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勒索公司 > 七、中伏

七、中伏

    金玲玲跟着两个大汉,走过一重重的铁门、甬道,又下了十几级水泥台阶,从一道暗门出去,发现外面是条幽暗的甬道,两边各有四扇厚重的铁门。

    他们来到左边第三道铁门,只见那大汉转动了门旁的一个铁轮,开启了铁门。进入里面一看,正如刚才在电视中所看到的一样,方天仇被关在室中央的大铁笼里。

    此时方天仇的一副狼狈相,真像是动物园被关在铁笼的猛兽,失去了昔日的威猛,任人观赏!

    金玲玲想起刚才对他的譬喻,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急忙咬住舌尖,才算忍住了。

    方天仇对她怒目而视,冷声说:“金女士能移尊就教,实在不简单!”

    金玲玲寒着脸说:“费话少说,现在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了!”

    方天仇摇摇头头说:“金女士,不是我吹毛求疵,请你易身处地的想一想,假如我在外面,而是金女士被关在这里面,那么你还有心情跟我谈判吗?”

    “那你究竟要怎样呢?”金玲玲怒问。

    方天仇坚定地说:“很简单,我只要求公平待遇,否则不必谈!”

    金玲玲勃然大怒,两只眼睛瞪得通圆,厉言疾色地警告他:“方天仇,你得放明白些,不要不识时务,我来这里已经是将就你了,再要提出无理要求,吃苦头的是你自己!”

    方天仇何尝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不过他看准了一点,就是对方既然委屈求全地要跟他谈判,一定是对他有所求,不然何必买他的账。

    因此他有恃无恐地笑笑说:“人各有志,谁也无法勉强,我方天仇生来就是个死心眼的人。要谈,就得照我的方式谈,不谈,我也无所谓,反正一句话,一切悉听尊便,我没有意见!”

    金玲玲气得满脸通红,狠狠一跺脚,恨声说:“好!不谈就不谈,我们走着瞧!”

    可是当她刚扭头要走时,传声器里却响起了邹炳森的声音,提醒她说:“金小姐,协理正在等你的回话呢!”

    金玲玲忽然有着被夹在中间,两面受气的感觉,气得差点哭出来。心想:我这真是何苦来哉?

    依她平时的脾气真恨不得立刻一刀两断,脱离这个“勒索公司”。但理智告诉她,这时万万不能意气用事,一个应付不当,邹炳森这家伙是翻脸不认人的,到时候她很可能有遭到比方天仇更不如的厄运。

    想了想,她只有暂且忍耐,沮然说:“姓方的,算你狠……”

    两个大汉知道她准备进入铁笼了,立即掏出手枪戒备。遂听传声器里发出邹炳森的声音说:“金小姐,现我要关电门了,请你行动快一点!”

    话刚说完,便见铁笼的栅门升起。

    说时迟,那时快,方天仇刚要趁机冲出铁笼,栅门突然落了下来,仍然把他关在里面。

    传声器里传来邹炳森的嘿然冷笑说:“方天仇,你如果不想尝尝麻电的滋味,最好安份一些,坐在那里别动!”

    方天仇绝望地叹了口气,只好坐在橡皮垫上。

    这时栅门再度升起,等金玲玲很快进入笼内后,便又落了下来,配合得天衣无缝。

    金玲玲瞥着一肚子的气,站在方天仇面前,向他怒目而视,恨声说:“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方天仇毫无表情地笑笑,歉然说:“很抱歉,害金女士也跟我一样成了笼中鸟。不过这样才能表示出金女士的诚意,对于我们的谈判,不无裨益,你认为我的话对吗?”

    金玲玲冷笑一声,忿然说:“你别得意,谈完了我就可以出去,而你这个笼中鸟才是有翅难展!”

    方天仇一笑置之,忽然正色说:“金女士,我并不想累你在这里面太久,有话尽可以三言两语说完,免得让人家看笑话!”

