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67
  曙光微露,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渐渐明亮。曼曼躺在床上,睁着眼睛,静静望着窗外。五点都过了啊——不用看钟,她也知道准确的时间。香港的秋天,温暖湿润,夜里清凉如水,凌晨五点不到,就会渐渐有第一线天光,然后过了六点,基本上就漫天透亮了。
  完了,痛苦地蜷起身子,这些日子失眠成了习惯,现在对香港太阳的起床时间,都了如指掌了。
  明白再也不可能继续睡下去,她叹了口气,认命地坐起身来,掀被下床。
  走出门外,白衣黑裤的女佣正在打扫,见到她只是笑,“曼曼小姐,这么早就起床了啊?到餐厅用早餐吧。”
  “嗯。”有点不好意思,来这里一个多月了,很少出门,整天就是待在这栋房子里吃吃睡睡。可奇怪的是,每次照镜子,只见自己一点点瘦下去,完全不长肉。
  下楼到餐厅,长条桌上已经摆放了丰盛的中西式早餐,唉,吃个早饭排场都那么大,真是有钱人家啊——
  刚坐下,身后突然响起声音,低低带笑,“哎呀,今天曼曼又是第一名。”
  回头招呼,“袁先生,你也好早。”
  见了肖之后,才知道他就是第一天在公司,和周一起出现的那个男人。周的朋友,向来没有一个会是普通人,那天在机场,他的人带着他们从特别通道离开,一直将他们送到这里。眼中所见到的所有人,都对他恭敬有加,再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想也知道,这是个多了不得的人物。可是他脸上,却总是笑得斯文有礼,细长的眼睛里,很少有情绪波动,好像一切与他,都是云淡风清。
  “有什么需要的吗?别客气,请给我跟周加倍报账的机会。”他微微笑,管家在一边递过烫好的报纸,他随手接过。
  “呃——”曼曼无语。漏了很重要的一点,这个人,还很喜欢调侃别人,总是用非常轻松的语气,说出让人无语的话来,说实话,每次听到这些神来之语,她都会想起远在上海的某些人,唉,任老师,你的涵美人脾气还是那么坏吗?陆陆,这里有个人,说话比你更高明啊——还有小蓉,华明,乔安,你们现在好不好?一时思绪飘远,曼曼捧着牛奶杯,沉默了。
  “曼曼,”他突然从报纸后抬起头来,“我忘记跟你说了,昨天晚上,周有打过电话给我。”
  “啊?”双手一抖,牛奶溅出来,管家忙走过来,指挥女佣清理桌子。顾不上抱歉,曼曼站起身来,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他——我——”
  他细长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烁着笑意,“很晚了,你都睡了,我让他有什么事早上再说。”
  袁先生,你不是吧?明明知道我每天思念娘娘到在床上翻来滚去,更本没办法好好睡,居然,居然周有打电话来,都没有让我跟他说上一句话!努力瞪眼睛,向来好脾气的曼曼,被前所未有地惹火了。
  小李从客厅走进来,被餐厅里的气氛,弄得一愣,“袁先生,曼曼小姐——”
  “小李,昨晚周——”
  “是啊,昨晚周少打电话来。”
  “你也有接到?”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失望,曼曼小声叫起来,“你们,你们太过分啦!”
  “宝宝!”小李还来不及发声,突然有叫声从楼上传来,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顾爸爸握着报纸,一路冲下来,“你快看看报纸。”
  啥?一头雾水,曼曼伸手拿过被肖丢在桌上的报纸,用力打开,巨大的标题,醒目非常,下面附着简短解释,一眼便可以看完,被冲击得说不出话来,她当场目瞪口呆。
  “美人江山,”肖站起身来,夸张地叹了口气,“曼曼,我服了。”
  曼曼仍旧石化中,他转向立在一边的顾爸爸,“顾伯伯,我们上楼,我给你和顾伯母解释解释。”
  完全顾不上其他人在做什么,曼曼抓着报纸,满脑子碎片急速旋转,慢慢组合成一个完整的答案,呼之欲出——
  “曼曼小姐,”有人小声叫她。
  “别出声,我在想事情。”就快得到结果了,曼曼拒绝被打断。
  “可是,周少的电话,你听不听?”
