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十年忽悠 > 第34节

第34节

    艾米走到外面,觉得口干舌燥,刚才一直忍着没喝里面的饮料,又不敢喝洗手间的自来水,早已干得冒火了。她想买支雪糕吃,才想起自己的小包是放在车里的。来的时候,小昆告诉她说里面可以存包,但她想到自己包里放着“凶器”,怕存包处的人看见,所以留在了车里。

    她走到小昆停车的地方,却没看到小昆的车。她想,难道他刚才生气回去了?但她觉得应该不会,他不象是在生气的样子,而且他答应过她妈妈把她送回去的,他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她找了一会,就看见了那辆新闻采访车,换了个位置,停在树影里。她想小昆肯定是在车里,他到底是在干什么?他说他去想个别的办法?别的什么办法?

    她悄悄走到车跟前,从玻璃窗往里望,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别人做爱的场面。她只看见一个白白的屁股,好像是一个人趴在车座上,而小昆正站在那里,进进退退,勤奋工作。

    艾米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心想,看别人做爱好像不道德。记得小时候奶奶说过,看男孩拉尿的话,会长偷针眼。但她有一次无意当中看到了一个小朋友在拉尿,她看见那个小男孩的尿弯成一道弧线,射得老远,把她看迷了,她从来不知道可以这样拉尿。后来她自己也试了几次,但是拉不出那个效果。她担心了几天,怕长偷针眼,但结果并没长,所以她不大相信奶奶的那些因果预言了。

    她忍不住又往车里看了一下,有点吃惊地发现小昆居然连西服都没脱,还打着领带,一手往上拉着自己的衣服,一手扶在那个白屁股上。艾米只看见他腿的上半部分,很瘦。小昆的动作也很奇怪,基本上是站得直直的,而不是趴在那个女人身上,或者抱着她。

    她觉得很滑稽,不好再看,就转过头去。她记得她有几次很好奇,想看看自己做爱到底是什么样子,就伸长了脖子往穿衣柜的镜子里望,搞得ALLAN很尴尬,一把拉过被子把两人盖上了。然后她只能看见被子一动一动的,她不由得说:“哇,曾经看见书上说什么‘红被翻浪’,原来真有其事呢,好形像。”ALLAN很窘地翻身下去,说:“算了,我休息一下,免得做无用功……”

    等她再向车里望去时,她看见小昆已经穿回了裤子,那个女的也直起身来了,正在整理自己,头发有点凌乱,但看得出来很漂亮。她赶紧转过身去,想走开躲起来,但小昆已经从车窗里看见了她,而且很快就打开车门,从车里钻了出来。

    “艾米,你——站这里多久了?”

    艾米嘻嘻笑着说:“不久不久,刚来,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我的小包放在车里,我——”

    “你——都看见了?”小昆的声音有点焦急一样。

    “什么叫‘都’看见?说了是刚来,只赶上个尾声。”

    那个女的也从车里出来了,完全没有被人抓了“现行”的尴尬,在一边站了一会,说声:“你们慢慢聊,我进里面去了。”就施施然离去了。

    艾米见小昆愣在那里,问:“那是谁?”

    “一个朋友,你不认识。我们——”

    艾米说:“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你答应过我妈十一点以前送我回去的。”

    两个人上了车,小昆把车发动了,解释说:“艾米,你不要瞎猜,我跟她只是——应个急。”

    艾米不解:“你跟我解释这些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根本没必要向我解释。”

    “我知道你在生气,我——,你应该知道,男人把性跟爱是分得很清的,有爱可能最终都会导致性,但是——有性——不等于有爱。”

    艾米笑起来:“你怎么回事?我已经跟你说了,这不关我的事,我生个什么气?”

    小昆没再说话,一路默默地开车。艾米觉得很奇怪,她心里好像还是有一点生气一样,当然不是象听到ALLAN使JANE怀了孕那样的生气,但是多多少少有点生气,应该说是有点失望。原以为小昆会象一样爱她的,结果却是这么一个——乱卡。

    不过她也有点庆幸,如果不是那个小陈那么恶心,如果不是小昆出这么个洋相,如果不是ALLAN实在是比那些人帅多了,自己可能真的被灯红酒绿、众星捧月的生活迷惑了。她打定主意今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为了这些人冒ALLAN生气的风险,不值。为了那点“众猴捧月”的虚荣,让ALLAN在里面多关几天,更不值。她决定要查一查,看那个姓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陈XX的儿子,那她得想个办法挽回一下,不能让他去为难ALLAN。

    到了艾米楼下,两个人都从车里出来,艾米说:“我上楼去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也——累了。”

    “艾米,我要你说了不生我气,我才会让你上楼去。”

    艾米没好气地说:“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我早就说了没生你的气,你要我说多少遍?”

