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弄潮小娘 > 第七章

第七章

    滟儿觉得胸口仿佛被抽光了空气。一双小手凝在半空中,动也不敢动。她的脸好热、好热!她怀疑自己的脸蛋儿是不是烧起来了?!
    泱师傅……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他唇上传来的热度,在她的心口扩散开来,直达四肢百骸。那股暖意将她整个人包围着,让她原来的骇然慢慢化开……
    打从滟儿开门那一刹那,那股如涌的情绪、那种心悸又难受的感觉,让他再也抑止不住,溃堤的紧绷感似一触即发。易泱需要出口宣泄他的感情,他俯身攫取她的唇……
    他轻轻吻着她,她的唇凉凉的,有一股甜美的馨香,撩拨起属于男人的欲望。他猿臂一伸,楼往她的细腰,察觉到滟儿不自主地踮起了脚尖,双臂攀上了他的肩。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她融化了……
    他的吻渐渐炙热起来,舌轻舔她的唇心,一个不留意,他将舌头伸了起去。他在她的小嘴里喘息,舌尖往前探索,汲取着她的味道。怀里纤细的身躯因如此亲密的接触而颤抖着,不时发出嘤嘤的娇吟。
    那呻吟声加强了男人占有的欲望,他直觉需要更多……
    他的手隔着衣服爱抚着她娇嫩的身子,手像是有意识般往挺俏的胸脯移去。就在他的大手覆上圆润的酥胸时,她一下僵直了。这个明显的举动,唤回了他一丝的理智。
    但那也足够了!
    他挪开他的唇,喘着气,看着滟儿朱唇微启、星眸半合,脸上半是羞涩、半是激情难掩的神情。现实将他唤了回来,他像是被烫到似地急抽回环在她腰上的手。
    少了他的支撑,整个人又被适才的激情汲光全身的力气,滟儿柔若无骨地滑了下去。
    易涣见状,又赶紧将她抱起。
    “对不起……”他说。
    滟儿柔顺地偎在他怀里,食指轻抚着红肿的樱唇,羞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力地摇着头。
    “对不起……”他又说,仿佛那是他唯一说得出口的话。
    激情的氛围稍解。
    易泱扶开她的肩,脸色十分沉重,滟儿注意到了。
    泱师傅是怎么了?她心想。
    “你……你……”她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对不起!”易泱说完,瞬而从她身旁错身,开门离去。
    滟儿踉跄了下,支着旁边的桌子,整个人愣傻了!
    对不起?他为什么要一直这么对她说?只有做错事才需要向人道歉啊?!
    她有点意会出那个意思了,眼眶随之氲起雾气,视线变得模糊……
    稍后的晚宴,滟儿以疲累为由,推托掉了。来太宰府的第一夜,她彻夜未眠。
    寅夜,春雷一声响,整夜雨未歇。尔后连着好几夜,春雨总在夜里骤然而至,更惹人愁丝结。
    =====
    暖暖春风,穿梭芳翠枝叶间,花叶上还留有前夜的雨露,在春阳照映下,闪动着晶透。
    滟儿无精打采地倚在回廊圆柱上,整个人看起来茫然若失。她已经好几天没见着他了!心底藏着满满的、说不出的思念。
    沉稳的脚步声唤回她的心思,她站直了身子,往步履声响的方向快步跑去。
    待看清是何人,她猛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又只有他而已?另一个人.呢?滟儿脸上难掩失望的情绪。
    来的人不是她所想的人,而是符刚!滟儿面露难色,思索着要不要开口跟他说话,然符刚却早她一步做了决定。
    “你在这里做什么?”符刚的口气很不耐烦。一连几天,都看到她站在这里,有时候,这女人甚至还突然跑向他,却又忽然停下脚步,等他走近时,她还是那种不搭理人的样子。
    以他符刚的性子,女人不理他才好,省得麻烦。但几天下来,他已经受不住滟儿的“怪”行径,决定向她问个清楚。
    滟儿咬了咬唇,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问他:“泱……泱师傅人呢?”
    她心底有股隐隐的情绪,似针断断续续地扎在她的心口上。为什么?不管她什候时候去找他,他都不在?她只好在他回房必经的回廊上等,可是,还是等不着!
    符刚脾气直,哪察觉得出女孩家的心思,加上他老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除了姬-嫣之外,全都想“倒贴”他的主子。于是,他很是不客气的说:“爷最近为了春狩的事可忙得很,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别去烦他了!”
