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金老鼠之谜 > 8、诡异

8、诡异

    天犹未亮,范强就亲自赶到了花园道的公馆来。

    薛元福从事走私黄金的秘密勾当,始终是瞒着家里两个女人的,所以昨夜不便留宿在宝云道的别墅里。

    同时胡美姬又在医院照顾她父亲,薛元福心烦意乱,干脆回到了花园道来。

    反正他经常是深更半夜才回家的,大太太和二姨太明知他是在跟胡美姬鬼混,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过问。

    因为她们是一鼻孔出气的,步调一致,始终采取保持缄默的政策,装作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使薛元福一直无法把事情公开。

    她们这一手相当厉害,因为一旦把秘密揭穿,反正她们已经知道,大不了是吵闹一场,最后薛元福反而不在乎,甚至名正言顺地宣布胡美姬为三姨太了。

    薛元福在家里仍然跟大太太同房,只是分床睡而已。

    他深夜回来时,曹文华早已熟睡,薛元福进房没有惊动她,换了睡衣上床就灭灯睡觉。

    谁知凌晨五点钟,他却在睡梦中被人推醒,掣亮床头柜上的台灯一看,站在床边的,竟是睡惺惺的李妈!

    “什么事?”他诧然急问。

    李妈低声说:

    “老爷,公司的范经理来了,说有急事要见您!”

    这时曹文华己惊醒,睁眼一看李妈鬼鬼祟祟的情形,不由地喝问:

    “李妈,这时候你跑进房来,大惊小怪的干嘛?”

    薛元福一骨碌坐了起来说:

    “范经理有急事要见我,可能是船在海上出了什么事……”

    说着已下了床,披上睡袍,穿了拖鞋就匆匆出房而去。

    来到楼下客厅,只见范经理神色凝重,负着双手在焦急不安地来回踱着。

    “又出了什么事?”薛元福迫不及待地问。

    范强一抬眼,发现李妈正从楼上跟下来,于是使了个眼色说:

    “到书房里去谈吧……”

    薛元福看他的神情,已觉出事态的严重,立即回身吩咐李妈:

    “我跟范经理在书房谈话,不许任何人闯进来!”

    “是!”李妈唯唯应命。

    其实此刻除了进来把李妈唤醒的看门老王,全宅都在梦乡中,几个轮流守夜的护宅保镖,没有召唤或特别事故,根本就不敢擅自进屋,谁又敢贸然往书房里闯?!

    进了书房,把门一关上,范强就郑重其事他说:

    “刚才二号仓库里留守的小张,带了个叫丽丽的吧娘去找我,说是‘金老鼠’把杜刚和其他八个人,在他们住的地方全部干掉啦!”

    “什么?!”薛元福惊怒交加地喝问:“那女人怎么知道的?”

    范强极力保持冷静,才把杜刚和丽丽的关系说明,接着再将丽丽去见他所说的情形,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薛元福听完,顿时脸色铁青,怒不可遏地重重一拳击在书桌上,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妈的!‘金老鼠’竟然惹上了门来!既然知道他在香港,这次我们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非得把他抓住不可!”

    范强忧形于色说:

    “据我看,今夜‘金老鼠’把杜刚他们于掉,不仅是在示威,同时也是向我们报复,因为我们冒充了他去阿公岩海边突袭‘金虎帮’的船。由这一点足以证明,‘金老鼠’跟‘金虎帮’之间,一定有什么渊源,否则就不至于从不找他们麻烦。更不会因为我们冒充他突袭了‘金虎帮’,马上就向我们施以报复。如果不出我所料,‘金老鼠’逼杜刚录下口供,绝对是送去给‘金虎帮’的,证明今夜的事与他无关,而是我们干的!”

    薛元福把心一横说:

    “怕什么?‘金虎帮’跟我们早就是势不两立了,一山难容二虎,早晚总免不了一场火拼的。他们知道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敢找上门来,我们‘金龙帮’总不至于栽在他们手里吧!”

    范强皱了皱眉头说:

    “真要硬拼的话,谅他们还不敢。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薛元福怒哼一声说:

    “您是担心遭他们暗算?”

