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十年忽悠 > 第61节

第61节

    小昆到JASON帮他介绍的那家餐馆去见了工,可能是因为有熟人介绍,那家的老板很爽快地录用了小昆,让他送餐。那家餐馆在B城,小昆得住在那里,星期一晚上回C城,星期二休息。艾米让小昆先用她的车送餐,她自己再买一辆。

    小昆很喜欢这份工,说送餐很轻松,不用呆在厨房受热受累,还有小费拿。他几乎每天都给艾米打电话,汇报今天有几个人“打铁”(不给小费),共赚了多少小费,到哪里去派了MENU,谁家的狗吓死人,等等,讲得津津有味。小昆很快就有了一句口头禅:WAHT-SUP,MAN?而且这个MAN一定要读成拐弯抹角的升调,拖长长的。

    艾米打了个电话给JASON,谢谢他帮小昆找了这个工作,JASON说:“谢谢就不用了,只要不骂我就行,我还怕你怪我把小昆支这么远呢。”

    她赶快声明:“小昆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我怎么会怪你把他支远了?”

    “不怪就好。我这个人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最怕负责——”

    接下来的几天,艾米一门心思买车,现在她已经到了一天没车就活不下去的地步。有车的时候,也没到什么地方去,但一旦没车了,就觉得有好多地方要去,都是因为没车给耽搁了。她在网上到处查找,找好了,就叫JASON带她去看车。

    她很高兴有这么个借口,可以跟JASON在一起呆一会,所以她看车特别刁,颜色不中意的不要,车内不干净的不要,车身有点划痕的不要。跑了四、五趟,也没看中一辆车,最后JASON建议她买辆新车算了,说买新车就像找个没谈过恋爱的男朋友一样,不用为“历史问题”操心。虽然等到九月份再买当年新车会便宜一些,但她急着用车,等不到那么久了,反正多出钱,早用车,是一样的。

    艾米跟小昆商量了一下,小昆也坚决赞成买新车,还说要买就买辆好的,就奔驰或者宝马吧,我付钱。我现在每个月都能挣一、两千,又不打税,吃住又不花钱,给你买辆车不成问题。

    艾米说,我不是要你给我买车,只是要把你那些钱先拿出来用一下,以后还你。小昆咋咋呼呼地说,你再提什么还不还的事,我死给你看。

    艾米不想买什么奔驰宝马,只想买一辆跟JASON那辆一样的车,最好连颜色都一样。JASON问她是想一次付清,还是贷款。她一听说贷款就觉得是欠债,于是说:“我不想欠债,还是一次付清吧。我和小昆存的钱合起来足够买一辆车了。”

    他说:“你不要把贷款当成一件坏事,在美国,能贷到款的人才是有信誉的人,所以能贷款的时候应该贷款,贷了款,按时还了,才能建立起信誉。有了信誉,你们以后买房子的时候,贷款就方便了。”

    她知道他只在给学生上课时才会注意前鼻音后鼻音的区别,平时说话是没后鼻音的,所以“信誉”“性欲”不分。她故意说:“谁说我没性欲?你才没性欲。”

    他自己说“性欲”跟说“信誉”一样,但他听得出别人说的是“信誉”还是“性欲”。他听她开这样的玩笑,就有点不自在,红着脸说:“我指的是‘信用’”。

    她逗他:“想歪了吧?我指的也是‘信用’。”她见他脸更红了,赶快打住,说,“那我就贷款吧。”

    结果到了卖车的地方一谈,发现像她这样没“性欲”的人,贷款利息高得不成名堂,而且JASON虽然有存款,但没收入,还不够资格做CO-SIGNER,要另找人。艾米好奇地问:“你这么优秀的学生,怎么没奖学金?TA、RA都没有?”

