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金钗七煞星 > 十八、计中有计

十八、计中有计

    戴安娜、韩元元一路跟踪到海湾。眼见化装成苏海蒂的林裘丽,随关冲他们乘快艇驶向海上,只好望海兴叹。

    从胡永昌口中获悉,林裘丽的伪装身份并未被识破。她在研究所里,居然发号施令,显见一切都很顺利。

    矮怪突然召见,虽属意外,也可说是意料中的事。目前正值紧锣密鼓的关头,随时都可能有紧急事故。苏海蒂既是重要人物,奉召去见矮怪,应属很正常的情况。

    问题是林裘丽并非真的苏海蒂,在研究所唬唬别人可以,要在矮怪面前以假乱真,确实非常不容易。

    戴安娜担心林裘丽露出马脚,所以偕韩元元跟了来,必要时可以接应。

    可是,渔船停泊在海上,使她们无计可施。除了守候在海边,别无他策。

    戴安娜取出望远镜,遥望海上那艘大型渔船,似乎毫无动静。

    难道林裘丽的伪装,侥幸未被矮怪识破?否则的话,船上绝不可能没有风吹草动!

    她们的车,停置在矗立的岩石后,不易被海上的渔船发现。但只要一驶出岩石,即无可遁形。

    韩元元突发异想:“大姐,我游泳过去……”

    “不行!”戴安娜阻止说:“你自己看吧!”

    韩元元从她手上接过望远镜,举向海上的渔船一看,只见桅杆上有人守望,正以望远镜眺望海边,并且监视附近海上的动静。

    戴安娜遂说:“看见了吧?你只要一走出这里,马上就会被发现!”

    韩元元只好打消游向渔船的念头,继续举着望远镜眺望。

    “大姐!”她突然叫起来:“有人准备下船了!”

    戴安娜把望远镜夺过去一看,发现从渔船下到快艇上的,正是关冲和两名大汉,却不见林裘丽下船。

    “二妹还留在船上!”她暗觉情况有些不妙。

    “让我看看!”韩元元又将望远镜抢了过去。

    从望远镜里看到的,是那艇负责接送的小型快艇,正朝向海边飞驶而来。

    “大姐!”韩元元急说:“他们朝海边来了!”

    戴安娜当机立断说:“六妹,二妹留在船上,处境太危险,我们顾不了许多了!”

    “大姐的意思?……”

    “等他们一上岸,我们立即抢夺快艇!”

    这话韩元元最听得进,她当即蓄势待发,准备好了突袭行动。

    快艇飞驶而来,冲上沙滩。

    关冲他们尚未跳下船,岩石后的两个女郎已冲出,飞也似地直奔海边而去。

    快艇搁在沙滩上,必须推回海水中。

    此时人尚未跳下船,哪里来得及。

    关冲见状大惊,急忙拔枪在手:“不要再过来!”

    两个女郎充耳不闻,继续冲向快艇。

    关冲举枪连射,两个女郎全身向前扑倒,滚身避了开去。

    两名大汉也已拔枪射击,但两个女郎行动敏捷矫健,没有一发子弹射中。

    眼看戴安娜已冲近快艇,关冲情急之下,双臂齐张,全身向她疾扑下来。

    戴安娜欲避不及,被扑个正着。

    两个人一起倒在沙滩上,连翻带滚,全力向对方攻击。

    韩元元却已跳上快艇,拳打脚踢,向两名大汉连连猛攻。

    驾驶快艇的汉子,眼看两名大汉不敌,顺手抄起一条铁棍,突从韩元元背后偷袭。

    戴安娜刚好一拳击倒关冲,见状急叫:“六妹当心!”

    说时迟,那时快,驾驶举棍欲下之际,被韩元元一脚反踢,踹得仰面倒栽,跌入了海水中。

    戴安娜挺身而起,跳上快艇,吓得两个大汉乱了阵脚。韩元元趁机左右开弓,一拳一个,将他们击得跌出船外。

    “快!”戴安娜跳下快艇。

    韩元元跟着跳下来,二人合力将快艇推回海水中。

    她们再跳上快艇,由戴安娜发动,掉头向海中的渔船飞驶而去。

    渔船桅杆上守望的汉子,早已从望远镜中看到一切,急向矮怪报告。

    当快艇驶近渔船时,矮怪已站在船头,手执喊话筒发出警告:“你们听着,我手里有个‘仿冒品’,如果要她活命,那就得听我的!”

