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非暴力不合作

04-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编译密码关键语
  主要解码关键语
  寄往:Locke%mailto:erasmus@polnet
  erasmus@polnet。gov
  来自:mailto:Borommakot@chakri
  Borommakot@chakri。thai。gov/scom
  主题:现在,否则我将要
  出于战斗局势,我需要你在两件事情上提供帮助,就是现在。
  首先,我需要斯里兰卡政府许可我们我们在基里诺基基地补给的许可,许可要在一个小时内到达。这是个把战斗学院的毕业生从被抓获、拷问、奴役、至少是监禁的危险拯救出来的非军事救援任务。
  其次,为了为这个我其他我要进行的行动作为证明;来说服那些战斗学院学员跟随我;而且要在海得拉巴造成混乱,我需要你现在发布消息。复述,就是现在。否则我就用我自己的论文发表,已经附上了,那指出你是中国的同谋者,作为你没有及时发布你所知道的情况的证明。即使我没有洛克的世界范围的联系,我也有很好的我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列表,而且我的论文会得到注意。你的,无论如何,会更快得到结果,而且我宁愿那是你发出的。
  请原谅我的威胁。我不能承受更多的“等待合适时机”的游戏了。我要救出佩查。
  编译密码关键语
  主要解码关键语
  寄往:mailto:Borommakot@chakri
  Borommakot@chakri。thai。gov/scom
  来自:Locke%mailto:erasmus@polnet
  erasmus@polnet。gov
  主题:完成
  确认:斯里兰卡同意着陆许可/在基里诺基补给燃料的特权,为了人道主义任务的飞机。泰国标记吗?
  确认:我的随笔到现在为止,发送到了全世界。包括送到海得拉巴和曼谷的系统参考文件。
  你的威胁是对朋友的甜蜜的忠诚的,但是不必要。那就是我在等待的时机。很显然你没有意识到我出版的时候,阿契里斯会被迫发动他的行动,而且很可能带上佩查。如果我在一个月之前发表的话,你怎么找她呢?
  编译密码关键语
  主要解码关键语
  寄往:Locke%mailto:erasmus@polnet
  erasmus@polnet。gov
  来自:mailto:Borommakot@chakri
  Borommakot@chakri。thai。gov/scom
  主题:完成
  确认:泰国标志。
  关于你的借口:见鬼。如果那就是你推迟的原因,你应该在一个月之前告诉我。我知道真正的原因,即使你不做,而且那让我难受。
  弗拉密消失两周了,阿契里斯还没有进入计划室——没有人注意,特别是在知道了关于弗拉密的返回的消息后。没有人敢公开讨论,但是所有人都为她逃离了阿契里斯的复仇而高兴。他们也都知道,当然,关于那提高对他们的安全控制的所谓“保护”。但是那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活多少。那不象他们中的任何人甚至有时间去海得拉巴的市区嬉戏,或者和基地里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军官交往两三次。
  但是,佩查对于提供的奖励有所怀疑。她知道阿契里斯很优秀,能够知道他能够为他已经杀害的人们提供奖赏。他还有什么更安全的掩护呢?而且,如果那是基地的话,那暗示着他没有得到查配克执政的完全授权——如果他必须对印度政府隐藏什么的话,那意味着阿契里斯还没有控制一切。
