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在桥上

04-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寄往:Chamrajnagar%mailto:sacredriver@ifcom
  sacredriver@ifcom。gov
  来自:Wiggin%mailto:resistance@haiti
  resistance@haiti。gov
  主题:为了印度着想,请不要踏上地球。
  尊敬的查姆瑞加长官,由于某些原因,我将梢后发表一个随笔,您将明白,我完全可以预料到你将在印度被中国完全征服的时候抵达地球的。
  如果你返回印度的行为有让她保持独立的可能,你会不考虑任何忠告承担这样的风险的。而且如果你建立的流亡政权能够为你的祖国做任何事情的话,谁会劝说你做别的呢?
  但是印度的战略位置太暴露了,而中国在征服上的无情也是众所周知,所以你一定了解,两种行动方法都是无益的。
  你辞去了文官的职务在你抵达地球之前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如果你没有登上太空船而是回返IF的指挥部的话,你仍然是文官。你是唯一可能让国际舰队保持安全的文官人选。新的指挥官不能区分那些华人是忠实于舰队还是忠实于他们目前占有优势的家乡。I。F。不能在阿契里斯的动摇下跌倒。你,作为文官,可以把值得怀疑的华人分配到无害的位置,防止任何华人取得控制权。如果你回到地球,阿契里斯会给作为你的继任者的文官施加影响,I。F。将会成为他征服的工具。
  如果你继续担任文官,你会被控诉为计划从事针对中国的复仇行动的印度人。因此证明你的公平并且消除怀疑,你必须对所有的地球上的战争和冲突保持绝对的疏远。你可以信任我的盟友,他们将会不顾明显的不平等而继续对抗阿契里斯,没有比那个理由更有效的:他最终的凯旋意味着我们的立即死亡。
  留在太空吧,这样做,给予人类摆脱被疯子支配的可能吧。作为回报,我立誓我会尽我所能让印度从中国的支配下获得自由,而且让他们自行统治。
  真诚的,彼德·维京弗拉密周围的军人完全明白弗拉密是什么人。他们也知道有人在悬赏追捕她——或者她的死尸。罪名是叛逆和通敌。但是从一开始,当她通过海得拉巴基地入口的检查站的时候,普通士兵就已经信任她,友善对待她了。
  “你们会听到关于我的间谍或者更糟行为的控诉,”她说,“但是那不是真的。一个叛逆的外国怪物控制了海得拉巴,而他由于个人原因想要我死。请帮助我。”
  什么都没有说,士兵们带她远离照相机能够拍摄到她的地方,等待。当空的补给卡车来的时候,他们停下了它,几个人对司机说了什么,别人帮助她进去。卡车开动了,她出去了。
  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她求助于步兵的帮助。官员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让同情和正义干扰了服从或者野心——但是普通士兵没有那些顾虑。她乘坐在一列拥挤的火车里,挤在大群的士兵中间,人们给她提供了大量的从餐厅偷运出来的食物,她甚至都吃不了;而且他们给了她一个铺位,而那些疲惫的人就睡在地板上。除了要帮助她以外,没有人碰触她,而且没有人出卖她。
  她越过印度的东部,向战区移动。因为她知道,她的和佩查·阿卡利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去找到比恩,或者被比恩找到。
  弗拉密知道比恩会在哪里:在任何地方用任何方式给阿契里斯找麻烦。既然印度军队已经选择进行那愚蠢和危险的人海战术,她知道最好的反击战略就是骚扰和切断补给线。而且比恩会达到补给线上任何最紧要也最危险的地方。
  所以,随着弗拉密越来越靠近前方,她开始回忆她记忆在头脑中的地图。要从印度快速运送大量的补给和军需品通过宽广的伊洛瓦底江流域到部队有两条主要路线。北线比较容易,但是更有暴露在打击中的危险。南线比较困难,但是更容易保护。比恩会去尽量切断南路补给线。
  哪里呢?从印度的英帕尔到缅甸的克勒米有两条穿过山区的道路。它们都要穿越狭窄的山谷,跨越深深的山峡。有没有最难架设桥梁和最容易毁坏公路的地方吗?两条路线都有合适的位置。但是最难重建的是西线有一条非常狭长地在危险的悬崖隘口岩石上开凿出的道路,通往架设在深深的峡谷上的一座桥梁。比恩将不止炸毁这座桥梁,弗拉密想,因为那里不是那么难翻越的。他也会毁坏道路几个地方,那样,工程师就不能在没有首先进行爆破重新开凿一条新路的基础上到达桥梁必须被重新架设的地方了。