    戴安娜暗自一惊,心知林裘丽已被识破,在渔船上被矮怪所执。

    “听你什么?”韩元元大声怒问。

    矮怪振声说:“你们来得正好,否则我还没地方去找你们呢!现在你们手里有‘真货’,我打算用‘假货’交换,有兴趣吗?”

    戴安娜不敢熄火,绕着渔船转了一圈,回到船头位置说:“换活的还是死的”

    她所担心的,是林裘丽可能已遭毒手。

    矮怪大笑说:“死的就用不着换了!”

    “怎样交换?”戴安娜问。

    矮怪回答说:“今天下午三点正,双方把人带到海边,当场交换!”

    戴安娜防他有诈,大声说:“时间照你的,地点我不同意!”

    “好!你说!”矮怪表示让步。

    戴安娜略一思索,说:“南效马场!到时候双方把人带到,各站一端,人骑在马上,同时走马换将!”

    “一言为定,就这么办!”矮怪今天非常痛快,丝毫不拖泥带水。

    戴安娜将船头一掉,飞驶而去。

    “大姐,”韩元元诧然问:“你真相信矮怪?”

    戴安娜胸有成竹地说:“我自有道理,待会儿在车上,我再告诉你怎么做!”

    戴安娜偕韩元元驾车赶回,匆匆走进客厅,只见吴佳玲独自坐在沙发上打盹。

    她示意韩元元不要惊动这少女,二人直接进入卧房。

    进房一看,苏海蒂仍然手脚被缚躺在床上,赵薇和张欣欣却已精疲力尽,坐在一旁轻声密商。

    戴安娜一看这情形,心知她们没有问出胡继昌的藏身之处。

    果然不出所料,赵薇一见她们回来,霍地跳起身,向床上的苏海蒂一指,忿声说:“这女人的嘴真紧,什么也不说!”

    戴安娜暗向韩元元一使眼色,立即装出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

    赵薇见状一惊,急问:“大姐,你们怎么啦?”

    “二姐……”韩元元突然掩面低泣起来。

    张欣欣大吃一惊,跳起来问:“二姐怎么了?”

    戴安娜表情逼真地说:“矮怪够心狠手辣,二妹被他用火活活烧死啦!”

    “二姐!……”赵薇和张欣欣惊闻噩耗,情不自禁地失声大哭起来。

    韩元元痛声说:“二姐死得好惨啊!”

    赵薇哭声突止,激动地说:“我去找矮怪拼命!”

    戴安娜阻止说:“不要急,我们先把这里的事解决!”

    苏海蒂心知指的是她,不由地暗吃一惊。

    戴安娜若有其事地说:“我们知道二妹的身份被识破,立刻赶去见矮怪,说明这女人在我们手里,要求互相交换。谁知矮怪竟断然拒绝,说这女人已失去利用价值,随便我们如何处置!”

    苏海蒂突然大叫:“我不相信!”

    “我并没有要叫你相信啊!”戴安娜瞪她一眼。

    苏海蒂仍以怀疑的口吻说:“你们说去见他,在哪里见的?”

    “海边!”戴安娜冷声说:“他躲在一艘大型渔船上,对吗?”

    苏海蒂一怔,她不得不相信,这两个女郎确实去见过矮怪了。

    韩元元又说:“我们几乎是苦苦要求,矮怪非但不答应交换,还故意当着我们,在已经淋了汽油的二姐身上点着火,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活活烧死!”

    “啊!二姐……”张欣欣又禁不住放声痛泣起来。

    韩元元瞥了苏海蒂一眼,恨声说:“矮怪居然说:如果我们不服气,可以用同样手段对付这女人!”

    苏海蒂顿时魂飞天外。

    赵薇咬牙切齿说:“大姐,反正这女人守口如瓶,什么也问不出,留着没有用。不如烧死她为二姐报仇,再去找矮怪算帐!”

    戴安娜点点头说:“我赶回来,就是要以牙还牙,先把这女人解决!”

    赵薇向张欣欣一使眼色,二人立即过去,把吓得魂不附体的苏海蒂拖起。

    苏海蒂急说:“你们不能这样对付我啊!……”

    “为什么不能?”戴安娜怒形于色:“矮怪能烧死我们的人,我们自然可以如法炮制。何况,这是他自己出的主意!”

    苏海蒂信以为真,破口大骂:“这个无情无义的矮怪,我替他出力卖命,结果却落得他如此的对待我!”

    韩元元冷笑说:“那只怪你看走了眼,怪不得我们!”

    “好!”苏海蒂痛恨地说:“他既不仁,就怪不得我不义了!我跟你们打个交道如何?”