    春狩为周朝礼制中,四季固定的畋猎活动之一,身为太宰师傅的易泱,理当有诸多事宜待他安排。
    可符刚却也只知爷大概是在忙这事儿,连他都好几天没见着他人了。符刚平日大咧咧地,但对易泱,却极尽职守随侍在侧时,他心思放得特别细。其实,他心底也觉得奇怪:爷很少没交代一声,就像这般整日不见人影啊?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符刚看滟儿心不在焉的模样,加重了语气。
    “我只是想……看到他就好……”滟儿的声音细若蚊纳,符刚根本没听进去。
    “真是够了!我还有一堆事要忙,干嘛和你在这里穷磨蹭啊?!”符刚直觉懊恼,本想问她整天呆站在这里做啥,可这小妮子却完全不理他,自个儿在一旁自说自话。
    她不就一直都是这个怪样儿吗?符刚心想。
    他摇摇头,哼了声,径自走开。滟儿仍愣在原地,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
    “这是送我的吗?里头是什么?”-姆看着桌上的锦盒,像是收到礼物的孩子般,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打开看不就知道了?”易泱说。
    她将锦盒打了开来。“是剑?”
    锦盒里的两把剑上,分别铸上“-嫣”、“引天”的字样-
    嫣拿起了“引天”那把剑,那是她未婚夫婿的名字。她抚着剑上的铸字,脸上的表情,犹如春风绕指柔。
    易泱望着她,想起另一个人似曾相识的神情。
    他回过神来,清了清喉咙说:“当做是你成亲的贺礼。”
    “谢谢泱师傅!”-嫣朝他盈盈一笑。忽地,像是察觉出什么,收住了笑容。
    她察觉到易泱清逸俊秀的脸上,似乎透出一股异于往常的神色。即便他已刻意抑止住,眼眶底下,仍有他连夜未成眠的证据。
    “你……怎么了?”她的思绪飞快运旋,想悟透那神色的含意。
    “啊?”易泱不明白她的问题。
    “你看来好……”-嫣话到嘴边停住了,她觉得泱师傅看来——好憔悴!她决定换个方式说:“几天不见你,还忙吗?”
    易泱只是勉力勾起嘴角,点了点头。
    “哦,对了,滟儿前几天来找我,问我知不知道你人在哪?你这几天都没见着她吗?”
    易泱听到-嫣提及的名字,不禁紧抿了下唇,似在克制什么,没有作声。
    他的沉默让-嫣更是怀疑。“我本想带她出去走走玩玩的,不过,你也知道滟儿的性子,她能够和我说话就已经很不错了。她是宁可闷在房里,也不愿到人多热闹的地方去!而且啊……”-
    嫣欲言又止,垂着头,像是在思索着要怎么讲下去。她刻意用眼角余光瞄了瞄易泱的反应。
    那眼神底下满是担心-嫣心里大抵有谱了。
    “我那傻妹妹不知道又是怎么了,这一、二天愣傻傻的,叫她也不理人,问她什么也不说,我以为她还没能适应这里呢!”-嫣佯装着不解的语气。想到滟儿那模样,不禁也心疼了起来。
    原本还摘不清楚滟儿为何又闷声不响,这下她可全部明白了!
    易泱脑海里浮现的是每天在回廊上等他的柔弱身影。他早就知道她每天都在那儿等他,可他却刻意避开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慌!
    “泱师傅,-嫣和你相处了这么多年,知道你待人宽厚,对任何人、任何事总是心平气和地看待。那样的个性就像水,恁地在你心湖投下什么东西,就算起了波漪,但最后总是会趋于平静。而这回……投下的……那波漪恐怕一直不停……”
    “-嫣,你——”易泱明白她的意有所指,一时因被看穿心思而发窘。
    他旋即赶紧换个话题。“我向太宰请辞师傅一职了。”
    “请辞?什么意思?”-嫣听到这事,接不下方才的话题。她急着想知道易泱为何做出如此决定。
    “记得我曾和你提过我拥有通天眼的事吗?”易泱问她。
    “嗯,你还说你死去的师父帮你打开过一次,你看到了我——”
    “因为你,我才会留在邢国,不再四处飘泊。而今,你找到了好归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可是,我嫁人和你离开是两回事啊?你留在太宰府,我还可以回来看你。”-嫣的语气充满不舍。
    易泱摇了摇头。“或许当我浪迹天涯的时候,会遇到其他的同伴也说不定,如果真的遇到了,我一定带他们回来这里和你相聚。”
    “那滟儿呢?你打算带她走吗?”-嫣忆起了刚才未完的话题。
    “不,她留在这里,我答应老爹,要替她找个安身之处,太宰府对她来说,是最好的。”
    “最好?什么叫最好?”-嫣不解地看着他。“你明明知道滟儿的性子,太宰府的人再怎么好,她也不会主动去和人亲近!”-
    嫣说得有点气了,这泱师傅的脑袋是坏了是不是?!他怎么可能不懂滟儿的脾气!
    看易滟沉默不语,-嫣心念一转,便说:“这样好了,滟儿至少还愿意和我亲近,我才不会放她一个人在太宰府,就让她做我的陪嫁好了!”