  当阿契里斯返回的时候,他的脸上不会有瘀伤的痕迹。佩查的踢伤没有留下痕迹,或者用两个星期就完全痊愈了。她自己的瘀伤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是没有人会看到,因为它们都在她的衬衫下面。他怀疑他是不是感觉到下阴的痛苦。她怀疑他是不是不得不去看泌尿科医师。他不允许他的脸上出现任何满足的痕迹。
  阿契里斯的谈论里全都是战争进行地多么顺利以及他们的计划工作多么有效。军队的补给很完善而且不管那怯懦的泰国军队军队的小骚扰,战役也在按预定进行。当然是修订过的时间表。
  那些都是胡说。他正在和计划者说话。他们都很了解军队停滞不前,他们还在伊洛瓦底江平原和缅甸人战斗,因为泰国军队的骚扰战术让他们不可能发动决定性的进攻以便把缅甸人赶入山区来让印度军队入侵泰国。时间表?现在没有时间表。
  阿契里斯告诉他们的是:这是政治方式。来证实这里没有发出任何备忘录或者电子邮件给任何人一个关于局势没有照计划发展进行的任何细微的暗示。
  那没有改变每个计划组的人知道的会败北的事实。补给一支巨大的移动部队对印度有限的资源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当一半的补给可能由于敌人的行动消失的时候,补给让比他们能够希望的补充速度消耗得快得多。
  以现在的生产和消耗速率,军队会在七周内耗尽军备。但是除非奇迹发生,那不会有变化的,他们会在四天内耗尽储备燃料。
  每个人都知道,如果采用了佩查的计划,印度可以能够无限制地持续进攻,而且小冲突已经破坏了缅甸的抵抗了。战争已经到了泰国的本土,而且印度军队不会由于一个无情限期而行动不便。
  他们没有在计划室讨论,但是在用餐时,他们小心地、间接地讨论着什么。要恢复到另一个策略已经太迟了吗?还不是——但是那需要大量的印度军队进行一个战略撤退,那几乎不可能对人们和媒体隐瞒的。从政治上看,那会是个灾难。但是,如果耗尽武器和燃料,损失就更惨重了。
  “我们无论如何必须制订撤退计划,”塞亚基说。“除非战场上发生了奇迹——一些至今还没有发现的聪明的战区指挥官,一些缅甸和印度的政府垮台——我们需要一个计划来解救我们的人民。”
  “我不认为我们会得到把时间花在那上面的许可的,”有人回答。
  佩查在用餐的时候很少说话,尽管她最近喜欢坐在有一个或者另一个计划小组的人的桌子旁。但是这次,她大声的说。“只用脑子去想,”她说。
  他们停了一会,然后塞亚基点头。“好计划,没有反对意见。”
  从此以后,从每个参与撤退计划的队员的各个方面的秘密报告构成了用餐时间的一部分。
  另一次,佩查说的话本身来说,对于军事计划而言毫无意义。有人开玩笑说,现在是鲍斯回来的好机会。佩查知道S·C·鲍斯故事,那个协助日本对抗英国的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控制了印度的国民自卫军队。他在战斗结束后前往日本途中死于飞机失事,印度人中传说他没有真的死亡,而还活着,计划某一天回来领导人们走向自由。从那以后的一个世纪里,提到鲍思的回返都既是一个笑话又是一个严肃的意见——现在的领导者就和当年的英国统治者一样不合法。
  从提到鲍思,交谈转到了对甘地的讨论。有人开始谈到“和平的抵抗”——那当然不是暗示计划编制人里有人打算那么做——另一个人说,“不,那是消极抵抗。”
  然后佩查大声清楚地说。“这里是印度,而且你们知道那种语言。那是”非暴力不合作“,那并不意味着和平或者消极抵抗。”
  “这里不是每个人都说北印度语,”计划者中的一个坦米尔人说。
  “但是这里每个人都该知道甘地,”佩查说。
  塞亚基同意她的话。“非暴力不合作是别的意思。一种为了做正确的事情而自觉去忍耐巨大的个人的痛苦的行动。”
  “实际上,那中间有什么不同呢?”
  “有时候,”佩查说,“那确实是和平的和消极的。问题是你不能逃避结果。你必须面对要发生的现实。”
  “听上去更象是勇气,”坦米尔人说。
  “对于做正确的事情的勇气,”塞亚基说。“即使你不能胜利的时候,仍要有的勇气。”
  “那么‘慎重是英勇美好的一面’怎么说?”
