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谋杀

04-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寄往:Graff%mailto:pilgrimage@colmin
  pilgrimage@colmin。gov
  来自:Carlotta%mailto:agape@vatican
  agape@vatican。net/命令/姊妹/ind
  主题:请转寄
  附件是加密的。如果你在和我失去联系后十二个小时把它寄给比恩。他知道密匙。
  只花了十个小时就完成了曼谷整个最高指挥基地的安全与检查工作。计算机专家会探索,尽量找出纳苏根是和外面的什么人联系,还有他是不是实际上与外国势力有联系或者这只是由于一个私人的冒险。当萨里文和总理的工作完成以后,他独自来到比恩等待的兵营里。
  比恩的士兵大多数都返回了,比恩也让他们中的大多数去睡觉了。他仍然用一种不连贯的方式看着正在播放的新闻,因此他只对正在说话的脑袋是怎么动的感兴趣。在泰国,每件事情都被认做是爱国热情。当然,在国外,那是一个不同的故事。所有的普通的广播都带着更多的怀疑的观点,怀疑印度人员是不是真的做了暗杀的尝试。
  “印度为什么想要激怒泰国,让泰国卷入战争呢?”
  “他们知道无论缅甸是不是提出要求,泰国都会最终进入战争。因此他们觉得他们必须剥夺泰国最好的战斗学院毕业生。”
  “一个孩子也那么危险吗?”
  “如果你能够找到的话,你最好去问蚁人。”
  而且持续不停,每个人都在试图显得聪明——或者至少比印度和泰国政府聪明,那是媒体一直在玩的游戏。比恩唯一在乎的是那会怎么影响到彼德。有任何东西提及阿契里斯正在印度进行活动的可能吗?一点消息都没有。至今还是关于巴基斯坦的军队正在向伊朗方向移动吗?那“曼谷爆炸”的故事已经慢慢消散到了空气里了。没人给予此事全球性的暗示。只要I。F。能够不让核武器发射,在南亚,看上去还是政治问题。
  除了,那根本不是。每个人都忙碌于试图看上去明智和不吃惊的,没有人站出来尖叫整个局势和以前是完全不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敢于背对着两百年争端的敌人而且入侵其东面的弱小国家。现在印度正在攻击泰国。那意味着什么?印度的目标是什么?可能的利益是什么?
  为什么他们不讨论这些呢?
  “哦,”萨里文说,“我不认为我很快会去睡觉。”
  “所有的事情都扫清了?”
  “更接近于那些担任查克利亲近职务的人都被送回了家而且在调查进行的时候拘留在房子里。”
  “那意味着是整个高级指挥部。”
  “不是那样,”萨里文说。“最好的野战指挥官都在野外进行指挥。他们中的一个人会被带来做查克利。”
  “他们应该把那职位给你。”
  “他们应该,但是不会。你不觉得饿吗?”
  “已经很晚了。”
  “这里是曼谷。”
  “是的,不过不是真的,”比恩说。“这里是军事基地。”
  “你朋友的班机什么时候到?”
  “早晨,黎明后。”
  “哦。她会不高兴的。你要去飞机场接她吗?”
  “我没有想呢。”
  “我们去吃晚饭,”萨里文说。“官员总是这么做。我们能够带上两个能够战斗的士兵和我们在一起,确保我们这些孩子不必去战斗。”
  “阿契里斯不会放弃去杀掉我们的。”
  “我们。他这次瞄准的是我们。”
  “他可能有一个后备力量。”
  “比恩,我饿了。你们饿吗?”萨里文求助于和他在一起的小队队员。“你们有人饿吗?”
  “还不,”他们中的一个说。“我们在通常的时候吃饭。”
  “困了,”另一个说。
  “有人够清醒和我们一起到城市里去吗?”
  他们全部都立刻向前一步。
  “不要问卓越的士兵他们是不是想要保护他们的指挥官,”比恩说。
  “派两个和我们一起去,让其他人去睡觉,”萨里文说。
  “是的,长官,”比恩说。他转向那些男子。“诚实地进行评估。你们中的哪一个由于今晚的睡眠不足受到的损伤最小?”
