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罪恶的乐园 > 第八章 一夜销魂

第八章 一夜销魂

    叶雄有几颗脑袋,居然敢色胆包天,威胁宋佩妮让她一亲芳泽?

    原来石万山在宋佩妮走出大厅后,立即叫叶雄坐到他身边来,轻声说:

    “叶老弟,你说的那回事,我已经考虑过了,决定干了,你尽快设法通知仇老大,跟我取得联络!”

    “不成问题,只要石大爷点了头,决定发动的时间,仇老大那里随时可以配合!不过,我怕夜长梦多,迟则生变,必须愈快愈好,使甘瘤子那边措手不及……”

    石万山点点头说:

    “既然决定干了,自然事不宜迟,可是……”说到这里,他忽然欲言又止起来。

    叶雄急问:

    “石大爷莫非有什么顾忌?”

    石万山轻声说:

    “今晚罗九跑掉的事,实在使我担心,我这里的人一定出了问题。除了这四个土女之外,连我太太在内,我都认为可疑!”

    叶雄诧然道:

    “你怀疑石太太?”

    石万山脸色阴沉沉地说:

    “她当初一来到岛上,就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对我施出浑身解数,使我经不起诱惑,终于收了她做太太。不过我始终怀疑她另有企图,所以暗中特别小心防范,连睡在一张床上,屋里也不离人。使她就是想打歪主意,也没有机会,这几年才能相安无事。”

    叶雄不以为然地说:

    “我看石太太不会吧?”

    石万山狞声说:

    “但愿她不会,不过我一直在疑心……”

    叶雄已不再顾忌了,他冒出了一句:

    “你疑心她是甘瘤子派来卧底的?”

    “这很难说……”石万山忽然想到了什么,急说:“叶老弟,你愿不愿意替我做件事?”

    叶雄毫不犹豫地说:

    “只要我能胜任,石大爷尽管吩咐好了!”

    石万山大喜,附在他耳旁,异想天开地说:

    “我要试试她,对我究竟是不是真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由你去故意挑逗她……”

    没等他说完,叶雄已惊诧说:

    “让我去挑逗石太太?”

    石万山正色说:

    “过去我一直在动这个念头,可是我的手下这些人里,实在找不出个适当的人选。而老弟是今天才来的,又是一表人才,我看她对你的印象不错。如果给你机会去接近她,实在是最理想的‘试金石’,一试就知道她的心了!”

    “可是……”叶雄苦笑说:“这未免太唐突了吧,万一弄巧成拙,我怎么有脸待在这里?”

    石万山却坚持说:

    “这个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现在她去看那两个妞儿了,我马上回房去,你趁这个机会去接近她,如果她不在你那里,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到她房里去找她!”

    “这……”叶雄面有难色,实在不敢贸然造次。

    但石万山却已站起来,拍拍他肩膀说:

    “老弟,你就算帮我个忙吧!”

    说完,他发出了一阵狂笑,也不等叶雄表示可否,就把手一挥,带着四名土女出了大厅。

    叶雄无可奈何,只好走出大厅,匆匆回到招待他的那间大屋去。

    谁知刚走近门口,就听见两个女人在窃窃私议,由于聚精会神,以至叶雄悄然进了屋,要不是他出声,她们尚浑然未觉呢!

    现在,叶雄非但是奉石万山之命而来,更抓住了她们的弱点,自然有恃无恐,毫无顷忌了。

    宋佩妮也有她的主意,自从被石万山收作太太之后,这几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处心积虑地,伺机报仇雪恨。

    她曾经也打算以色为诱,迷惑住石万山的几个亲信,助她一臂之力。但是,这一条路根本走不通,石万山的手下都是他的死党,谁也不敢碰她一碰,惟恐遭到杀身之祸。

    而真正能接近石万山的,却是那四个女枪手。她们更是忠心耿耿,把老家伙敬若神明,绝不可能被宋佩妮买通。以至等了几年,她已黔驴技穷,仍然无计可施。

    今天一见叶雄,获悉他的身份和来意,她就灵机一动,认为这是绝望中的一线希望。正好发觉苏凯莉送进来的女郎中,其中一个赫然竟是项梅英,当时她确实又惊又喜。

    因为她们两家二十余口,都是在十多年前惨遭石万山的毒手。那晚只有宋佩妮带着才五岁的项梅英在花园玩耍,宋佩妮也只不过才十来岁。但她非常机警,一看大批蒙面人冲进来,逢人就杀,她立刻情知不妙,拖着项梅英躲进假山,始得幸免于难。