    “好!”金玲玲直截了当地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庄德成已经决心出让‘银星’唯一的条件就是在成交时,必需有你在场。成交的地点可能就在这里,到时候希望你能保持沉默,不参加任何意见,你同意吗?”

    方天仇听说成交的地点在这里,不免诧然问:“你是说,庄德成会来这地方跟你成交?”

    金玲玲故意说:“你能来,我能来,他庄德成为什么就不能来?”

    方天仇以为庄德成也已经落在他们手里了,顿时惊怒交加,态度强硬起来,断然说:“我无权干涉庄德成让不让‘银星’,不过要在这里成交,我会不顾一切地阻止他出让!”

    “你这是存心搅局?”金玲玲大为震怒。

    方天仇振声说:“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的心意已决,你们不妨使出任何手段来,看我方天仇会不会屈服在淫威之下!”

    金玲玲已是忍无可忍,气得怒骂一声:“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飞起一脚向他踹去。

    谁知方天仇早有准备,伸手一抓,竟捉住了她的中踝,使她顿时失去平衡,一个站立不住,“叭”地摔了一跤!

    这一跤摔得真不轻,金玲玲痛得娇呼一声,竟已爬不起身来,引得两个大汉捧腹大笑。

    传声器里一声怒喝,才制止了两个大汉,随听邹炳森怒问:“姓方的,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方天仇斩钉截铁地回答:“这里不适合谈生意!”

    “哼!我看你是在谋脱身之计吧?”邹炳森冷森森他说:“老实告诉你吧,我们宁可放弃银星夜总会,也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方天仇不由心往下一沉,但表面上仍然力持镇定,毫不在乎地大笑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方天仇既然落在你们手里,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阁下的话吓不了我!”

    邹炳森遇到这么软硬不吃的家伙,一时也把他莫可奈何,只好吩咐金玲玲:“金小姐,你出来吧,不必跟他谈了!”

    金玲玲好容易才站起来,狠狠地瞪了方天仇一眼,便走到栅门处等它升起。

    方天仇仍然坐在橡皮垫上,处之泰然。可是当那栅门刚升起,金玲玲的脚还不曾跨出的一刹那,他却霍地跳起身来,以迅雷闪电般的动作冲去。

    邹炳森的电钮不及捺下,方天仇已拦腰挟起金玲玲,冲出了铁笼。

    变生突然,两个大汉仓促间慌得不知所措,手里虽然紧握着枪,但方天仇以金玲玲身子作为掩护,使他们投鼠忌器,恐怕误伤了她而不敢贸然开枪。

    邹炳森电视上看得又惊又怒,情急之下,竟不顾金玲玲的安全,大声喝令:“开枪!”

    方天仇没料到对方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要置他于死地,竟不惜把金玲玲的命赔上一条!

    值此生死关头,他猛把金玲玲往地上一推,自己也就地一滚。

    “砰!砰!”

    “砰!砰!”

    两个大汉举枪连射,但因为是在惊慌之中,而他们的行动又太快,以致子弹全射了空。

    方天仇出了电笼,真如同出笼的猛狮,一个翻身跃起,根本不容两个大汉有时间瞄准目标,竟一头撞向那大汉的腹部。

    只听得一声惨呼,那大汉已被他撞倒,“砰”然一发子弹走了火,射在铁门上。

    另一大汉惊乱之下举枪连射,没想到全失了准头,非但未曾射中方天仇,反而使地上的大汉腿上连中两枪。

    “哇!”那大汉惨叫一声,当场痛得昏死过去。

    方天仇扑身过去,夺到他松落在地的手枪,又一滚身,滚开了老远。

    这大汉误伤了同党心里更是大起恐慌,还没找到目标,已被方天仇举枪击中,倒在地上。

    传声器里的声音如同雷鸣,邹炳森咆哮道:“姓方的,你跑不了的!”

    方天仇充耳不闻,奔过去拖起金玲玲,逼令她:“你带路!”