    范强摇摇头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们已知道‘金老鼠’在香港,如果我们这次派老赵出马,亲自护送黄金去日本,由于今夜的事,‘金老鼠’势必更要下手了。不管他是不是重施故技,或者另外用别的诡计,我们都必须全力对付他。现在突然又要担心‘金虎帮’采取报复行动,难免有顾此失彼之虑,使我们无法集中全力对付任何一方面。本来在这种情势之下,我们不妨暂缓一缓,不必急于再运一批黄金去日本。但是,我们已经答应了姓杨的,万一让‘金虎帮’知道我们按兵不动,很可能就会主动地去找他,抢去这笔生意……”

    薛元福置之一笑说:

    “那还不简单,我们只要在姓杨的身上多下点功夫,使他根本无法跟‘金虎帮’发生接触,这问题不就解决啦!”

    范强伸手摸着下巴说:

    “要在他手上下功夫,必须投其所好,才不致弄巧成拙。否则马屁没拍对,拍在马腿上,结果吃力不讨好,反而挨他蹬一脚呢!”

    薛元福直截了当他说:

    “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没有一个不贪财好色的,只要用这两样去打动他,绝对不会打回票的!”

    范强面有难色他说:

    “钱的问题比较好解决,至于色的方面,要找个漂亮女人倒不难,问题是必须要靠得住,能死心塌地为我们说话办事的,这就相当困难了……”

    薛元福微微点着头说:

    “这倒确实要考虑到的……你有什么比较好的主意吗?”

    范强沉思了片刻,才呐呐他说:

    “主意倒是有一个,不过……”

    “不过怎样?”薛元福追问。

    范强又犹豫了一下说:

    “只怕我这个主意说出来,老板绝不会同意……”

    薛元福不耐烦他说:

    “你别吞吞吐吐的,先说出来让我听听看!”

    范强终于硬着头皮说:

    “要够得上漂亮,又非常可靠,并且各方面条件都合适,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老板的三夫人!”

    薛元福霍地把脸一沉,怒问:

    “什么?你的意思是让她去办这件事?!”

    范强急说:

    “我只是想到她比较适合,其实我也知道老板绝不会同意的……”

    薛元福忿声说:

    “这简直是胡闹!就是这笔买卖让‘金虎帮’抢去,我也不会让她抛头露面,去巴结姓杨的,传出去我这个脸往哪里搁?!”

    范强没想到口不择言,会惹起薛元福的火冒三丈,忙不迭陪着笑脸说:

    “我只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意思是必须找个各方面条件都能像三夫人这样的,怎么能当真让三夫人去……”

    薛元福怒犹未消他说:

    “这件事交给你去办,无论花多少钱,或者找什么样的女人,完全由你去安排。总而言之一句话,绝不能让‘金虎帮’抢在我们前头!”

    范强唯唯应命说:

    “是!是!回头我就去办,绝不要您操心就是。关于杜刚他们的事,您还有什么指示?”

    薛元福轻描淡写他说:

    “按照往例,单身的弄张死亡证明,送去火葬。有家眷的给与规定的抚恤赔偿,但不许对外张扬。还有一点,关于这件事,我们的人绝不能泄露出去,其他的不用我交代,一切由你去看着办!”

    “是!”范强恭应一声,领命匆匆告辞而去。

    范强离开了薛元福,立即驱车前往西营盘,去跟尚在家里等候消息的赵一鸣商量。

    因为赵一鸣在“金龙帮”里负责行动组,手下有一批亡命之徒,经常到处活动接触的人多,在“女人地界”也相当吃得开。

    这倒不是他会“玩”,或者仪表出众,而是仗着人多势众,使那些在外面混混的女人,为了避免惹麻烦,不得不买他几分帐。

    同样的道理,那些靠女人吃饭的“混混儿”,更不得不巴结他,见了面无不赵大哥长,赵大哥短的拍足马屁。

    范强一时想不出个适当的女人,把这差事交给赵一鸣去办,自然是难不倒他的。

    于是,他们一见面,马上就开始研究起来。

    九点钟刚过,范强和赵一鸣已来到了“国际大饭店”。

    范强先在楼下大厅的服务台,打了个电话到五楼的五五一号房间,可是电话铃声响了半天,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奇怪!”范强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他说:

    “他不会这么一早就出去了吧?……”

    赵一鸣提议说:

    “我们干脆上去问问!”