    “可是你说话的口气——还是很生气的——,我知道这事把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全搞坏了,但你听我解释,你应该了解男人这一点——,性是性,爱是爱,是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的。我跟她做那个事,只是因为——你不肯跟我做,而我不想强迫你,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

    艾米迁就说:“好,我懂了,男人可以跟一千个人做爱,但心里只爱一个人。行了吧?现在我上去了。”她咚咚咚地几大步爬上楼去,刚进门,就听到电话铃声。她知道是小昆打来的,她抓起电话,正想发点脾气,叫他不要这么罗嗦,就听小昆说:“我上来了,我想跟你谈谈成钢的事。”

    “成钢怎么了?”

    “是关于他跟他以前的情人的,L大那边的——”

    艾米愣了:“他以前的情人?你爸爸不是说他在L大那边没什么事吗?你爸爸亲口告诉我妈妈的。”

    “对于判他罪来说,L大那边是没什么,但是他有过女人——”

    艾米冲到门边,拉开门,把小昆抓进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厉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现在才想起告诉我?”

    “我——,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作为男人,我——完全理解他。但是今天发生了这件事,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我不是要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男人——是可以把——性跟爱分开的,我是这样,成钢也是这样,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其实很多女人也是这样——”

    “好了好了,说吧!小声点,别让我爸妈听见。”

    “他在L大读书的时候,跟一个叫童欣的女的有过——性关系。这次去调查的时候,那个女的写了材料。她可能到现在——都还在爱他,因为她写的材料完全是为成钢说好话的。她说她比成钢大好几岁,是她追他的,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后来她——告诉成钢,说她患了脑癌,想跟他——单独见一面。成钢去了她家,他们就——有了那种关系。”

    “这事——有多久?”

    “半年左右。这期间成钢要分手,那女的吃过——安眠药,量不够,没——死成。她说她后来自己想通了,给回他自由。成钢肯定没把这事告诉过你,因为他在里面被他们——追问得很厉害,都不肯说这事。一直到他们把那个女的写的材料给他看了,他才没再否认。问他为什么要抵赖,他说他答应过那个女的谁都不告诉的。”

    艾米觉得头很痛,她现在没法思考,她只懒懒地说:“我不明白这些陈谷子烂芝麻跟他的案子有什么关系。他以前有没有女朋友,跟他现在这事有关吗?为什么他们这么起劲地派人这里打听,那里打听?”

    “我也不知道,可能人们对这些事总是比较感兴趣的,逮住一个机会就要打探,议论,纠缠不休,满足一下窥探别人隐私的欲望——”

    艾米说:“你告诉我成钢的事,有什么用呢?你以为只要他是把性跟爱分开的,我就能接受这种‘性’‘爱’分开论了?我只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一般坏,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但是你自己不也曾经想过用你的人来换遗书的复印件吗?”小昆不解地说,“那次是我动了恻隐之心,不然的话,你不也——”

    “我——,那是不同的,我是为了救他。”

    小昆不甘心地问:“就为这么一件事,就把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全——抹黑了?”

    “你在我心目中本来就没什么印象,我只不过是因为虚荣心——才跟你——来往,我想让ALLAN吃醋,想让他知道有人追我,有人爱我,有人欣赏我。其实,这都没用,都没意思。他不会在乎的,他有无数的人追他爱他,你不是说了吗?那个姓童的女的肯定到现在还在爱他,简惠为他死了,肯定还有别人也想过为他去死。我算个什么?就算我牺牲了自己的色相,也比不上那些牺牲了生命的人。”

    “你知道这一点,又何必为他——对他这么忠心?我是真正地喜欢你,欣赏你,你不要为了今天——”

    “又提今天?不是因为今天这事,你怎么会告诉我ALLAN的事?你不告诉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个幸福的人,谁叫你告诉我这个的?我恨你这个报丧的乌鸦,”艾米恶狠狠地说,“现在你又把我打回到痛苦里去了。”

    “我今天不告诉你,你迟早是会知道的。这只是那个姓童的傻,被人一诈就诈出来了,肯定还有很多像你这样聪明狡猾的女孩,绝对不会写出来——”

    艾米觉得头更痛了,她把小昆给她的那些钱拿出来,塞到小昆手里:“我不想听了。这个你拿回去吧,我不会再到收审站去了,我不需要这些钱了。”

    “明天不去收审站,我们还继续——学英语吧?”

    艾米冷冷地一笑:“你怎么不明白呢?我跟你来往,都是为了他。现在我连他都恨透了,我——怎么还会跟你来往呢?”

    小昆盯着她看了一会,把那些钱撕成两半,扔在地上,说:“我送人的东西从来不收回的,”他见艾米正心急地打开那条项链,做了个手势,说,“别急,别把自己弄伤了,你把它扔了吧,最好扔厕所里,放水冲掉——”

    说完,就推开门,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