    他不太情愿地告诉她:“转签证的事办晚了,开学时没拿到F签证,不能做TA什么的。”

    艾米着急地说:“那我不买车了,把钱先给你用吧,听说没奖学金的话,学费很高的。”

    “没事,就这一学期,下学期就能拿到奖学金了。我工作了一年,有存款。”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现在存款利息这么低,贷款利息这么高,还不如一次付清。艾米就把支票本拿出来付帐。小昆没美国的SSN,不能开户,钱都是存在艾米名下,他也从来不过问钱的问题,发了工钱就交给艾米。不过艾米还是认认真真地记载着他交给她多少钱,准备等他需要的时候就取出来给他。

    JASON也掏出支票本,问她:“够不够?不够我这里有——”

    “够了,谢谢你。”

    他说:“不该劝你买新车的,没想到贷款利息这么高。”

    艾米连声说:“没事没事,买新车好,小昆也赞成买新车,他还叫我买宝马奔驰呢。”

    他说:“荷,出手这么大方——,小昆很‘庞爱’你呢。”艾米知道他在开她玩笑,她以前对他讲过,说她小时候老把“宠爱”读成”庞爱“。

    车买好了,JASON就象革命成功了一样,又GETLOST了。艾米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很忙,邀请他过来吃饭,他也一再推脱。她有时悄悄开车到他住的地方去,远远地看看他的住处,远远地看看他。她从来没看到过任何女的到他那里去,更不要说什么ABC了。她想即便他有过一个ABC女朋友,肯定也已经吹了。ABC大概是看他被LAYOFF了,就不要他了。

    但等她到他APT去找他的时候,他就会把ABC抬出来挡驾,有时说得去接ABC了,有时说ABC快回来了。试了两次,她也没脸再去找他了。

    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想来想去,觉得他有可能以为她在跟小昆同居。她把最近发生的事仔仔细细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他说话办事,完全是把小昆当她的同居男友看待的,说什么把小昆“支得太远了”,怕她不高兴,还说“出手这么大方,小昆很‘庞爱’你呢”。

    她知道这不能怪他误会,因为男女这样住在一起,钱也放在一起,可能谁都会这样认为。如果他跟一个女的住在一个APT里,她肯定要这样想,这样猜。

    她很着急,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澄清这个误会。她自己已经对他声明过,但他好像不相信。星期一晚上小昆从B城回来休息,她就把自己的担心讲给他听,问该怎么办。

    小昆沉吟片刻,说:“那我去跟他讲清一下吧。”

    艾米不干:“你跑去讲,他肯定以为是我逼着你去这样讲的,那他肯定不信。”

    “那我——带个女朋友去给他看看?”

    “还是不行,他会以为我串通了你去糊弄他。”

    小昆两手一摊,无奈地说:“那你说怎么办?我只能想到这几个办法了。我住在这里,让你背了黑锅,让他产生了误会,我感到很过意不去,我愿意弥补,但我不知道怎么洗刷你。”

    艾米听出小昆的不高兴,检讨说:“对不起,这不怪你。我也只是乱猜的,怕他有了这个误会——”

    “艾米,如果他真的还在爱你,什么样的误会他都会想法澄清的。如果他因为我住在这里,就不理你,说明他连争取都懒得争取一下,你——还留恋他干什么呢?”

    “他这个人——是——很为别人着想的嘛,如果他以为你——是我男朋友,他肯定是成全你罗。”

    “爱情没有什么成全不成全的,他成全我,你不爱我还是不爱我,我不相信他连这点也不懂。关键还是看他爱不爱你,他爱你,肯定是不顾一切地来追你,来争取你。既然他不来追你,说明他——不爱你。再说他也是刚知道我住在这里,但他回到C城半年了,都没来找过你,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艾米一言不发,愁眉苦脸,小昆无奈地说:“其实我也没什么资格劝你,我自己也是这么傻,明知道你的心根本不会给我,还是这样傻呼呼地等着。早点睡吧,我会想办法澄清他的误会的。”

    第二天下午,艾米从学校回来,见小昆烧了一大桌子菜,还买了红白葡萄酒各一瓶,在等她回来吃饭。她吃惊地问:“你——这是——”

    “来,给我饯行,我要去F州打工去了。车我开过去,我在美国买车上不了TITLE,所以只能开你的车。”

    艾米一听急了:“你在这里打工打得好好的,跑F州去干什么?”