  “我们明天可以睡吗?”一个人问。
  “是的,”比恩说。“所以问题是那影响你的生理节奏有多厉害。”
  “我没有关系。”还有四个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比恩选择了最近的两个。“你们中的两个多值两个小时夜,然后照常轮换。”
  出了建筑,两个保镖在身后五米跟着,比恩和萨里文最后有了一个坦白交谈的机会。虽然,开始,萨里文必须知道。“你们甚至在基地里也进行常规警戒轮换吗?”
  “我错了吗?”比恩问。
  “很明显没有,但是……你真的太偏执了。”
  “我知道我有一个打算要我死的敌人。一个碰巧希望从一个有权的位置转换到另一个有权的位置的敌人。”
  “每次都更有权利,”萨里文说。“在俄罗斯,他没有权利开始战争。”
  “在印度也一样不行,”比恩说。
  “发生战争了,”萨里文说。“你在说那不是他的吗?”
  “那是他的,”比恩说。“但是他也许还必须说服成人跟随他。”
  “赢了一点,而且他们也给了你你自己的军队,”萨里文说。
  “多赢一点,他们给你整个国家,”比恩说。“象拿破仑和华盛顿表现出来的一样。”
  “要掌握世界,你必须赢多少呢?”
  比恩让问题就那样撂着。
  “他为什么追逐我们?”萨里文问。“我想你是对的,这个行动至少完全是阿契里斯的方式。那不是印度政府会做的方式。印度实行的是民主政治。除掉孩子并不好,他不可能得到别人的赞同。”
  “那甚至不会是印度,”比恩说。“我们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除了是阿契里斯干的以外,”萨里文说。“这些事情一点头绪也没有。二流手段,明显的是战争策略,我们也许会被撕成块的。象这样的下流的方式只能够弄脏印度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声誉。”
  “很明显他并不在做印度最感兴趣的事情,”比恩说。“但是他们认为他是的,如果他真的是处理与巴基斯坦关系的人的话。他在为自己做事情。而且我能够看到他通过绑架安德的团队和杀害你的尝试中得到的利益。”
  “减少对手?”
  “不,”比恩说。“他让战斗学院的毕业生看上去是战争中最重要的武器一样。”
  “但是他不是战斗学院的毕业生。”
  “他到过战斗学院,他也是那个年龄。他不想必须等到他长大才成为世界使王。他想要每个人都相信一个孩子能够领导他们。如果你值得被杀害,如果安德的团队值得被偷窃……”比恩意识到,那也帮助了彼德·维京。他没有进战斗学院,但是如果孩子可能象是世界的领袖的话,他自己作为洛克的记录就可以把他抬举到任何竞争者之上。军事头脑是一件事情。结束联盟战争是一个更有力的条件。那能够把“精神病的战斗学院除名生”压到手下。
  “你认为就是这样吗?”萨里文问。
  “什么所有?”比恩问。他已经找不到思路了。“哦,你的意思是那就可以充分解释为什么阿契里斯会想要你死吗?”比恩想了想。“我不知道。也许吧。但是那没有告诉我们他为什么让印度发动一场比应有的更血腥的战斗。”
  “那有什么关系呢?”萨里文说。“让每个人害怕战争带来的后果,所以他们想要比霸权更强大的力量来保证战争不会扩大。”
  “那很好,除了没有人打算指定阿契里斯做霸主。”
  “好主意。我们正在决定阿契里斯仅仅是愚蠢的可能性吗?”
  “是的,那不是一种可能性。”
  “佩查怎么办,她能够把他愚弄到对这个显而易见但是稍微有点愚蠢的浪费的战略感到迷糊吗?”
  “有这个可能,除了阿契里斯对于了解人性非常锐利以外。我不知道佩查能不能对他说谎。我甚至没有看到过她对任何人说谎。我不知道她能不能。”
  “没有见过她对任何人说谎?”萨里文问。
  比恩耸耸肩。“我们在战斗结束的时候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讲述了她的想法。她也许有的时候隐瞒一些什么,但是他告诉你她在做什么。没有烟幕也没有镜子。门既开着又关着。”
  “说谎就象练习,”萨里文评论。
  “象查克利一样?”