    这两家富有的邻居,在一夜之间,除了宋佩妮和项梅英之外,悉遭暴徒毒手,而且被洗劫一空。

    惨案发生的数日,正值风靡全世界的英国歌星“披头四”,巡回演唱至菲律宾,整个马尼拉都在若疾若狂,连所有新闻媒体都在抢“披头四”的特别报导,警方更出动所有警力维持秩序。以至使这件惨绝人寰的血案,在报刊上只占了极小篇幅。

    直到“披头四”结束演唱,马尼拉一切恢复正常。等警方再来调查这件耸人听闻的血案时,那批蒙面暴徒早已远走高飞,逃之夭夭了。

    宋佩妮却是人小鬼大,她发现了唯一的线索,就是那经常到两家走动,专门敲诈勒索的石万山,在案发以后突然不见了踪影,从此未在马尼拉露面。

    她之所以疑心石万山,是这家伙曾经在落魄时,被她父亲收容在家过,知道她家里的一处密窟里,藏有一批珍贵的古玩。而在惨案发生的那夜,这批古玩全被暴徒劫去。因此她认为,这不共戴大的大仇人,就是那忘恩负义,丧心病狂的石万山!

    如今仇人已被她找到,而且就在她身边,但却无从下手,内心的痛苦,实在是可想而知。

    现在项梅英也混到岛上来了,但仍然无济干事,必须获得个把身手不凡的人相助,否则绝不敢轻举妄动。

    叶雄今天才来,而且不是石万山的死党,自然是宋佩妮认为唯一可以动脑筋的人选。所以她暗嘱项梅英,要好好抓住他,原因便在此。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胆大包天,向她要挟一亲芳泽起来了,这不是邪门?

    其实这正中宋佩妮下怀,由她亲自出马,自然比项梅英更有把握,把这色迷迷的小子迷个神魂颠倒,晕头转向。但令她担心的,倒不是怕让叶雄占了便宜,而是万一被石万山的手下发觉,一个小报告上去,那就一切完啦!

    继而一想,这小子既敢如此放肆,她何不将计就计。当真被石万山获悉,她就索性一口咬定,是叶雄以暴力向她侵犯,有项梅英作证,还怕老家伙不相信?

    如果能不被石万山知道,那就更好了。凭她的姿色和手腕,难道还诱惑不了这小子?只要他一上钩,就不怕他不就范,让她牵了鼻子走。

    总之,无论事情会不会被发觉,她都胸有成竹,预先打定了主意,到时候随机应变。何况她已暗助罗九逃走,让他转告甘瘤子,石万山已准备勾结海盗,夺取岛上的独霸之权。甘瘤子得到这个消息,如能先发制人,大举来犯,趁着双方战况激烈,一片大乱中,她就可以混水摸鱼,伺机向石万山下手了。

    由于她打的是这个主意,所以再也不顾一切了,突然扑进叶雄怀里,双臂一张,勾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送上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缩在被窝里的项梅英,尚不知道宋佩妮的心意,看她无可奈何地送上一吻,还以为她是怕事机泄露,迫不得已,才如此委屈求全呢。

    谁知宋佩妮的这一吻,当真施出浑身解数,不仅叶雄暗觉这女人的热情大胆,连项梅英也看得莫名其妙。

    其实宋佩妮心里正在想:最好是石万山在这个骨节眼,突然闯来,撞见这个场面,一怒之下,把叶雄干掉。那么他就不可能获得海盗的支援,必须独力和大举来犯的甘瘤子方面苦战了。

    于是,她把叶雄的脖子勾得更紧了,同时以那扁贝似的皓齿,轻咬着对方的嘴唇,更将活溜溜的一条滑腻香舌,伸进他的口中,卷动翻腾起来。

    叶雄只不过是故意威胁她,以探她的虚实,没想到她会如此热情大胆,反而使他成了骑虎难下。一时情不自禁,张开双臂,把她紧紧地搂抱住了。

    正在双方热情高潮之际,忽听项梅英紧张地说:

    “听!好像有人来了!”