    “反正我是个打工的,走到哪里都是打工,也不一定要在B城打。以前赖在你这里,只是——有那点虚幻的——前景,以为迟早你会——忘了他,再就是贪图那点——家的感觉。其实那也是很自私的,等于是把自己强加于你。我走了,成钢自然知道我们之间——没什么了。也许他仍然会认为我们以前有过什么,但你不让我去解释,我也没法。我只能做到不让他误会越来越深,不然你肯定要恨我一辈子。”

    艾米傻呆呆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辩白:“我——真的——没——没叫你走的意思,你一个人跑F州去,孤孤单单的——何必呢?”

    小昆不说话,只给两个人满上酒,见艾米不喝,便一个人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得艾米胆战心惊,劝也劝不住,只好呆呆地看他喝。喝完了一瓶白的,小昆才说:“我这是借着酒劲,仗着酒胆,说你两句,这些年来,我在你面前可以说是奴颜婢膝,总是想讨你欢心,不敢说你,怕说了你会不高兴,彻底把你失去了。现在我也没什么怕的了,就说你两句,行不行?”

    艾米猛点头,把酒瓶从他面前拿走了。

    小昆庄严肃穆地说:“艾米啊,我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没弄懂爱的真谛。你爱一个人,就是要得到他,要他爱你。你总是伸着手,问他:‘你的爱呢?拿来我看,拿来我看。’他给你了,你就在掌心拨拉两下,不满足地说:‘就这些?就这么一点?还有呢?你都给别人了?’或者就手一翻,扔地上了,说:‘这哪是爱?我要的爱不是这样的。’

    你从来没有想过‘我给了他多少爱?’,‘我这样爱,他喜欢不喜欢?’。你心里爱他,想他,在乎他,但是你没行动。你不为他着想,你不站在他的角度想问题,你不设身处地想想他的心情,他的需要,他的苦衷。

    他从收审站出来,真的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很多人都关得精神失常,出来后不是孤僻怪异就是暴躁伤人。他算是很不简单的了,他又要照顾到你的情绪,又要履行责任义务,就像走在鸡蛋壳子上一样,步履维艰,如果换了别人,肯定疯掉了。但是你那时总跟他闹,我早就说了,你连成钢这样好脾气的人都能搞得他发毛,你说你厉害不厉害。

    现在你知道他有了一个ABC,你还到他面前晃来晃去,你这样就搞得他左右为难,不能好好爱那个ABC。他跟你有那个约定,不会在你先结婚。但他是个男人,这样禁着熬着,不难受得要死?你要真的爱他,我劝你自己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也好让他找个女人,过过正常人的生活。”

    夜晚,艾米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小昆的话很对。不管JASON有没有ABC,他肯定是不爱她了,因为他回C城半年了,都没来找她,说明他已经MOVEON了,那么也许他最希望的就是她也能MOVEON,就像他说的那样,“还是你赶快结婚吧,免得老拖着我”。

    她想,是不是干脆就跟小昆结婚算了?那样JASON也可以结婚了,小昆也开心了,岂不是两全其美?至于她自己,一旦确定不可能跟JASON在一起了,她觉得跟谁结婚都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男人,都是那几件事。

    她觉得自己就是跟JASON在一起的时候比较挑剔,因为太在乎他了,太希望他爱她了。跟别的人相处,没有处不好的,所有的人都说她大方、随和、开朗、幽默,是个好相处的人。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不要说是小昆这个爱她的人,即便是个王*八*蛋,她也能跟他处好。

    她打定了主意,就起床上了趟洗手间,故意把门开着,心想,如果小昆摸进她房间来了,她就半推半就算了,或者半推也不用了,全就了吧。如果等半小时小昆还没摸进来,她就去他房间“勾引”他。她连待会说什么话,摸哪个部位都想好了。这些事情,一旦不搀杂感情了,就成了一个纯技术问题,或者技术都说不上,手工劳动,体力活而已,处理起来很简单,根本不用动脑筋,更莫说动心了,嚓嚓嚓,快刀斩乱麻,三刀两斧头就搞定了。

    过了一会,小昆去上洗手间,上完了,从她房间门前过,帮她把门关上了,在外面说:“艾米,你把门闩上吧,我——怕我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艾米坦率地说:“我——是特意把门开着的,进来吧——”

    小昆踌躇了一会,轻轻推开门,走到她床边坐下,试探地拥住她,见她没反对,便急风暴雨地吻了一阵,喘息着说:“真是等你等到我心痛了,再等——花儿就要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