  “你只有纯粹的军事能力是不能做到那个位置的。你必须让你自己在许多人看来非常好。而且隐藏起大多数你正在做的事情。”
  “你不是在说泰国政府是腐败的吧,”比恩说。
  “我说的是泰国政府是政治上的。我希望那不会让你吃惊。因为我听说过你很聪明。”
  他们找了辆车带他们到城里去——萨里文总是有权限征用一辆汽车和司机,他不过是从没有用过,直到现在。
  “那么我们去哪里吃呢?”比恩问。“我们好象没有带着餐厅的指南。”
  “我在一个有着比任何餐厅都好的厨师的家庭长大,”萨里文说。
  “我们要去你家吗?”
  “我家在清迈附近。”
  “那会是战区。”
  “那就是为什么我想他们实际上是在万象的原因了,虽然安全规定让他们不能告诉我。我的父亲在处理一个关于分散的军工厂的网络。”萨里文笑了。“我必须确定我的确保我带走了一些关于我家人的防护工作。”
  “换句话说,他是做那个任务最好的人选。”
  “我母亲才是最适合那个任务的人,但是这里是泰国。我们和西方文化的交流在一个世纪以前就结束了。”
  他们最终必须询问军人,而且他们只知道他们能够负担起得地方。所以他们发现他们自己在一个很小的通宵餐观里吃饭,那不是城里最糟的,也不是最好的。而且所有的东西都那么便宜,有一种完全免费的感觉。
  萨里文和士兵不停地吃,好象那是他们曾经吃过的最好的东西。“那不是很棒吗?”萨里文问。“在我父母开公司的时候,当他们在餐厅和来访的人吃那些只能想象的东西的时候,我们这些孩子只能在厨房吃仆人吃的东西。这些东西是真正的食物。”
  无疑,那就是为什么在格林斯博罗的亚姆-亚姆的美国人为什么喜爱他们在那里吃到的东西的原因了。儿童时的记忆。那种味道好象是安全、爱还有好习惯的奖赏。一种我们向往的味道。当然,比恩没有任何那种记忆。他对拣起食物的包装纸和舔塑料包装上的残留物用自己的鼻子努力找寻那些东西没有任何的怀念。他有什么可以怀念的吗?在阿契里斯的“家庭”里的生活?战斗学院?不可能。和他的家人在希腊生活的日子太晚了,不能成为他早期儿时记忆的一部分。他喜欢在希腊,他爱他的家人,但是不,他唯一的儿时的美好回忆是在凯罗特修女的公寓里,当她把他从街道带出来,喂养他,让他保持安全,帮助他准备好接受战斗学院的测试——他离开地球的入场券,那里他可以安全地摆脱阿契里斯。
  那是他童年时期唯一觉得安全的时候。即使他不相信,或者明白,在那个时候,他也感受到了爱。如果他能够在某个餐厅里吃到象凯罗特修女在鹿特丹为他准备的那样的食物的时候,他也许会感受到美国人在亚姆-亚姆,或者泰国人在这里感受到的感觉。
  “我们的朋友保罗密考特不是真的喜欢这些食物,”萨里文说。他说的是泰国话,因为比恩已经相当彻底地掌握了这种语言,而且士兵也不觉得通用语多么舒服。
  “他也许不喜欢,”一个士兵说,“但是那让他长高。”
  “他很快会和你一样高的,”另一个说。
  “希腊人会长多高呢?”头一个问。
  比恩冻住了。
  萨里文也一样。
  两个士兵用警惕的眼睛看着他们。“怎么,你们看到了什么?”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希腊人呢?”萨里文问。
  士兵互相看着,然后笑容消失了。
  “我猜他们不愚蠢,”比恩说。
  “我们看了所有的虫族战争的影象,我们看到你的面孔了,你以为你不是名人吗?你不知道吗?”
  “但是你们什么都没有说,”比恩说。
  “那很无礼啊。”
  比恩怀疑有人早在卡拉科拉和格林斯博罗的人认出了他,但是太有礼貌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到达飞机场的时候是早晨三点。飞机预定六点到达。比恩太紧张不能睡觉。他派自己进行警戒,让士兵和萨里文打个盹。
  所以比恩在飞机将要到达前四十五分钟的时候,注意到了从月台附近开始的小小的紧张的骚动。他站起来,去问发生了什么。
  “请等待,我们会宣布的,”售票员说。“你的父母在哪里?他们在吗?”