  “再等一下——周?”突然回过神来,她猛地回头,差点扭到脖子,“电话在哪里?”
  小李递过电话,惯常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明显憋笑,哪里还顾得上不好意思,曼曼抓过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瞬间平复一切不安焦躁,“曼曼,早上好。”
  “周——”千言万语,居然只剩一个字。
  “回家吧,我在这里等你。”
  回家,回到他的身边——千万种情绪奔腾如海,这一个月来,再如何艰难惶恐,再如何煎熬折磨,她都死死忍着毫不表露,但这一刻,握着电话,她却突然哽咽,眼角刺痛,泪水夺眶而出。
  68
  上一次匆匆离开赤喇角机场,根本没有心情欣赏沿途任何景致,可现在车子平稳驶在归程上,想到数小时后,就能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一行人心里安定,所以尽管归心似箭,但车子开过青马大桥时,看到窗外美景,脸上都是微微笑。
  车子在下客通道停稳,肖伸出手来,与顾爸爸握手道别,“顾伯伯,顾伯母,曼曼,一路顺风。”
  “袁先生,这次真是多谢你帮忙。”顾爸爸感激地开口。
  “顾伯伯,”他握着顾远之的手,眼含笑意,但声音极尽诚恳,“能有机会让周欠我这么大一个人情,最近我做梦都会笑出声啊。”
  习惯了习惯了,虽然众人再次无语,但都聪明地选择笑着猛点头。挥手道别的时候,曼曼心里还在碎碎念,袁先生,你是真的很厉害,每次说完话都满场沉默,寂静无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看到你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人生真是充满期待啊——
  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些时间,曼曼突然从包包里,掏出许久没用,都快忘记自己有的手机,小心翼翼地问身边的小李,“嗯,小李,我现在可不可以打一个电话回上海?”
  “打给周少?”
  “不是,我想打个电话给任老师。”自从那天晚上,离开周的别墅以后,就和一切人断了联系,不知道任老师后来怎么样了。
  “好啊。”唉,曼曼小姐,你随意吧。跟她相处的时间虽然已经不短了,可是这个曼曼小姐啊,有些时刻,特别是在想恳求别人同意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露出娇憨企求之色,眼里一片水汪汪,他虽然一片忠心,决不会有什么不应该的想法,可是好歹也是个正当青春的男人啊,怎么抵挡得住!
  打开手机,还来不及拨号,就有铃声响起,本能地接通,那边传来久违的声音,“曼曼,总算联系到你了。”
  “华明?”无限惊讶。
  “曼曼,怎么最近我们打你手机总是关机,家里电话也没人接,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啦,我和爸爸妈妈出门旅行了,谢谢你们的关心。”有点感动,哦哦,原来大家都没有忘记她。
  “还在旅行吗?什么时候回来?小蓉升职了,我们正商量着一起聚餐庆祝,可老是联系不到你。”
  “真的呀?我要参加我要参加,我今天就能到上海啦,等我回来再定时间啊。”
  “好,等你回来。”那头率先挂上了电话,曼曼笑眯眯,好久没见大家了。正要拨电话给任浔,一抬头,突然看到小李不赞同的眼神,奇怪开口,“怎么啦?”
  “曼曼小姐——”他欲言又止,“算啦,我们快走吧。”
  “少爷,少爷?”美姨走进厅里,扬声。
  没人回应,伸手把窗帘都拉开,让阳光透进屋子,客厅里空无一人,哎呀,少爷难道还在睡?走进厨房,放下早餐,再看了一下昨晚就煲着的粥,嗯,不错,火候正好,恰到好处。少爷最近胃口都不是很好,吃得太少,早上喝些热粥,比较好吧。
  探头张望,整栋别墅还是静悄悄的,少爷还在睡吗?转头上楼,打算把他叫起来吃早餐,走到主卧室外,还没伸手去敲,那门就被从里推开了。
  “美姨,你来啦。”周走出门外,对她笑了一下。
  “少爷——你昨晚没睡好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有点担心,她小心地问。
  “没事,有点胃痛,我吃过药了。”自从那天离开父亲的办公室,时不时胃里绞痛,但是面前的事情千头万绪,哪一样不需要全神应对,熬到昨天,终于一切大致底定,想到再过一会,就能够见到曼曼,身体上些微的不适,都被期待喜悦所代替,根本不想放在心上。
  少爷很开心啊。虽然周的脸上,表情还是淡然,但是眼里,光芒闪烁,竟然是少见的欣喜外露,很少看到少爷这样的快活,美姨也不由被感染,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胃痛的话,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要不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不用,等会我就要出门,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周微笑摆手,突然想起什么,站直身子问道,“美姨,我穿这件,好不好?要不要换一件颜色暗些的?”