    戴安娜暗喜,但不动声色说:“打什么交道?”

    “用我的生命,交换胡永昌的儿子!”苏海蒂毕竟怕死,只有拿出最后一张王牌。

    戴安娜尚未置可否,赵薇己断然拒绝。

    “大姐,我们不能为了胡永昌的儿子,让二姐死不瞑目!”

    “对!”张欣欣也附和说:“赶快烧死她,我们好去找矮怪报仇!”

    戴安娜故意犹豫一下,才说:“其实,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就算烧死她,也于事无补。倒是那矮怪……”

    苏海蒂情急地说:“这位大姐说得对,罪魁祸首是矮怪,绝不能放过他!只要你们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把他的全部秘密抖落出来!”

    “真的?”戴安娜见计已售,乐在心里。

    苏海蒂认真地说:“不相信的话,我立刻亲笔写几个字,你们就可去派人把胡永昌的儿子接了回来!”

    赵薇仍欲反对,被戴安娜以眼色制止。

    “好吧!”戴安娜亲自为她松开双手,示意韩元元取来纸笔。

    苏海蒂侧身在床头柜上,草草写了几行字,并在一旁注明地址。

    戴安娜看她写完了问:“这是什么人?”

    苏海蒂坦然地回答:“他是我很好的男朋友,不幸在两年前赛车出事,两腿成了残废。要不是为了他的医药费和生活,我也不至于……唉!这都是命运!”

    “那里有矮怪的人吗?”

    “没有,只有一个中年妇人看顾他,见了我的亲笔信,他一定会马上把那孩子交给你们的!”

    “大姐!”韩元元自告奋勇:“这事交给我去办!”

    戴安娜将短笺交给她,叮嘱说:“快去快回,把人接回这里来!”

    “是!”韩元元俏皮地行个举手礼,匆匆而去。

    苏海蒂自行动手,解开脚上的尼龙绳,正待说出矮怪的全部计划,突闻外面客厅的电话铃响。

    这时候,除了留在山区附近,负责监视的艾妮和于燕萍,不可能有其他人打电话来这里。

    果然不出所料,吴佳玲推开房门说:“戴大姐,是艾姐姐打来的……”

    戴安娜心知必有事故,急忙出房去接听。

    赵薇、张欣欣留在房里,监视着苏海蒂。

    “哼!”赵薇心有不甘地说:“要不是大姐阻止,我非把你烧成一堆灰!”

    苏海蒂低着头,不敢吭气。

    倏而,戴安娜回到房里来,张欣欣急问。

    “大姐,什么事?”

    “奇怪!”戴安娜诧异地说:“矮怪突然亲自跑到山上去了……”

    苏海蒂断然说:“不可能的!”

    “哦?为什么不可能?”戴安娜心知她的话必有根据,否则不敢如此断定。

    苏海蒂郑重地说:“矮怪已经改变原定计划,山上只是故布疑阵,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实际上他已决定从水源下手!”

    “那他亲自去山上干嘛?”戴安娜颇觉纳罕。

    苏海蒂沉思一下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因为我落在你们手里,他怕我被逼抖出了一切,不得不又改变主意!”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把你换回去?”戴安娜觉得已没有再瞒她的必要。

    苏海蒂一怔:“换我回去?用什么人交换?”

    戴安娜笑着说:“老实告诉你吧,我们那位冒充你的二妹,只是被矮怪识破,并没有死啊!”

    苏海蒂这才知道中计,不禁惊怒交加。

    赵薇和张欣欣却喜出望外,争着问:“大姐,二姐真的没死?”

    苏海蒂趁机一跃而起,出其不意推开两个乐不可支的女郎,迅速夺门而出。

    赵薇和张欣欣欲阻不及,急待追出,但被戴安娜喝阻。

    “不要追,她自己会回来的!”

    果然,苏海蒂去而复返,垂头丧气地推门进来,沮然说:“我,我不能回矮怪那里去了……”

    “你终于明白了!”戴安娜淡然一笑。

    连赵薇和张欣欣都恍然大悟了,苏海蒂还会不明白?

    她不但交出了胡继昌,更抖出了一切,现在再回矮怪那里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苏海蒂叹了口气,忽问:“矮怪真的同意交换?”

    “嗯!”戴安娜说:“约定今天下午三点,不过,我怀疑他有诈,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约在什么地方?”

    “南郊马场!”