  比恩叹息。名声也不过如此。萨里文至少会被认出来。然后,这里每个人整夜都有勤务,也许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暗杀行动的新闻,所以他们没有看到萨里文一次次出现在影象里的面孔。他回去叫醒一个士兵,让成人和成人交往,找出发生了什么。
  他的制服也许会给他一些平民不能了解的信息。他冷着脸回来了。“飞机坠毁了,”他说。
  比恩感觉到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阿契里斯吗?他找到接触到凯罗特修女的方法了吗?
  不可以,他怎么知道的?他不能监听世界上的每架飞机的。
  比恩是通过兵营的计算机发送信息的。查克利可能会看到它。如果他那时还没有被拘捕。他也许有时间把这个消息转达给阿契里斯,或者他们的任何一个中间人。否则阿契里斯怎么会知道凯罗特修女会来呢?
  “这次不是他,”萨里文在比恩告诉他他的想法时说,“有很多理由可以让飞机从雷达上消失。”
  “她没有说消失,”士兵说。“她说是坠毁。”
  萨里文看上去受到了真正的打击。“保罗密考特,失陪一下。”然后萨里文去电话那里,接通了总理办公室。作为泰国的骄傲和喜悦,刚刚从一次暗杀行动中生还的他有这样的利益。在几分钟内,他们被护送到了飞机场内的会议室里,那里都是政府的,军方的高级官员,还联系了飞行权威以及世界范围的情报人员。
  飞机是在南中国海坠落的。那上海航空的飞机,中国正把那当作内部事物处理,拒绝允许外部调查人员到坠毁现场。但是空中管制维京有一些记录——有爆炸发生,很大,飞机在在任何部分坠落地面之前就已经成为碎片了。没有生还可能。
  唯一的微弱希望是。也许她没有和任何地方联系。也许她没有登机。
  但是她登机了。
  我本来可以阻止她的,比恩想。当我同意信任总理而不等待凯罗特的到来的时候,我可以立刻说让她回家。但是相反,他等待,观看影象,在夜里去镇上。因为他希望看到她。因为他被吓坏了,需要她在他身边。
  因为他太自私,甚至没有想到他正在把她暴露到危险中。她用自己的名字上的飞机——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没有这么做过。那是他的过错吗?
  是的。因为他用那么紧急地召唤她,以至于她没有时间做隐蔽活动。她只能让梵蒂冈安排她的飞行,而且就是那个。结束了她的生命。
  她考虑到的就是结束她的部门工作。工作没有完成就离开了。有人必须接替那些工作。
  从她遇到他开始,他做的事情就是从她那里窃取时间,把她从她的生活需要的事情那里拉开。为了他,她必须躲藏着,完成她的工作。无论他什么时候需要她,她都把一切放下。他做了什么值得她这样对他?他曾经回报她什么呢?而且现在他永远地把她的工作打断了。她会那么苦恼。但是即使现在,如果他能够和她交谈的话,他也知道她会说什么。
  那总是我的选择,她会这么说。你是上帝给我的工作的一部分。生命结束的时候,我不害怕回到上帝那里。我只担心你,因为你总是让自己离他那么远。
  只要他相信她活在哪里。她也许和颇克在一起,用她多年前照顾比恩的方式照顾她。她们两个在笑着回忆那个笨拙的老比恩,他只会让人们送命。
  有人碰了碰他的胳膊。“比恩,”萨里文耳语着。“比恩,让我们送你离开吧。”
  比恩回过神注意到自己泪水已经流了满脸。“我留下,”他说。
  “不,”萨里文说。“这里什么都不会发生。我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官员住宅。这些是外交部门应该做的。”
  比恩用袖子擦了擦眼睛,象孩子一样。在他的人面前那是什么样的事情啊。但是那不过是太坏了而已——但是试图隐藏他的悲伤或者悲哀地要求他们不要说出去只能更糟糕。他做了就是做了,他们看到了他们看到的,仅此而已。如果凯罗特修女不知道一个象比恩这样承受了她那么多恩惠的人的眼泪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是值得落泪的呢?什么时候他们可以流泪呢?