    金玲玲被他抓住臂膀,痛得好像折断了似的,但她居然咬牙,冷笑说:“你有本事就自己冲出去,何必求我带路!”

    方天仇怒问她:“你愿意死在这里?”

    金玲玲两眼射出恶毒的眼光,幸灾乐祸地说:“他们要的是你的命!”

    “哼!你看!”方天仇握着枪的手向顶上一指,只见原来是通风设备的气孔这时正冲出雾状白色浓烟,逐渐弥漫开来。

    金玲玲顿时大吃一惊,失声惊叫:“这是毒气呀!”

    方天仇忿然说:“现在你该明白,他们并不是要我一个人的命了吧!”

    既然危害到她自己的生命,她可急了,连忙冲向刚才进来的铁门,找寻开门的电钮。

    刚找到电钮,手还未及按上去,却听传声器里发出邹炳森的狞笑:“很抱歉,门上的电源已经切断,不必枉费心机,哈哈……”

    金玲玲伸手连接几下,果然铁门动也不动!

    方天仇气得奔回铁笼下,举枪对准笼顶的镜头,砰的一枪射去,被他击了个粉碎。

    这一来,邹炳林便无法看到他们了。一气之下,连笼顶的强光灯也灭掉,存心让他们在黑暗中被毒气毒死。

    金玲玲毕竟是个女人,在这生死紧要关头,她也忘了跟方天仇结有不解之仇,吓得大叫:“方天仇!……”

    方天仇循声摸了过去,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及至手指触到一堆软绵绵而富于弹性的东西,才知无意间摸上了金玲玲最诱人的地方,急忙缩回手说了声:“对不起……”

    金玲玲根本已无暇分辨他是存心或是无意,扑近他面前,抓住了他的手说:“门开不了,我们怎么办?”说着已呛咳起来。

    方天仇不屑地说:“你不是他们组织里的人吗?怎么问起我来了!”

    金玲玲这时真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在方天仇的眼里看起来,她好像真是“勒索公司”的一份子,实际上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个组织根本就没有把她当作“自己人”!

    要不然,刚才方天仇以她的身体作为掩护,邹炳森为何不顾她的生命安全,竟发令叫两个大汉开枪。

    念及于此,她不由暗自感到后悔莫及,自己死心塌地为这组织卖力,结果得到的又是什么?

    她这么默默地想着,不过是转念之间的事,而气孔里吐出的毒已愈来愈浓,在整个密不通风的密室里弥漫开来,使他们两个人都呛咳不已。

    方天仇在黑暗中渐感呼吸困难起来,他急向铁门上摸索,希望能找到可以用得上力气的门柄之类,但摸了半夭,才发觉这铁门平滑异常,毫无着力之处。

    这道铁门的设计和构造,确实与一般的门户不同,由外面进来,它是利用门旁的铁轮转动壁内的绞盘,使铁门分向两旁壁内缩入,门便开了。

    而由里面出去,则是按动电钮,始能将门开动。

    这种特殊的设计和坚固的构造,凭人力自然无法破门而出。方天仇了解整个情况之后,不禁深深叹了口气,绝望地说:“金女士,看来我们只有束手待毙了?”

    金玲玲到这时候,嘴上居然还不饶人,讥笑说:“你的神通不是大得很吧,怎么说出这种丧气的话来了?”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方天仇苦笑说:“此时此地,连你金女士是他们一路的,都无能为力,我还有什么法子可想!”

    “你真准备等死?”金玲玲暗急起来。

    方天仇只好自认黔驴技穷地说:“除非金女士知道别的出路,那我们只好认命了。”

    金玲玲哪会知道别的出路,她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除了判断它不是在香港本岛之外,可说一无所知。但求生是人的本能,她实在不甘心糊里糊涂被毒死在这鬼地方!

    灵机一动,她忽然轻声问:“你记得这里通风的气孔有几个?”

    方天仇被关在铁笼里很长一段时间,曾把整个密室的情形都暗记在心,立刻毫不迟疑地回答:“四个墙角上都有,一共是四个,你问这个干嘛?”

