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宋昱欲对付柳太守父女,却感到力有未逮,眼看靠自己不太有希望成功,于是他找了个时间前往扬州拜访项与任子毅。
    项曹为朝廷建功无数,祖父又是当今“国寿爷”,相信可以帮忙他;而任子毅乃是皇太后亲赐“奇情侯”封号的才子,既是奇情,鬼点子应当特多,找他必定没错。
    可以想见,当他们一瞧见宋昱,是如何地诧异。
    犹记得当初曾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好兄弟,居然一声不响地隐居山林,任他们怎么唤、怎么请都拐不回来,这下怎么亲自送上门呢?
    “瞧你那副眉头紧蹙的样子,分明有事。”项率先说道。
    “咦,咱们的病公子何时变得这么有精神了?”项倒是不同于以往那副病怏怏的模样。
    “呵,在名医面前我哪瞒得过呀,过去你分明早看出我是装出来的。”项笑得洒脱。
    “你错了,江南六少除了我之外,其他四人也都知道这个秘密,只是心照不宣罢了。”任子毅说。“什么?你也知道?”项瞬起唇,“真没意思。”
    “哈……”宋昱和任子毅均被他这模样给逗笑了。
    宋昱看向任子毅,“好家伙,连你也不一样了。”
    “他呀!呵……”项瞥了眼任子毅,笑得诡秘。
    “究竟怎么了?”宋昱疑惑地看向他们。
    “他有了知己、佳人、爱妻,能不愉快吗?”项掩鼻哼笑。
    “项,你够了吧!你有了于珍之后不也是天天愉快、事事称心吗?”任子毅受不了的反诘。
    “看来,我是该恭喜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这迟来的祝福愿你们不嫌弃。”宋昱献上最深的祝福。
    他和筑儿不知何时才能坦荡荡的在一块儿?
    “对了,你呢?何时与你的柳香香完成大婚,迈向幸福呀?”任子毅哪壶不开提哪壶。
    “算了吧!我视柳家如仇,怎可能娶她为妻?”宋昱冷冷一哼。
    “说的也是,他们为非作歹,造成多少百姓痛苦?”项扬眸瞟向他,“但我听说他们将你爹拖下水,是吧?”
    “没错,他们向来奸猾,要死也得抓个垫背的。”
    宋昱义愤填膺,一提起柳京眼底赫然闪过一道锐利锋芒,“这也得怪我爹,他太贪心、太不定,才会被柳京利用。”
    “这么说来,你来找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他们?”任子毅又问。
    “对,我要借重你们的力量,帮我想个办法。”说着,宋昱眉间蓦然多了道忧郁的阴影。
    “柳京这人好骗,柳香香却非常精明,要抓到他们的把柄,得让他们完完全全的信任你才行。”项攒攒眉毛,想了想。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想他从一开始便厌恶他们、敌视他们,要得到他们的信任谈何容易?
    “这有什么困难的,有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只看你愿不愿意了。”
    项微笑地对任子毅挤眉弄眼,而任子毅也能理解的说:“他说得对,就看你。”
    “你们别一搭一唱的卖着关子,快说。”宋昱被他们弄得耐性尽失。
    “娶、柳、香、香。”他们异口同声地道出。
    “呵,你们说的可要比唱的还好听,若真要这么做,我还来找你们做什么?”宋昱没好气地睨了他们一眼。
    “这是惟一的法子。”项无辜的耸耸肩。
    “那算了!”宋昱阵了声,随即转身便走。
    “喂——”任子毅一把拉住他,“你冷静点好不好?”
    “我就是够冷静,才不会被你们的话所骗。”他闭上眼,深吸口气又吐出,可见他们的玩笑话是真的惹毛了他。
    “我们只是说娶她,又没要你真的娶。”任子毅又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先假意表示要娶她,再握获她的心,女人嘛,一旦信了你,就什么都是你的了。”项也走向他,拍拍他的肩,“我知道不简单,但该怎么做就得看你了。”
    宋昱深吸了口气,看看他们,最后吐出“损友”二字,更接离开。
    项瞧着他孤傲的背影,对着任子毅说:“看来,他是真的火了。”
    “嗯,同感。”
    “可是,他应该也知道我们说的方法是仅有、惟一的一个吧。”项双手抱胸。
    “所以,他有得伤脑筋了。”任子毅也跟着蹙起眉,“而我们能做的就只有观察,然后适时伸出援手了。”
    柳香香带着丫环到苏州城内最热闹的巷弄逛市集。
    她只要一看见卖饰品的摊子就会流连许久,不厌其烦地瞧着一支支精美的花簪、细致的玉钗,爱不释手。
    就在她瞅着一条亮闪闪的银链时,突然一只手从她眼前拿走了它。
    “这是我先看上的,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跟本姑娘争,我……”就在她不计形象要朝对方怒骂时,一抬眼竟瞧见宋昱对着她哂笑。
    “是你?”她眼底闪现一抹惊讶。
    “你喜欢这条链子?”他凝窒浓黑的眸微微眯起,对摊子老板说:“这条链子我买下了。”
    “宋昱,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是故意跟我作对是吗?”她拳头握紧,满脸怒气。
    可他竟走到她身后,将链子挂在她颈上,“我想美丽的链子配美丽的女人,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柳香香浑身一窒,赫然转首,“你在打什么主意?”
