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金钗七煞星 > 十二、危机四伏

十二、危机四伏

    韩元元怀着满腹懊恼,垂头丧气回到别墅。

    刚要换装,戴安娜匆匆而返。

    她一进门就说:“六妹!我们要准备换地方了!”

    “这里被人发现了?”韩元元一怔。

    戴安娜微微点头,神色凝重说:“刚才我回来,发现附近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形迹很可疑!”

    “哦?”韩元元诧然说:“我也刚回来,怎么没有发现?”

    戴安娜顿时把脸一沉,以大姐的口气质问:“我要你留守,你跑到哪里去了?”

    “去找矮怪呀!”韩元元面露得意之色。

    戴安娜把身体抛在沙发上,眼皮一翻:“你上哪里去找?”

    “我找到了!”韩元元把眉一剔,更加得意了。

    “哦!”戴安娜大为意外:“他躲在什么地方?”

    韩元元把全部经过,从头至尾说了一遍,说到最后,愈说愈有气。

    “矮怪真不要脸,居然用那种下流的绝招!”

    戴安娜并不责怪她,笑了笑说:“如果换了我,就让他当面尿,看他尿不尿得出来!”

    “大姐!”韩元元窘愤地说:“他不要脸,我可不好意思……”

    戴安娜轻喟一声,正色说:“六妹,你要记住这次的教训,有时在特殊的情况下,我们是不能太顾忌的。否则的话,遇上那些无聊的男人,打不过我们,只要把衣服当场一脱光,不就把我们吓跑了吗?”

    韩元元哑口无言。

    戴安娜又说:“再说吧,二妹她们昏迷了,被人剥得精光赤裸,目前还不知道,她们吃了什么亏没有。等她们清醒过来,万一真在昏迷中吃了亏……”

    “哼!”韩元元愤声说:“那姓萧的那班人,就一个别想活命!”

    “就算把他们赶尽杀绝,二妹她们亏已经吃了,能补偿得回来吗?”

    “至少出了这口气!”

    戴安娜不以为然说:“气固然出了,但于事无补。所以,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我们绝不能自恃艺高胆大,凡事都要倍加小心才是!”

    韩元元点了点头,急切说:“大姐,你去山上的情形如何?”

    戴安娜回答说:“他们正在全力抢修电源,整个研究所四周,都加派了警卫,防范森严。我们再要重施故技,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了!”

    “那我们怎么办?”韩元元着急地问。

    戴安娜神色凝重说:“我们人手不足,一定要设法先救醒二妹她们……”

    “哼!”韩元元的气又往上冲:“矮怪那个老狐狸,居然用治香港脚的配方,骗我说是解药!”

    戴安娜置之一笑,忽说:“六妹,我一身臭汗,先洗个澡再说。你出去转一圈,看看动静,除非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动手。”

    韩元元把头一点,立即外出。

    这一带是高级住宅区,整批建造的两层别墅,型式完全一模一样。

    附近没有商店,超级市场在半里之外,肉类、果菜、日用品一应俱全,通常一个电话,需用的物品就送到府上来,非常方便。

    所以往在这一带的人,出门皆以汽车代步,很少有人在附近走动。

    几个陌生人在附近徘徊,很容易就被发现。

    韩元元走出不远,果见几个鬼鬼祟祟的汉子,在附近一带东张西望。

    她不动声色,一直朝超级市场方向走去。

    由于她穿的是男装,那几个汉子也未对她加以注意。

    他们的目标是“蝙蝠七女”,对“男人”自然毫无兴趣。可是,他们看走了眼,没有看出从面前走过的小伙子,就是猎物中的一个!

    萧鸿逵收下一百万美金巨款,又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飞车,心知这笔钱不是好拿的。