  所以弗拉密就去了,并且等待在那里。
  她发现峡谷的旁边有清澈流动的水流。路过的士兵给她食物,而且很快他们就在找她。躲藏着的女子需要食物的话很快就传开了。但是仍然没有军官知道来寻找它,而且没有阿契里斯的杀手来杀掉她。象士兵那样贫穷的人,悬赏显然没有诱惑他们。她以本国的人民为傲,虽然她也在哀悼那样的人们被阿契里斯所统治。
  她听说在东面路线比较容易位置发生了大胆地奇袭,而且西面道路的交通压力比较沉重了,道路日夜不停地战抖,印度要给比战斗需要的士兵运输补给品消耗了大量的燃料储备。她询问士兵是不是听说泰国的袭击是由一个孩子领导,而他们怨恨地笑着。“两个孩子,”他们说。“一个白皮肤,一个褐色皮肤。他们驾驶直升机来、破坏、然后离开。他们碰到谁就杀谁。他们看到什么就破坏什么。”
  现在她开始烦恼了。如果来炸着座桥的不是比恩而是另一个怎么办?无疑,另一个战斗学院毕业生——萨里文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但是比恩能够告诉他她写的东西吗?他会明白她的脑子里有着海得拉巴的基地的计划吗?他明白她知道佩查在哪里吗?
  但是她别无选择。她必须显示出她自己,还有希望。
  日子就在等待直升机到来,带来打击力量里破坏道路中一天天过去。
  在战斗学院,萨里文从不是指挥官。在他晋升到那个位置之前,他们就结束了那个计划。但是他已经梦想、学习、计划成为指挥者,现在,同比恩一同进行这次、或者这一组打击行动,他最后明白了让那些听从你、服从你的人,让他们自己投入到恐惧和兴奋的冒着死亡危险的行动中是因为他们信赖你。每一次,因为这些人都被很好的训练,而且足智多谋,战术有效,他们都是全数返回。有受伤但是没有死亡。有的时候任务失败,但是没有人死亡。
  “这是个失败的任务,”比恩说,“但是让你赢得他们的信赖。当你们看到那比我们预期危险得多的时候,是需要降低目标的,然后告诉他们你比目前的目标更重视他们的生命。稍后,当你没有选择只能让他们去冒险的时候,他们会知道那是因为这次是值得去死的。他们知道你不会象孩子对待糖果或者垃圾那样浪费他们的。”
  比恩是对的,那几乎不能让萨里文惊讶。比恩不仅仅是最聪明的一个,他也是被安德紧留在手边,作为安德在飞龙战队的秘密武器,在艾洛斯上,是他的后备指挥官。当然他明白该怎么领导。
  让萨里文惊讶的是比恩的宽大。比恩建立的自己的打击力量,而且训练了这些人,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在所有的时候,萨里文都几乎不能提供任何帮助而且有的时候显示出直接的敌意。但是比恩接纳了萨里文,委托他进行指挥,鼓励人们帮助萨里文学习他们能够做的。所有的时候,比恩从没有把萨里文视为一个下属或者累赘,而是宁可把他看作未来的上级官员。
  作为回报,萨里文从不命令比恩去做什么。他们宁愿在绝大多数情况达成一致意见,当他们不能一致的时候,萨里文暂缓比恩的决定,而且让自己忍耐它。
  萨里文明白,比恩没有野心。他不希望比其他的任何人优秀、或者统治别人,或者更有荣耀。
  然后,在他们一同进行的任务上,萨里文看到了别的事情:比恩对死亡没有恐惧。
  子弹可以乱飞,爆炸物可以接近爆炸,而比恩会毫无恐惧地只是找一个隐蔽而已。那好象他在挑战敌人的射击,挑战他们自己的炸药挑衅他,在他准备好之前爆炸。
  那是勇气吗?还是他希望去死亡呢?凯罗特修女的死亡是不是带走了他求生的欲望了呢?听他的说话,萨里文不能这么推想。比恩过于坚决要去营救佩查以至于萨里文不能相信他想要死亡。他有要为之生存的紧迫的东西。而且现在他对战争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惧。
  那好象他已经知道他会在哪天死亡,而今天不是那一天。
  他很显然没有停止对任何事情的关心。的确,安静的、冷淡的、克制的、傲慢的比恩,那个萨里文以前认识的比恩,在凯罗特修女死后的已经变得急躁和激动。他在战斗中,在士兵面前表现的冷静,确实不是当他单独和萨里文以及菲特·诺伊在一起的请卡。而且他诅咒诅咒中最经常出现的东西不是阿契里斯——他几乎不谈到阿契里斯——而是彼德·维京。
