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语

06-3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年近30岁的某一天,我问了母亲这样一个问题:“小时候我做什么事看起来最快乐?”

那时我还在日本电视放送网的计算机系统部门工作,为一直在做不想做的事而发愁。而且,我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所以越发觉得苦恼。

当时我想,如果能了解最初那个崭新的、不具备社会常识等“前提条件”的我,也许我就能明白些什么,于是就向母亲提出了这个问题。母亲的回答是“抓虫子”。听到这个答案后,我清晰地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

我是在东京郊外长大的,那里曾是一个未经开发、充满大自然气息的地方。记得一到夏天,我就会东奔西跑,抓一整天虫子。我喜欢找独角仙、锹形虫的觅食地,抓到虫子也不养,而是马上放掉。我喜欢找新的觅食地,喜欢抓新的虫子。记忆一开,当时那欢欣雀跃的情绪似乎也被唤醒了。

仔细想想,其实我一向喜欢“新事物”。大学时代我玩过爵士乐,而爵士乐本身就是吸收新元素后发展起来的音乐。其代表人物就是迈尔斯·戴维斯。他向爵士乐中导入摇滚、骤停打击乐等新音乐元素,不断地进行创新。我对他的这种生活方式有着强烈的向往,并一直以自己的方式锐意创新,力图创造出新的音乐。那时我很快乐。

回想着往事,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只想做新的事。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追求“新的事”。

所以,我才会在大企业里不畏倾轧、挑战新的事业;觉得有必要,就会抛弃金钱和地位,改换工作。这种生活方式自然伴随着相应的风险。但是,比起放弃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这只是小菜一碟。我觉得,如果不能活出自己的样子,临终时我一定会后悔。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要为做自己想做的事活着。

归根结底,人生就是一句话:做或不做。不做出某种决定,就绝无可能向前行进。至于这选择是否正确,说实话谁也不知道,但光是左右为难,不付诸行动的话,那也是毫无意义的。我想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得出简单的答案,姑且全力以赴地去做,除此无他。

当然,有时也会失败。

这时,我们要查明失败的原因,并在下一次挑战中以此为鉴。永不放弃、反复推动这一循环,我想就一定能走近成功。如此这般,有时哭泣有时欢笑,一步一步坚持不懈地向前行进。人活着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让人们幸福。

我认为,在取得商业成功的过程中,进而在人的一生中,“让人们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事。

这个世界是由用户与商家构成的生态系统。能给予人们所求之物的人,就能生存下去。公司也是如此。当员工做出人们所追求的东西时,爆品也就诞生了。其结果是,公司兴旺发达,在里面工作的人也会变得幸福。“让人们幸福”才是“让自己幸福”的唯一方法。我想,不管在什么时代,只要人类还是人类,这一本质就不会改变。

所以,要做想做的事、活出自己的样子,我们就不能以自我为中心,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儿似是而非。我认为,我们必须成为这样一种人:始终想着“人们需要什么”“人们在烦恼什么”,通过反复尝试、不断摸索,去了解人们的内心活动。

要做到这一点,有一个绝对条件,那就是依自己的感性生活。因为只是听公司和上司的话行事,按操作手册机械地工作,我们会渐渐远离人们的内心。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内心深处感受到的情绪也必然与其他人共通。珍视自己的这份情绪,正是为理解他人的情绪而跨出的第一步。所以,我们切不可为了适应社会系统和企业组织,采取扼杀自身感性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我希望大家都能一心为造福他人,坚持不懈地付出真挚的努力。

同时,我认为公司不可管理过度,把员工当物品看待。为了做公司的齿轮而扼杀自己的人,无法在真正意义上从事令他人喜悦的工作。与其如此,我们还不如构筑一个良好的环境,使怀有高超技能和高度热情的员工能轻松地发挥才干,并彻底地放权给他们。我认为这才是公司得以成长的唯一方法。

告诉我这个道理的是LINE株式会社的员工们。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只是在配合他们改变公司的经营方式,而他们也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才能,其结果就是创造了LINE这个划时代的服务。我对他们唯有感激之情。

当然,我们更不能忘了感谢深爱这项服务的用户。有时我们也会听到严厉的批评,但用户的那些话发自肺腑,是在为公司着想。这一切已成为永难忘怀的回忆,留存在我的心中。

2015年3月31日。

我感觉自己是时候转入下一个阶段了,便辞去了LINE株式会社社长的职务。我没有任何牵挂。LINE的事业已步入成长的轨道,正是放心交接的好时机。作为曾经的社长,我觉得这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况且,新的经营团队比我更优秀,他们原本就是一直以来引领LINE事业的佼佼者,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他们一定能让公司发展得比现在更壮大。

至于我,今后还会继续追求“新的事”。

4月,我创办了一家互联网视频媒体公司——C Channel株式会社。现已开始发布由女模特或演艺圈人士介绍日本时装、饮食及旅游信息的视频资源。我的想法是,以此为起点,花一定的时间建立一个全新的媒体。

说实话,在这个领域要实现商业化是非常困难的。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更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工作。因为缺少充裕资金的年轻人很难涉足这个行业,年长者必须承担起风险,去挑战这项事业。

而且,日本社会的一大问题是伴随着少子老龄化的经济衰退。在此情况下,社会需要的是新产业的诞生。如果成功办起了新媒体,就能创造出巨大的可能性。日本的媒体还没有在海外成功的先例,所以我是干劲十足的,准备以十年为一个阶段,把C Channel培育成时代华纳那样的全球性媒体。

此外,我以独有的方式从过去的经历中摸索出了一套知识和见解,我想运用这些识见,积极致力于对创业者及新兴企业的支援和培育。我要支持那些有干劲的年轻人,让他们更好地一展身手。因为这是激活社会的最佳方式。

当然,哪件事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也可能会一头撞到墙上,但我还是想和过去一样,有时哭泣有时欢笑,一步一步地向前行进。我已打定主意,要在自己进一步成长的同时,全力以赴为社会做出贡献,哪怕只是一点点。

再次从零开始,自然会有不安。

但是,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我愿用自己一赌这未来的可能。

“追求想做的事。”

“为了人们的喜悦而努力。”

今后我也会为贯彻这些简单的原则生活下去。

若能与读过本书的各位一起开创光明的未来,我将感到无上的喜悦。

2015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