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叛逆

04-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寄往:Demosthenes%mailto:Tecumseh@freeamerica
  Tecumseh@freeamerica。org
  来自:Unready%mailto:cincinnatus@anon
  cincinnatus@anon。set
  主题:上海航空
  那些制造这个情况的榆木脑袋一定决定不考虑把上海上空的卫星信息和军方以外的人分享,而且宣称对美国具有重大利益。其他能够看到我们所看到的东西的国家有中国、日本和巴西,而只有中国的卫星才有看到那些的位置。所以中国人知道。而且当我写这封信的时候,你会知道,而且你们会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个信息。我不想看那些大国打小国,除了当那个大国就是我的国家。所以我控诉。
  上海航空的飞机被地对空导弹击落,但是那是从“泰国境内”开的火。然而,计算机在印度地区的时间延迟显示出,唯一的地对空导弹发射的地点可能的后选,是一辆使用中的卡车而那个移动引发的是,注意,是中国。
  细节:卡车(小的白色越南造“猪型”车)发射是在一个搁置已久的仓库进行的(那被标记是军需票据交换所)而且来自越南在中国金平、枷罗,注意,是越南的边境。然后穿过了老挝边境的迪泰常关口。它越过了缅甸最宽的部分进入了靠近沙里的泰国境内,但是这个时候驶离了主干道。那里已经近到可以用人力把导弹和发射架卸下并搬运到发射位置。而且注意:所有这些活动发生在“一个月以前”。
  我不了解你,但是对我和这里其他人来说,那看上去好象是中国希望有一个“挑衅”好对泰国作战。开往曼谷的上海航空喷气机,搭载了大量的泰国乘客,被从泰国发射的地对空导弹从中国上空击落。中国可能让它看上去好象是泰国军队正在制造假情况来激怒以对抗他们,但是事实正好相反。非常复杂,但是中国人知道他们可以展示卫星照片来证明导弹是从泰国境内发射的。他们也可以证明那有来自复杂军事跟踪系统的雷达协助——中国的版本可以暗示背后指示是泰国军方,虽然我们知道那只意味着中国军队在空。而且当中国要求独立证明的时候,你能够信赖它:我们亲爱的政府,既然他们比荣誉更爱交易,那么回到中国的故事里,将根本不会提到那小卡车的运动。如此美国将会保持它的贸易伙伴的好意。而且泰国变得壁垒分明。
  干你的活吧,德摩斯蒂尼。在我们的政府今天能够耍花样之前把这公之于众吧。只是去找个方式去做而不要指出我来。那不只是失去工作的问题。我会被关进监狱的。
  当萨里文来看比恩是不是想吃晚餐的时候——九点给值勤官员的便餐,不是和总理在一起的官方宴会——比恩几乎直接跟他下来了。他需要进餐,而且现在和任何时候一样好。但是他意识到他在阅读了凯罗特修女的最后的信之后还没有阅读他自己的邮件,所以他告诉萨里文不必等他开始,但是给他留个位置。
  他检查了彼德用来转寄凯罗特的信息的站点,然后发现了一封从彼德来的最近的信件。这封信包含了一封来自德摩斯蒂尼在美国卫星情报部门的联络人的信件文本,而且还有彼德自己对情况的认识,那让比恩对每件事情都清楚了。他进行了快速的回应,把彼德的怀疑更进了一步,然后下去吃晚餐。
  萨里文和一些成年的官员——有几个是野战的将军,他们因为高级指挥部门的危机被召集到曼谷——他们正在笑。当比恩进入房间的时候,他们陷入沉默。通常,他会试图让他们放松。只是因为他的悲伤并不能改变处于危机之中的事实,幽默是需要用来打破紧张的。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的沉默很有用,而且他要利用。
  “我刚刚从我一个最好的情报来源那里得到一个消息,”比恩说。“你们这些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是最需要知道的。但是如果总理能够参加进来的话,那可以节省时间。”
  将军的一个开始反对说一个外国孩子不能召唤泰国的总理,但是萨里文站起来对他鞠躬。那个男人停止了讲话。“请原谅,长官,”萨里文说,“但是这个外国孩子是朱里安·戴尔菲科,他在针对蚁族的最后战斗中的分析直接导致了安德的胜利。”
  当然将军知道了,但是萨里文,通过允许他装做他不知道来给他一个不丢脸的下台阶方式。
  “我知道了,”将军说。“那也许总理不会因为这个召唤而受到冒犯。”
  比恩尽力帮助萨里文平息整个事态。“请原谅我说得太粗鲁了。你的责备是正确的。我只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忘记了应有的礼仪。养育我的女士就在上海航空的飞机上。”
  再一次,将军当然知道;那再次允许将军低头并且低声说自己的同情。适当的尊敬被展示给了所有的人。现在事情可以进行了。
  总理离开了他和中国政府不同高级官员的晚餐,面对墙壁倾听,当比恩转达他从彼德那里得到的关于击落那架喷气机的导弹来源的消息。
  “我已经和中国的外长请教了一整天了,”总理说。“他没有提到导弹是从泰国境内发出的消息。”
  “当中国政府准备好应对这个愤怒的时候,”比恩说,“他们会假装只是把它披露出来。”
  总理看上去很痛苦。“那不会是印度的人员试图让那看上去是中国的一次冒险活动吗?”