    苏海蒂驾车把他送回家门口,又郑重叮嘱一句:“三天啊!”,才扬长而去。

    萧鸿逵回到家里,获知赶去医院照顾的萧太太已有电话回来,程鹏和杜刚已无大碍,只是尚昏迷未醒。

    他心知人手不足,办不了事。于是决定向外求援,找那些平时跟他交情不错,且在当地很吃得开的人物帮忙,助他一臂之力。

    当然,人家不会白帮忙,必须有代价。

    好在已有一百万美金到手,只要忍痛拿出三五万打发那些人物已绰绰有余。

    几通电话就把问题解决了。

    那些人只要有钱,马上一口答应,派出了大批人马,分头找寻“蝙蝠七女”的行踪。

    这几个鬼鬼祟祟的汉子,是绰号“土狼”方强的手下,个个都是土生土长,从小就在街上流浪,混了一二十年的混混,对当地环境非常熟悉。

    为首的绰号叫“黑仔”,又黑又壮。据说他母亲早年干“吧娘”,跟一个“黑鬼”水手姘居,生下了这个“杂种”。

    他母亲为了继续干吧娘维生,同时更对那“黑鬼”的不顾而去报复,把“黑仔”弃置于街头。

    路人见之不忍,把他送交孤儿院抚养。

    黑仔十二岁就逃出孤儿院,靠扒窃、偷、抢过活,经常以监狱为家。在狱中结交了方强,出狱后即被罗致在旗下,变本加厉地为非作歹。

    戴安娜独自驾车去山上,刚驶出别墅不远,就被正在附近窥探的黑仔发现。

    黑仔虽未见过“蝙蝠七女”,但戴安娜驾车的那份“帅”劲,确非一般女性可比,因而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未驾车,无法跟踪戴安娜,急以电话报告方强。

    “土狼”一得到这个消息,虽未证实发现的女郎即是“蝙蝠七女”之一,仍然派了几名手下,驾摩托车赶往与黑仔会合。

    由于这一带近两百户别墅,外表型式完全一样,看不出任何特殊迹象,他们只好守株待兔,决心等那可疑的女郎驾车归来。

    戴安娜果然去而复返,但她非常机警,一发现几个形迹可疑的人物,立即绕道而行,避开了那几个汉子。

    这是黑仔的失算,如果他不是死心眼,一心等着戴安娜,只要跟踪早一步驾车归来的“小伙子”,早就发现她们藏身在这幢别墅了。

    韩元元走了一段,回身一看,那几个汉子仍散布在附近东张西望。

    她被矮怪用诡计脱身逃走,憋足了一肚子的气,正愁找不到对象发泄。

    于是,她走了回来。

    黑仔正在跟两名汉子大谈赌经,表示近来手风不顺,逢赌必输。

    一个汉子挪揄说:“赌场失意,情场一定得意。黑仔,你要交桃花运啦!”

    “黑仔,”另一个笑问:“听说我们头儿的干妹子,跟你有一腿,是真的吗?”

    黑仔苦笑说:“见鬼!这两天输得精光,借了她好几千没还,我连她的面都不敢见!”

    两个汉子闻言,忍耐不住哈哈大笑。

    他们正聊得起劲,韩元元己走近身边,尚浑然未觉。

    韩元元是存心挑衅,她向嘴上叼着烟的黑仔打个招呼:“对不起,借个火。”

    黑仔瞥她一眼,摘下叼在嘴上的半截香烟,随手递了过去。

    “我要借火!”韩元元没有接他递来的香烟。

    黑仔把眼一瞪:“这不是一样?借火给你已经够客气了!”

    “是!是……”韩元元装模作样,把半截香烟接过来,伸手向身上一阵乱摸,笑笑说:“我忘了带烟……”

    “你没带烟,向人借火?”黑仔怒从心起。

    韩元元愤声说:“吼什么?还给你就是!”

    话声刚落,她已出其不意地,将烟头部分朝黑仔嘴上捺去。

    黑仔做梦也没想到有这一着,猝不及防,嘴唇被灼得痛彻心肺。

    “哇!……”怪叫一声,黑仔急以双手按向嘴唇。

    两个汉子惊得一怔,未及采取行动,韩元元已先发制人,出手如电,双拳左右开弓,攻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她出拳又快又狠,两个汉子迎面重重挨了一拳,双双被击得踉跄倒退。

    “妈的!”黑仔怒骂一声,顾不得嘴唇的灼痛,张臂就向韩元元扑来。

    韩元元哪容他近身,飞起一脚,踹中黑仔腹部。

    这家伙倒是块挨打的料,挨了结结实实一脚,仅只扑势受阻,竟然毫不在乎,继续向韩元元逼近。

    韩元元暗自一惊,一式“金鸡独立”,斜着身子又一脚踢出。

    这一脚踢的是黑仔头部,他一闪身扭腰,居然避了开去。

    散布在附近的几个汉子,遥见双方动手,立即赶来助阵,将韩元元围了起来。

    韩元元接连两脚,未能将黑仔打倒,心里不免暗急。因为戴安娜已关照过,除非万不得已,尽可能避免动手,现在却是她主动挑衅,故意引起这场打斗的。

    如果不能把这几个汉子摆平,岂不成了自找麻烦。

    只怪她一上来就过于轻敌,没想到黑仔身手不见得高明,挨打却是他的专长。

    他没有别的本领,就是经得起打!

