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良辰讵可待 > 尾 声

尾 声

  深夜,良辰如往常一样,离开医院之后,回到凌亦风位于市区内的公寓。也正是在这里,多年前的自己,面对程今精心营造的暧昧气氛和场景,一声不吭地落荒而逃。
  如今想来,一切当真愚蠢得可笑。
  也许是之前在医院迷迷糊糊睡了一阵,等她到家收整完行李之后,精神反倒不错,几乎没有困意。刚为自己温了杯牛奶,手机铃声便突然响起,划破深夜的宁静——距离她离开医院不过一个小时。
  公寓与医院之间的路程并不远,良辰在路口等了一会,不见计程车,索性调转头,小跑着穿过宽阔的马路。
  夜里温暖的风,呼呼地擦过脸颊,掀动轻薄的衣角,乌黑的发丝也在这无边的黑夜里柔软地摆动。
  良辰喘着气,一路跑,一颗心仿佛就要飞出来,正在胸腔里急促杂乱地跳动,连带着混身的血液都几乎燃烧沸腾。
  原来,直到这一刻,才终于体会何谓真正的急切和喜悦,仿佛每个细胞都在欢叫,却又杂夹着一点点失而复得后的惶惑和不安,生怕这一切,全都不是真实的。
  它来得这样突然,好似等待了许久,只在一刹那间,光明便终于冲破了黑暗。
  医院里的光,柔和温暖。
  良辰靠在病房门框边,不免气喘嘘嘘,一双黑亮清澈的眼睛,此时此刻却更显得水光潋滟,似乎真有光芒在闪烁。
  James早已迎上来,由衷微笑,看得出,他的心情也是极好。
  “进去吧。”他说,“等你很久了。”
  良辰与他擦肩而过,就这么一步一步,轻轻缓缓地走过去,可是心脏仍在乱跳,呼吸有些急促,丝毫不因脚步的节奏而慢下来。
  病床上的人,原本阖着双眼,这时也微微睁开,乌黑瞳眸看向她,
  她在床边站定,仿佛还不敢相信,等了很久,才终于轻轻开口:“你这次,睡得真久。”说着,自己已扬起唇角,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凌亦风只是静静地看她。
  昏迷一个多月,刚刚醒来,他几乎连声音都发不出。于是,只能这样看她。
  好半晌,他才轻轻动了动削薄的嘴唇,良辰连忙俯下身去。
  没有声音,脸颊边只拂过低微的气息,带着点力不从心的挫败。可是,这样已经足够,她一点不贪心,此刻能够和他对视,就已经足以点亮整个黑夜。
  最终,凌亦风因为刚醒不久,体力仍是不支,闭上眼睛浅浅睡去。良辰坐于一旁,握住他犹自无力的手,一颗心才渐渐平复安定下来。
  进入手术室之前,他让她等他,结果,虽然迟了四十多天,但,始终还是等到了。
  窗外,天未破晓,可是真正的黎明已经到来。
  她知道,此后的每一天,都将是属于两人共同的时光。
  未来,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她也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
  曾经,她那样主动地说“我爱你”,是真真切切地害怕,害怕倘若自己再不说,此后便再没机会,可是,这个时候的她,伴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清俊的眉眼,和安宁静切的眼神,忽然之间,只是想说一句感谢。
  这样美好的生活,如何能不令人心生感动?
  而事实上,等到他终于有力气能够开口说话时,她是真的说了。
  那一天,暮春的气息温暖动人,她坐他的边上,默默地盯着那张轮廓英俊的侧脸。
  良久之后,她说:“谢谢你。”
  她说得十分突兀,可是他却好像并不疑惑,只是微微扬起好看的眉,转过脸来。他的额上还有复健后留下的汗水,细细密密,在阳光下掠过温和的光。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道:“我爱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