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 V162 千绝,帅得掉渣(上)

V162 千绝,帅得掉渣(上)

    看到大哥发怒了,华楚楚开始着急了,挣扎着喊道:“大哥,不许你伤害谋哥哥!你若是伤了他,我就跟你拼命!”
    华亿锋闻言,心头的怒火更甚了。
    “小子,你究竟对我妹妹做了什么?让她如此维护你?”
    独孤谋从座位上立起,肃杀之气,瞬息生成。
    他浑身猛烈一震,那浩浩荡荡的气息,如滔滔大海奔涌而出。在场的众人立即就感觉到了窒息,似乎有一尊太古的猛兽在苏醒,那嗜杀的气息,是寻常人身上所无法感知到的。
    一代顶尖的杀手,任何人若是想跟他比较杀气,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什么?玄尊六品?!”华亿锋低低地惊呼了声,身形微微一颤,看着眼前之人,心中生出了更多的警惕。
    惊讶的不止他一人,云溪和龙千绝等人也很惊讶,九个月前,他还只是玄尊三品的实力,九个月后,他就一跃成为了玄尊六品的高手,可见他这段日子以来是如何辛勤地修炼,从不懈怠。
    独孤枭受到的震憾最为深刻,想不到大哥的修为突飞猛进得如此之快,他鞭长莫及。大哥真的变了,变得他『jī hū』认不出来。
    还未交锋双方的实力高低就已见分晓,华楚楚开心地几欲跳起来:“谋哥哥好棒哦!”
    华亿锋回首,冷瞪了她一眼,面上有些下不来台。双方的实力已经分明,他若是勉强与对方较量,到时候恐怕更下来台,若是就这么放过了对方,他也觉得自己丢面子,就这样,双方僵持在了那里,气氛有些僵硬。
    华楚楚俏皮地冲大哥吐了吐舌头,然后给了独孤谋一记甜美的笑容,谋哥哥好棒哦!她就知道,谋哥哥是很厉害的,哈哈!
    这时候,盛宝斋的管事闻讯而来,前来调解。
    “华大公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我们照顾不周?”管事的是个油滑的老手,擅于处理这种失控的场面,他一边安抚着华亿锋,一边却对自己的手下责骂,“你们是如何办事的?华大公子可是我们盛宝斋的贵客,你们还不领着华大公子到超级贵宾包厢去,好好地招待华大公子?”
    “是。”下人也习惯了他的作风,诺诺点头称是。
    管事又陪着笑脸,对华亿锋道:“华大公子,拍卖会很快就要开始了,待会儿会有大公子您最喜欢的血麒麟拍卖。在下已经跟各位贵客们打了招呼,那血麒麟是华大公子您看中的,他们不会跟您争夺的。”
    华亿锋闻言,目光闪动了下,神色顿时收敛了些。他收起了周身的气息,朝着独孤谋方向冷哼一声,甩袖,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厢房。
    “我们走!”
    “谋哥哥!谋哥哥!”华楚楚被人一左一右架着,拖离了包厢。
    独孤谋脚下迈出一步,又慢慢地收了回来,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
    独孤枭深深地凝望了他一眼,也跟着离开了包厢。
    “华大公子,这边请!”管事殷勤地将人引了出去,在他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将他给喊住,“管事的,你留下!”
    那口吻完全是上位者吩咐命令的语气,让他不自觉地就停下了脚步。跟华亿锋道了个歉,又重新回到了包厢当中。
    “几位,可有什么吩咐?”他虽是躬着身,目光却老道地环视着包厢内的每个人,犀利而敏锐。
    龙千绝双目锁定了他,淡淡的口吻,不怒自威:“你看看这间包厢的地板,你认为我们还能愉快地参加拍卖会吗?”