    几个汉子一赶来助阵,黑仔更是精神大振,立即反守为攻,反而连连向韩元元进逼。

    韩元元孤掌难鸣,急欲以麻醉枪对付他们。不料伸手一摸,才想起刚才回去正欲换装,顺手将麻醉枪丢在沙发上,出来时忘了带着。

    麻醉枪既未带,她只有凭拳脚上的真功夫了。

    好在她的柔道实力,已具三段以上基础,面对几个汉子的围攻,并不放在心上。唯一使她担心的,就是能挨打的黑仔。

    韩元元拳脚并用,黑仔被她拳打脚踢,挨了好几下,竟然若无其事!

    其他几个汉子,却没有黑仔那么好的“本钱”。被韩元元使出柔道擒拿术,一连从背上摔倒两三个。

    剩下的几个见状,不禁惊怒交加,纷纷亮出匕首。

    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又欺韩元元是赤手空拳,于是全力以赴,展开了猛烈攻势。

    韩元元奋力应战,连使空手入白刃绝技,一口气夺下两把匕首。

    “蝙蝠七女”个个均练过飞刀,韩元元夺得两把匕首,立即双手齐扬,两把飞刀疾射而出。

    黑仔经得起打,却非刀枪不入。这两把飞刀势疾力沉,使他闪避不及,掷个正着。

    两条大腿各中一刀,使得他痛得惨叫一声,双腿一屈,跪跌了下去。

    剩下三个汉子见势不妙,撒腿就逃。

    韩元元正待急起直追,一辆轿车疾驶而至,停在她身边。

    “上车!”驾驶的是戴安娜。

    韩元元不敢抗命,迅速上车。

    戴安娜一松刹车,加足油门,风驰电掣而去。

    韩元元一回头,发现那五个昏迷不醒的女郎,全都在后座。

    “大姐,我们不用这别墅了?”她问。

    戴安娜回答说:“你刚离开不到五分钟,我正在洗澡,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哦?”韩元元诧然急问:“谁打来的?”

    戴安娜正色说:“我没有接,不过,这一定是‘投石问路’的。如果不出我所料,对方一定对这别墅发生怀疑,才会故意打电话来试探。”

    “那就怪了,”韩元元困惑地说:“如果对方知道我们在那幢别墅里,为什么那些家伙不采取行动,待在附近东张西望?”

    戴安娜判断说:“这一带的别墅,都是住了很久的人家,空着的没有几幢。尤其最近才租出的,恐怕只有我们那一幢,还不容易查问出来!”

    韩元元点了点头,又问:“大姐,现在我们上哪里去?”

    戴安娜调侃地说:“去找你的老情人!”

    “吴佳玲?”韩元元暗吃一惊。

    “嗯!”戴安娜一本正经说:“她那里房子很大,又是单身一个人住,父母都去夏威夷度假了,我们正好暂时利用那里一两天。”

    韩元元面有难色地说:“大姐,她一见了我,又要死缠活缠的,那我怎么办?”

    “怎么办?”戴安娜轻描淡写地说:“简单得很,你可以学矮怪的绝招呀!”

    韩元元闻言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大姐,你的意思是?”

    “不用管我的意思,”戴安娜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们互望一眼,突然忍不住大笑起来。

    吴佳玲是独生女,父母均忙于事业,以致使她缺乏家庭温暖。

    外表文静、内向的她,实际上却充满如火般的热情。

    双亲结婚二十周年纪念,双双去夏威夷二度蜜月,留下吴佳玲一人看家,使她倍感孤独和寂寞。

    因此认识女扮男装的韩元元后,一见钟情,芳心暗许。

    偏偏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昨晚她独自在家,愈想愈觉空虚,服下了过量的安眠药。幸而韩元元偕同戴安娜来访,及时发觉,送往医院急救,总算没有发生意外。

    所幸中毒未深,急救后己无大碍,休息一夜,今天上午她就出院回到了家里。

    韩元元偕戴安娜的突然到来,颇使吴佳玲感到意外。尤其车上尚载来五个身穿男装,迷昏不醒的女郎,更使她莫明其妙。

    “吴小姐,”戴安娜表明来意:“我们想借用府上一两天,方便吗?”