  “莎士比亚关于胆怯的性格的引语,”另一个人指出。
  “无论如何,没有不同意见,”塞亚基说。“情况完全不同。如果还能让自己的力量完整无缺撤退回来,那么稍后还有胜利的机会。但是你自己,作为一个个人,如果你知道做正确的事情的代价是可怕的损失或者痛苦甚至死亡的话,非暴力不合作的含义是,你,你们要更坚决做正确的事情,害怕那些可能让你陷入罪孽的恐惧。”
  “哦,自相矛盾中的自相矛盾。”
  但是佩查把那从表面的哲学讨论转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方面。“我正在尝试,”她说,“去做到非暴力不合作。”
  接下去是沉默,她知道,至少有一点理解。她现在还活着是因为她还没有做到非暴力不合作,因为她一直做正确的事情,但是只是做了生存必须的事情。而且他准备好要改变了。要做正确的事情,不过她是不是能够因此活下去。而且为了不论什么原因——尊敬她,不安于这种强烈的或者严肃的打算——他们一直到用餐结束仍然沉默而且再次谈起日常事务。
  现在战争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了,而且阿契里斯每天都要通过说什么胜利即将来临来激励他们,但是他们仍然在秘密地和拯救他们的军队的越来越大的问题较劲。确实有一些胜利,而且有两个地方,印度军队现在在泰国本土了——但是那只拉长了补给线,再次把军队送到了多山的国家,在那里,他们的大量的军队不能被用来打击敌人,但是仍然需要补给。在几天内,他们必须在给坦克加燃料还是给燃料补给车加燃油上进行选择了。他们非常饥饿——所有步兵团都一样。
  阿契里斯一走,塞亚基就站了起来。“现在是写下我们的撤退计划然后送出的时候了。我们必须宣布胜利并且撤回。”
  没有异议。即使影片里和网络中充斥着印度的伟大胜利,推进到泰国境内的故事,这些计划也必须写出来,命令必须在他们还有时间和燃料足以实行的时候发出。
  于是他们花费了整个早晨把计划的每个部分写出来。塞亚基作为他们的实际领袖,把它们组合成单一的,公正的文件。在此期间。佩查浏览了网络对她提交给阿契里斯的计划进行了修改,没有加入他们的工作。他们也不需要她来加入,而且她的电脑被阿契里斯最密切地监视着。只要她一直是服从的,阿契里斯也许不会注意其他人不那样。
  在他们几乎做完的时候,她大声说,即使她知道阿契里斯很快会知道她说了什么——他也许甚至就通过他耳朵上的器械收听着。“在你们发送邮件以前,”她说,“发表它。”
  开始他们也许在想她是指国内论坛,他们可以读到的。但是然后他们看到了,用手指甲在一块粗糙的棕色卫生纸上,她已经划出了一个网络地址,现在正握在她手里。
  那是彼德·维京的“洛克”论坛。
  他们看着她,好象她在发疯。把军事计划发布在公众论坛?
  但是然后塞亚基开始点头。“他们拦截我们所有的电子邮件,”他说。“这是唯一能够让查配克自己知道的方法。”
  “把军事秘密公开,”有人说。他不需要说完。他们知道后果。
  “非暴力不合作,”塞亚基说。他拿了卫生纸,把上面的地址输入网络,到了那个论坛。“是我做的,而不是别人,”他说。“你们警告过让我不要去做。没有理由让一个以上的人去冒险面对结果。”一会,数据就传递到了彼德·维京的论坛上了。
  然后,他才发送电子邮件到军事司令部——那会经过阿契里斯的计算机的。
  “塞亚基,”有人说,“你看到这里有别的东西发布了吗?在这个网站?”
  佩查也跳转到洛克论坛打开了洛克的站点的一篇文章,大标题是“中国的背叛和印度的失败”。小标题是,“中国也将成为疯子的复杂计划的受害人吗?”
  甚至当他们正在阅读洛克的论述中中国是如何同时对印度和泰国做出承诺,并且现在要攻击双方完全暴露的军队的细节,而且,印度方面,过分扩张了,他们收到了包含同样论调的电子邮件,并且送到了紧急系统中。那意味着最上级已经全清楚了——查配克已经知道洛克正在下断言。
  因此,他们的电子邮件给出的把印度军队立即从缅甸撤回的计划,在他们知道正需要的时候及时送到了查配克那里。
  “老天,”塞亚基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看上去象天才。”
  “我们是天才,”有人发牢骚,每个人都笑了。
  “有人这样想过吗”坦米尔人问,“我们将从我们的比利时朋友那里听到又一次关于我们的战争进展多顺利煽动讲演。”
  好象是一个回答,他们听到了外面的炮火声。
  佩查感觉到身上跑过一种希望的颤抖:阿契里斯正在试图逃命,他被射杀了。
  但是一个更实际的想法代替了她的希望:阿契里斯预见了这个可能性,而且他自己在这里的力量完全能够让自己逃亡。
  最后,是绝望:当他冲我来的时候,那会是要杀掉我,还是带我走?
  枪声更密集了。
  “也许,”塞亚基说,“我们该散开。”
  当他走向大门的时候,门开了,阿契里斯进来,六个携带自动武器的印度锡克教徒跟他进来了。“坐,塞亚基,”阿契里斯说,“恐怕我们在这个情况下有一个人质了。有人在网络上发布了一些针对我的中伤性的断言,当我在质询中开始转入不利的时候,射击就开始了。幸运的是,我还有朋友,而且当我们等待他们给我们提供到中立地区的运输工具的时候,你们就是我们的安全的保证人。”
  立刻,两个战斗学院毕业生里的印度锡克教徒站起来对阿契里斯的士兵说,“我们是处于你们的死亡威胁下吗?”