    金玲玲似乎在绝望中萌出一丝生机,急说:“快!我们把气孔一齐堵住!”

    方天仇一时倒没想到这个办法,被她一语提醒,顿时大喜。因为,无论如何,把四角的气孔能堵住的话,不让毒气继续冲出,至少可以暂时缓冲一下,容他们有时间另谋脱身之计,不致立刻被毒气毒死。

    可是他想到了一个问题,急切问:“我们拿什么去堵?……”

    金玲玲早已想到了,她也无暇回答,只听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已把身上穿的华丽洋装脱下,塞给方天仇说:“你快把这衣服撕开,我站在你肩上大概可以够得着气孔了。”

    方天仇这时不得不暗自佩服,金玲玲这女人确实心计过人。要不是运气不佳,怎会落得如此狼狈地步。

    接过那件洋装立即三把两把,将它撕成几片。然后拉着金玲玲奔到墙角,蹲下身子说:“你扶着墙壁,当心些!”

    金玲玲应了一声,便扶着墙壁,脱下高跟鞋,站上了他的肩头慢慢地站起来。

    这间密室显然是建造在地下,所以地面和顶的距离并不太高,他们两个人的高度加起来,金玲玲一伸手,便够到了装置在角落的气孔。

    当她接近气孔时,冲出的毒气几乎使她昏倒!

    金玲玲赶紧停止呼吸,强自使精神振作一下,以极快的动作,将撕开的一大片洋装塞进气孔里去。

    塞完,她已咳得泪如雨下,急向方天仇说:“好了……咳咳,咳咳……”

    方天仇忙蹲下身子,让她下地,连忙又赶到另一个墙角下去。

    不到两分钟之内四个气孔居然已被他们完全堵住!

    可是金玲玲在完成最后一个气孔的堵塞后,再也支持不住了,突然一阵头昏目眩,摇摇欲坠,差一点儿从方天仇的肩头上摔跌下来。

    方天仇发觉得快,及时蹲下身去,在她刚要昏倒时,正好回身她抱住了。

    手触她丰满的胴体,才知道这女人己是半裸,身上仅剩下乳罩和三角裤,幸好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否则这是个多么尴尬的局面!

    四个气孔虽然已被堵住,但室内密不通风,弥漫的毒气仍然存在,时间过久,还是足以构成对生命的危害。

    方天仇赶紧把金玲玲抱到近铁门处放下,在这种生死关头,他已顾忌不了许多,根据最普通的防毒常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人体的尿素解毒。

    于是,他就地取材,掏出手帕来一撕为二,在上面撒了泡尿,拿去放在金玲玲的鼻下,自己也用另外一半掩住鼻孔。

    过了好几分钟,金玲玲才清醒,首先就发觉一股令人作呕的异味,霍地坐起来,拿用那半条湿淋淋的手帕,茫然说:“这是什么?怎么一股怪味?”

    方天仇很不好意思说明,窘得呐呐地回答说:“这,这是防毒面具……”

    金玲玲立刻恍然大悟,娇骂了声:“缺德!”

    不过她也知道,方天仇并不是故意恶作剧,在这个时候,为了保全他们两个人的生命,这实在是万不得已的紧急措施,还幸亏他能想得出来呢?

    金玲玲本来对方天仇恨之入骨,仿佛有着杀父不共戴天之仇。可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由于彼此都在生死的边缘挣扎,可说是在同舟共济,使她反而产生了必需依赖他的感觉。

    尤其想到刚才两个大汉奉命开枪时,要不是方天仇及时把她推倒,子弹恐怕早已射在了她的身上,由这点看来,怎能不感谢人家的救命之恩呢?