    “这……”管事低头看了看方才被华亿锋踩踏过之后出现裂纹的地板,顿时醒悟过来,陪着笑脸道,“明白、明白!是在下考虑不周了。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在下可以将几位的包厢升级到楼上的超级贵宾包厢去。”
    “楼上的包厢啊?听说很贵的,而且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有资格到三楼吗?”云溪故作担忧道。
    管事抬头,再次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几人,单是云溪和龙千绝这二人身上出众非凡的气质,他就已经不敢小视了,更何况方才连华大公子都无法奈何他们,他就更加不敢得罪了。
    继续陪着笑,管事说道:“『fū rēn』说笑了,几位都是盛宝斋的贵客,几位若是不肯赏脸移驾,那就是不给在下面子了。”
    “管事的面子,怎么能不给呢?那我们上楼吧!”云溪爽快地答应了。
    管事暗暗抹了把汗,领着一行人往三楼超级贵宾包厢区走去。
    三楼的对角包厢,仇慕野见着二楼这边颇有动静,似乎有好戏可看,正从窗口处探头出来观望,谁知二楼的人突然走光了。正疑惑间,三楼的对角包厢突然进了人,珠帘掀开,露出了云溪的脸。
    仇慕野低咒了声,暗叫见鬼。
    入座之后,楼下的拍卖会终于开始了。
    云溪的注意力也跟着转向了拍卖会。
    第一件拍卖品,就把云溪给完全吸引住了,居然是一颗紫色的灵珠。那分明就是跟九转灵珠、赤血灵珠、黄灵珠、碧灵珠和兰灵珠同样系列的灵珠,乃是从前十大家族的属物,主要的功用就是辅助和治愈的功能,很适合疗伤之用。
    可问题是,它怎么会出现在龙翔大陆的拍卖会现场?云溪很是惊讶。
    “千绝,我想要这颗珠子。”
    “好!”龙千绝也发现了,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每个包厢通常都有一块喊价牌,喊价牌上标有相应的号码,每举一次,就相应地喊一次价,举牌无悔。
    “紫灵珠的底价是五十万两白银,每次喊价不得少于十万两,现在开始竞价!”拍卖师宣布完毕,竞价就算正式开始了。
    “真够黑的!底价放得这么低,每次喊价却是十万两,这不是抢劫吗?”云溪似乎有些掌握到了盛宝斋拍卖的窍门,底价看似不高,却是经不起客人来回地飙价,这一来一回,没多少次,底价就已经翻倍了。
    这样的拍卖手段,能不赚钱吗?
    云护法举着标价牌,靠在窗口边,问道:“尊主、『fū rēn』,我们喊价吗?”
    “等等吧!现在喊也是枉然,等剩下的人不多了,咱们再喊。”云溪也是参加过很多现代的拍卖会的,所以深晓其中的门道,现在跟人飙价,就会提前暴露了你的实力和你的意图,若是碰上那么一两个看你不顺眼的,保准会跟你对着干,把你拖累死,狠狠斩你一刀。
    所以她不急,先看看状况,伺机而动。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紫灵珠这样的货色,顶多也只能算是中等货色了,因为仅仅只是一颗,对它的拥有者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效用,所以喊价的人并不是太多,而且大多都是在一楼露天座位的区域的客人们才喊价。
    没过多久,标价已经上升到了两百万,以这个价格来买一颗治愈系的珠子,似乎划不来,慢慢地,很多人开始放弃了,喊价的人越来越少。
    “『fū rēn』,只剩下两个人喊价了,咱们要不要现在喊价?”云护法一边关注着下边的情况,一边回头请示。
    “好!两百五十万,一次!两百五十万,两次!……”楼下拍卖师已经开始要一锤定音。
    云溪当即朝着云护法打了个手势:“五百万两!”
    “五百万?”云护法微微一愣,心想『fū rēn』不是最抠门的吗?怎么一下子就把价翻了一倍?不过他没有犹豫太久,立即举了牌:“我们出五百万两!”
    霎时间,整个拍卖会场的人都将瞩目的目光投向了他们所在的这个窗口。
    “疯了吧?五百万两买一颗破珠子?”
    “他们是打哪儿来的?快去打听一下!”
    “打听了,盛宝斋的人说他们没什么特殊的身份背景,因为之前跟华家的大公子产生了点摩擦,华家大公子把他们的包厢给毁了,他们这才有机会破格升级到超级贵宾包厢。”
    “难怪呢,一群土豹子!肯定是没见过什么宝物,才会出五百万两银子买一颗破珠子。”
    “……”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最后一个喊价的人也决定放弃了,跟一群土豹子飙价,那不是纯粹扔银子填坑吗?
    “好!那位客人出价五百万两!五百万两,一次!五百万两,两次!……”
    眼见着就要一锤定音,这时候,从三楼的对角,喊出了另一个声音:“一千万两!”
    轰!
    现场顿时炸开了!
    疯了疯了,三楼今天怎么来了这么多的疯子?
    “咦?那不是西北仇家的仇大少爷吗?他怎么也看上这颗珠子了?”