    宋佩妮虽然巴不得有人来,撞见这个场面,但毕究作贼心虚,沉不住气。猛一听项梅英的警告,不禁下意识地大吃一惊,慌忙挣脱叶雄的拥抱,贴身紧靠在门后。

    叶雄一时情急,也忙不迭扑到床上,一下子钻进了被窝,不由分说地抱住项梅英,向她一阵狂吻。

    项梅英听的没错,果然是有人来了,原来是两名担任巡逻的大汉,遥见这木屋的门未关,灯光外泄,特地赶过来查看。

    他们走到门口,向里一张,不由地大声笑着说:

    “喂!老兄,你在大享艳福,也别吊咱们的胃口呀。还是把门关上,免得春光外泄,看得咱们心痒痒的哦!”

    说罢,这大汉伸手把房门带上了,跟同伴嘻笑着走开,继续向别处去巡逻。

    直到笑声渐远,宋佩妮才惊魂甫定,松了口气。

    项梅英为了要使宋佩妮脱身,她当真学会了那一套对付男人的理论,立即采取主动。张开双臂,将叶雄愈搂愈紧,而使自己赤裸的双峰,紧贴在对方赤着膊的胸前,使他忽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他似乎已忘了宋佩妮尚在屋里,经不起这种肌肤相触的诱惑,终于心魂荡漾,不能自制,情不自禁地在她赤裸裸的胴体上,遍体抚动起来。

    宋佩妮趁此机会,悄然开了房门,在他们尚未发觉之前,溜出了房去……

    第二天一早,苏凯莉独自来到了山里,要求面见石万山。

    由于她来得太早,谁也不敢去把石万山叫醒,那非挨一顿臭骂不可!

    苏凯莉只好独自在大厅上等,等了个把钟头,这位石大爷仍然未见升帐。她终于等得不耐烦了,向一旁在监视的大汉说:

    “我不等了,回头石大爷起来,就说我来过了。没别的事,只是来问一声,昨天的那两妞儿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带回去。如果石大爷要留她们多玩几天,就请他派人去通知我一声,免得我再跑了。”

    那大汉也不挽留她,当即陪送她出了大厅,一直送到山口的关卡,看着她走远,才算完事。

    这时候,宋佩妮已起身,她整夜失眠,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心烦意乱到了极点!

    一夜没睡,她的眼圈呈现了一片淡黑,眼珠也布满了红丝,神情显得十分倦怠,仿佛大病初愈似的。

    她披了件薄若蝉翼的晨楼,隐约可见,里面穿的仍是昨天那两截式,极为暴露而性感的窄裤和胸罩。

    山里除了她和那四名土女,全部都是彪形大汉,再没有一个女人。而妙就妙在四名女枪手,不分昼夜地随侍在石万山左右,如影随行,寸步不离。服侍宋佩妮起居,以及一切的,却是两名笨手笨脚的汉子。

    在这里最珍贵的,就是淡水,原因是地势太高,山石坚硬,无法凿井。必须靠山上流下的涧水,沿着竹管流下,用小铁桶接住,再一桶桶地储存到大木桶里去。

    既是水源缺乏,任何人都不得乱用,除了解渴之外,连用来漱洗都被禁止。但宋佩妮不受此限,她有个习惯,每天一起身。就要洗个热水澡。数年如一日,从不间断,而她一天至少是洗三次。

    因此有人估计过,以她每天洗澡浪费的水量,就足够石万山手下几十人喝的了!

    今天她起的特别早,以至那两个汉子,尚来不及替她准备洗澡水。

    宋佩妮正好有气没处出,逮着这两个倒霉的臭骂一通,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到了大厅去。

    无意间,被她发现在沙发的脚边,不知是谁遗落了一封信。一时好奇,她连忙拾起来,只见这封上写着“叶雄老弟亲启”几个字,使她迫不及待地抽出信囊来,信上写的是:

    “叶雄老弟,多承暗助,罗九已于昨夜安然脱险返回。据称老弟凭绰约口才,已使石万山对仇老大愿出力支援之事深信不疑,可喜可贺。盼老弟继续努力,将山中实力及一切详情,尽速赐告,以便里应外合,一举歼灭其全部势力,共享胜利成果。一切务必谨慎,勿露破绽,我等静候佳音,即行全力发动。

    甘震手启,即日”

    宋佩妮看完这封信,不禁惊喜交加,想不到叶雄竟然会是甘瘤子派来的!