  “他已经有所有的资料一个月了!而且他尽做些小事——劝说查姆瑞加不要返回地球,劝说贾哈夫·瓦哈比不要侵略伊朗——他告诉我他们的事情,但是大事呢?揭露出阿契里斯所有的奸诈的战略,他不想那么做——他告诉我不要我这么做!为什么?如果印度政府不能被迫看到阿契里斯的计划将要出卖他们,他们可能会把他们大量的军队推到缅甸境内准备对抗中国。俄罗斯可能会干涉。日本的舰队可能会威胁到华人的贸易。但是至少,华人自己可以看到阿契里斯是什么东西而且在采纳他的计划的同时抛弃他!但是他说的是什么?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那太快了,现在不要,你必须信任我,我会和你站在一起,直到最后!”
  他对正在指挥战争的——或进行战争的的将军们的诅咒,用他的说法,毫无一点仁慈。萨里文必须同意他的观点——整个计划都依赖于保持泰国的军队分散,但是现在,泰国的空军力量已经控制了缅甸的上空,他们把他们的军队和空军基地都集中到了前线。“我告诉过他们有什么危险,”比恩说,“但是他们仍然把他们的力量集中到便利的地方。”
  菲特·诺伊有耐性地听着;萨里文也一样,放弃试图和他争执。比恩是对的,人们的行动是愚蠢的,而不是出于无知。虽然他们当然晚一点会说,“但是我们不知道比恩是正确的。”
  对于那,比恩已经有了回答:“你们不知道我是错的!所以你们应该谨慎!”
  比恩的咒骂带来的唯一的变化是,他的嗓子哑了一个星期,当他的声音好了以后,也比较低沉。对于一个总是那么小,甚至比自己的年龄还小的孩子,在青春期——如果是的话——当让在初期会影响他的。或者他就是因为大声嚷嚷把自己的声带叫坏了。
  但是现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比恩对已经发生在他身上的战争是沉默而冷静的。萨里文和比恩最后登上他们的直升机,他们要确定他们的士兵已经都在上面了;最后一次互相敬礼然后他们冲进飞机关上们,直升机升空了。他们的喷气机在印度洋洋面附近,直升机在他们到达切德巴岛之前折叠上他们的浆叶,今天要转移部队。然后直升机升上天空,分开了,和喷气机交换人员,然后打开了他们的螺旋桨垂直降落。
  现在他们能够走了,后面有预备人员——人和直升机他们可以把任何人从机械故障或者复杂问题中解救出来。比恩和萨里文从不搭乘同一架飞机——一架直升机的失败不应该让整个任务失败。而且他们每组都有富余的装备,所以他们任何一组都可以完成整个任务。不只一次,冗余力量拯救了生命和任务——菲特·诺伊确保他们总是有充分的准备,因为,如他所说,“你要把物资给予知道如何使用的指挥官。”
  比恩和萨里文在分段运输的时候都太忙碌而无法交谈,但是他们有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观看着后备队伪装他们的直升机,遮蔽他们的太阳能电池的时候。“你知道我希望什么吗?”比恩说。
  “你是说长大后除了要成为太空人以外的什么吗?”萨里文说。
  “我们可以抹消这次任务起飞去海得拉巴。”
  “而且在我们能够看到佩查的手势前就被杀掉,她可能已经被送到喜马拉雅山的什么地方了。”
  “那是我计划的天才之处,”比恩说。“我带了一整群的牛作为人质,然后在他们要带母牛回去的时候威胁要射击她。”
  “太危险了。母牛总是会逃跑的。”但是萨里文知道比恩的意思,无力为佩查做什么是比恩长久的痛苦。“我们会做的。彼德正在寻找能够给他准确的海得拉巴的资料的人。”
  “像他揭露阿契里斯的计划一样的工作。”完美地咒骂。只因为他们是在执行任务,比恩才保持冷静、讽刺而不是狂怒。
  “都好了,”萨里文说。
  “山里见。”
  那是个危险的任务。敌人不可能监视每一公里公路,但是他们已经知道当泰国的直升机出现的时候快速集中,而且他们的攻击队伍必须在越来越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而且这个地方很有可能被保护。那就是为什么比恩随同——五个连队里的四个可以展开并且清除掉任何抵抗者并且保护萨里文的小队去放置控制器炸毁道路和桥梁。
  所有都在按计划进行——实际上,不预期更好,因为敌人看上去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然后一个人指出,“桥上有个女人。”
  “一个平民?”
