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我说特工女孩我爱你(小乐不思蜀) > 第七章 T市

第七章 T市

  乐黎个子小,进门的时候发梢刚好擦过他的手肘内侧,一阵细微的麻痒。忍不住手一动,那门就稍稍合起来一点,但她步子轻盈,滑一般就到了门里,还回头看了他一眼,四目相交,那双细细的眼睛里隐约有笑意,再一晃又不是,完全平静的一瞥。
  乐黎在飞机上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切已经结束了,她甚至没有往窗外再多看一眼,对即将离开的这个国家毫无留恋。
  还有那个男人,她决定一起丢弃在脑后,全当是一场梦。
  身体最深处还在隐隐作痛,她是受过训练的人,对疼痛并不敏感,但这毕竟是第一次打开自己的身体,与另一个人坦诚相对,一夕放纵,短暂相逢,再不见面。
  小李就坐在身前,回头看过来,跟她说话,“队长,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安心下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就要回到熟悉的地方,而自己的生活也旋即会回到原来的轨道。
  小李还在看她,乐黎回报一笑,“是啊,不知道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说完她就安静下来,心里已经释怀了,她是有经验的,知道一切疼痛都会过去,无论是身内还是身外,这一次,她倒想看看需要用多久。
  两个多月后。
  阳光热烈地照着,T市警署总局门口树荫浓密,黑白相间的警车偶尔进出,立在门口侧边圆台上的警卫肃立敬礼,姿势利落。
  大门内园景漂亮,车子沿着半圆形的中心花坛缓缓绕了一圈,然后在大楼前停下,又有警卫上来拉门,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男人从前座先跳下来,然后弯腰去拉后座的门。
  两个女警察正从大楼里走出来,这时停下步子注目,看到车后座的中年男人走过来,立刻敬了个礼,“谭局长,早上好。”
  谭局长面目严肃,军人出身,说话前习惯先扫视半圈,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过这时候看清了面前的两个女孩子,脸上线条倒是稍微和缓了一点,点头答了一声,“早。”然后才继续迈步子。
  她们两个停在原地目送,看着那一行人走了几步,之前拉门的年轻人落在后面,步子走得不快,转眼与前头拉开了三两步。
  他也不在意,貌似不经意地回头看过来,对着还站在原地的其中一个女警开口,“你就是新来的乐同志,对不对?”
  被问到的那个女警点头,虽然穿着全套严肃的警服,但是她个子娇小,帽沿下露出的脸才巴掌大,也不是看惯了的传统T市女子的白皙肤色,蜜腊般闪着润泽的光。
  局长他们走得稍远了,立在旁边的那个女警活泼起来,上来插嘴,“张处,不要欺负我们物资管理部的新人啊,乐妹妹现在是我罩着,小心下次来领东西的时候我克扣你。”
  物资管理部管理局内枪械装备的,名头很大,但部里都是美女,虽然是做警察,但什么特别的场合需要都是由她们上阵,一挑一个准,说话的这个文青大眼浓眉,北方人,以前还做过骑警,曾经的城市象征,相貌可想而知。因此在整个局里都很有名。
  张辰笑笑,“物资管理部每次来新人都是大事,我怎么能不来认识一下,文青你紧张什么?”说完又伸出手去,“乐同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辰,局长办公室的。”
  “叫我乐乐好了。”很大方的一个握手,十指细巧,指尖倒不是很柔软,没有寻常女孩子滑腻的感觉。
  不过对于一个女警察来说,这也很正常。
  轻轻一握张辰就放开了手,然后对两个女孩子再笑了一下,转头走了。
  迈步的时候他还在想,乐乐,这个名字有意思,档案很普通,人也小模小样的,倒是很适合物资管理处。
  任何地方,凡是带上一个总字,就是比下面要矜贵。同样是上班时间,这个点下面所有分局都是忙忙碌碌,警车来去不断,换了小点的派出所就更不得了,还有婆媳吵架的,楼上洒水的都会跑来要个公道,但是总局气势恢宏的建筑物里一切安静井然,走廊里人都没几个,久而久之冷气咝咝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文青就走在乐乐旁边,她长得高挑,说话的时候习惯微微侧着头,另有一种妩媚。
  一路走一路低语,说到有趣之处两个人一起捂着嘴笑,阳光不错,虽然是全封闭的大楼,但是透过玻璃射进来的光线明亮,穿着制服掩嘴笑的漂亮女孩子,怎么看都是一道风景,正好有两个身穿制服的男人与她们擦身而过,其中一个忍不住驻足再三回首。
  “那是谁?你在总局做的,认识不?”背影都远去了还意犹未尽,他开口就问立在身边的同伴。
  “哪个?”