    南郊马场是私人产业。

    过去曾辉煌过一时,可惜场主赌马入迷,不可自拔,终至输得家破人亡。

    如今这座马场,仍在为债务诉讼中,乏人照料,以至形同荒废。

    马厩里只有几匹老马,偶尔供人骑着遛遛,收几个钱购买饲料。

    今天两点钟以后,马场络绎不绝地来了好几批人,散布在附近一带。

    这几批身份不明的人物,实际上都是萧鸿逵和“土狼”的手下!

    萧鸿逵昨夜痛失巨款,今天一早又得到消息,获知朱老大出了事,真使他如同惊弓之鸟。

    大约下午一时左右,关冲突然不速而至。

    关冲为焦头烂额,一筹莫展的萧鸿逢,带来了意外想不到的好消息。

    矮怪的条件非常优厚,不但提供“蝙蝠七女”的行踪,更以手里的人质为饵,交由萧鸿逵掌握。

    下午三点钟一到,“蝙蝠七女”中的六个,必然全体出动,赶往南郊马场交换人质。

    萧鸿逵只要能把她们一网打尽,包括对方手中的苏海蒂在内,无论死活,代价是五百万美金!

    这真是喜从天降,萧鸿逵怎能不心动?

    关冲为了取信于他,当场先交付一百万美金旅行支票,即可到当地花旗银行兑现。

    于是,萧鸿逵一口答应下来。

    由于几次的教训,他深知“蝙蝠七女”确实不好对付,凭他现有的人手,想独吞绝对力不从心。

    无可奈何,他只有找“土狼”相助一臂之力。

    “土狼”也学乖了,不见兔子不撒鹰!

    萧鸿逵为了面子问题,也不说出昨夜遭“蝙蝠七女”光顾,夺走那一百万的丢人事,先付二十万旅行支票,保证事成之后,再付三十万。

    在“土狼”想来,觉得萧鸿逵居然肯二一添作五,对分那一百万美金,已算很够意思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土狼”毫不犹豫,收下二十万美金旅行支票。

    两方面的人马,这时已控制住整个马场。大部分的人埋伏在几座马场内,少数几个扮作骑马的。

    三点只差十分了,仍然毫无动静。

    萧鸿逵带着程鹏和杜刚,以及七八名手下,在马场里守着“人质”。

    这个看上去跟苏海蒂一模一样的女人,在两点不到,就由关冲亲自送往萧鸿逵家里。

    如果不是关冲当面说明,萧鸿逵几乎以为这女人是苏海蒂呢!

    人质双手被反缚,怯生生地坐在稻草堆上。

    萧鸿逵、程鹏、杜刚目不转盯地瞪着她。由于双手向后被反缚,胸部不得不向前挺起,更使她的双峰显得突出。

    尤其那低敞的领口,中间现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令人看了不禁垂涎欲滴!

    就在这三个色迷迷的家伙,大饱眼福之际,“土狼”方强匆忙闯了进来。

    “老萧,‘点子’来了!”

    萧鸿逵跳起身来,神情紧张地问:“来了几个?”

    “还不知道,”方强说:“是守伏路口的人,向我们发出了讯号。”

    萧鸿逵吩咐程鹏和杜刚,严密看守住那女人,随方强急急出了马厩。

    手表指出三点尚差五分,一辆轿车飞驶而至。

    萧鸿逵、方强刚走出马场,车已到了他们面前,相距不足一丈。

    一个紧急刹车,“滋——”地一声停住了。

    车门开处,下车的竟是上身恤衫,下套牛仔裤的苏海蒂!

    萧鸿逵为之一怔,尚未搞清是怎么回事,苏海蒂已趋前说:“那些鬼女人不会来啦!”

    “怎么?”萧鸿逵莫明其妙。

    苏海蒂面露得意的神色说:“我逃出来了,她们拿什么来交换?”

    “可是……”萧鸿逵怔怔地说:“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苏小姐?还是假的……”

    苏海蒂忿声说:“你这是什么话?”

    萧鸿逵强自一笑,“她们能‘弄’出一个假的,当然也能有第二个啊!”

    “哼!见你的大头鬼!”苏海蒂怒形于色:“告诉你,我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是真的!”

    “这可难说……”

    “难道你不相信?”

    “除非你能证明……”

    “好!我证明给你看!那个女人呢?”

    萧鸿逵诧异地说:“你问那个娘们干嘛?”

    “你不是要证明吗?”苏海蒂振振有词说:“只有当面比较,你才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萧鸿逵面有难色说:“这……”

    苏海蒂把脸一沉,冷声说:“别忘了,一百万美金是我亲手交给你的,你要办不了事,干脆就把钱退还给我!”