  “你需要看到,”士兵说。
  萨里文离开了离开了放置爆炸物的地点,爬回了桥上。可以确定,一个年轻的印度女人站在那里,她的胳膊向峡谷的两边伸开。
  “有人提醒她桥梁要爆炸了,而我们实际不关心是不是有人在上面?”
  “长官,”士兵说,“她正在呼叫比恩。”
  “叫名字?”
  他点点头。
  萨里文又看了看那个女人。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她的衣服已经肮脏破旧了。那曾经是军装吗?那肯定不是地方女子装束。
  她看着他。“萨里文,”她叫。
  他的身后,他能够听到几个士兵由于惊讶或者奇怪而呼气或者喘气。印度女人怎么会知道呢?那让萨里文有一点担心。这些士兵在任何方面都是可靠的,但是如果他们一旦在头脑中放上了什么神迹的话,那什么都复杂了。
  “我是萨里文,”他说。
  “你是飞龙战队的,”她说。“你和比恩在一起。”
  “你要什么?”他问。
  “我想和你进行一次私人谈话,就在桥上。”
  “长官,不要去,”士兵说。“没有人射击,但是我们看到了半打印度士兵。如果你去的话会死的。”
  比恩会怎么做呢?
  萨里文大步走上了桥,大胆地但是并不匆忙。他等待别人的射击,奇怪是不是在他听到声音之前就会感觉到被击中的痛苦。他的听觉神经会比其他身体的任何神经更快地报告大脑他被击中的信息吗?或者狙击手会直接射击他的头部,那什么神经都没用了?
  没有子弹。他走近她,她说话的时候才停下来,“这就是你可以到的距离了,如果你更近的话,他们会忧虑并且射击你的。”
  “你控制着那些士兵吗?”萨里文问。
  “你没有认出我吗?”她说。“我是弗拉密。比你早些进入战斗学院的人。”
  他知道这个名字。但是他不认识她的面孔。“我到之前你就离开了。”
  “战斗学院没有多少女孩。我想传说会继续的。”
  “我听说过你。”
  “我也是那里的一个传说。我的人不会开火,因为他们认为我知道我在这里做什么。而且我认为你会认出我,因为你在峡谷两边的士兵正在竭力避免射击任何印度士兵,即使我已经知道他们看到他们了。”
  “也许比恩认出了你,”萨里文说。“实际上,我最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是给他回音的那个,不是吗?你在海得拉巴。”
  “我知道佩查在哪里。”
  “除非他们转移了她。”
  “你有更好的来源吗?我想尽任何我能够做到的方法在不被拘捕的情况下给比恩传递消息。最后我意识到我没有计算机来实行。我必须用我的头脑带来信息。”
  “那到我们这里吧。”
  “不那么简单,”她说。“如果他们认为我是俘虏的话,你们就离不开这里了。手持地对空武器。”
  “哎哟,”萨里文说。“埋伏。他们知道我们要来吗?”