  “啊?”从来听到少爷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从小到大,少爷都是玉树临风的,穿什么还有区别吗?美姨呆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突然门铃响,赶紧下楼,话筒里传出陌生的声音,“请问,周董在家吗?”
  “你是谁?”
  “我叫劳伦斯李,麻烦通报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劳伦斯?”从没听过的名字,美姨握着话筒,感觉只是莫名。
  69
  “冯署长,您今天就走了吗?”小红楼外,一早传出清脆的声音,小乐立在门口,脸上笑眯眯。
  “是啊,首长交待我过来给周少办事,现在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今天我就带着人回北京。乐队长,这次合作很愉快。”最近跟着太子爷鞍前马后,冯士尧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服口服,连带对着周身边的人,都恭恭敬敬。
  “您辛苦了。”小乐脸上保持笑容,“能跟冯署长合作,是我们的荣幸。从您身上,真是学到不少东西。”
  “乐队长太客气了。”想起周的手段,那些翻云覆雨,那些只手遮天,冯士尧仍旧心中微寒。
  “绝对不是客气,”小乐脸上笑着,声音还是那么清脆,“那天小李驾车归队的时候,我一看车况,就知道冯署长的手下是多么训练有素。小李还太嫩,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一定要好好检讨,重头特训。”
  “什么?”冯士尧脸上露出不能理解的表情,“不好意思,乐队长刚才说的话我没听明白。”
  “就是那天,小李从周少的别墅——”小乐话未说完,笑容突然凝住,“不是冯署长的人?那是谁?”
  “乐队长——”冯士尧略略转念,便一身冷汗,再看面前总是笑眯眯的乐黎,也是脸色大变。
  “冯署长,我要赶到周少那里去,回北京的事情,您能不能先缓一缓?”乐黎匆匆开口,等不及他的回答,转身就往外走。
  “乐队长,那今天机场那边——”顾不上擦汗,冯士尧在她身后扬声。
  “我们的人会赶过去,您如果能加派人手——”小乐止住脚步,回头应答。
  “是,我马上准备。”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这一刻冯士尧手脚冰凉,转头就往楼里走去。
  一鼓作气把话都说完,劳伦斯望向坐在面前沙发中的周,等待他的反应。可是这偌大的客厅里,一片沉默,良久都没有任何声音。实在忍不住,他再次张口,“周董,关于宁总的事情,您——”
  “不用说了。”周突然开口阻止,“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
  什么?有些不解,劳伦斯满脸迷惑。周平日里,什么事都很少出面,公司里真正能和他接触到的,不过寥寥数人。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他也算其中之一。对周的感觉,只觉得神秘,捉摸不透。就连宁染是周的堂哥这件事,他也是很久之后才辗转得知。
  对宁染的某些做法,他早有些疑惑,但总觉得那是别人的家事,自己只需要做好手头的工作就可以。但是这一次,他所看到的一切,已经足够动摇公司的根本,心里挣扎许久,甚至做好了最后辞职离开的准备,才到这里来把一切说个清楚,可是听周的意思,却好像他心中早有准备,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多此一举。实在不能理解面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他早已知道,为什么从不阻止?如果他毫不知情,是什么让他面无表情,毫无诧异之色。
  “这件事情,我准备放在最后处理。”周站起身来,低声开口,“今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先回公司吧。”
  就这样?吃惊地看着周,劳伦斯一时无言。面前的男人,总是笑得微风拂面,仿佛天下没什么事情是值得他用心的,可是今天,不知为何,他在这样的笑容背后,竟依稀看到了无尽疲惫。周,你身边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都要反复计算?究竟要多少精力,才能够维持你这样表面的平静?他立在一边,只是窥见冰山一角,就觉得筋疲力尽,再怎样运筹帷幄,你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难道你,不会觉得累吗?