    但她暗觉奇怪,信的开头说,罗九昨夜脱身逃走,是得力于叶雄的暗助。而这件事分明是她自己干的,怎么甘瘤子竟张冠李戴,认为是叶雄暗助罗九脱身的呢?

    正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忽见一名大汉,替她端了早餐进来,使她忙不迭地,把信塞进了胸罩里,这是最安全的地方。

    大汉将一大盘丰盛的早餐,放置在她面前的大茶几上,便径自躬身而退。

    宋佩妮忙把他叫往,急切问:

    “早上有谁来过这里?”

    大汉站住了,恭恭敬敬地回答:

    “刚才姓苏的娘们来过……”

    “她?”宋佩妮颇觉意外,急问:“她来干什么?”

    大汉回答说:

    “她是来问石大爷,什么时候让她把昨夜送来的两个妞儿领回去,如果石大爷要留下玩几天,就派人去告知她一声。”

    “她在这里耽了多久?”宋佩妮问。

    大汉估计了一下时间,说:

    “大概有个把钟头吧,后来她等得不耐烦了,才留了话走的……怎么,这里丢了东西?”

    “没有!”宋佩妮把手一挥,示意他退下。

    等那大汉一出大厅,她哪还有心情吃早餐,心念一转,立即匆匆走出大厅,直向招待叶雄的那间木屋走去。

    叶雄和项梅英经过一夜销魂,此刻正相拥而卧,睡的又香又甜。宋佩妮来到窗外,由于拉拢了窗帘,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

    她犹豫了片刻,终于用纤纤手指,轻弹了窗上的玻璃两下,两个人都睡的太熟,竟没有一个被惊醒。

    宋佩妮无可奈何,只好绕到大门,找了根铁丝来,再用一大张纸递进门缝下。然后用铁丝伸入锁孔,轻轻地向里顶,终于使里面插在锁孔中的钥匙,被顶了出去掉落在门缝下铺着的纸上。

    抽出纸来,钥匙便到了手。她不禁大喜,连忙拾起钥匙,伸入锁孔,轻轻地一转动,锁便开了。

    她极力抑制着紧张而兴奋的心情,轻轻推开房门,悄然掩身挤进了屋里。

    眼前呈现着好一个香艳的镜头!只见床上的一男一女,面对着面,互相拥抱得紧紧的,仿佛怕谁跑了似的。

    宋佩妮虽已早作人妇,也看得神魂荡漾,霍然心动起来!

    她忙定了心神,蹑手蹑脚走进床前,弯下身去,轻推了项梅英一把,立即附耳轻声说:

    “别出声!是我……”

    项梅英在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乍一睁眼,刚要出声,幸亏宋佩妮及时阻止,她才发觉站在床前的,竟然是形同半裸的宋佩妮。

    宋佩妮忙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起床,但不要惊动熟睡中的叶雄。一面径自脱下晨褛,随手丢在床头。

    项梅英虽不明白宋佩妮的企图,却又不便问,但向搂着她的叶雄一看,不禁傻了眼,他把她抱得这样紧,要想不惊醒他而起身,实在非常困难。

    宋佩妮看她无计可施,于是灵机一动,又附在她耳旁轻声说:

    “你一翻身,立刻滚下床边,但要快!”

    项梅英只好先轻轻离开叶雄的怀里,突然一个大翻身,向床外滚去,滚在了床边的地上。

    几乎在同时,宋佩妮上了床,钻进被窝,补上了项梅英的空位。行动非常之快,使叶雄刚一惊动,犹未清醒,怀里又搂住了个性感的半裸胴体。

    叶雄在朦胧中,尚未发觉她们的“偷天换日”,使他怀里搂着的项梅英,已变成了宋佩妮!