    “不愧是仇家大少,真正的有钱人啊,一掷千金,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看来这颗珠子非仇大少爷莫属了!跟仇家大少比拼银子,那不是开玩笑吗?”
    “……”
    云溪本以为紫灵珠马上就可以到手了,因为她将价钱翻了一倍,表明了她志在必得的决心,对方除非也是志在必得,否则绝不会傻傻地跟她比拼下去。再则,大家都该认识到露天座位和超级贵宾包厢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只有真正的有钱人才有资格进入到超级贵宾包厢,这就是他们所占据的心理优势。
    她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跟她拼价。
    她迈步走到了窗边,掀开珠帘的一角,看向了对角的窗口。
    仇慕野此刻就站在窗口处,得意地笑着,冲她示威,心中大快。若论武功比拼,他的确不如他们,可是论财力,他们仇家想称第一,就没有人敢称第二。
    云溪看着他,冷冷地一笑,好,你想跟我斗是吧?那我就跟你斗到底!
    “一千万,再加十万两!”她勾着笑,朝着仇慕野投去一记魅惑的眼神,算是跟他杠上了。
    云护法站在她的身旁,一颗心微微颤抖,『fū rēn』,你也太败家了吧?
    龙千绝无奈地看着她,摇头轻叹。
    仇慕野手中的玉笛轻转,摆出一派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模样,继续喊价:“两千万两!”
    底下的客人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在他们的眼底,这就是两个疯子在相互斗气。
    一颗珠子,居然卖到了两千万两,这么好赚的话,他们一个个都跑去收藏珠子算了。
    “两千万,再加十万两!”
    “三千万两!”
    “三千万,再加十万两!”
    “四千万两!”
    “……”
    “……”
    整个会场就剩下了一男一女的声音,此起彼伏。
    云溪和仇慕野两人相互对望着,电力不断激射,足可以把整个盛宝斋给电穿了。
    云护法捧着自己的心脏,快要撑不住了,他这是在为尊主心疼啊!为了一颗珠子,『fū rēn』这是要把家都败光了吗?
    再回头看尊主,悠闲地喝着茶,表现得十分淡定。
    云护法不由地对尊主佩服万分,若是换作他,看到自己的妻子如此败家,他肯定会立即将人给打包拖走。
    “我出五千万两!”仇慕野冷笑着,下巴高高地扬起,那意思仿佛在说,你继续跟啊、继续跟啊……
    “我……”云溪回视着他,故意拖着长音,然后双手一摊,冲他微微一笑,“我不要了!”
    “五千万两买一颗珠子,恭喜仇大少了!”云溪朝他做了个恭喜的手势,仇慕野忽然间领悟过来,气得涨红了脸,原来她是故意的,故意引诱他抬高价格,然后让他以高价买下一颗只能算作品质中等的珠子,他气炸了。
    “你……你给我等着瞧!”仇慕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却也没有太肉痛,反正他们仇家别的没有,就只剩下银子了。
    “五千万两……”在场的人们纷纷摇头感叹,这才第一件拍卖品,价格就卖出这么高,那么后边的拍卖还怎么继续?真是两个疯子啊!
    就在人们以为珠子即将落入仇大少之怀时,另一个声音从三楼的窗口处传了出来:“五千万,再加十万两!”
    人们听到这个声音,险些产生了错觉,还以为是云溪不服气,再次喊价了,可是仔细一听,那分明就是一个男子的声音。那声音低沉悦耳,犹如竹叶的沙沙声,掠过每个人的耳际,直抵心尖。
    全场轰动了,这是继两个疯子之间的飙价之后,出现的第三个疯子了!
    云溪听到这个声音,猛然抬首,望向了对面的窗口。
    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怎么会是他呢?
    居然真的是他!
    龙千绝听到这个声音,执杯的动作也跟着明显一顿,如墨的眉毛微微蹙起。
    紫衣男子就站在珠帘后,与她隔着珠帘遥遥相望,他始终没有露面,可云溪已经透过珠帘隐约看到了他独特的三千白发。
    仇慕野本就对珠子没什么兴趣,现在看到又有一个冤大头冒了出来,他『gāo xìng』还来不及,哪里还会继续飙价?
    这颗紫灵珠最后就以五千零十万两的价格成交了!
    这是有史以来,性价比最离谱的一件拍卖品了,众人不由地咋舌,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7这些有钱人啊,真不是人!