    两个人立即乘电梯上了五楼,来到五五一号房间门口,又按了一阵电铃,仍然没有人应门,这已证实杨少康确实不在房内。

    他们再回到甬道口的服务台,向值勤的侍者查问:

    “五五一号房间的杨先生出去了?”

    侍者恭恭敬敬地回答:

    “是的,他们一早就了去了……”

    “他们?”范强暗自一怔,诧然急问:“杨先生不是一个人出去的?”

    侍者点点头说:

    “杨先生是跟一位小姐……”

    没等他说完,范强已紧张地追问:

    “什么样的小姐?”

    侍者一看这情形,反而吓得不敢贸然说出了。因为他们要顾到“职业道德”,尤其在旅馆里,经常发生男女纠纷,必须要有为客人保守秘密的“义务”,以避免祸从口出。

    “这……这倒不清楚……”侍者呐呐他说。

    范强察言观色,已看出这侍者是在故意隐瞒。

    这一套他很在行,当即从身上掏出张千元大钞,塞进侍者制服上衣的口袋里,笑笑说:

    “再想想吧,也许这钞票能帮助你记起的!”

    侍者果然被这张钞票打动,故作神秘地轻声说:

    “杨先生今天一早,是跟住在他对面房间的那位宋小姐,两个人一起出去的……”

    “宋小姐?”范强又是一怔,急问:“那位小姐长的是什么样子?”

    侍者眉飞色舞他说:

    “非常漂亮,大概只有二十多岁,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

    “她是干什么的?”一旁的赵一鸣问。

    侍者摇摇头说:

    “那倒不清楚,好像是有钱人家的少奶奶,穿的非常时髦,昨天早上才住进来,只带了个小皮箱……”

    范强把握重点地问:

    “杨先生不也是昨天早上住进来的吗?”

    侍者想了想说:

    “好像是杨先生先来,五五二号的那位宋小姐,是隔了一会儿才来的……”

    范强不再多问,关照那侍者说:

    “回头他们回来,可别提有人打听他们的事!”

    “是!是!”侍者陪着笑脸说:“这不用您关照,我绝不会多嘴多舌的!”

    于是,在侍者的恭送下,他们走向了电梯。

    赵一鸣不屑他说:

    “哼!他还说不会多嘴多舌,一张钞票就把他打动,什么全抖了出来!”

    范强似乎没听见他说什么,只是在沉思着。

    进了电梯,赵一鸣忽问:

    “您看那位宋小姐是什么人?”

    范强把眉一皱说:

    “我正在想,那个姓宋的女人,昨天早上是跟姓杨的先后住进来,而且是住在面对面的房间。如果他们是一起从日本来的,就不必分先后住进来。假使他们是住进来以后才认识的,怎么会这样巧,一个先一步,一个后一步住进五楼,偏偏两个人的房间又在正对面?”

    “你怀疑那女人是跟踪姓杨的?”赵一鸣问。

    范强点点头说:

    “很有可能,因为她是后住进来的,一定是查问清楚姓杨的住在五五一号,才指定要了五五二号房间!”

    赵一鸣恍然大悟说:

    “对!这判断绝对正确!但她是什么来头呢?”

    范强神色凝重他说:

    “听说‘金虎帮’的老大宋为潮,有个妹妹很漂亮,而那女人也姓宋……”

    正说之间,电梯已停住。

    门自动关了,走出电梯时,赵一鸣忍不住追问:

    “你认为那女人可能是宋老大的妹妹?”

    范强沉声说:

    “这个只要查问一下,就可以知道了!”

    两个人来到服务台,翻查了一阵旅客登记签名薄,终于查出昨天五五二号房间的客人,签的是中文名字——宋玲玲。

    姓名是查出了,可是仍然无济于事,因为范强只听说宋为潮有个漂亮的妹妹,但并不知道她的名字。

    那么这个叫宋玲玲的女人,究竟是不是那私枭大头的妹妹呢?

    范强已觉出了事态的严重,如果那女人真是宋为潮的妹妹,一定是奉命设法找机会跟杨少康接头的。

    现在他们不但接触过,而且一早就双双外出,岂不比“金龙帮”抢先了一步!