  “只要你为压迫者服务,”一个回答。
  “他是压迫者!”战争学院学生中的一个印度锡克教徒说,他指着阿契里斯。
  “你认为中国人会比我们在新德里的人们对我们更好吗?”另一个说。
  “记得中国人是怎么对付西藏还台湾的!那就是我们的未来,就因为他!”
  印度锡克士兵明显地摇摆了。
  阿契里斯从他的身后拉出一把手枪,把士兵一个个射死。最后的两个有时间试图冲向他,但是每一枪都击中要害。
  塞亚基开始说话的时候,枪声仍在回响,“他们为什么不向你开枪?”
  “在进入房间之前我已经收缴了他们的武器,”阿契里斯说,“我告诉他们我们不希望发生任何意外事件。但是不要认为我的子弹夹空了一半就以为你们可以压倒我了。这间屋子早就被炸药包围了,而且当我的心脏停止跳动或者我刺激在我胸部皮肤下的控制器的时候,那就会爆炸的。”
  一台袖珍电话响了,阿契里斯没有降低枪口就开始接听,“不,我但是我一个士兵失去控制了,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安全,我必须杀掉几个自己人。情况没有变化。我会监视周边的。留在后面,这些孩子会安全的。”
  佩查想要大笑。绝大多数的战斗学院毕业生都比阿契里斯自己大。
  阿契里斯结束通话,把它放到口袋了。“我担心我在实际让你们成为我的人质之前就这样告诉他们了。”
  “抓好你的裤子,哦?”塞亚基说。“你没有精明到知道需要人质,或者我们都在这里。这个房子里也没有炸药。”
  阿契里斯转向他,平静地击穿了他的脑袋。塞亚基蜷缩着倒了下去。其他有几个人大叫出来。阿契里斯的平静地换了子弹夹。
  在他装弹药的时候,没有人打断他。
  甚至,佩查想,我也没有。
  没有什么比偶然的谋杀让旁观者更目瞪口呆了。
  “非暴力不合作,”佩查说。
  阿契里斯转向她。“那是什么?什么语言?”
  “北印度语,”她说。“那意思是,‘人要忍受必须的事情。’”
  “没有更多北印度语,”阿契里斯说。“从更多人。或者任何通用语以外的语言。如果你说话,最好对我说,而且最好不要做傻事,或者说那些让塞亚基送命那类的话。如果一切都进行很好的话,我会在几个小时内被救援。然后佩查和我将离开,把你们留给你们的新政府。一个中国政府。”
  他们中的很多人看着佩查。她对阿契里斯微笑。“那么你的帐篷的大门还开着?”
  他回以微笑。很温暖、很亲切、就象一个吻。
  但是她知道他到单独带她走是为在这个时间让她拥有错误的希望,在他把她从直升飞机上推下来,或者在停机坪勒死她,如果他变得太不耐烦的话,就在她准备好跟他走出房间的时候简单地杀死她。他和她在一起的时间结束了。他的凯旋接近了——中国统治印度的设计者,作为一个英雄返回中国。准备好他该如何得到对中国政府的控制,然后宣布政府世界的另一半人。
  现在,虽然她还活着,而且除了塞亚基以外,这里还有别的战斗学院的学员。塞亚基死亡的原因,当然,不是他对阿契里斯说的话。他死亡,是因为他是在洛克的论坛发布撤退计划的人。计划了在不可预知的炮火下的撤退,让他们仍然可以在中国军队大举进入缅甸的时候还能作战,即使中国的飞机轰炸那些撤退的士兵。印度指挥官仍然可以抵抗。中国人必须努力作战才能胜利。
  但是他们会赢。印度的抵抗只能持续几天,无论他们多么勇敢善战。当卡车停止运输,食物和军需被全部耗尽的时候。战争已经失败。印度的中坚力量只有很少的时间逃亡,很快中国人将开始扫荡、势如破竹、同时进行斩首行动——社会学的,控制占领国的方法。
  随着这些事件的展开,战斗学院的毕业生会首先不让印度走到这种情况,而他们的计划只是对中国人的狂吠而已,他们坐在一个大房间里面,那里有七具尸体、一把枪,一个出卖他们所有人的年轻男子。
  三个小时以后,枪声再次响起,在远处。防空炮火开始响起。
  阿契里斯立刻打电话。“不要攻击来的飞行器,”他说,“否则这些天才就要死了。”
  在他们能够回答之前,他就关闭了电话。
  枪声停止了。
  他们听到了转动的声音——直升机在屋顶降落了。