    “你醒了?”他迷迷糊糊地问。

    宋佩妮轻轻“嗯!”了一声,把脸贴在他的脸前,才模仿着项梅英的声音,轻声说:

    “你老实告诉我吧,你究竟是谁?”

    叶雄轻抚着她的后颈,说:

    “怎么一早醒来,还没起床,你忽然问出了这个怪问题?”

    宋佩妮娇声说:

    “这怎么是怪问题,我把身体都交给了你,难道不应该问清楚,你究竟是谁吗?”

    叶雄笑笑说:

    “我就是我,昨夜是叶雄,现在仍然是叶雄。难道一夜之间,我会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成?”

    宋佩妮趁机笑问:

    “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呢?”

    “你?”叶雄说:“你不就是项小姐……”

    宋佩妮忽然撑起上身,面对着他说:

    “你再看看清楚!我究竟是不是项小姐?”

    叶雄大吃一惊,诧然急说:

    “你……石太太?……”

    宋佩妮看他吃惊的神情,忍不住大笑说:

    “奇怪吗?一夜之间,跟你睡在一起的项小姐,居然会变成了我!”

    叶雄实在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顿时情急说:

    “石太太,你快离开这个屋子,万一让人撞见,那就麻烦了……”

    宋佩妮却毫不在乎地说:

    “怕什么?你昨夜不是色胆包天,逼我亲自示范的吗?怎么现在又胆小如鼠起来了呀!”

    “我,我昨夜不过是开开玩笑罢了……”叶雄急忙想把她推起来。

    但宋佩妮却故意扑在他胸前,以一双秋波凝视着他,风情万种地笑着说:

    “你是开玩笑,而我却当了真,这可怎么办呢?”

    叶雄急得苦笑说:

    “石太太,我是无所谓的,实在是为你设想。万一让人撞见,传到石大爷耳朵里去,后果就不堪设想啦!”

    宋佩妮并不知道,叶雄昨夜是石万山授意,要他试探她的,真要被人撞见,叶雄倒不会有麻烦,而真正倒霉的却是她!

    因此,她完全不了解叶雄的苦心,是不忍心看她遭石万山的毒手,居然任性地说:

    “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要倒霉,就我们两个一起倒霉,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你这又是何苦呢?”叶雄差不多要求她了。

    宋佩妮两眼逼视着他说:

    “谁教你昨夜威胁我呀?我就让你羊肉没吃惹身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神气活现!”

    叶雄只好讨饶说:

    “算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放肆,这总成了吧?石太太,请你快起来……”

    宋佩妮“噗嗤”一笑,说:

    “要我起来很简单,不过你得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叶雄诧异地说:“我不是仇老大派来的吗?昨天我跟石大爷说的话,你也在场,不是全听见了……”

    宋佩妮忽然冷声说:

    “那全是鬼话!”

    “鬼话?”叶雄暗自一惊,力持镇定说:“那么你认为我是什么身份呢?”

    宋佩妮终于直截了当地说:

    “我已经知道了,你是甘瘤子派来的!”

    叶雄怔了怔,忽然哈哈大笑说:

    “我是甘瘤子派来的?石太太,幸好我只把你的话当作是在开玩笑,不然真要笑掉我的大牙呢!”

    宋佩妮冷冷地说:

    “哼!你不要笑,待会儿我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你准备去告诉石大爷?”叶雄问。

    “当然!”宋佩妮断然说:“你既是甘瘤子派来卧底的,企图对石大爷不利,我是他太太,能不告诉他?”

    叶雄神色自若地笑笑说:

    “那么石太太为什么不去告诉他,却跑到这屋里来。难道是特别施恩,让我在临死之前,能够一亲芳泽,落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宋佩妮冷若冰霜地怒斥:

    “你别臭美!我只是要查明你的身份,如果你真是甘瘤子派来的,就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混到这里来,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否则我马上把你交给石大爷!”

    叶雄毕竟不笨,一则他根本不是甘瘤子派来的,暗觉宋佩妮的恐吓,实不值一笑,用不着放在心上。一则宋佩妮既然疑心他图谋不轨,为什么不立刻告诉石万山,抓他去用刑逼供,却不惜牺牲色相,钻进被窝来问这问那?

    这使他颇觉诧异,认为宋佩妮的本身,很可能就有问题。否则石万山也不致于对她怀疑,甚至昨夜还要求他去挑逗自己的太太,试探她的虚实了!