    他们之间,究竟是怨深于恩?还是恩重于怨?她一时也弄不清楚了,只觉得心情异常的矛盾、茫然……

    方天仇无法看出她的神情,听她只娇骂了一声,便沉默无言下来,颇觉诧然地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金玲玲仿佛如梦初醒,心不在焉地应着:“我,我在想,想我们怎么办!……”

    方天仇冷静地说:“现在下面半天没有动静,再过一会儿,他们一定以为我们已经中毒死亡,绝不会想到我们还活着。那时候他们可能就会派人来查看,我们如果想出去,便必需把握机会。等门一开,立刻采取行动。”

    金玲玲“嗯”了一声,忽然想起被方天仇击中的大汉手里,尚有一把手枪,立即爬过去,摸了半天,终于把枪摸到,心里不由大喜,认为必要时也可以派上用场。

    回到方天仇身边后,她诧然说:“这半天没有动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哼!”方天仇冷笑一声,忿然说:“他们在等我们被毒气毒死!”

    金玲玲顿时恨声说:“他们的手段也太狠了,连我也置之不顾!”

    “你现在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方天仇不屑地问。

    金玲玲气得哑口无言。

    照理说,邹炳森跟她搭上了线,就算没有正式加入这个组织,至少她是在为“勒索公司”卖力,而且她正在进行谈判“银星”的出让,说什么也不该把她跟方天仇混为一谈,同时置她于死地呀!

    方天仇知道她已有悔不当初之意,便笑了笑说:“金女士,现在我们反正不是在等死,就是在等机会碰碰运气。当然,即使我们能侥幸出了这里,也不一定能脱得了身。换句话说,我们的求生希望是非常渺茫的,你愿不愿意趁这仅有的一点时间,把这个组织的情形跟我谈谈,让我死也死得明白些。”

    “你想知道什么呢?”金玲玲故意问。

    “我想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方天仇说。

    金玲玲吃吃笑着说:“你相信吗,我对这个组织所知道的,可能还不及你知道的多呢!”

    方天仇自然不相信,郑重说:“你说你知道的吧!”

    金玲玲坦然说:“不瞒你说,我只知道这组织叫‘勒索公司’,跟我接头的人叫邹炳森,直到刚才我才知道他的身份,是个什么组长,除此之外,我是一无所知。”

    方天仇进一步问:“他们为什么非要弄到‘银星’?”

    金玲玲觉得生死尚在未定之数,已没有隐瞒的必要,便直率地说:“他们想把‘银星’作为在香港的联络活动中心,并且把庄德成纳入外围组织,利用他在黑社会上的关系,供‘勒索公司’驱使。”

    方天仇暗自点点头,觉得自己所料的果然不错,于是笑笑说:“金女士还说知道的不及我多呢,这些内幕要不是你说出来,我连做梦也不会想到!”

    金玲玲忽然冷笑说:“你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

    方天仇达观地说:“并不嫌晚,至少我这次是不虚此行,获得了这个珍贵的资料。只要我能脱身,绝对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可惜你脱不了身!”金玲玲给他当头一盆冷水。

    方天仇却不服气,笑笑说:“不一定!吉人自有天相,我方天仇的命大福大,平时又不做亏心事,相信上帝会保佑我的。”

    “哼!”金玲玲不屑地说:“原来你是靠上帝保佑的,怪不得几次都让你死里逃生!”

    方天仇对她的嘲笑并不在意,故意说:“假如我这次能死里逃生,你不是也可以沾上点光了,难道你不愿意?”

    “我才不希罕沾你的光呢!”金玲玲冷冷地说:“老实对你说吧,就是你能逃出这里,我们的账还没清,我还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方天仇真没想到,金玲玲到这生死关头,居然还记恨在心,可见这女人心地之狭,简直是无以复加!

    “那你是跟我没完没了?”他悻然问。

    金玲玲“嗯!”了一声,表示她的报复决心,然后笑了笑说:“除非……”

    正在这时候,忽听得铁笼顶上的传声器发出“砰”地一声,方天仇知道是开了开关,急忙伸手按住金玲玲的嘴,阻止她出声。

    传声器“砰砰”地响了片刻,便听有人大声叫着:“方天仇!”