  佩查想,他们降落在多愚蠢的地方啊。只因为屋顶上有直升机机场的记号就代表他们一定要遵守告示。上面那里,保卫这里的印度军人比较容易得到目标,而且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阿契里斯到了屋顶的时候,他们就会知道。他们会知道那架直升机该头一个击落,因为他在。如果这就是中国能够做的最好的计划,阿契里斯要用中国作为统治世界的跳板的话,将要比他实际想得更加艰难。
  更多的直升机。现在屋顶已经满了,有一些停在了地面上。
  门突然打开,十二个中国士兵在室内散开。一个中国官员跟着近来,向阿契里斯尽力。“我们尽快来了,长官。”
  “干得好,”阿契里斯说。“把他们全部带到屋顶上。”
  “你说过你会让我们走!”一个战斗学院的学员说。
  “无论如何,”阿契里斯说,“你们都要死在中国。现在起来面墙排成一队。”
  更多的直升机。然后是飕飕的声音,爆炸的是声音。
  “那些愚蠢的家伙,”坦米尔人说,“他们打算把我们全杀了。”
  “太可耻了,”阿契里斯说,把他的手枪顶到了坦米尔人的头上。
  中国的官员在那时已经对他耳语。“等一下,”他说。“那不是印度人。上面有泰国的标记。”
  比恩,佩查想。你最后还是来了。是或者死亡。因为如果比恩没有进行泰国人的奇袭,泰国人将没有比杀掉所有海得拉巴会动的人以外的目标了。
  又是一个嘶嘶的爆炸声。又一个。“他们正在攻击屋顶,”中国官员说。“这建筑要着火了,我们必须出去。”
  “是谁的蠢主意要降落在哪里的?”阿契里斯问。
  “那是最方便疏散他们的地方!”军官愤怒地回答。“没有足够的直升机把他们全部带走了。”
  “带走他们,”阿契里斯说,“即使我们必须留下一些士兵。”
  “我们会在几天内带走他们。我不把我的人扔下!”
  不是一个糟糕的指挥官,即使他的战略有一点不聪明,佩查想。
  “除非我们带上他们的印度天才,他们是不会让我们起飞的。”
  “泰国人根本不让我们起飞!”
  “他们当然会,”阿契里斯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杀掉我并救援她的,”他指着佩查。
  那么阿契里斯知道来的是比恩。
  佩查脸上毫无表情。
  如果阿契里斯决定离开而不带人质,他们有很好的机会杀掉他们所有人。剥夺敌人的资源,而且更重要的是,带走他们的希望。
  “阿契里斯,”她说,向他走去。“让我们离开别人出去吧。我们可以从地面起飞。他们就不知道直升机里面有什么人。只要我们现在走。”
  在她逼近他的时候,他把枪口指向她的胸口。
  她甚至没有停步,只是向他走过去,越过他,走向大门。她打开了们。“现在,阿契里斯。你没有必要今天死在火焰里,但是那就是在你面前的东西,你要等待很久。”
  “她说的对,”中国官员说。
  阿契里斯笑着再一次从佩查看到官员,然后再回到佩查。我们已经在别人面前羞辱了你了,佩查想。我们显示出我们知道该怎么做,而你不知道。现在你必须杀掉我们两个。这个官员不知道他会死,但是我知道。然后,我就死掉了。所以,现在出去,而不杀掉其他任何人。
  “这个房间里,除了你之外没有什么重要的,”佩查说。她对他微笑。“来吧,男孩。”
  阿契里斯重新举起枪,一个一个指向战斗学院的学员。他们退却或者畏缩,但是他没有开枪。他把枪放到他的身侧,然后走出了房间,经过的时候抓住了佩查的胳膊。“来吧,佩特,”他说。“未来正在召唤。”
  比恩正在来,佩查想,而阿契里斯甚至不会让我离开他有一米远。他知道比恩来这里是为了我,所以我是他要确保比恩不能援救的那个人。
  也许我们今天会杀掉彼此的。
  她回想把她和阿契里斯带到印度的飞行旅程。他们两个站在打开的门口。也许今天也会有另一个机会——死亡,让阿契里斯和她一起死亡。她怀疑比恩是不是会了解,对阿契里斯来说,她的死比活着更重要。更重要,他会知道她明白吗?有正确的事情要做,而且现在她真的了解阿契里斯,他那种人,她会很高兴付出代价,而且高呼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