    既有这种念头,叶雄便决心试探她一下,故意说:

    “石大太,如果我承认是甘瘤子派来的,你准备怎么样?”

    宋佩妮完全是得理不饶人的神气,冷笑说:

    “你不承认也不行!我非但知道你是甘瘤子派来的,而且更知道你跟石大爷说的,完全是一套鬼话。想使他信以为真,以为那个什么海盗头子会出力相助,其实你是企图把山里的情形查清楚,然后通知甘瘤子。里应外合,把石大爷的势力一举歼灭,对不对?”

    叶雄诧然惊问:

    “这,这是什么人说的?”

    “那你就不必问啦!”宋佩妮自鸣得意地说:“反正一句话,我手里有凭有据,绝不会是捕风捉影,冤枉你,现在我要你自己亲口说,是不是有这回事?”

    叶雄茫然苦笑说:

    “这真是从何说起……”

    他顿了顿,忽然大胆地说:

    “石太太,恕我放肆问你一句,是不是你心里但愿真有这么回事?”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宋佩妮作贼心虚,不由得暗吃一惊。

    叶雄突然执住了她的双臂,正色说:

    “如果你是真听不懂,我不妨说得更明白些。其实你期待了已经很久,希望甘瘤子能大举来犯,一举消灭石万山和他的手下,使你能挣脱他的掌握,重获自由!”

    “你……”宋佩妮顿时惊怒交加,急欲挣开他的两手。

    但叶雄却紧执她的双臂不放,接着说:

    “我看的很清楚,你既然怀疑我是甘瘤子派来的,就该立刻去告诉石大爷。让他抓我去问明真相,以便早作准备,甚至于先发制人,去消灭甘瘤子。可是你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来到这里,不惜以自己的色相来诱惑我。用心已经非常明显,你是企图软硬兼施,逼我就范,不得不受你的利用对吗?”

    宋佩妮终于气馁了,她凄然欲泣地说:

    “我并不是想利用你,而是想帮助你,如果你真是甘瘤子派来的……”

    叶雄闻言暗喜不已,诧然问:

    “帮助我去对付石大爷?……”

    宋佩妮犹未及回答,忽见床边站起了赤裸裸,身上一丝不挂的项梅英,以那种大义凛然的语气说:

    “不错!我们跟那石万山老贼,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叶雄不禁一怔,更觉诧异地问:

    “你们?”

    宋佩妮终于点点头,咬牙切齿地恨声说:

    “我忍辱偷生了几年,就是等待着这么一天。只要能让我报仇,无论你是甘瘤子派来的也好,任何人派来的好,我都愿意不顾一切地暗中相助。使石万山死无葬身之地。我就是跟他同归于尽,也是在所不惜!”

    项梅英也说:

    “我不顾一切地混到这里来找佩妮姐姐,也就是为了要报这血海深仇!叶先生,我们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你了,难道你还不愿表明身份,和你的立场?”

    叶雄沉思了一下,忽然冷笑说:

    “石大爷真有一套,居然跟我来这一手,用你们来试探我?”

    他倒不是多疑,而是猛可想到,石万山既然连自己太太都不信任,要利用他去试探,又怎么不可能派这两个女人来试探他呢?

    宋佩妮又气又急地说:

    “这这么大个男人,居然一肚子的鬼心眼,比我们女人还不如。我要是向着石万山,早就把你那封信交给他了!”

    “信?”叶雄茫然问:“什么信?”

    宋佩妮猛力挣开了他坐起身来,从胸罩里掏出在大厅里拾到的那封信,忿忿地丢在他身上说:

    “哼!你自己拿去看吧?”

    叶雄一骨碌坐起身来,拿起那封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由惊诧问:

    “这,这封信是哪里来的?”

    宋佩妮出其不意地,一把夺回了信,忙又塞进胸罩里。站下了床,抓起晨褛向身上一披,说:

    “现在你总该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了吧?”

    叶雄刚想说什么,正在这时候,他忽然有所警觉,从床上一个纵身,冲到房门口,以闪电般的动作,猛可拉开了房门。

    只见房门外,赫然站着个粗犷的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