  “那可能是任何人干的,”比恩说。“但是那是中国。”
  那个暴躁的将军大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如果卫星都不能肯定的话。”
  “印度没有理由这样做,”比恩说。“能够发现卡车的国家只有中国和美国,那在中国的口袋里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中国会知道他们没有发射飞弹,而且他们能够知道泰国也没有发射飞弹,所以重点是什么呢?”
  “中国也没有道理那样做啊,”总理说。
  “先生,”比恩说,“在过去的几天里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没有任何道理。印度和巴基斯坦建立了一个互不侵略条约,而且两个国家都把军队调离了彼此的边界。巴基斯坦打算入侵伊朗。印度侵入了缅甸,那不是因为缅甸是值得重视的,而是因为它就在印度和泰国之间。但是印度的攻击没有任何借口——不是吗?萨里文。”
  萨里文立刻就明白了比恩正要求他分享这些,那样就不全是欧洲人说的了。“就象比恩和我昨天对查克利说的一样,印度对缅甸的攻击不仅仅是一个愚蠢的计划,那是故意计划成愚蠢的。印度有足够聪明和受过足够好的训练的指挥官知道送大量士兵到边界要担负大量的补给问题,给予我们一个很容易的骚扰目标。那给给予了他们完全的委托。而且他们还在精确地发动这样的攻击。”
  “这些对我们很好,”暴躁的将军说。
  “长官,”萨里文说,“知道他们得到了佩查·阿卡利的服务对你们是很重要的,而且比恩和我都了解佩查·从不会放弃他们使用的战略的。所以那明显不是他们的战略。”
  “那为什么必须要对上海航空的飞机这么做呢?”总理问。
  “所有的事情,”比恩说,“还有昨晚对萨里文和我的生命的尝试。查克利的小游戏,都意味着要激怒泰国立刻加入和印度的战争。而且即使策略没有奏效,查克利被暴露了,我们还维持着这是印度挑衅的假设。你们和中国外长的会谈是你们要让中国加入近来反对印度的努力——不,不要告诉我你们不能肯定或者否定,那样的会谈会是什么样子很明显。而且我可以打赌中国人正在告诉你他们的大量军队就在缅甸边境,为了在印度最措手不及的时候进行一个突然袭击。”
  总理,确实开口要说什么,但是沉默了。
  “是的,他们当然在告诉你们这些。但是印度也知道中国正在缅甸边境集结,而且他们仍然继续他们对缅甸的打击,而且他们的力量几乎全部都压了上去,没有增加对北部中国力量的防御。为什么?我们以为印度人有那么蠢吗?”
  恍然大悟回答他的是萨里文。“印度也和中国签定了互不侵略条约。他们认为中国军队在边境集结的为了攻击我们。他们和印度人要瓜分东南亚。”
  “所以中国人在泰国境内发射飞弹把他们自己的飞机在自己国内击落,”总理说,“那将是他们中断谈判突然打击我们的借口吗?”
  “没有人对中国的背信弃义感到惊讶,”将军中的一个说。
  “但是那还不是整个的局面,”比恩说。“因为我们还没有算上阿契里斯。”
  “他在印度,”萨里文说。“他策划了昨晚杀害我们的行动。”
  “而且我们知道是他策划了那行动,”比恩说,“因为我在这里。他希望你的死能够引起愤怒,但是他同意那行动昨晚发生是因为我们会在同一个爆炸中被杀。而且我们知道他是上海航空的飞机坠落的幕后黑手,因为虽然导弹已经布置好一个月了,随时可以发射,但是那不是制造挑衅的时机。中国的外交部长还在曼谷。泰国还要几天调动军队去战斗,消耗补给以及把我们大多数的力量调集到西北的远处。中国军队还要几天才能调动到我们的北方。至少那个导弹还有几天才该发射的。但是那今天早上发射的原因是阿契里斯知道凯罗特修女在那架飞机上,而且他不能错过杀掉她的机会。”
  “但是你说导弹是中国干的,”总理说。“阿契里斯在印度。”
  “阿契里斯在印度,但是阿契里斯为印度服务吗?”