    当着方强的面,萧鸿逵不便说出巨款已失,只好赶紧把苏海蒂带进马场。

    始终搭不上腔的方强,不知他们搞什么鬼,也好奇地跟了进去。

    马场里,这时出现了两个面貌一模一样的女人,如同一对孪生姊妹,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苏海蒂走近坐在稻草堆上的女人,向跟在身后的萧鸿逵说:“你看着!”

    她蹲下身去,在那女人下巴后方,用劲一阵揉动,果然掀起一条裂缝。

    那女人吓得急向后退,苏海蒂厉声喝阻:“不要动!”

    她再一揭,揭开了一层薄薄软胶皮。

    萧鸿逵急加阻止:“别揭掉!不然我不好交代了……”

    萧海蒂这才停止,站起来说:“你看见我怎么做了,试试吧,看我脸上有没有一层假脸皮!”

    萧鸿逵迟疑一下,只好依样画葫芦,捧住苏海蒂的脸,在她下巴处用力一阵揉动。

    她那娇嫩细白的皮肤,被揉出一片淡红,却未揉出丝毫裂缝。

    “满意了吗?”苏海蒂问他。

    萧鸿逵放下手,尴尬地苦笑:“苏小姐,不瞒你说,我这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苏海蒂不屑地冷哼一声。

    萧鸿逵接着又说:“那位姓关的交代过……”

    不容他说下去,苏海蒂已接口说:“你要放明白!我落在那些鬼女人手里,姓关的是代替我负责一切。现在我逃了出来,你就得听我的!”

    萧鸿逵果然被她唬住,连声恭应:“是是是……”

    苏海蒂遂说:“那些鬼女人不会来了,我要把这女人带回去!”

    “这……”萧鸿逵把眉一皱,担心关冲来要人,他无法交代。

    苏海蒂又把脸一沉:“怎么?这女人又不是你们抓到的,我还不能带走?”

    “不是这个意思……”萧鸿逵呐呐地说:“人是姓关的交在我手里,万一……”

    苏海蒂怒问:“钱是谁交给你的?”

    萧鸿逵一愣,哑口无言了。

    苏海蒂瞥了他一眼,嫣然一笑说:“这样吧,那些鬼女人不来,怪不得你们,反正你们也出了力了。现在我把这女人带回去,那一百万美金,就算酬劳各位的辛苦钱吧!”

    她倒真大方,可是苦了萧鸿逵,回头方强要分账,他拿什么给?

    这时他又不能说出巨款已失,说了方强也不会相信,反而以为他存心独吞。

    萧鸿逵真是啼笑皆非,好比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苏海蒂趁机一把拖起那女人,拖了就向外走。

    萧鸿逵不便贸然阻止,愣了愣,等他觉出事情不大对劲,急急追出马场。只见苏海蒂已拖了那女人上车,飞驶而去!

    距离南郊马场半里外,路边一处矮树后,藏着一辆轿车,车上有四五个年轻女郎。

    她们遥见苏海蒂飞车而至,立即将车驶出矮树。

    苏海蒂将车停下,笑着说:“成功了!”

    几个女郎喜出望外,无暇下车慰问脱险归来的林裘丽,紧跟在苏海蒂的车后,风驰电掣地驶向市区。

    回到吴佳玲家门口,车刚一停,几个女郎就争先拥至苏海蒂驾驶的车旁,打开车门。

    坐在车上的“林裘丽”,却毫无下车的意思。

    “二姐,你怎么啦?”张欣欣诧然惊问。

    “林裘丽”一言不发,坐在车上不动。

    戴安娜见状轻喟说:“二妹可能受了惊,说不定被矮怪凌辱了!”

    张欣欣急忙上前,将“林裘丽”扶下车。

    进入宅内,吴佳玲迎上前来。

    “回来啦?”她也显得十分兴奋。

    戴安娜急问:“六妹呢?”

    吴佳玲回答说:“她已经把那孩子接回来,通知了胡先生。结果胡先生夫妇一起赶来,硬要接孩子回家,韩小姐只好陪送他们一起回去了。”

    戴安娜听说胡继昌安然归来,终于松了口气,立即吩咐赵薇取来酒精,亲自为“林裘丽”卸妆。

    “林裘丽”始终保持沉默,任凭别人摆布。

    软胶面具一揭下,几个女郎和苏海蒂全惊得目瞪口呆,她们费尽心机,冒险救回来的这女人,竟然不是落在矮怪手里的林裘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