    她的决定让易泱瞠大眼。“你……你要她去做妾?”
    那等于是将滟儿嫁了过去,只不过,非正妻而已。
    “没错!我和引天都会好好疼爱她的。你觉得呢?”-
    嫣等着易泱最后的回应。殊不知,门外站了好一会儿的人,已悄然离去。
    =====
    她听到了!
    滟儿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可她亲耳听到了!
    泪水不听使唤地骤然而下,淹没了她的双眼、双颊。她一直跑、一直跑,不知道自己已跑出太宰府,跑到大街上。
    他要留她一个人在太宰府、要她去做人妾、要替她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就是不愿和她在一起!
    不要!她不要离开他!离开他,她会受不了!
    她跑得好喘,可是她不敢停下,怕停下来时,她所听到的一切会成为事实,她会承受不了!
    “唉?那不是滟儿小姐吗?”未脱稚气的声音说道。她是-嫣的贴身侍女。
    而在侍女身旁的符刚也瞧见她了。
    滟儿就从他们俩身边跑过,还不时拭着颊上的泪。
    “她在哭耶?要不要上前去追她呀?”小侍女有点担心地问符刚。
    平常滟儿和人就生疏,有事的时候,旁人也不知该不该介人。府里的婢女,全都尝过滟儿那不搭理人的脾气。生怕自己热和着,结果贴上别人的冷屁股。
    “我最怕女人哭,别叫我去追她!”符刚冷冷地说。他莫名其妙地被差遣去护送侍女上街买胭脂,心里已经老大不舒服了,现下还要他去追一个哭得唏哩哗拉的女人,这事儿他绝对不干!
    小侍女睨了符刚一眼,心想,还是回去禀报小姐好了,这个符刚一脸烦躁相,多拜托他一声,简直就是存心要气死自己!
    =====
    “不行!”易映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不行?你不相信我们会照顾她、疼她吗?”-嫣反问。
    “因为……因为引天爱你至深,他心里绝对放不下第二个女人,滟儿陪嫁过去,只是得个‘腆人’的名号而已!”
    “我也是给她一个容身的地方啊?”-嫣直视着易泱已显慌张的眼眸。
    她轻叹了口气。“泱师傅,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啊?”
    语毕,她上前将他抱个满怀。
    “-嫣,你这是做什么?”易泱的身体震了下,随即将她推开至一肘的距离-
    嫣朝他露出慧黯一笑。“你瞧,其实你和滟儿一样,都不爱亲近人,连我这个被你视为亲人的人,你都急着把我推开呢!你能主动对人好。是因为你的个性不会拒绝人,那是表面的;而滟儿不爱理睬人,是因为她不相信人,那也是表面的。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带滟儿回来时,我第一眼就觉得,你们俩真是像!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
    易泱眸中的闪烁变幻挪移,终于说出了心中话。“是啊,我总是在她眼里看到自己……”
    他看着-嫣,莞尔一笑。“我现在真是替你那未婚夫婿担心,娶到像你这样绝顶聪明的女子,将来想‘为非做歹’,一举一动绝对逃不过你这双眼睛。”-
    嫣摇了摇头。“不是我绝顶聪明,而是我知道真心爱着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心情。”她想着正戌守边疆的未婚夫婿。每当这个时候,她整个脸庞就会泛着雅逸动人的红晕。
    “只有在对一个人情真意切的时候,才会想把他拥在怀里。”-嫣话中有话、意有所指。
    “-嫣,你实在是……”他的心思又被看穿了。
    不过,进厅的侍女和符刚,化解了他的窘境。
    “爷,您回来啦!”符刚一看到易泱,热切地上前招呼。他心想,以后几天一定要好好地随侍在爷身旁。他再也受不了被派去陪女人买东西这种事了!
    “小姐,我刚刚在街上看到滟儿小姐,她不知道怎么了,一边跑一边哭的。”
    小侍女话一说完,易泱心底浮上一层不祥的预感。
    “她人呢?”易泱急忙上前问侍女。
    侍女茫然地摇着头,易泱转而问符刚。“她人呢?”
    这是符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主子露出惊惶的神情,他诧异到仅能耸肩以对。他是真的不知道!-
    嫣看他们没说到重点的样子,也急了。“你们看她往哪儿跑去?”
    “呃,好像是东大街那个方向。”小侍女想了想说。
    易泱二话不说,冲了出去。
    “泱师傅!”-嫣急着唤他,跑到门口已不见他人影。她转身对符刚说:“符刚,快点,我们也去找滟儿!”他们二人也跟着跑出去。
    =====
    滟儿喘着气,看着崖下数百丈的波涛汹涌。碧绿江水从山际滚滚而来、湍急无比。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这峭崖边才停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站在这里多久了。
    停顿之后,那锥心的痛又涌上心头,她泪如雨下。
    为什么?她什么都不求,只想待在他身边而已啊?难道这样也算是奢求吗?老天爷难道连这样的心愿都不成全她?!
