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多情才子 > 第九章

第九章

    洛阳,又是另一城的繁华。
    “陆-少爷,就是这间房。”琼方客栈的老板,亲自领着陆-到小梅所住的客房。
    他连日快马加鞭,但,还是逾了期限。
    老板替他开了门,房内空无一人。
    “您去忙吧,我想先休息一下。”从凉州到长安、再从长安到洛阳,他一路奔波,未曾合眼。
    “是。陆-少爷您要是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老板礼貌周到的躬身说道,随即安静的为他带上房门。
    陆-走向床榻,疲累不堪的他,整个身躯猛然往床铺倒下,将头埋在枕上。他真是累坏了,却无睡意。不知怎地,他略抬起头,直盯着软枕,下意识地,他伸手轻抚着温软的枕。
    脑海里全是她娇慵倚枕的模样,就在这房里……
    他意识到自己的举止,不住苦笑一声,又将脸埋进枕头里。
    她的发香早就不在了,但他却仍想象着……
    “我一定要找到你。”他低喃道。
    结果,他一夜未成眠,直到天方白,才稍稍入睡。
    “小兄弟,请问你,有没有人来找过我?我之前就住这间房。”门外细细的嗓音问道。
    小梅当然没遇到陆-老爷说要来见她的人。她本想就这么走了,但一想到那个人或许是有事耽搁,所以才会赶不及,误了时日。于是请车夫折了回来,想再问看看有没有人到客栈找她。
    她想,这是老爷特地交代她的事,对方虽然迟了,但还是得办妥才行。只不过,她早就退了房,又不好意思再住进一次,便暂住在隔壁、较这里便宜的一间客栈。
    一大早,小梅便进客栈询问。说巧不巧,柜台小二跟现下和她说话的小厮正好都是昨儿个请休,不在客栈里。柜台小二叫她自己上楼问问客房小厮,而这小厮则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再加上陆-从昨天一进房便再没也出来过,他根本不知道这里头有新进的房客。
    “姑娘,没听说有人找你耶!”他是既不知道,也没问其他的人,便直接回答了她。
    “这样啊——那麻烦你了。”她说罢,转头就走。
    岂料,陆-就在她走后没多久,开了房门。
    又说巧不巧,方才小梅询问的那个小厮,这会儿又拿着茶水走了回来。
    “客倌早。”他热情的朝陆-打声招呼。
    “小兄弟——”陆-唤住他。
    “请教你,你有没有见过之前住这间房的姑娘?”他问。
    小厮愣了下,怎么一早就有“一堆人”向他问事啊?而且问的话都还差不多一样。
    蓦地,他察觉到陆-的房间,不就是和方才那位姑娘问的是同一间房吗?
    “客倌您住这间房啊?”
    陆-以为只是他寻常的问话,点头应了声。
    “真糟糕,我还以为没人住呢!”吼!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说重点啊?
    陆-本来好不容易入睡了,却在寤寐间听到小梅的声音,整个人惊醒了过来。他明知不可能,还是下床开门,结果当然是,门外无人。他以为是自己对她思念太深才产生的幻觉。因此,一见到小厮,才脱口问道。
    未料,小厮却给他如此的回答——
    “刚才有位姑娘也问我,有没有人来这间房找过她。”他总算说到重点了。
    陆-的心跳几乎停了一瞬!
    “那她人呢?”他急道。
    “走了啊——”小厮理所当然的回答。
    陆-在他一说出第二个字时,便飞奔下楼,冲到大街上,疯狂的寻找她的身影——
    阴错阳差的是,小梅现在就站在马房前,一脸怔然地望着栅栏里的那匹马。
    泪水早已蓄满了眼眶,看到它,就像看到他一样。
    “黑栗儿……”
    “你怎么会在这里?”泪水铮然落下。小梅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她暂宿的这家客栈和琼方客栈之间,就正好隔着一幢马蹄形的马房。也不知为什么,她从“琼方”出来走回自己住的客栈,经过马房时,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目的就是为了看看马!而她住在“琼方”的那几天,几乎也都是耗在这里。
    很难想象,若没去那一趟凉州,现在的她会变成什么模样?还是会这么想念少爷吗?
    答应是肯定的。只是现在的思念更深、像无底洞似的。
    黑栗儿很有灵性地低下头,磨蹭她,好似在安慰她什么的。
    她轻抚它的鬃毛,哽咽道:“怎么回事?你在这里、他一定也在这里啊?”少爷怎么会来洛阳?
    “我好想、好想少爷……想到快死掉了……”她抱着黑栗儿,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似乎想把这些日子的思念之情全宣泄出来。
    “你不觉得,你应该抱的是我,而不是它吗?”背后气喘吁吁的声音说道。
    陆-狂奔几条大街寻不到人,心下立刻决定回来骑马,沿着往南的官道,一辆车、一轮车,一个、一个的寻她。
    结果,一进马房,竟让他终于见到朝思暮想、遍寻不着的人!
    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小梅猛转过头。
    “少……”还来不及唤他,整个人就被他猛地一把抱住,双足离地。
    “我、我又何尝不是想你想得快死掉!”他埋在她颈侧,情绪激动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小梅搂着他,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爹答应了。”他暗哑说道。
    “他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罗帐内,吟哦、喘息不休——
    小梅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到这房里的,只记得自己抱着少爷一直哭、一直哭——
    到现在都还是。
    他暂停动作,低头柔声问道:
    “是不是弄疼你了?”
    小梅摇首,带着喘息细声回道:“没有。我、很好。”事实上,怀少爷温柔极了。
    “那是为什么哭?”他担心的问。
    “因为……我好想你……”她依旧如此害羞,闭上眼说道。泪水终于稍缓了些。
    “因为少爷好温柔……”娇柔的语气还带着未释放的情欲。她想引诱他律动,却又不知该怎么做。只是生涩地更搂紧他。
    他却明白她的需求。
    “我这一次绝对不放开你。”他说。
    她柔顺的配合,不顾一切地接纳所有的他——
    高潮退去,床帏之中仍弥漫着欢爱的余韵,而他仍不愿意抽开身。
    “少爷,老爷真的答应了?”她微喘吁吁的问,有点不相信。老爷不是说她的身份……
    “是真的。他要是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人在洛阳?”
    “我到现在还是很难相信。”离开陆-家的那一刻,心痛至今仍记忆犹新。
    “我会告诉你原因的。不过——”他抱着她翻身,让她躺在他身上。
    “先答应我,这次不要趁我昏过去的时候逃走。”他的声音懒洋洋的。
    “你怎么了?”小梅有点紧张,少爷说他要昏了?
    “我太久没睡,刚刚又耗了……太多体力……”他边说边闭上眼,是想睡了。
    小梅闻言,又很没用的脸红起来。她偎在陆-胸前小声说:
    “我不会再逃走了,我会一直在少爷身边……”
    “嗯……”陆-终于不支,沉入梦乡。沉睡前正想着,醒来之后一定要先纠正她对他的称呼。
    后来——
    他们两人并没有回长安,而是直奔大漠。
    怎么可能?他明明答应陆-老爷继承家业啊?难不成他反悔了?
    当然不!
    照陆-的说法是——
    没错,他是答应要继承家业,可是,他可没说是什么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