  “高个子的那个,小的那个也不错,就是不够抢眼。”说话的是分局新上任的人事干部,第一次来总局送材料,年龄正当口的时候,走到那里看到顺眼的适龄女子都是一阵激灵,更何况眼前突然同时出现两个不同风味的漂亮姑娘,说话还挺利索,心里已经七拐八弯千万种发展的可能性都想过了。
  回答的也是人事,总局办公室的,听完他的话直接从鼻子里哼着笑了一声,“那两个?直接回家用冷水擦擦然后找个地方把自己晾会就得了,她们都是物资管理处的,明白不?”
  “物资管理处?”他是从外地刚调到这个城市的,以前走的全都是基层路线,这个词倒真的是第一次听到,新鲜。
  “物资管理处又怎么了?你说她们管后勤的。”
  “小兄弟,你第一次来,我就直说吧,物资管理处里面的东西,都是内定的,现在懂了没有?”
  “内定?那我也算系统里的吧,能不能给介绍介绍?”完全没听懂,那位自以为受教的仁兄欢欢喜喜地接了一句。
  “哦哟,兄弟雄心壮志的很啊,哪天你能跟那个部门里的姑娘搭上内线,我远远见着你都要先给你敬个礼了。”想笑又懒得解释,另一个直接撇过头往前走。
  真是乡下来的土包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场合,那个文青,早就是局长公子内定的媳妇人选,否则大老远的给调到这个地方来?还有另外一个,不声不响就出现在这儿,到现在上上下下都没摸清她的来路。
  这年头不怕明的靠山硬,就怕背后水太混,到现在都没人敢去试那个新来的小姑娘是深是浅,这傻冒居然还要他给介绍。
  锲而不舍的人又追上来,“等等我啊,别走那么急,到底行不行嘛。”
  受不了了,前头那个口眼开始歪斜,古人说对牛弹琴,他想古人也说得太含蓄了,实际后果应该是弹到后来以琴砸牛,琴毁牛亡吧。
  这边的热闹没人理睬,这时候他们所讨论的文青和乐乐已经走到物资管理部门口,门虚掩着,里面人声笑语,一点点顺着门缝流泻出来,又隐隐听到张辰的名字。
  文青推门前对着乐乐挤了挤眼睛,然后先朝身后的空气开口,“啊,张处,你怎么有空过来?视察工作啊?”说玩就掩住嘴巴,一把就把门推开。
  物资管理处里面阳光很好,还有两个个女警察原本在笑着聊天,这时候被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两个人都是一脸僵硬。
  看到她们的样子文青憋不住先笑起来,那两个这才发现门外根本没别人,被耍了,那两个喘着气跳起来掐她,文青扭着身子躲,一边还不忘叫,“乐乐救命!”
