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喜欢你 > 第十二章 坠落

第十二章 坠落

    萧邦的钢琴曲静静地流淌,带来一室宁静的氛围。
    黄色的玫瑰绽放在铺了蓝格子桌布的茶几上。空气中有一股浓浓的咖啡香味。
    这只不过是一家小小的路边咖啡馆,却因为它的温暖与雅致,使得每位客人在这里流连忘返。
    “搬家?!退学?!”
    连着两声惊呼打破了咖啡馆中的宁静,也引来客人的侧目。
    意识到周围好奇的目光,钱声耘压低了嗓门:“这些都是昨晚到今天发生的事?”
    “嗯。”可嘉点点头,“他是连夜搬家的,至于退学,我今天下午才听说。”
    “这小子……”钱声耘握紧了手中的咖啡杯:“怪不得他那么突然地让他奶奶出院呢!”
    “突然出院?!”现在,轮到可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为什么?我听唐麟风说,他奶奶最少要住两个礼拜的医院。再怎么着急他也不应该不顾奶奶的身体状况啊!”
    “以老人家恢复的情况来看,”钱叔叔皱起眉头,“其实她并不需要住那么久。我一直不想让她提早出院,是考虑到她在医院里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我只是没想到……”他一摇头,“唐麟风那小子会那么心急,连医药费都付清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多钱。”
    也许,这就是唐麟风的行事风格——可嘉无意识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搬家、退学、让奶奶出院,每一件事都做得迅雷不及掩耳,也绝不拖泥带水。
    可是……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知不觉间,她问出了在心中盘旋已久的最大困惑。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什么让他做出这一系列巨大的决定?
    他的所作所为,就好像是要让自己人间蒸发一样,那么彻底,又那么……绝情。
    “也许……”钱声耘欲言又止,阴沉的脸色与紧锁的双眉与唐麟风颇有几分神似,“这一切,都要怪我。”
    “怪您?”可嘉讶异地抬起头来。
    他的眉宇间有一丝后悔:“我应该换个更好的时间,用某种更好的方式跟他说的,可是我以为,他听了以后会高兴的……”
    “跟他说?”可嘉重复道,倾身往前坐了一些,“钱叔叔,唐麟风到底出了什么事?您跟他说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向后*在椅背上。
    “请您告诉我吧,”她请求着,“我真的……关心他,我也会尽我所能地去找他。所以……”在她的目光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一抹恳求与焦急的神色,“如果您知道些什么,拜托,请告诉我吧。”
    这是一双任何人也无法拒绝的眼眸。
    钱声耘看向对面那张年轻而姣好的脸庞。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起,他就知道——如果说,唐麟风这孩子从来都是走背运的话,那么遇见宋可嘉,便是幸运女神对他偶尔的眷顾了。
    她也许算不上好看,但是在她身上总有些什么吸引着人们的视线。并不仅仅因为她灵动的大眼睛,或是爱笑的双唇,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她身上那单纯、透明,而又清新的气质。
    他从没见过比她更不善于掩饰自己的人了。喜怒哀乐,这些内心的情绪,在她的脸上如同矿泉水一样清澈见底。也正因为这样,任何人在她的面前,都不会忍心欺骗或是……隐瞒。
    叹了一口气,钱声耘终于缓缓开口了。
    “要说唐麟风的故事,得从十二年,不二十多年前开始说起。”端起咖啡杯,咖啡的热气萦绕眼前,仿佛带他回到了过去,“读大学的时候,我和唐瑞天,也就是麟风的父亲成为了最好的兄弟。瑞天聪明而有才华,因此也不免有些傲气和倔强,但是,他却是我所见过最正直也最忠诚的人。若是有谁恃强凌弱,他会第一个冲上去打抱不平;而要是有谁对不起我,他更是不管怎样也要替我出头……”
    虽然明知钱叔叔说的是二十年前的往事,可嘉的眼前还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
    唐麟风。
    他曾两次在她危难时出手相救,他也曾为了云超而被打得遍体粼伤。
    毕竟是一脉相承——他和他父亲是何其相象呵!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钱声耘点了点头:“所以,每当我看到麟风那副骄傲而又强头倔脑的样子,总会想起当年的瑞天。只是,他们也不尽全然相同。”他的声音低了下来,“总的来说,瑞天热情而又开朗。可是麟风,这家伙从小时候起,我就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即使对他奶奶,也都是一脸冷冰冰的样子。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吧,我不应该奢求他与他父亲一模一……”
    “不对!”可嘉忍不住开口,“唐麟风的冷漠只是他的外表而已。他的内心也同样是热情的,他原来的本性也一定是乐观的!造成他今天这样的,是……”
    “是他的身世。”钱声耘接下去说道。眼前这个女孩急切的辩护使他微笑起来,“我要谢谢你。除了他奶奶和我之外,你是第一个这么客观地看待麟风的人。难怪他对你另眼相待,这小子还是蛮有眼光的。”
    他对她是这样的吗?