    更让云溪意外的是,紫灵珠没有被送往对面的包厢,而是直接送入了云溪所在的包厢。
    “云姑娘,这颗紫灵珠是对面的那位紫衣公子转赠给您的,请您接收。”管事笑眯眯地说道,心底想着,看来这个包厢的客人背景不一般啊,连宗政家族的新贵也跟他们如此好的交情,不简单啊!幸好他没有得罪了他们,否则他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云溪接过了珠子,在手里摆弄了半晌,犹豫了下,又将珠子退还了回去。
    “替我谢谢那位公子,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
    她若是真的将珠子收了,千绝还不知会怎么吃醋呢,考虑到他的心情,尽管她挺想要这颗珠子的,但最终还是没有收下。
    “这……”管事有些为难。
    “收下吧!”龙千绝突然起身上前,将紫灵珠取了过来,又将手中的一枚戒指脱下,放入到管事的手中,冷声道,“这枚戒指和里面的物品价值超过五千万两,你把它转交给那位公子。告诉他,我『fū rēn』想要的东西,我会不计一切为她弄来,就不必他费尽心思了,还是让他多省着点银子,准备孤独终老吧。”
    “呃……”管事暗暗擦了把汗,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为什么这么浓的醋味和火药味呢?
    四大护法齐齐猛咽了一口口水,尊主也未免太舌毒了吧?居然诅咒人家孤独终老?
    云溪的嘴角抖动了下,也闻到了浓浓的醋味从他身上传递过来。这事闹的,到最后还是他们自己花了五千多万两的银子买下了紫灵珠,云溪欲哭无泪。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走!”龙千绝捉起了云溪的手,牵着她,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包厢。
    云溪被他拖着,看着他略显微怒的冷峻侧脸,也不敢多说话了,任由他拖着往前走。
    四大护法相互对望了一眼,齐齐摇头轻叹,不妙了,尊主看来是真的吃醋生气了。
    等云溪夫妇和四大护法陆续离开之后,独孤谋也跟着起了身,离开了包厢。临去之前,他转头,朝着对首偏角的包厢方向深深投去一眼,不知想了些什么。
    对面的包厢,紫衣男子伸手,修长的手指掀开珠帘的一角,看向了对面的包厢,可惜对面的包厢,此刻已经人去厢空。他轮廓分明的嘴角轻扯了下,很快又将珠帘放下。
    溪儿,咱们又见面了。
    他在心中默念,深邃的眼底掠过一道显而易见的柔光。
    在他的身后,有两名朱衣男子左右陪坐,两人诧异地看着他,表现出了吃惊的神色。
    “紫风少爷,你认识对面的女子?”
    拿五千多万两的银子买一颗珠子,若不是头脑发热,那肯定是被美色所迷,冲昏了头脑了。
    他们跟随在紫风少爷的身边也有半年时间了,还是头一回看到他对一个女子表现出异样的行为,就凭这一点,就值得他们探究了。
    没错,这位神秘的贵客,不是别人,正是分别了数月之久的赫连紫风。
    听到身后两人的问话,赫连紫风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露出不悦之色,周身的寒意不断地散逸。
    身后的两名朱衣男子立即噤了声,不敢再多言,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触犯到了紫风少爷的禁区了。而这位女子,极有可能就是紫风少爷的禁区,看来他们有必要回去禀报『fū rēn』这一特殊的状况。
    “我警告你们,若是敢背着我,向我娘传递任何的信息。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不会活到明天!”他身上的气息再度暴涨。
    两人心头齐齐一震,紫风少爷居然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两人诺诺称是:“紫风少爷,属下不敢!”
    “若是还想待在我的身边,就认清楚你们真正的主人!”赫连紫风道,他的口吻淡淡,却不怒自威。
    两人收敛了所有的神色,肃然地起身,对着他恭敬地拜了下去:“属下等绝不敢背叛紫风少爷!”
    赫连紫风冷哼了声,逐渐收敛了气息。
    两人微微松了口气,心底却是无比得震撼,想不到紫风少爷的武功精进如此之快,他们早已望尘莫及。看来,是时候认清他们真正的主子了。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管事又来到了他们的包厢。
    “公子,对面包厢的客人已经接受了您转赠的灵珠,不过却留下了这枚戒指。”管事亲手将戒指奉上。
    赫连紫风微微眯眼,将戒指接了过来,这一款戒指分明是男人才能佩戴的,他轻勾了下唇角,开口道:“他可有留下什么话?”
