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什么叫自作自受,聂乐言如今算是彻底明白了。然而即便是这样,她还是禁不住愣在原地好几秒,如同被人狠狠地当头揍了一拳,整个人一下子就蒙了,除了脸色发白之外,更有种眼冒金星的错觉,仿佛周围的面孔都在虚晃,瞬间变得模糊而陌生。其实是因为心痛,因为江煜枫轻而易举就击中她的痛处,那个隐藏得很好的伤疤被猝然揭开,痛得她头脑发昏。
  但也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因为她在下一刻便顺手捞起桌上的水杯,出其不意地泼了出去。
  恐怕没人能想得到她的举动,包括她自己。这样没有气质,素来不是她的作风。
  可是,再后悔也已经晚了,那半杯冰水就这样不偏不倚地全部落在江煜枫的脸上……紧接着,聂乐言便听见某个女人的惊呼声,或许那分贝太高,又或许是终于发泄了困窘的怒意,使得她的理智在瞬间找了回来。
  她不免在心里重重地抖了一下,微微发怔地看着面前这个头发滴着水的男人,她想,一定是刚才自己太愤怒了,一定是的!因为她的手指还紧紧捏着玻璃杯兀自发着颤,江煜枫的那句话正好击中她的软肋。
  对,谁叫他那样不留情面,那样恶毒?
  想的越多,聂乐言脑袋里的嗡嗡作响声就越明显。事实上,在刹那间给出的所有理由通通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其实她很清楚这是个怎样的场所,也知道周围正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看这场好戏——被一个女人当众泼了一脸的水,恐怕是他江煜枫这三十年来从未遭遇过的奇耻大辱吧!
  他这样的一个人,从来都是前呼后拥的,从小便受惯了众星捧月似的待遇,可是今天,居然被她如此对待。
  除了之前那位美女的那一声惊呼之外,周围显得太过安静,旁观者们似乎都没敢出声,就连秦少珍也呆住了。
  江煜枫穿了件样式最简单的衬衣,水滴就那样从发稍一直滑落到领口肩头,一双眼睛只是看着她,幽深晦暗,阴晴不定。
  摒弃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和借口之后,聂乐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
  做出这么丢人的事,当然没脸再留下来给人参观了。于是,她真的跑了,而且是,拔腿就跑。
  隐约听见后头秦少珍的声音,但她已经顾不上,其实被人看笑话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不知道江煜枫接下来会怎样对付她。
  虽然还不至于动手打女人,但是江煜枫发起火来,那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印象中也只见他发过一次脾气,可是对聂乐言来说,那一次就也就足够了。当时她真是被结结实实地吓到了,这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怒意也能如此强大。
  其实那次只是个误会。
  她晚上误服了安眠药,结果昏迷不醒,凌晨被警觉的朋友送去医院洗胃,然后江煜枫便收到消息赶了过来。
  结果,她一个刚刚洗完胃的病人,多么不容易啊,躺在床上正自难受,却还要面对他的那张千年寒冰似的脸。
  只记得夜深人静的病房里,他站在床头,自上而下地俯视她,目光里都仿佛结着化不开的玄霜。她的脸色犹自发白,刚动了动嘴唇想要故作轻松地和他说说话,他却已经极其冷淡地开口说:“你如果想死,为什么不死得干净点?”
  她整个人都呆了一下,明明当时病房里温暖如春,可她还是觉得一股寒意从脊背上迅速升起,一直漫延到颈脖和手臂,令人汗毛倒立。因为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表情和语气同她说过话,从来都没有。
  虽然她大多数时候都讨厌透了他那深不可测的笑容,可是在那一刻才发觉,原来他完全沉下脸凶起来的样子竟会是这样的吓人。
  其实她有点委屈,因为事实上她根本不是想自杀,只不过是晚上困极了一时头脑不清醒才把安眠药和感冒药弄混了,虽然曾经有一段时间,她是真的需要通过安眠药才能入睡。
  所以,很显然是江煜枫误会了。
  她躺在病床上,吃惊地看着他,微微下沉的嘴角,冷若冰霜的眼神……或许是灯光的原因,只觉得他的脸色在那一刻阴沉得无以复加。
  她说:“我没有……”但立刻被他冷冷地打断。
  “如果这次没人送你来急救,我在想,要不要通知某个人回来参加你的葬礼?”
  这个某人,她当然知道指的是谁。
  她也不高兴了。她就是不高兴别人跟她提程浩,哪怕是隐晦的代指也不行!
  于是她索性不再解释,只是赌气般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人都救过来了,他也不能拿她怎么着!
  果然,他确实不能拿她怎么办。一时之间,她闭着眼睛只能听见床头加湿器工作的细微声音,而江煜枫则再无动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微微将眼皮睁开一条细缝,这才赫然发现他已经走到了门口,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背影,可是却又僵硬冷漠。
  最终,他一言不发地大步离去,她才突然觉得有些异样,仿佛手足无措的感觉,又仿佛有点心慌,就像小时候犯了错误被父亲惩罚,罚她不准出门玩,并且一整天都故意不理她。可她在家里最黏爸爸了,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她都觉得特别难受,好像真的被遗弃了,心里跟有小猫爪子在挠似的。
  可是,如今江煜枫对她发火,她竟然也有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总是和她作对的欠缺风度的恶劣男,与风度翩翩形象高大的老爸,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不过好在江煜枫统共也就发作过那么一回,所以她后来也没什么机会再去体会那种怪异的感觉。
  然而今天,她当众给了他这样的难堪,其后果真是不能想像。
  所以聂乐言慌不择路,急于逃离作案现场,也正因为如此,最后她才发现,自己完全走错了方向,居然一路绕到了俱乐部最深处的洗手间门口。
  她满头黑线地呆立了两秒,才闷头走进女厕所。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