  有一个警察护卫队等待他们。萨里文感谢了他们的保镖然后命令他们返回兵营。“睡到你想要起再起好了。”他说。床。有一个警察护送者等待他们。保罗密考特谢了他们的保镖而且命令他们回兵舍去。“不需要起床直到你感觉像它,”他说。
  他们向萨里文敬礼。然后他们转向比恩向他敬礼。很剧烈。是最好的军人风尚。没有怜悯,只有尊敬。他用同样的方式向他们回礼——没有感激,只有尊重。
  在军官住宅的清早变得越来越让人发怒和厌倦。中国是不妥协的。即使绝大多数乘客是泰国的商人和旅行者,但那是中国飞机在中国的领空,而且因为有迹象显示那不是定时炸弹而是一枚地对空导弹的攻击,所以那被作为军事机密而被封锁。
  比恩和萨里文都同意明显是阿契里斯。但是他们已经进行了充分的交谈,比恩已经同意让萨里文给泰国军方和国务院的领导人提交一个摘要,让他们知道那些需要知道的数据,以对情况有所了解。
  印度为什么要炸毁在中国上空的客机呢?那真的只是为了杀害一个到曼谷拜访一个希腊孩子的修女吗?那实在是太牵强而无法让人相信。但是,一点一点,通过殖民部长的帮助,他可以让他们得到关于阿契里斯的神经疾病的资料,甚至那些洛克的报告中没有涉及到的细节。他们开始明白那是对的,实际上,那也许就是阿契里斯对比恩发出的一种挑战信息,告诉他,这次他可能会被赶走,但是阿契里斯仍然可以杀掉任何他想要杀害的人。
  当萨里文向他们报告的时候,比恩被带到楼上的私人住处,总理夫人非常友好地带他到一间客房,而且问他是否有朋友或者家人需要她进行联系,或者他是不是想找大臣或者某种宗教的牧师。他感谢了她,并且说,他真正需要的就是独处一会。
  她出去,门在她身后关上,比恩安静地哭到他精疲力尽,然后蜷缩在地上的垫子上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明亮的光线还能从关闭的百叶窗外照射近来。他的眼睛由于哭泣还很疼痛。他仍然精疲力尽。他必须起身是因为他要接受。而且他很口渴。那就是生活,抽进去,抽出去,睡觉,醒来,再睡觉,再醒来。哦,而且这里那里还在重复。但是他太年轻了,而凯罗特修女已经从生活的这一方离开了。找到了一些生命的含义。但是是什么呢?比恩很有名,他的名字将永远记录在历史书里。也许只是安德·维京一章的列表中的一部分,但是那很好,比大多数人得到的东西都多了。当他死的时候,他是不会关心的。
  凯罗特不会出现在任何历史书里。甚至不会出现在脚注里。哦,不,那不是真的。阿契里斯正在越来越有名,而且她是发现他的人。那毕竟已经超出了脚注的范围了。她的名字会被人记住,但是总是因为那联系到那个杀掉她的叛逆者,那只因为她看到了他有多么无助而且把他从街道上救出来。
  阿契里斯杀了她,但是当然,我也帮了他。
  比恩强迫自己想别的事情。他已经感觉到他的眼皮在燃烧,那意味着他的泪水就要流出来了。那已经做了。他需要保持相关的机敏。继续思考非常重要。
  房间中有一部客人使用的计算机,连接到标准网络还写着泰国的主要连网软件。比恩很快用一个他很少使用的身份登录了。格拉夫会知道泰国政府不知道的东西。彼德也一样。他们会写信给他的。
  很快确定了,他们两个会把消息发到了他的一个加密站点了。他把他们都拉下水了。
  它们是一样的。一个凯罗特修女自己转寄给他的信件。