    “这……”管事暗暗擦了把汗,再次为难了。据他了解,眼前的这位公子,乃是威震东南的宗政家族的新贵,是惹不起的。他若是真的将那位客人的原话转告一遍,他无法保证自己的这碗饭碗还是不是端得住,所以他很犹豫。
    “但说无妨!”赫连紫风的脸色很平静,他随便猜也猜得到龙千绝在看到他将灵珠赠送给溪儿的时候,会是如何恼怒的表情。
    管事猛咽了口口水,迟疑道:“那位贵客说,这枚戒指和里面的物品价值超过五千万两,让在下将它转交给公子您。然后让在下转告您,他『fū rēn』想要的东西,他会不计一切为她弄来,就不必……不必公子费尽心思了,还是……还是让公子您多省着点银子,准备……准备孤独终老吧。”
    管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说完了这段话,额头处已出了大把的汗。
    “什么?他居然敢如此说我们家少爷?”
    “太可恶了!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诅咒我们家少爷……”
    两名朱衣男子顿时恼怒了,他们齐齐转头看向自家的少爷,心想少爷必定也会十分恼怒,任谁忍受得了如此伤人的讽刺之语?
    然而,他们却想错了。
    赫连紫风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愉悦地笑了起来:“龙千绝,你还是这么小心眼!”
    两人顿时看呆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少爷笑,少爷的笑容很浅很浅,若非仔细观察,还真看不出他是在笑,可是不得不承认,少爷笑起来很美,尤其配上他那一头独特的三千白发,那笑容就显得更加魅惑丛生了。
    今天一天之内,就连续看到了少爷不同的第一次,两人又是惊奇又是惊叹,心中对对面的女子充满了好奇。她到底和少爷是什么关系,为何能如此轻易地牵动以冷漠著称的紫风少爷的情绪?
    云溪跟着龙千绝返回了客栈后,龙千绝就郑重地宣布,他决定从今天开始闭关,任何人都不得打扰他,然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进了房间里,再也没有出来了。
    云溪一愣一愣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无缘无故就要闭关?
    难道是因为赫连紫风的出现刺激到了他?
    踱步在房门外,看着四大护法守在门外,而她却不能进入,她的心忐忑不安。这还是千绝头一回如此反常,也没有同她商量一番,就自行决定要闭关了。她的心忽上忽下的,忍不住胡乱地猜测,他到底是真的要闭关,还是吃醋吃大了,以致于连她都不想见了?
    云护法看她迟迟不肯离去,忍不住上前道:“『fū rēn』,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尊主这里,有我们四个轮流守着,不会有事的。”
    “你们尊主以前闭关,有这样突发奇想过吗?”云溪不禁向四人打听。
    “呃……貌似没有。”云护法诚实地甩了甩头,然后抛眼给了风护法。
    风护法呵呵傻笑:“『fū rēn』,没事啦,你别担心,尊主是不会抛弃你的。”
    他的话刚说完,云护法和火护法两人就齐齐甩了他一个后脑,什么话不好说,偏偏说这种话,简直找抽!
    “我说错了!我说错了!”风护法连忙更正,道,“我的意思是,尊主那么在乎你,是不会随便丢下你不管的。他可能真的是有了什么感悟,急需闭关提升。”
    “对啊,『fū rēn』,你就回去歇息去吧。别多想!尊主若是出关了,属下会第一时间告知『fū rēn』的。”云护法道。
    云溪负手在背后,又来回走了几趟,房间内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她轻轻地叹息了声,只好转身离开,去别的房间歇息去了。
    独自躺在床榻上,看着手中刚刚得来的紫灵珠,她心中感慨万千。
    就因为这么一颗小珠子,害得他们夫妇俩第一次莫名地不和,真是太不值了!
    千绝,你究竟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我们不能好好地说吗?
    还有赫连大哥,他怎么也到了这里?
    据说那个包厢是来自东南边的宗政家族的人包下的,可他为何会在那个包厢?他跟宗政家族的人又是什么关系?
    他是否已经找到了他的亲娘,他问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了吗?他心中的恨意消除了没有?
    她的脑海中充满了各种的疑问。
    她左思右想,直至困意袭来,她才抱着紫灵珠,沉沉地睡去。
    休息了一晚,次日清晨醒来,云溪第一时间又来到了龙千绝的房门前,房门依旧紧闭着,只是隐约能从屋内听到铁器相击的声音,还有些许的火光。
    千绝到底在做什么?练剑吗?还是在挥剑发泄?