  “不,”弗拉密说。“他们知道我在这里。我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们都知道躲藏的女人在这座桥,所以他们认为神仙正在保护这个地方。”
  “而且神仙需要地对空导弹。”
  “不,他们是要保护我。神仙得到桥,人们有我。所以这是个交易。你把你的炸药从桥拿开。放弃这个任务。他们会看到我有力量让敌人什么也不伤害地奏凯。然后他们看到我呼叫你们的一架直升飞机为我降落,然后我通过我自己的意志上去。那是你们唯一离开这里的办法。我确实什么都没有设计,但是我找不到其他离开的方法。”
  “我总恨任务失败,”萨里文说。但是在她抗议以前,他笑着说,“不,不要担心,那很好。是一个很好的计划。如果比恩在这里,桥上的话。他也会心惊肉跳地同意的。”
  萨里文走回他的人那里。“不,那不是神或者神圣的女人。她是弗拉密,一个战斗学院毕业生,而且她的智力比这座桥更有价值。我们要放弃这次任务。”
  士兵接受了,萨里文能够看到他们正在尽力根据命令做不可思议的事情。
  “士兵,”萨里文说,“我没有被施法。这个女人知道海得拉巴的印度军方最高指挥基地的平面图。”
  “为什么印度人会给我们那些?”士兵问。
  “因为那个在印度方发动战斗的混蛋有一个囚犯,而那人对战争至关重要。”
  现在士兵明白原因了。魔法的成分消失了。他们他们从腰带上拉下控制装置,输入放弃密码。所有的其他装置立刻按照预先设置的方式变动了。
  爆破队立刻开始拆除。如果他们没有拆除就疏散的话,那就是一个指令,是一个警告,会让人知道的。萨里文不希望他们的任何物资被人落入印度人手里。而且他想从容不迫更好一点。
  “士兵,我需要看上去被这个女人催眠了,”他说。“我没有被催眠,但是我要这么装,那样我们周围的印度士兵会认为她控制了我。明白吗?”
  “是的,长官。”
  “所以,当我走回她那里的时候,你们呼叫比恩,告诉他我需要所有的直升机,除了我的以外都疏散开,让印度人看到他们都走了。然后说‘佩查’。明白吗?不必告诉他别的,无论他问什么。我们也许被海得拉巴监视也许没有。”或者北京,但是他不想说,免得把事情搞复杂。
  “是的,长官。”
  萨里文背向士兵,向弗拉密的位置跨出了三步,然后跪倒在她的面前。
  在身后,他能够听到他的人正在做让他们做的事情。
  而且只过了一小会,峡谷两边的直升机就升空了。比恩的小队正在离开。
  萨里文起身回到他的人那里。他的人进入了两架直升飞机。“你们都带着炸药上这架直升机,”他说。“那一架上只留下驾驶员和副驾驶员。”
  人们立刻服从了,三分钟内,萨里文就独自呆在桥头了。他转身,向弗拉密再次鞠躬,然后平静地走向他的直升机,登机了。
  “慢慢上升,”他告诉驾驶员,“然后慢慢靠近在桥中间的女人,门口向着她。而且不要让任何枪口指向她。不要引起任何恐惧。”
  萨里文透过窗户看出去。弗拉密没有做出信号。
  “升高一点,好象我们要离开,”萨里文说。
  驾驶员服从了。
  最后,弗拉密开始挥舞她的胳膊,那对他们都是诱惑,慢慢地,好象她正在用自己的胳膊的每次运动拉回他们。
  “慢慢下落,然后开始对着她降落。我希望没有任何错误的可能。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就是螺旋桨的气流把她卷进去。”
  驾驶员笑着,严格地让直升机好象一个舞者一样降到了桥上,但是很接近,她只需要几步就可以登机。
  萨里文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弗拉密没有走路去直升机。她跳着舞上去,作为一个仪式——好象每一步都是划着圈子的盛装舞步。
  出于冲动,他再次走出直升机拜倒在她面前。当她很接近了,他大声说好压过直升机的响声——“踩在我身上!”
  她照做了,把她的裸足踏在他的肩膀,走到他的背上。萨里文不知道他们该怎么更清楚地告诉印度的士兵,弗拉密不止保住了他们的桥梁也控制了这架直升机。
  她在里面了。
  他站起来,慢慢转身,悠闲地走上直升机。
  当他一进入直升机闲逛就立刻结束了。他猛地把门拉上锁好,大叫,“我希望你们尽快离开!”