  它们说的是同样的事情。信息是泰国时间早晨九点到达的。他们大概都等了十二个小时以便凯罗特修女联络他们撤消这个信息。但是当他们独自证实了她没有机会生还的情况以后,他们决定不去等待。无论这个信息是什么,凯罗特修女已经设置了一个方式,那样如果她没有每天采用步骤来阻止的话,那也会自动地由格拉夫和彼德送到他这里。
  那意味着,她生活的每一天都在想着他,要隐瞒什么不让他知道,而且同时确保他能够看到信息的内容。
  她的永诀。他不想读它。他已经哭到衰弱。什么都不剩下了。
  但是她仍然想要他阅读。而且毕竟她是为他死的,他当然要为她阅读。
  文件是被双重加密的。当他用自己的密匙打开的时候,仍然是她做的暗码。他不知道密码是什么,但是因此那一定是她期待他会想到的东西。
  而且因为在他死后,他只能去试图寻找关键,所以选择是明显的。他用颇克的名字进入,解码程序立刻进行了。
  那是,和他期望的一样,一封给他的信。
  亲爱的朱里安,亲爱的比恩,亲爱的朋友:也许阿契里斯已经杀了我,也许他没有。你知道我对复仇的看法。惩罚是上帝的事情,同样,气愤会让人们愚蠢,即使是象你那样聪明的人也不例外。阿契里斯必须被阻止,那只因为他是什么样的人,而不是因为他对我做了什么。我的死亡方式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生活的方式才是重要的,而且那是我的基督的裁决。
  但是你已经知道这些了,但是那不是我写这封信的原因。这是一些关于你的资料,你有权知道。那不是什么愉快的信息,而且我会到你已经有一些预感的时候告诉你。虽然,我没有打算由于我的死亡而让你处于无知中。那也许会是阿契里斯或者随便什么别人——那些远比你更有权威的人,他们引起我的突然死亡。
  你知道你的出生是使用从你父母那里偷来的胚胎进行的违法的科学实验的一部分。当实验结束的时候,你超自然的记忆到你令人惊异地从你的同胞被残杀的过程中逃脱出来。你在那个年纪做的事情高过了任何知道这个故事的人,你的确有着极端高超的智慧。你直到现在还不知道的是,你为什么那么聪明,以及那对你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偷窃构成你的冷冻胚胎的人是一个某种科学家。他正研究通过基因手段提高人类的智力。他的实验的理论基础是一个叫做安东的俄罗斯科学家的成果。虽然安东处于干涉命令下不能直接告诉我,他还是勇敢的找到了一个方法绕开程序告诉我在你身上的基因变化。(虽然安东的印象里那个变化只能用为分裂的受精卵,但是那不过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不是理论问题。)
  在人类的基因组里有两支钥匙。一把掌管着人类的智慧。如果向一边旋转,那边就有个控制你的大脑能力限制大脑容量的阻碍。对你来说,安东的钥匙已经旋转了。你的头脑不会停止成长。在早期那不停止生长新的神经元。你的大脑持续生长增加新的连接。而不是只有有限的容量,在早期发展形成的时候,你的大脑根据需要增加新的容量和新的模式。你的内心好象个一岁大的孩子。但是从经验上看,婴儿通常进行的心智壮举比那些成人能够做的伟大得多,那会一直保持在你能够涉及的地方。对于你的整个生活来说,例如,你将能够象母语一样掌握一种新的语言。和其他人不一样,你能够用你自己的记忆在制造和维持联系。你是,换句话说,不能标定的,也许是自我设置领域的。
  但是解放你的头脑是有代价的。你也许已经猜到了。如果你的头脑持续增加,你的头会怎么样?所有的那些脑物质如何呆在里面呢?