    吴佳玲毫不考虑,一口答应。

    韩元元也无暇解释,先帮着戴安娜,把五个女郎一个个抬进屋去,暂时置于吴佳玲的卧房。

    安置停当,戴安娜借口去车上取衣物,故意让韩元元留在客厅陪吴佳玲,好让她们私下解开两人之间的“结”。

    韩元元在途中已打好腹稿,准备如何如何向吴佳玲表明“身份”,可是,此刻她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吴佳玲见了她,也是含情脉脉,万般情意,尽在不言之中。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无从启齿。

    韩元元终于鼓起勇气,打破沉寂说:“吴小姐,我,我……”

    连说两个“我”字,她又说不下去了。

    吴佳玲轻唤着她的假名,“韩元,你不用解释,我已经看出来了……”

    “哦?”韩元元暗喜,以为吴佳玲已识破她女扮男装。

    不料吴佳玲却黯然神伤说:“我知道,戴大姐比我先认识你,而且你们终日影形不离,日久生情是难免的……”

    天啊!她这个误会,简直相距十万八千里!

    韩元元不禁啼笑皆非:“吴小姐,你误会了……”

    “不!我看得出来。”吴佳玲沮然说:“今天上午我回来,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了很久。为什么你一直逃避我,拒绝我?最后我找出了答案:因为你的心目中,早已被戴安娜占据,所以不能再容纳我啦!”

    “唉!这真是天大的误会,也是天大的笑话!”韩元元几乎笑了出来。

    “难道我说的不对?”吴佳玲诧然地望着她。

    韩元元正色说:“完全不对!”

    “哦?”吴佳玲把身子一挪,靠近了她:“那你告诉我,既然不是这个原因,又是为了什么?”

    韩元元迟疑一下,突然说:“因为我跟你一样,是个女的!”

    吴佳玲微微一怔,突然大笑起来。

    “你不相信?”韩元元情急之下,霍地站起:“好!我证明给你看!”

    她说做就做,当真脱掉西装上衣,解开衬衫扣子,迅速脱掉。

    吴佳玲默默地看着她,衬衫一脱,只见韩元元胸部以白布条紧紧围裹着。

    “相信了吗?”韩元元问。

    吴佳玲毫无表示,只是把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好吧!”韩元元索性解开围裹胸部的白布条。

    这一来,她已“原形毕露”,裸露出一对丰满动人的少女乳峰!

    吴佳玲目瞪口呆,惊异地愣住了。

    韩元元腼腆地说:“我没有骗你吧!……”

    吴佳玲突然站起,掩面痛泣,奔向她双亲的卧房。

    “吴小姐!……”韩元元急忙追去。

    “嘭”地一声,房门推上,从里面锁了起来。

    韩元元连连敲门:“吴小姐!吴小姐……”

    房里的吴佳玲相应不理,隐约传出伤心欲绝的哭泣声。

    韩元元正感不知所措,戴安娜捧着衣物进来。

    韩元元苦笑说:“更麻烦啦!”

    “不用担心。”戴安娜将衣物放下,说:“这叫良药苦口,现在她可能感到失望和痛苦,过一会儿就好了。”

    韩元元忧形于色说:“大姐,我怕她又想不开……”

    “不会的!”戴安娜笑了笑:“至少她已知道,不是你对她无情!”

    韩元元叹了口气,拾起衬衫穿上。

    戴安娜忽说:“六妹,刚才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韩元元迫不及待地追问。

    戴安娜把她拖近,附耳轻声说出了锦囊妙计。

    韩元元听毕,惊讶地说:“大姐,这太冒险吧?”

    戴安娜豪气万丈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明天电源修复,可能一切都太迟了!”

    “好!大姐,我们就这么办!”韩元元又振奋起来:“可是,二姐她们……”

    戴安娜望了卧房一眼:“这里请吴小姐代为照顾,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她……”

    正在这时,卧房门开了,吴佳玲含泪带笑走出。

    “吴小姐!……”韩元元急忙迎上前去。

    吴佳玲强忍失望说:“我真傻,尽往牛角尖里钻,如果你早说明,我也不至于……”

    “那你是不怪我罗?”韩元元喜出望外。

    吴佳玲窘然一笑:“我们总不能搞同性恋呀!”

    韩元元如释重负,一时兴奋过度,双手捧住她的脸,送上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吴佳玲窘迫万状,羞得面红耳赤。

    戴安娜见状,忍俊不住,发出银铃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