    他心里一急,当下哪敢怠慢,急向赵一鸣吩咐说:

    “我来开个房间,你快去打电话,通知那两姐妹马上赶来!”

    赵一鸣把头一点,忙不迭走向了公用电话问。

    范强则向房间部的职员查问。

    职员查过之后,回答五楼尚有几个空着的房间,但却不靠近五五一号。

    范强无可奈何,只好把五四三号房间订了下来,以洪家燕和洪家凤的姓名登记。

    当他走向公用电话问时,赵一鸣刚好走出来,向他轻声说;

    “电话打过了,她们最迟半个小时之内就赶到!”

    范强心情沉重地说: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等她们吧!”

    大厅里各处均布置着供人休息的舒适沙发,他们找了个靠近大门口的地方坐下,以便能看见那两姐妹进来。

    可是又怕被人发现他们,因此买了两份报纸,佯作看报把脸部遮住。

    范强这时真可说是心乱如麻,因为薛元福已把一切交给了他负责,而他自己又拍过胸脯,表示绝对有把握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现在呢?如果那女人真是宋为潮的妹妹,那就已比他抢先了一步!

    他是想以金钱和女人,用财色双管齐下的攻势,紧紧把杨少康抓住,对方又何尝不会来这一套?

    假使宋为潮真派他妹妹亲自出马,那么就己占了先决条件的优势,除非薛元福肯以胡美姬对抗,或许还能一争长短,否则他们这一步棋就输定了!

    范强正在大伤脑筋之际,突见董超匆匆走进了大门。

    他立即放下报纸,起身迎过去招呼一声:

    “董超!”

    董超这才发现他,上前轻声急说:

    “老板派我们各处找你,要你立刻到公司去一趟!”

    “什么事?”范强怔怔在问。

    “有人在轮渡码头附近发现那姓杨的,一早跟个漂亮的女人驾车过海去了九龙。老板一得到消息就大为紧张,认为那女人可能是‘金虎帮’的人,否则不会把姓杨的带回九龙去,所以立刻派我们找你,大概已决定今天就把‘货’运出!”

    赵一鸣也走了过来,范强急说:

    “老赵,你留在这里等那两姐妹,我已替她们订好了五四三号房间,回头她们来了,就让她们在房间等着,我会打电话通知她们的!”

    于是,他留下了赵一鸣,当即偕同董超一起离开“国际大饭店”,急急赶到了“吉利航运公司”。

    走进董事长室,薛元福劈头就问:

    “范经理,姓杨的事交给你负责的,怎么他竟跟个女人去了九龙?”

    范强走近办公桌前,分辩说:

    “人家比我们抢先一步,昨天一早杨少康刚到香港,那女人就跟着他住进了‘国际大饭店’,而且是住在他对面的房间,所以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薛元福怒问:

    “那女人是谁?”

    范强冷声回答:

    “如果不出我所料,恐怕她就是‘老虎帮’宋老大的妹妹!”

    “哦?”薛元福诧然惊问:“你怎么知道的?”

    范强把眉一挑,表示他神通广大地说:

    “我已查出那女人姓宋,名字叫宋玲玲。既然她一早把姓杨的带过海去,那就绝不会猜错,一定是宋老大的妹妹了!”

    薛元福大为紧张他说:

    “现在他们已接上头了,你看怎么办?”

    范强胸有成竹他说:

    “那只有立刻把‘货’运出,姓杨的既已答应过我们,就得遵守诺言。至少在这十天之内,没有确定我们是否能如期交货之前,不能出尔反尔!”

    薛元福把头一点说:

    “对!我找你来,也就是这个意思。现在你把其他的任何事都暂时搁下,立刻去安排一切。刚才我已经打过电话给老魏,要他马上把‘货’替我们准备好,回头我开张支票给你带去提‘货’。至于这次用什么方法,你最好先拟出个计划给我看看,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再出事!”

    “好!我一会儿就把整个详细计划向您报告!”范强居然一口承担了下来。

    他当即离开董事长室,回到了隔壁自己的办公室里去。

    这次的关系重大,可说是成败在此一举,关系着他们整个走私集团的命运,更对他个人的能力是一大考验。

    尤其薛元福一再关照,这次绝对不能再出事,而范强竟敢把如此重大的责任搅在自己身上,他究竟有什么把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