    云溪好奇,想要凑近些,看个清楚。
    四大护法齐齐上前一步,拦在了她跟前。
    “『fū rēn』,您还是请回吧!尊主吩咐了,在他闭关期间,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房间半步。”云护法笑眯眯道,不敢放行,也不敢得罪了『fū rēn』,做人真是难啊。
    云溪眯起了冷眼,紧紧地盯着他:“我是任何人吗?”
    “『fū rēn』当然不是任何人了……”云护法笑呵呵地说着,中间换了一口气,道,“可是尊主吩咐了,连『fū rēn』也不得靠近半步。『hēi hēi』,属下也是听命行事,很难做人的,还请『fū rēn』多多见谅,体谅体谅属下的难处。”
    云溪双手环胸,一步步威逼向前,虚眼瞪着他:“我问你,在这个『jiā lǐ』,到底是尊主大,还是『fū rēn』大?”
    “这个……”云护法猛咽口水,朝着其余三人投去了求救的目光,可惜另外三个一点义气也没有,齐齐抬头望天,假装在观赏天上的风景,什么也没有听到。这种时候、这种问题,谁撞上去回答,谁就倒霉,谁那么傻,去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云护法不由地在心底暗骂,一个个没有义气的家伙,你们等着!
    他没办法,只好陪着笑脸,很没骨气道:“在属下的心里,自然是『fū rēn』排第一、尊主排第二……”
    风护法三人齐齐甩了他一个鄙视的眼尾,然后又很快收了回去。
    云护法气得想骂娘,你们还敢鄙视我?你们倒是回答看看,这么超级无敌的大难题,你们能回答出来,我从此以后就不做你们的头了,这个四大护法之首的头儿让给你们来做!
    云溪很满意他的回答,正想接话,这时候云护法话音又是一转,道:“不过,属下毕竟是尊主的属下,对于尊主的命令,不得不服从。所以,尽管属下的内心里是非常尊重『fū rēn』您的,将您的位置摆放在了尊主的前面,可是属下表面上却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心愿,以尊主为尊,遵从尊主的命令行事。『fū rēn』,您能体谅属下的难处吗?”
    云护法说到最后,很无耻地摆出了一副可怜的神情,想要博取同情。
    三个鄙视的眼尾再度扫了过来,彻底鄙视他!
    “嗯?”云溪故意提高了尾音,瞪着他的眼神更加凶悍了,“当真不让?”
    “当真……不能让!”云护法十分得为难,博同情都快要挤出眼泪来了。
    云溪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做得很好!你很忠心,值得嘉奖!至于其他的三个……”
    云溪朝着另外三个抬头望天的护法们丢了个凶悍的眼神过去:“我记住你们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
    “『fū rēn』英明啊!”云护法如获大赦,朝着云溪离去的方向作了个大揖,长舒了一口气。
    风护法、火护法和冰护法三人面面相觑,『fū rēn』的思维,还真是难以琢磨啊。
    为什么他们的后颈都有些发凉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尊主,你可害死我们了!
    你们小俩口闹别扭,为什么受伤害的却是我们?
    这年头,做护法,真难!
    没有见到龙千绝,云溪的心情有些沮丧,独自在客栈的大堂里喝着茶,神色恍惚。
    龙千辰、白楚牧、百里双和赵家姐妹几人本欲出去游山玩水的,看到她一人孤单失落的身影,便更改了他们的出游计划,围着她前来关切和问候。
    “大嫂,你别想太多了,大哥或许真的是要闭关修炼,来不及跟你细说。”龙千辰道。
    “是啊,师父!你别多想了,如果你实在心情不好的话,那就跟我们一块儿出去玩玩,放松放松心情。”百里双劝慰道。
    “你们去吧,我没什么心情。”云溪托着腮帮,兴趣缺缺。
    “去啦去啦!”在百里双的拖曳下,云溪终于被拽了起来,跟着几人一起出了客栈。
    在大街上游玩了会儿,云溪的心情终于好了许多,说到底她跟百里双和龙千辰等人的年龄相近,最是容易玩在一块儿。
    没多久的功夫,几人的手上就多了很多的食物和玩意儿,一路从街头逛到街尾。
    这样的一行人游走在大街上,不想吸引人的注意力,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