  “你是说他在为中国服务吗?”总理问。
  “阿契里斯在为阿契里斯服务,”萨里文说。“但是,是的,现在情况清楚了。”
  “对我不是,”暴躁的将军说。
  萨里文热心地解释。“阿契里斯从头扶植印度,是当他还在俄罗斯的时候,他无疑使用了俄罗斯的情报机构联络到了中国国内。他许诺他能够通过一次打击就把南亚和东南亚送给他们。然后他到了印度让其军队完全入侵了缅甸。直到现在,中国都不能对印度动武的原因是印度军队集中在西部和西北部,所以中国军队越过喜马拉雅山的途径的话,他们很容易被印度军队打败。现在,虽然,整个印度军队都暴露在远离印度心脏的位置。如果中国能够发动突然袭击,击败那支军队,印度就没有防备了。他们除了投降以外别无选择。我们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余兴节目。他们会打击我们好去平息印度以得到满足。”
  “那么他们不打算入侵泰国了?”总理问。
  “他们当然要做,”比恩说。“他们打算统治从印度河到湄公河的地域。但是印度的军队才是主要目标。一旦被破坏,他们的路上就没有阻碍了。”
  “而所有这些,”暴躁的将军说,“我们是从一个特定的天主教修女在飞机上推出来的吗?”
  “我们这样推测,”比恩说,“是从阿契里斯控制着中国、泰国和印度的事务这个事实得出的。阿契里斯知道凯罗特修女在那架飞机上是因为查克利截获了我发送给总理的消息。阿契里斯做了这个表演。他把每个人出卖给了别的每个人。而且在最后,他站在包含了世界半数以上人口的新帝国的顶端。中国、印度、缅甸、泰国、越南、每个国家将会被迫适应这个新的超级政权。”
  “但是阿契里斯没有操纵中国,”总理说。“就我们目前所知,他没有到过中国。”
  “中国无疑认为是他们在利用他,”比恩说。“但是我了解阿契里斯,而且我猜测,在一年内,中国的领袖也会发现他们自己死掉或者受命于他。”
  “也许,”总理说,“我应该去警告中国的外长他正处于极度危险中。”
  暴躁的将军站了起来。“那是由于允许孩子来拿世界事务玩耍的结果。他们认为真正的生活象是一场电脑游戏,点几下鼠标国家地位就会上下浮动。”
  “这的确就是国家地位变化的方式,”比恩说。“1940年的法国。在1800年早期拿破仑改写了欧洲的局面,建立了某个让他的兄弟管理的王国。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分裂了王国,而且留下了一条会一次次引发战争的导火索。在1941年十二月,日本政府了西太平洋的大部分地区。1989年苏联帝国的倒塌。事情确实是可能突然发生的。”
  “但是那都是有很大的力量的作用,”将军说。
  “拿破仑的一时兴致不是伟大的力量。亚历山大也不是推倒他所到之处的所有帝国。没有什么可以避免希腊人到达印度河流域。”
  “我不需要你教我历史。”
  比恩正要进行反驳,他显然是要做——但是萨里文摇了摇头。比恩明白了意思。
  萨里文的对的。总理也不是完全相信,而且正在大声说的将军们是那些对比恩和萨里文的想法怀有完全的敌意的那些。如果比恩继续推动的话,他会发现他会被完全排斥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以外。而且如果他要使用他辛苦建立的打击力量的话,他必须处于重心才可以。
  “长官,”比恩对将军说,“我不是要教你什么。你根本没有从我这里学习什么。我只是要对你提供我得到的信息,和我从中得到的结论。如果这些结论不正确,浪费您的时间,那我道歉。但是如果我们要继续进行对抗印度的战争,我只要求可以体面地为泰国服务的机会,来回报你们对我的仁慈。”
  在将军说话前——很清楚他就是要进行傲慢的答复——总理干涉了。“感谢你告诉我们你最好的让泰国在这简单的局面下生还的主张,因为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朋友都把他们所有的东西提供出来为我们虽然小但是美丽的祖国服务。我们当然希望在将来的战争中使用你。我相信你有一支经过高度训练多才多艺的由泰国士兵组成的战斗力量。我将会注意你的力量并且分配一个可以很好地使用你的力量的指挥官,当然,还有你。”
  那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对在座的将军们的一个宣告,宣告了比恩和萨里文在他的保护下。任何企图不让他们分享的将军会发现他们都被另一个指挥官指挥。比恩不能希望更多了。
  “现在,”总理说,“我很高兴和有你们陪我这一刻钟,先生们,我相信中国的外长无疑正在奇怪我为什么如此无礼地离开了这么久了。”
  总理鞠躬,并离开了。
  立刻,暴躁的将军和其他最怀疑的人回到了比恩抵达前打断的玩笑中,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菲特·诺伊,马来半岛泰国军队军队的战区司令,招呼萨里文和比恩。萨里文端起他的盘子到了菲特·诺伊身边的位置,比恩在加入他们之前从提供食物的桌子上的盆里把自己的盘子装满了。
  “那么说你有自己的攻击力量,”菲特·诺伊说。
  “空中、海中还有陆地,”比恩说。
  “主要是,印度人讨厌,”菲特·诺伊说,“在背面。我的军队会关注印度人从海滩登陆,但是我们的角色是警戒而不是战斗。虽然,我认为如果你的战斗力量是从南部发起的,你将会减少引起北部司令更多注意地发动突袭。”
  菲特·诺伊很明显知道他自己的指令对引导战争是最不重要的——但是他和比恩以及萨里文一样对此非常坚决。他们可以互相帮助。在用餐的其余时间,比恩和萨里文与菲特·诺伊认真地交谈,讨论泰国在马来地区的战斗力能够在哪里最好地配置。最后,餐桌上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长官,”比恩说,“现在,我们的孤独的,我们只有三个,有些话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
  “我会忠诚地为你服务,而且我会服从你的命令。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要使用的我的战斗力量去完成一个目标,那目标严格说来,对泰国并不重要。”
  “那是?”