  “还要找人帮忙?乐乐也别想逃,等下一起罚。”那两个一点都不留情。
  “乐乐!”文青对站在旁边笑嘻嘻的乐乐叫,“快过来施展你的绝世武功,看她们还敢不敢小瞧你。”
  场面混乱,原本笑嘻嘻的乐乐这时也走过来,伸手前不为人知地皱了皱眉头,又对文青多看了一眼。
  外面有人敲门,是打扫的阿姨,几个女孩子这才闹完了,各回各座。
  物资管理处是相当清闲的地方,不过手头好歹还是有些笔头工作要做的,阿姨埋头擦扫,她们也低头工作,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文青坐回位置以后对着乐乐的方向吐舌头,然后暗中拱了拱手,聊表抱歉。
  其实她说这句话是有来由的,乐乐才来不久,而文青跟局长公子谭其骧定下关系后才调进总局,在这里地位超然,照理说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与这个新人私交如此之好,但巧就巧在乐乐来这里出的第一次任务上,让她一下子就对这个个子娇小的女孩子刮目相看,进而投缘到极点。
  乐乐,也就是乐黎在自己的座位上接收到文青的表情信号,立刻展开一个不在意地笑容回了过去,然后继续埋头做事。
  手中不停,脑海里翻来覆去也没有空闲下来过,乐黎这时候正回想起自己刚刚接下这个任务时的情形。
  其实她也没想过自己会跑到这个小城市的总局来,看到调令后她的第一反应是不能理解,还直接质疑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口气有点冲。
  “为什么要把我调到地方警局去?还是物资管理处,我就是受伤而已,又不是残废了,再说伤也都好了。”
  她的老大听完后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说,地方警局的物资管理处是残废该待的地方?”
  一番解释之后乐黎才知道自己理解错误,原来那不是调令是新的任务,害她还以为自己被强迫提前退休了。
  不要怪她反应激烈,事实上到这个地方快一个月了,她仍旧对自己最初的想法报以肯定的态度。
  说残废可能有点夸张了,不过要在这个物资管理处干下去,她至今为止的感觉就是只要脸不残,别的都可以商量。
  物资管理处人员简单,四张桌子,四个位置,她来之前刚刚走了上一任处长,据说是修成正果嫁入官宦之家,现在连名字都成了忌讳,很少有人提起她。
  跟文青已经很熟了,材料上也写得清楚,局长公子的内定新娘,年前从北方调过来的。
  还有坐在自己左手边的明宣,貌似不起眼,但实际上还是这个省颇有势力的某长千金。
  最后一个是乔奇,年龄最小,笑起来明眸皓齿,眼梢一丝隐约的皱褶都没有,可是跟某个大人物在一起的时间却已经很久,只是外表仍旧是个单纯青涩的女学生,换下制服就能够随时回到校园的样子。
  那些材料都是不能影印不能带走的,所以她读的时候也很仔细,待到见到真人,文字和现实终于重叠在一起的时候,乐黎又觉得有趣。
  人人都有两张脸,她也一样,原来自己不是最孤独的,真是有意思。
  同事之间点头之交,人前多笑少说,人后少说多笑,她虽然没什么机会体验办公室生活,但是这条原则还是轻松胜任的,完成这次任务之后她就会甩手离开,一个匆匆来去的过客而已,也没什么打算在这里培养什么革命情谊。
  但是和文青的交情,倒是她所需要的,虽然这个尺度掌握起来很难。
  文青性高气傲,和身边同龄女孩子相处并不太好,她们所在的物资管理处除了管理一下局内的枪支器械,清点库存,记记流水帐,偶尔也会被征召出些特别任务,当然也没什么危险性,但是上次出任务的时候却遇上悍匪,文青是便衣去的,枪都没配,又落单被堵在巷子里,因此所有人找去的时候都急得要死,唯恐回去没法交待。
  但等真的找到了她却发现那悍匪已经瘫倒在地,身上也不见什么伤,就是醒来后都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文青也说不出所以然,只说这个男人突然就在面前倒了下去,发病了吧。
  后来局里把这事当奇迹传,说命好的人就是运气如虹,如来佛祖都挡不住,看吧,落到穷凶极恶的歹徒手里,枪都不用配人家直接就瘫倒在她面前,送上门的功劳。
  但是文青知道这不是真的,那男人倒在她面前也绝对是有原因的,只是她受人之托,不能说。
  不能说就不说,但她算是认定了当时从天而降又从容而去的乐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一心要跟她当一对最铁的姐妹淘。
  文青来自北方,个性爽快,一旦与别人交好态度就截然不同,所以这段日子成天都跟乐黎亲亲热热的在一起。
  下班时间快到了,乔奇很早就开始看时间,乐黎也伸手关电脑,关机的询问窗口跳出来,背景已经是灰色的了,还没按确定却有一个对话窗口跳出来。
  “乐乐,下班一起吃饭?谭其骧请客。”
  往文青那里看了一眼,她正打字,又冲自己眨了眨眼睛,很亲热的样子。
  “你们吃饭我凑什么热闹?我不去。”
  “不行,一定要去,给你介绍个人。”
  “啊?!!!”不能在办公室里叫出声来,乐黎直接在对话框里打了三个惊叹号。
  那边送来一个笑脸,“开玩笑开玩笑,很多人的,就当陪陪我?”