    .她紧闭着眼,双手紧握成拳,崖边山风强劲,飒飒吹起,她轻盈的身子在强风中抖颤着,裙也飘飘、发也飘飘、泪亦随风飘……
    “滟儿?”背后有人气喘吁吁地唤她。_
    她悠悠地转过身,看向唤她的人,顺手拂开散在颊上的发。
    “-嫣……”她怎么会来这里?滟儿心想。
    “滟儿,大家都在找你,泱师傅他好着急啊!”-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和她解释。她和符刚追上泱师傅时,他那心急如焚的模样,任谁看了也会跟着急的!最后他们决定各自分开找,可能会快些。
    “泱师傅……泱师傅……”滟儿吃语似地叫着他的名字。
    “滟儿,和我回去吧!”-嫣柔声劝慰着。生怕刺激了她,滟儿就站在崖边。一个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
    滟儿凄然地摇着头。“我听见你们说的话,我听见了!我不要离开他、我不要!”说到最后,又放声痛哭起来。
    “滟儿,你误会了,泱师傅没有那个意思。”-嫣一边解释着,一边注意到她脚边有些石子松动,滚落下崖-
    嫣有些着急了,她根本无法过去拉住她,崖壁的土石似乎在松动,滟儿站的位置,又正好是崖壁突出的地方,如果土石再松动,很可能……-
    嫣顾不得了,缓缓地走向她。
    “你别过来!”滟儿大叫,使得-嫣的脚步停了下来。
    “如果不能待在他身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滟儿的脸色绝望而惨白,那一字、一句说明了她的决心。
    “滟儿!”她急叫出来。“你千万别做傻事!”
    可是,突出的岩石却松动了!
    滟儿的脚随着松开的土石往下滑去。她惊叫出声!
    一双手及时抓往了她-
    嫣在崖石松动的那一刻,不顾一切地冲向她,在滟儿滑落的那一刹那往前一跃,及时抓了住她。
    “滟儿,撑着点,我拉你上来。”-嫣使尽力气,但土石仍在松落,连她都危在旦夕。
    “-嫣,你快放手,不然你也会跟着掉下来。”滟儿悬吊在半空,除了一只手被抓着,另一只根本找不到支撑物。
    “不行!你这个傻瓜,如果你有什么万一,泱师傅一定会……”-嫣有点说不上话了,她的手渐渐地失了力气,紧握的手缓缓滑下。
    啊——
    两人一起发出惊叫,连同-嫣俯卧处的土石也松动了!她滑了下去。
    一双手及时拉住她们俩!
    “泱师傅!”-嫣看到是谁拉住了他们,兴奋地大叫“快!你先把滟儿拉上去。”
    一连几个雨夜,土石里饱含水气,崖上承受着三人的重量,更显随时松动的危机。易泱到崖边时,险见这一幕,如果再晚一步,他真不敢想像那情景!
    “不,先拉-嫣上去!”滟儿争着说。
    “你们俩撑着,我一起拉你们上来。”易泱使上全力。奈何白天为春狩操练,加上几夜未合眼,他的体力早已大失,无法同时拉起两个人!
    “爷!”这时符刚也赶到了,看到他们三人垂在悬崖上,急忙趋前欲助易泱一臂之力。
    “你别过来!”易泱大喊。“这里的土石松了,危险!”
    易泱右手拉着-嫣,左手紧抓着滟儿,内心在天人交战着。因为,他只能救一个!
    土石又松开了一些,几块小石滚下崖。他必须即刻做出决定,不然,他谁也救不了!
    “滟儿……”他的声音是如此地温柔,温柔到令人心痛。
    滟儿抬头凝望着他,原本已经十分苍白的小脸,刷地变得更是惨白。她读出他眼底所透出的讯息。
    易泱松开了左手。
    此时,山际、崖壁、强风里,尽是狂飙呐喊的声音。
    “符刚,接住-嫣!”易泱一提气,双手拉起她,将她抛向符刚。
    符刚赶紧趋前接住-嫣,作用力使他接住她便往后倒去。
    被抛上悬崖的-嫣,顾不得浑身疼痛,挣扎起身,转头看向悬崖处。
    没有任何人影?!
    “泱师傅!”她大喊,欲再往悬崖奔去时,却被符刚拉住了。
    “符刚,泱师傅呢?”她抓着符刚,惊惶地喊叫。
    符刚说不出话来,不轻弹的男儿泪,竟涌了出来。
    易泱在拉起-嫣、将她抛向符刚的同时,朝符刚会意地看了一眼,便纵身跳下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