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呓人,卖梦为生(后记)
誓鸟 - 张悦然

贝壳记
    少年时,曾经有个男孩这样向我描述他对一个年长女子的爱:“我爱她衣衫上的每个皱褶,以及走路时裙裾摩挲小腿的声音。”至今我仍记得他颤抖的声音以及脉脉含情的眼睛。我多么羡慕哪个女人,不管一路走来多么坎坷,被少年这样爱着,一生也不枉费了。
    男孩喜欢一个橙色头发的女人唱的歌,其中最钟爱的一张唱片,名字叫做《火山女神的祭童(BoysForPele)》。
    投梭记
    痴情的女人是天下最美丽的动物,仅仅因为这个理由,我也无法厌弃自己。
    我愿意守着那堆破破烂烂的火焰,直到面容枯槁,最后作为一个陪葬的纸人投入坟墓,哪怕最后真的应了谁的预言,我的一生是个悲剧。
    磨镜记
    我只爱男子,无法爱上女子。可是最艰难的时刻,陪伴在我身边的,永远都是女子,而我却不曾善待她们。
    他们总是脚步悄悄的离开。我浑然不知,直到某个早晨惊醒,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镜子,来到阳光下,地上再也没有影子为我指路。
    纸鸢记
    这是一个有关毁灭的故事。信仰的毁灭,生命的陨落。
    许多人都在皈依宗教之间往复、挣扎。在教堂观礼的时候,我的确曾幻想自己从高处的受洗台纵身跳下去。这一充满亵渎意味的念头使我感到瞬间的快意。
    恶的产生,是因为我们不能相信。所有歹念也许都源于自卫。西北方的天空中究竟有没有天使?每天都有一些孩子在满怀期待仰望天空的时候,被雨水淋湿了眼睛。等到眼窝里的泪水干涸,他们也就长大成人了。
    种玉记
    我太念旧了,什么都不舍得丢弃,所以要让恩怨、亏欠,经由血管,从母亲传入婴孩的身体里。
    夏夜里的萤火虫照不亮盲女的眼睛,可男孩已经背负着他的使命上路了。
    香猫记
    咖啡豆犹如圆润的珍珠一般蕴藏在猫腹中。它的身体伴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美妙得好像一台隆隆运转的机器。
    第一次听说这种从猫的粪便中分离出来的昂贵咖啡豆的时候,我仿佛就一眼看到了几百年前那只香猫的宿命,看到那个举刀战栗的年轻男子。
    一定有过这样的故事。每一种宝物要浮现出来,都需要经历几番流血和杀戮。
    焚舟记
    小时候,听了很多《圣经》里的故事。后来记得最清楚的,是诺亚方舟。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汪洋,只有一枝小船,载着成双的动物迎浪前行。
    后来,这里成了一片新天新地,人们有都忘记了此前的事。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