  “我的朋友,佩查·阿卡利是个人质——不,我相信她实际上是个奴隶——阿契里斯的奴隶。她每天都生活在危险中。当我有了成功所必须的信息的时候,我会使用我的战斗力把她从海得拉巴带出来。”
  菲特·诺伊思考着,但是他的面孔什么也没有显示。“你知道阿契里斯很可能正好把她当作引诱你进入圈套的诱饵。”
  “有可能,”比恩说,“但是我不相信阿契里斯会那么做。他相信他能够在任何地方杀掉任何人。他不需要给我设置圈套。坐等是虚弱的表现。我相信他正为了自己的理由控制佩查。”
  “你了解他,”菲特·诺伊说,“我不了解。”他反省了一会。“当我听到你说的关于阿契里斯还有他的计划和叛逆的时候,我相信事情会正如你设想地那样发展。我不能看到的是泰国怎样才有胜利的可能。即使有了进一步的警告。,我仍然不能在战争领域打赢中国。中国入侵泰国的补给线很短。泰国人口中几乎有四分之一是华裔,而且虽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忠诚于泰国的市民,但是仍然有大部分仍然把中国视为他们的祖国。中国在我国不会缺乏破坏者和合作者,而印度就没有这样的联系。我们怎么能够胜利呢?”
  “只有一个办法,”比恩说。“立刻投降。”
  “什么!”萨里文说。
  “帕瑞巴特拉总理可以去面会中国的外长,宣称泰国愿意成为中国的盟友。在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把我们绝大多数的兵力交于中国的指挥下打击印度侵略者,而且不仅为我们的军队也同样为中国的军队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提供最好的补给。中国的商人可以自由进入泰国的商业和制造业。”
  “但是那很不体面,”萨里文说。
  “确实很不体面,”比恩说。“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泰国和日本联盟,但是泰国生还了,而且日本的军队没有占领泰国。当泰国向欧洲低头,把老挝和柬埔寨交给法国的时候,也很不体面,但是泰国的核心保持了自由。如果泰国不抢先让自己和中国结盟,并给予中国插手的自由,那么中国将会统治这里,到时候泰国自己将会完全失去他的自由和国家,最少要许多年,也许会是永远。”
  “我是在听一个预言吗?”菲特·诺伊问。
  “你在倾听你内心的恐惧,”比恩说。“有的时候你必须喂养老虎来避免它吃掉你。”
  “泰国绝不会这么做的,”菲特·诺伊说。
  “那我建议你准备过逃亡和放逐的生活,”比恩说。“因为当华人接管了,整个统治阶层都会破坏的。”
  他们都知道比恩讨论的是在台湾的胜利。所有的政府官员和他们的家人、所有的教授、所有的记者、所有的作家、所有的政客以及他们的家人都被从台湾带到西部沙漠的营地接受再教育,他们和他们的孩子的余生,要在那里进行体力劳动。他们没有人回到台湾。他们的孩子在十四岁以后也没有被允许接受教育。这种方法有效地平息了台湾,现在他们不会不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们的战利品的。
  “我是一个叛徒吗?要计划在失败的时候为自己准备逃亡的路线?”菲特·诺伊大声表示怀疑。
  “或者你是一个爱国者,至少保持一个泰国将军和他的家人远离征服来的敌人?”比恩问。
  “那么,我们的败北是肯定的了?”萨里文问。
  “你看看地图,”比恩说。“但是奇迹也有。”
  比恩离开了沉默地思考的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向彼德报告泰国人可能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