    “香香,你说我能打什么主意?”他肆笑地反问。
    “你喊我什么?”柳香香更觉得有异。
    “怎么了?我对你凶,对你不好的时候你生气,对你好、想宠你的时候你也生气,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宋昱叹了口气,随即笑了笑,“我看我还是先离开,免得扫了你逛市集的兴致。”
    他旋身欲走,而如预料般的,柳香香立刻跑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别走,你不要走。”
    “你……想留我了?”他撇撤嘴。
    “我是怀疑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是有什么目的吗?”柳香香并不是个好拐的人,对于他突然的改变,自然会疑惑。
    “你说我会有什么目的?”他揉揉眉心,“其实我不肯娶你绝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因为……”“因为什么?”见他突然不语,她急急又问。
    “算了,你不会相信的。”他摇摇头,举步要走。
    “等等,你说,我会相信的。”一向精明的柳香香,这下被宋昱那双哀怨的眼眸所骗。
    “好,我说,若是你不相信我也不会怨你。”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徐徐地说:“前几天你来找我,我真的很开心,可是一想起你爹,我又忍不住对你恶言相向,等你走后我便后悔不已。”
    “为什么?这与我爹有什么关联?”她愈听是愈不明白。
    “因为我恨你爹。”他丝毫不怕引起她的愤怒,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你很我爹?!”柳香香轻蹙眉心,“我爹是哪儿得罪你了?竟让你恨他恨到不肯娶我,甚至躲在深山里三年?”
    “还不是他害了我爹,让我爹惹上贪渎之罪?”他灼灼黑眸闪现一丝无奈,“即便我喜欢你,可想起他这样的作为,我仍不能接受你。”
    “我爹他没做坏事,更没害你爹,你是听谁说的?”无论如何,她黑的也要说成白的。
    “我是亲眼见你爹做了什么的,最近他还与商勾结,以拓宽粮道为由,用低得过分的价钱强行收买人民土地。”他一字字的说出,让柳香香哑然无声。
    “有……有这种事吗?”她开始支吾其词。
    “有没有我想你心里明白,三年前我就是发现他私收百姓税赋,还让我爹担下,我才痛心得离开这里。”他俊冷的侧面狂态未褪,“否则我早在那时候就娶了你,你知不知道?”
    “就算真有此事,那也是我爹的错,你不能要我承担呀。”眼看瞒不过去,她居然和父亲画清界限。
    “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想找机会向你赔罪。”他颔首,暗黑的瞳直瞅着一脸紧张的柳香香。
    “我不要你赔罪,只想……只想你撇开对我爹的看法,对我好一点。”说着,她走向他,将小脸倚在他怀中。
    她的贴近,让宋昱的身躯一僵,接着伸出手搂紧她,“香香,这么说你是肯原谅我了?”
    “嗯,我根本没怪你呀。”柳香香抬起脸,凝睇着他,“对了,你不是说你曾派人调查我,还说我不守妇道,既是如此你干吗还要我?”
    “傻瓜,就是因为想你才派人调查你,你想我会相信那人调查的结果吗?我早在那时就狠狠教训了他一顿。”他目光勾住她的眸,“那天我是故意拿这个不可靠的消息气你,一定伤你很重。”说着,他搂着她身子的手突然加重。
    他充满感性的说词,果真让柳香香信以为真,她水媚一笑,“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就行了,其他的流言我根本不在乎。”
    “那太好了,谢谢你,香香,你的话终于让我放了心。”他的手突然探上她,大胆的在街上揉捻着。
    “呃。”她嘴角勾起了笑,“你好坏。”
    “这样就坏吗?”宋昱看着她,笑容浮上邪魅。
    “讨厌!”她假装娇羞地垂下脸。
    “晚膳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我想请你去对面酒楼用餐,你可愿意赏脸?”他指着前方说。
    “当然愿意。”
    于是柳香香勾起他的臂膀,两人双双往酒楼移步。
    亚筑痴傻地等在宋昱的房门外,虽然与他早有亲密关系,可这里是知顿使府邸,下人众多,她总不能与他共处一室,只好听林管事的分配,安分的待在客房。
    可近来她见到宋昱的时间可说是愈来愈少了!来他房里找他,他总是不在,有时用膳了也不见他在府邸用,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就像现在快午膳了,却仍不见他的踪影,她能不心忧吗?所以她打算在这儿等他,待他人一回来,一定要好好跟他问清楚。
    “唉……”情不自禁的,亚筑又叹了口气。
    “怎么了?为何叹气?”宋昱来到她身旁说。
    才想着他,他竟然真的出现了。亚筑兴高采烈地笑着,“你回来了?”