  直升机飞速上升。“系好安全带,”萨里文命令弗拉密。然后看到她对直升机的内部并不熟悉,他就把她推到了位置上,然后把安全带的一头交到了她的手上。她立刻就明白了,在他努力把自己推回自己的位置扣好安全带的时候做好了事情,就在直升机收起螺旋桨切换到喷气装置前的哪个下坠的时候。然后他们他们飞到了峡谷下面,离开了手持地对空导弹的射程范围。
  “你终于让我好过了,”萨里文说。
  “等了你们很久了,”弗拉密说。“我认为这座桥会是你们头一个的打击目标的。”
  “我们推算人们会想什么,所以我们一直避免来这里。”
  “见鬼,”她说。“我只能记得去思考那些完全的愚蠢的为了预知战斗学院的小孩子该怎么做。”
  比恩看到桥上的人的时候就知道她一定是弗拉密,那个回应他的布里塞伊斯帖子的印度的战斗学院学生。他只能信赖于萨里文在知道要射击别人之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不和蔼”的萨里没有让他失望。
  当他们回到集结区域的时候,比恩几乎不能控制要在他发出命令之前向弗拉密致敬。“我希望拆除整个营地,每个人都跟我们来。”当团队指挥官明白以后,比恩命令一个直升机通讯对为他建立一个网络连接。
  “那是人造卫星,”士兵说。“我们的位置会被发现。”
  “在任何人反应过来以前我们就已经走了。”比恩说。
  然后他开始向萨里文解释弗拉密。“我们完全准备好了,是吗?”
  “燃料补给还没有完全。”
  “我来照看,”他说。“我们现在就去海得拉巴。”
  “但是我们甚至还没有拟订计划。”
  “有时间在空中进行,”他说。“这次我们同乘一架飞机,萨里文。没有帮助——我们必须都知道整个计划。”
  “我们已经等待了这么久,”萨里文说。“现在干什么着急呢?”
  “原因有两个,”比恩说。“你以为在我们的战斗力搭载一个在桥上等我们的印度女人后,在阿契里斯得到相关报告以前,我们有多少时间呢?第二——我要强迫彼德·维京插手。所有的地狱都要去解放,而我们要掀起浪涛。”
  “目的是什么呢?”弗拉密问。“拯救佩查?杀掉阿契里斯?”
  “把每个打算和我们一起的战斗学院的孩子带出来。”
  “他们不会离开印度的,”她说。“我也许可以自己留下。”
  “两个全错,”比恩说。“我只需要一个星期不到就可以让中国的军队控制新德里还有海得拉巴还有任何他们需要的印度城市。”
  “中国人?”弗拉密问。“但是有一个……”
  “互不侵略条约?”比恩问。“阿契里斯安排的?”
  “他一直为中国工作,”萨里文说。“印度军队被暴露、补给不足、疲惫不堪、士气低落。”
  “但是……如果中国站在泰国一边的话,那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萨里文发出了尖锐地苦笑。“中国只在中国一边。我们尽力警告我们的人民,但是他们确信他们和北京达成了交易。”
  弗拉密立刻就了解了。战斗学院的训练,她知道如何用比恩和萨里文的方式思考。“那就是阿契里斯不采用佩查的计划的原因了。”
  比恩和萨里文大笑,对彼此微微鞠躬。
  “你们知道佩查的计划?”
  “我们假定有一个比印度目前正在使用的更好的计划。”
  “因此你有办法制止中国?”弗拉密说。
  “没有机会,”比恩说。“中国在一个月以前能够被制止,但是没有人听。”他想到彼德而且几乎不能抑制愤怒。“阿契里斯自己也许还可以被阻止,或者至少削弱。但是我们的目标是要避免战斗学院的印度毕业生队伍落入中国人的手里。我们的泰国朋友已经准备好了脱逃路线和计划。所以当我们到达海得拉巴,我们不只需要找到佩查,我们需要给任何要来的人提供逃亡。他们会听你的话吗?”
  “我们会看到,不是吗?”弗拉密说。
  “连接已经准备好了,”士兵说。“我没有实际连接上,因为那个时候时钟就被监控了。”
  “做吧,”比恩好所。“我有话要对彼德·维京说。”
  我来了,佩查,我要把你带出来。
  至于阿契里斯,如果他碰巧让我碰上的话,这次就没有仁慈,不必仰赖别人来让他逃脱轮回。我会毫不客气地杀掉他。而且我的人会得到同样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