    他保持着沉默,不出一点儿声息。

    忽然那只强光灯一亮,使他们在黑暗中猛一接触光亮,刺激得睁不开眼睛了。

    传声器里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怒问:“怎么看不见他们?”

    “镜头被那姓方的小子击碎了……”这是邹炳森的声音。

    那女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忿然说:“那你怎么能知道下面的情形?”

    邹炳森的声音说:“毒气已经放了二十分钟,我相信他们早已完蛋了。”

    “是谁擅自作主放毒气的?”那女人的身份似乎很高,完全是质询下属的口气。

    邹炳森的声音在发抖,他惶然回答说:“因为情况迫切,那小子冲出了铁笼,还夺到了枪,企图夺门而出,我才万不得已,采取紧急措施……”

    “你知道他值五千万吗?”女人怒问。

    邹炳森顿时噤若寒蝉,不敢贸然答腔。

    另一个宏亮的声音却说:“这个不成问题,姓方的死活都不受影响,我们已经把信和照片送交林广泰了。只等下一步通知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交款。”

    那女人“嗯”了一声,冷冷地说:“邹组长所谓的紧急措施,是否征得你的同意?”

    宏亮的声音说:“刚才我们正忙着迎接总经理,所以……”

    “所以他就自作主张了,对吗?”女人咄咄逼人地责问。

    “如果出了差错,我愿意接受总经理的处分。”洪亮的声音变成低声下气了。

    方天仇和金玲玲听得清清楚楚,两个人都颇觉意外,想不到这个“勒索公司”的总经理,竟然是个女人!

    他们不由睁开了眼睛,相互显出愕然,露出诧异的神情。

    可是他们这一互望不要紧,竟把方天仇看得一怔,惊鸿一瞥,忙不迭把眼光从她身上收回,移向了那只传声器。

    金玲玲也为他的紧张神情一怔,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顿时面红耳赤起来。

    因为她身上仅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裤了!

    时下女人用品的质料,多半是最风行的“纯丝”,尤其在香港,有“本钱”的女人,不需要利用“伪装”,均喜欢用透明的网状乳罩,以示“货真价实”。目的是保持乳房的美好形状,而且不感觉约束和累赘。

    像金玲玲这种讲究时麾的女人,除了在外面怕违警,才不得已穿得整整齐齐。在她住的地方,总喜欢穿得愈少愈好,而且质料多半是薄而透明的。

    甚至于在孙奇公馆里作客,她只在透明的内衣外,披上一件薄纱的晨褛而已,似乎不愿隐藏起她那充满诱惑的胴体,免得暴殄天物!

    刚才方天仇无意间看到她这副妙相,由于在他感觉上,总认为金玲玲是林广泰的续弦,这点“道义”不能不守,所以赶紧来了个“非礼勿视”。

    幸好这时候传声器里又有了人说话,总算冲淡了这个窘困的场面。

    这是那位不知其貌的女总经理在说:“那个姓金的女人也在里面?”

    “是的……”邹炳森唯恭唯谨地回答。

    “那么‘银星’方面的事进行得怎样了?”女经理问。

    “正在进行……”

    邹炳森他话还没说完,被女总经理一声冷哼,吓得他连忙改口说:“我负责把这件事办成!”

    女总经理不置可否地冷笑一声,然后郑重说:“你们这次办的事,老实说,我相当的不满意。我接到电话,从澳门匆匆赶来,为的是听说那个姓方的,是个非常难得的人才,准备用一切方法说服他,使他能加入我们的组织,可是我迟来一步,你们就出了事!”

    那洪亮的声音惊诧说:“总经理准备争取那小子?”

    “为什么不?”女总经理怒声说:“你们那一个能及得上他!”

    邹炳森急忙说:“总经理怎不早说……我现在去看看,是否还来得及挽救……”

    随即听那女总经理冷哼一声,接着是一阵皮鞋声急步走远,又是铁门开启的声音……

    方天仇和金玲玲不禁又互望一眼,顿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