    “对,最近因为忙所以较少来看你,你……想我吗?”瞧她那满是兴奋的笑脸,近来他为了执行铲除柳家的计划,得成天陪着柳香香,心底的亏欠便加深了。
    “想,真的好想,可我知道你忙所以分身乏术,不会在意的。”她善解人意地说。其实只要能见到他,她就心满意足了。
    “筑儿!”宋昱噪音喑哑,因她的笑容而浑身绷紧着。
    如果让她知道他就要和柳香香成亲,她会何等伤心呢?可他又该怎么解释,告诉她这一切是假的?
    “你怎么了?”看他紧锁着眉宇仿似心事重重,亚筑不禁为他担忧了起来,“是不是宋伯父还不肯原谅你呢?”
    “这……呃、对,我爹还不肯原谅我让我非常烦躁,他又丢了许多工作给我,让我连一点点自己的时间都没有。”
    最近柳香香已对他逐步有了信任,所以他绝对要乘胜追击,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否则就必须再拖下去,他不知道他还能容忍柳香香到几时?
    “那你今天怎么有空?”亚筑轻笑。
    “我……我想见你,刚刚去你房里没见着你,所以过来瞧瞧。”他手抚上她的面颊,嘴角绽出笑容,亮眼的外型与内敛的气质,让他举手投足间,更是充满了一股女人无法抗拒的性感魅力。
    亚筑心口瞬热,双颊蓦然通红,“你千万别这么说,若是没法子给我爱,就别给我希望。”
    “我绝不是故意这么说,我已经想通了,多个伴总比一个人生活好,何况这伴还是我爱的女人。”他黑眸半眯,深色眼瞳发出迷人的光芒,充满潇洒不羁的神采。
    “你……”亚筑极为意外地深吸口气,“你的意思是……你愿意接受我了?”
    “筑儿,”他将她锁进胸前,牢牢的、紧紧的,“对不起,过去是我太自私了,没顾虑到你的想法,可现在我想通了,我爱你也需要你,又何须逃避?总之,我已经是离不开你了。”
    “你是说真的?”她兴奋地倚在他怀里。
    “绝无虚假。”拧拧她的鼻尖,他突然道:“你一定闷在府里闷坏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可以吗?”她傻气地问:“难道你不怕别人瞧见?若是有了流言辈语,对你可是不利的。”
    宋昱眉头微蹙,心忖筑儿说的也是,若是让柳香香遇见,那他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可是柳香香昨天告诉他,她今天要去青云山上香,得很晚才能回到苏州啊。
    懂得他眉间的犹豫,即使失望,她还是笑了笑,“不出去没关系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很快乐了。”
    她的善解人意,反让他觉得对她有着诸多亏欠,他坚持道:“我不管旁人的说法,既已决定和你在一起,就不该想太多。”
    说着,宋昱便紧握住她的柔荑,不顾一切将她带出府邸。
    来到热闹的市集,亚筑开心的望着热闹的景象,“好久没逛市集了,都好漂亮、好别致!”
    “喜欢什么就尽管拿,我送你。”见她开心,宋昱也欣慰不已。
    亚筑点点头,在瞄见一个卖波浪鼓与糖葫芦的摊子时,淡淡地说:“看见它们我就想起亚立,他最喜欢吃糖葫芦,玩拔浪鼓了。”
    “想亚立了?”
    “嗯,不知他好不好?可会想我?”她垂下脸,只要想起自己未尽到做姐姐的责任,她就良心不安。
    “关于这点你可以放心,我派人回山上探过,小奇将亚立照顾得很好,而且亚立已经进步了不少。”他可没忘了做师父的本分。
    “真的?”亚筑开心地咧开嘴,眼底满是兴奋,“那你的意思是,他有完全痊愈的希望?”
    “我有把握,而且亚立好像知道我们对他的期许,吃药也相当配合。”宋昱发现他们宋家姐弟都有一股潜藏的坚韧毅力。
    “那我就放心了。”亚筑望见他眼底尽是仰慕与爱恋。若非他,她和亚立不知会沦落何方?