  70
  送走那位不知道为什么满脸迷茫的劳伦斯先生,美姨看着铁门缓缓合上,转身往回走。推开门,就看到少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深思。听到声音,抬眼看过来。
  “少爷,吃早饭吧。老青老早就有人来找,怎么现在的人一点都不晓得辰光的。”
  “不用了,我马上要出门。”周站起身来,“美姨自己吃吧。”
  “出门?”有点惊讶,“司机都没来,少爷要自己开车出去吗?”
  周侧过脸,“是啊,很奇怪吗?”
  当然奇怪!今天一早反常情况这么多,美姨被惊到,“撒地方嘎要紧?少爷连司机都不用了,今朝回来也自己开?”
  “我想不会,回来的路上,会有别人替我开。”这么说着,周突然一笑,嘴角微扬,露出稍有些尖尖的犬齿,偌大的屋子,都仿佛突地亮了一下,虽然从小看着少爷长大,但看到这样及其难得的笑容,就连美姨,都挡不住眼前的无边风景,只觉得眼花缭乱,本能地闭了一下眼睛。再张开,周已经迈步往外走去,匆匆跟上去,美姨碎碎念,“吃一点再走,早饭不吃对胃不好的,最少喝点粥——”
  周回头摆手,脚步不停,已经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上去,“美姨,你去忙吧,我没事的。”
  “少爷——”还想说什么,周已经发动车子,缓缓起步,叹着气闭上嘴,美姨侧过身,立在一边目送少爷出门。
  铁门再一次缓缓打开,黑色的车径直向外驶去,刚开到门口,突然门外出现一辆急速驶来的车子,伴着尖锐的刹车声,在周的车前堪堪停下。
  撒宁啊!被吓到,美姨捂着扑通乱跳的心口,立在原地张大了嘴巴。车门打开,熟悉的人出现,快步走到周的车边,哑着声音开口,“周,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有话要跟你说。”
  宁染少爷?美姨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怎么今天早上这么热闹,大家都商量好的是不是?都排着队跑到这里来,难得少爷今天这么开心,就不能让他消停一天吗?
  三万英尺的高空中,曼曼坐在头等舱的位置上,双手托腮望着窗外的漫天云海。小李坐在她的身后,脸上神情严肃。
  “还有多久到上海?”从没这么心急过,虽然明明知道答案,但曼曼还是忍不住回头提问。
  “这个——”再一次低头看表,有点无奈的声音,“曼曼小姐,我们刚起飞好不好。”
  “嘿嘿,”不好意思地擦鼻子,“我着急嘛——”
  沉默一会,曼曼又一次开口,“要回去了,小李不开心吗?为什么这个表情?”
  小李抿着嘴唇,只是不语,半晌突然开口,“曼曼小姐,我们没有按照原定的航班回去,还没有通知周少,实在太不妥当了,我不该答应的,回去队长一定会——”
  “哦哦,小李这么害怕小乐哦。”曼曼咪咪笑,“正好前一个航班有两个头等舱的空位嘛,我还从来没遇到这么幸运的事情。”
  “这不是幸运不幸运,我们不应该——”
  面前的小脸突然涨红,“这个——小李你知道的,我想给周一个惊喜——再说爸爸妈妈也同意——”
  难得看到向来爽快的曼曼露出这么娇羞无限的样子,小李被突然镇住,一时无言,良久才挣扎着开口,“可是我要保证你百分之一百的安全。”
  “所以我才和你先飞回来呀,小李这么厉害,没问题的。”已经恢复正常,曼曼对他咪咪笑,双手做了一个黄飞鸿的姿势,嘴里还不忘配音,“中国功夫!”
  昏倒!小李别过头看窗外,嘴角微微抽搐。周少,队长,你们把这个任务交给我,真是太看得起小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