  你的头当然也持续生长。你的头盖骨永远不会完全关闭。很自然,我对你的头盖骨进行了追踪测量。它成长很缓慢,而且你的头脑除了生长很少的神经元以外更多参与了创造。同样,你的头盖骨上有的地方比较薄,所以你也许注意也许没有注意到你的头围的增长——但是确实在长。
  你知道,安东的钥匙的另一边包括的是人类的生长。如果我们停止了生长,我们会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死去。想活得越长就要抛弃越多的智力,因为我们的大脑必须被锁死并且在我们的生命周期的早期停止生长。绝大多数的人类都是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波动。你甚至都不在图表上。
  比恩,朱里安,我的孩子,你会非常年轻就死去。你的身体会一直生长,不是青春期生长的方式,不是那种突然窜高然后就是成人的身高了。一个科学家说过,你永远不会到达成人的身高,因为没有成人的身高。只有死亡时的身高。你会一直稳定地生长,越来越高,越来越大,直到你的心脏无法负荷,或者你的脊椎崩溃。我坦率的这样告诉你,是因为没有办法软化这个打击。
  没有人知道你的生长会如何进行。开始我从你的成长看上去比预计的情况更缓慢中得到另一个鼓励。别人原来告诉我,在青春期的时候,你会超过和你同龄的人——但是你没有。你一直远远落在他们后面。所以我希望他们也许是错了,你也许可以活到四十或者五十岁,或者仅仅三十岁。但是在你和你的家人生活的一年内,还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有规律的,而且你的生长率加快了。所有的迹象表明那会持续加速。如果你活到二十岁,你会挑战所有的理性的期望。如果你在十五岁以前死去,那会只是一点惊讶。我在写这些的时候落泪,因为如果还有一个拥有长长的人生来为人类服务的孩子的话,那应该是你。不,我应该诚实,我的泪水是因为我想到你,从很多角度上看,都是我的孩子,唯一让我高兴的事实是,你从这封信里了解你的未来,那意味着我死在了你之前。你知道,所有有爱的父母最恐惧的是,他们不得不去埋葬一个孩子。我们修女和牧师没有那种伤心事。除非那发生到我们身上,而且我那么愚蠢并且高兴地那样对你。
  我有所有的那些研究你的队伍发现的文件资料。如果你允许的话,他们还会继续研究你。那个连接是这封信的结束。他们能够信任,因为他们都是正直的人,而且因为他们也知道他们的计划的存在被人知道的话,他们也会处于极度的危险中,研究通过基因来提高人类智力意味着违反法律。合作与否全都取决于你。他们已经拥有有价值的数据了。你可以继续生活而不考虑他们,你也可以继续提供他们资料。我对这项科学工作并不极感兴趣。我与他们工作是因为我需要知道你会发生什么。
  原谅我对你隐瞒这些东西。我知道你觉得你更喜欢一直都知道那些。我只能说,作为一种辩解,作为一个人,有一个清白的阶段和对生命的憧憬是件好事情。我担心如果你太早知道,那会剥夺你在那方面的希望。而且剥夺了你这些知识也剥夺了你决定如何度过这些年的自由。我会很快告诉你。
  因为那些极微小的基因差异,有人说你不是人类。那是因为安东的钥匙在两个方面改变了基因,而不是一个,那从不可能是突发事件,而且你表现出了一种新的形式,一种实验室的产物。但是我告诉你,你和尼可拉是双胞胎,而不是分别的种族,我也一样,我和别人一样了解你,而且除了是最好的和最纯粹的人类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现。我知道你不会接受我的宗教术语,但是你知道我的意思。你也有灵魂,我的孩子。救世主为你和其他出生的人类而死亡。你的生命对于至爱的天主来说具有无穷的价值。而且对我也一样,我的儿子。
  你会找到你余生的目标。不要只因为你的生命不长就不考虑后果。但是也不要过度热中于警惕。死亡对于死亡者来说并不是灾难。在死亡前浪费生命才是灾难。你这些年比大多数人用得更好。你会继续找到许多新的目标,而且你将达成它们。而且,如果天堂里有人注意到这个老修女的声音的话,你会被天使更好地照顾而且得到许多圣徒的祈祷。
  爱你的,凯罗特。
  比恩抹去了信件。如果他需要重新看的话,他可以从他的站点下载下来再次解码。但是那已经烙在他的记忆里了。而不只是一个显示器上的文本。他听到凯罗特修女叙述的声音,即使在他的眼睛看到那些在面前的电脑里显示的文字以前。
  他关掉了电脑。走向窗户并且打开。他的目光越过了官员住宅的花园。在远处,他可以看到飞机正在往机场滑动,其他的,刚刚离地要飞向空中。他试图勾画凯罗特修女的灵魂象那些飞机一样飞上天的景象。但是景象一直是变回上海航空的飞机落到地上,凯罗特修女下飞机,上下打量他,说“你需要买新裤子了。”
  他回到室内,躺在他的垫子上,但是没有睡觉。他没合上眼睛。他盯着天花板,思考死亡、生命、爱还有遗憾。而且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想他能够感觉到他的骨骼在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