    “放心的话就该好好逛。来,看看喜欢什么?”宋昱拉着她的手,来到一个专卖古玉的店家。
    亚筑一进里头,双眸便胶着在木柜中展示的一枚粉彩翡玉上,那亮彩的触感真是令人爱不释手。
    宋昱眼尖地瞧出端倪,于是道:“这块玉坠好不好?剔亮透澈、光滑如脂,非常适合你。”
    “这……这一定很贵。”她是喜欢,可不想让他破费。
    “有什么关系,对我你还客气什么?”宋昱转而对店老板一呼,“店家,这块翡玉我买了。”
    “公子,这块翡玉可不便宜呀。”店家瞧他一身朴素,并不像出身富有人家,以为他付不出这价码。
    “这你不用担心,多少价你说。”宋昱半眯起眸。
    “这……公子,你是买不起的,就别问了,免得丢了面子。”老板摸摸鼻子,笑得讥讽。
    见老板一副势利眼的模样,亚筑不忍宋昱被调侃,拉着他的手说:“走吧,我不要买了。”
    可宋昱却纹风不动,只见他从衣襟中拿出一锭金元宝搁在桌上,笑睨着老板,“这个东西够了吧?”
    老板立刻见钱眼开,态度明显的改变,“够了、够了,当然够了,我这就去为您包起来。”
    “不用了。”翡玉一拿到手,宋昱便为亚筑戴上,而后退了几步仔细观赏着,“好美……筑儿,它果真适合你。”
    “昱……”她好感动呀!
    但是听他喊着“筑儿”二字时,她却仍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他说得对,“小猪”这称呼虽然不好听,却有特别的亲昵感。她好想听他再唤她一声“小猪”,不过她说不出口,怕他会赚她麻烦。
    “不喜欢吗?”见她愕愣在那儿,宋昱不禁担心地问。
    “我喜欢,真的很喜欢。”她甜甜一笑。
    “那就好,记得要好好保存,就像悉心维护我们的情感一样。”他用力将她抱住,在她额上印上一吻。
    “你放心,我会的,我一定会的。”手握那块剔凉的翡玉,她感动得眼眶微红。
    “黄昏了,有点起风,我们回去吧,今晚……你来我房里。”他附在她耳畔柔情地说。
    “嗯。”亚筑含羞带怯地点点头。
    而当宋昱亲昵地握着她的肩一块儿离开时,太守府小厮却正巧打这儿经过,目睹了一切,眸子轻转一下,便快步奔回太守府。
    “你说什么?宋公子搂着一个女子逛市集?”
    回府后的柳香香在听过小厮的报告后,眸子赫然眯起,眼底出现疑惑的光束,“不可能,应该不可能……”
    这阵子他对她可说是百依百顺、宠溺有加,样样写她着想,事事以她为要,会出现这种情形吗?
    莫非他对她好只是为了某些目的,为的就是想借她之手对付她爹?
    “小的说的全部属实,她是一位很美的姑娘。”那位小厮照实禀报。
    “胡说!她美……可有我美吗?”柳香香心底兴起一股恨意,尤其听了小厮的话更是令她咬牙切齿不已。
    “这……当然是大小姐美了。”小厮立刻垂首道。
    “哼!”她双眉一拧,“对了,你可知道那女的叫什么名来着?”
    “叫什么我是不知道,不过我好像听过未公子曾亲密的叫她‘小猪’。”小厮想了想才道。
    “小猪?”柳香香深吸了一口气,“等等,这名字我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小姐,隔壁街老张家里养的不全是猪吗?我可是从有记忆起就听说了。”她身边的丫环这么说。
    “去你的,我是指人,又不是真的猪。”柳香香狠狠瞪了身旁丫环眼,但在瞧见她颈子一缩的卑微神情,竟突然想起来了!
    记得宋昱刚回府,她去找他的那天,就见宋昱和那个叫小猪的女人在一块儿,两人动作有点暧昧,原来真有此事!
    “那个叫小猪的就是他徒弟,总喜欢畏畏缩缩,就跟你一模一样。”她眼珠子转了一转,“那样的女人也能称为美吗?我说你,实在太没眼光了。”
    她目光如炬地瞪着小厮,吓得他赶紧垂首,“是……是小的有眼无珠,大小姐,您别生气呀。”
    “算了,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计较这个,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试探出宋昱的真心,我柳香香可绝容不得被欺骗。”她目光变得阴邪,一思及宋昱极有可能戏弄她,便羞恼不已。
    宋昱,你最好对我是真心的,否则,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