  又看了一眼文青的方向,她咧嘴笑,还悄悄拱了拱手。
  乐黎扁扁嘴,终于打了个“好”字。
  下班后文青先走出办公室,谭其骧的车停在街角,她拉门坐下的时候先抱怨,“怎么又开这一辆,半条街外面就看到了,还嫌人家不说你啊。”
  谭其骧是个面目清俊的男人,只是眼梢总是带着些红,仔细看就让人觉得有些凉意。
  他父亲挂着公职,还有几个叔父也是政府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一荣俱荣,多年来都过着风生水起的日子。
  但他本人却没有涉足政治,随便开了个贸易公司,日子过得悠闲,文青算是他自己看中的,圈子里没几个身边人是这样的,但她喜欢做女警,他也不反对。
  交往一年多了,他知道文青不是一个抱负比天高的女子,一头扎进那个地方就是想着有朝一日一飞冲天。事实上他认识她的时候这小姑娘还在做骑警,高头大马拦在他车前,跳下马一个敬礼,姿势标准得很,下巴颏昂得高高的。
  他把车窗降下来笑,“小同志,我不是首长。”
  她倒干脆,“同志,您司机违规了,就算是首长也得扣下来。”
  他当时是带着一个显贵朋友去那个城市拿地做投资的,恰巧那天车上还坐了当地的两个局长,前面副驾驶座上特别助理的脸都绿了,想这姑娘不是新来的吧,这么不懂规矩。可谭其骧就是喜欢上了她那种高头大马上下来却比在上面还高头大马的范儿,到后来朋友的正事都不管了,硬是连骗带哄,把她追了回来。
  拗不过他,文青最后还是跟着谭其骧到了他的城市。可她心底里就是乐意做警察,特别是一身制服刷地敬礼的那个感觉,她怎么都丢不掉,所以来之前就提了一个条件,到了哪儿她还是要做警察的啊。
  谭其骧是真的喜欢文青,她出身是书香门第,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年头很难得,最难得的一点就是文青实心眼,认定一个人就死心塌地的,什么都不多想,也不问。
  这样最好了,他妈跟着老头子一辈子,到现在还是守着一个老家,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不知道日子才过得舒服,文青受的教育虽然比他妈高得多,但是性格却意外的像,他觉得很合适。
  因为喜欢,所以对她的要求就没怎么拒绝,再说当警察也分三六九,想来想去让她去了物资管理处,那个地方来去都是养女人的,早晚是自家人,这个忙老头子总是要帮的。
  天气挺热的,文青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坐进来的时候额头上细蒙蒙一层汗,他看着就想起银盘里饱满得要沁出汁来的水蜜桃,到底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候,怎么看都是好的。
  忍不住逗她,“不是你说喜欢,上次三环上谁巴在天窗上傻笑的?转眼就忘了。”
  “谁让你把我灌醉的?还跟人家飙车,我差点给甩出去知不知道?”谭其骧喜欢好车,更喜欢跟人飙车,没事还会特地拖一帮朋友跑德国去享受无限速,跟他在一起渐渐习惯了,不过说起来文青还是会抱怨。
  哈哈笑起来,谭其骧眼梢瞥过她身后的窗外,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甩着手走过来,步子很轻盈,看到他的车驻足辨认了一下,然后笔直继续往这边过来了。
  拍了拍文青的肩膀,他伸手指了一下那个女孩儿,“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