红唇,对于她的言语彻底无视,对于众人的嫉妒目光,也完全不屑一顾,依旧我行我素地立在一旁,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妆容有任何问题,自信满满。
    凤倚亭这边美女如云,暗潮涌动,而凤倚亭外的小道上,东方云翔轻蹙着眉头,脸色有些不悦。
    他的身后跟随着几名朝中的大臣,纷纷在他耳边进言,让他尽快纳妃,为东陵国传承子嗣,以求基业稳固,千秋万代、
    对于这样的进言,东方云翔不胜其烦。他突然止步,盯着周丞相问道:“丞相如此关心朕的婚事,又亲自送令千金入宫,可是一心想当朕的岳丈?”
    周丞相闻言大惊,躬身回道:“陛下误解臣的意思了,臣只是为了陛下和东陵国的国运着想,绝对没有私心,请陛下明鉴。”
    “哦,是吗?丞相果然心系朝廷,为朝廷鞠躬尽瘁,劳苦功高哪。”东方云翔轻轻一笑,换上较为温和的语气道,“朕听说丞相府里近日里来了贵客,名头极大,想必丞相也是为了朝廷考虑,所以才广交豪客吧?”
    周丞相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陛下明鉴,臣『jiā lǐ』的确是来了几名贵客,乃是微臣『fū rēn』娘家的人而已,别无其他。”
    “丞相『fū rēn』来头不小啊。”东方云翔高深莫测地说了句,噙笑,拂袖,继续往凤倚亭方向走去。
    周丞相抬袖,擦去满额头的汗水,心有余悸。是他小看了这位新皇,以为他深处宫中,对外面的事所知甚少,谁料想他家中的事尽在新皇的掌握之中,这可如何是好?
    其他大臣们不敢多言,纷纷跟在了皇帝身后,只能朝着周丞相投去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
    待东方云翔临近凤倚亭,众女子纷纷下跪迎候,山呼万岁。
    周梅芷跪身在地,悄然抬首,偷瞄向英俊的新皇,只这一眼,就让她看得心花怒放。从前只是听闻,并未亲眼目睹,而今亲眼得见圣颜,更加坚定了她想要入主后宫的信念。
    东方云翔轻扫着群美,拧起的眉头皱得更深,余光处往周丞相方向淡扫了一眼,温声开口道:“听丞相说,你们个个多才多艺,正好明晚朕欲宴请贵客,那就请诸位小姐各展所长,谁能让宾客尽兴而归,朕重重有赏。”
    “是,陛下。”众女子欢喜莫名,皆把晚宴当作了她们出人头地的机会,心下早已磨刀霍霍,跃跃欲试了。
    周丞相紧随而至,朝着女儿所在的方向投去一眼,脸上的神色逐渐轻松下来,取而代之的骄傲的神色。若论才艺,女儿当仁不让,论外貌,那更是不必说了。
    东方云翔一直都有留意着他,他唇角轻轻扯动了下,道:“周丞相,明日晚宴,朕乃是特地为丞相府的五位贵客而设,希望丞相不要让朕失望。”
    周丞相大惊失色,原来皇上打的是这个主意,这可怎么办?那五位贵客岂是他能请动的?可他若是不请,那就是藐视皇上,对皇上不敬,意图不轨,若是请了……这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难度太高了。
    “皇上……”他还欲解说,想要推辞,谁知那明黄色的身影早已走远,不容他任何的辩解。
    “爹,太好了!皇上特意邀请咱们府上的贵客,那说明皇上对爹很重视,只要爹让贵客们为女儿在皇上面前说些好话,那女儿……”周梅芷脸带桃花,露出了娇羞的神色。
    周丞相拍拍女儿的手,无奈地摇了摇头,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
    “芷儿,你若真想进宫,还是想办法去求求你娘吧。她的话,比爹有用得多。”
    周丞相灰头土脸地回了相府,将自己关进书房,认真地苦思,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惹来陛下这么大的猜忌和顾虑?
    想来想去想不通,他于是出了书房,前去找三大圣地的几位贵客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