    可嘉的脸不觉红了起来,随即对自己撇了撇嘴。
    另眼相待?恶语相向还差不多。
    从认识到现在,他从没对她说过一句好话,就连失踪前的最后一次见面都是以争吵贯穿始终的——当然啦,那次吵嘴是她挑起来的。可是,哪怕他有一句温柔一些的话语,她也不会那么怒火中烧到说出那句话……
    “看我这人,”钱叔叔摇了摇头,“明明是要告诉你那段往事,却不知不觉地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刚说到哪儿了?”
    “您和唐麟风的爸爸是好朋友。”可嘉提醒道。
    “好朋友。”钱声耘低声重复道,眼中有一抹黯然神伤。片刻之后,他才接着往下说去,“……因为瑞天的关系,我也认识了麟风的母亲。一个漂亮而聪明的女孩。她和唐瑞天的爱情故事简直成了我们学校的一段传奇。本以为两个骄傲的人在一起会把彼此伤得体无完肤,可是偏偏,他们却成为了最幸福的一对。”
    可嘉想起了那张照片,那张被唐麟风藏在电影海报之后的合影。
    照片上的男子年轻俊朗,而抱着孩子的母亲则甜美温柔。从他们灿烂的笑容中,任何人都可以体会到他们之间的深情和那种幸福的感觉。
    “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毕业以后,我们都顺利地进入外交部。因为太年轻,所以我们谁都成为不了名副其实的外交官。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努力而又充满梦想,并且,我们也等得起……
    “这一等,就是十年。终于有一天,瑞天兴奋地冲过来找我,因为他已经得到任命,即将与妻子一起奔赴海外。可是,与他相反,我那时的心情却有些沉重。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得到那个驻国外大使馆工作的机会,而是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唐瑞天去的那个国家,在十多年前,与我们国家的关系很不好。所以他去那里,并不仅仅是当一名外交官……”钱叔叔停了一下,声音低沉了下来:“他们夫妇还肩负着一项……秘密而危险的任务。”
    可嘉睁大了双眼。
    秘密而又危险的任务?难道他们……
    “我还记得临走的那个早上,瑞天一掌拍在我的肩上,对我说:”一切都交给你了。‘我没想到的是,“转过头,钱声耘看向窗外,”那竟然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而那次送行,竟然也成为了我们的诀别!“
    “诀别!”可嘉轻呼着,“他们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
    “失踪。”钱叔叔有些嘲讽地笑了一下,“那只是官方的外交辞令而已。作为他们的上级和在国内的联系人,瑞天的情况只有我最清楚。他是一个优秀的外交官,同时,他也一直在努力而不畏任何艰险地执行秘密任务。终于,任务完成了,可是,我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唐瑞天夫妇从没有失踪或离开,事实上,他们……”他深吸一口气,“牺牲了。”
    可嘉愣愣地看着钱叔叔,强烈的震动让她说不出话来。
    他避开她的视线,不让她看见他眼中的泪光。
    “电影里,英雄总是能够在取得胜利和荣誉后全身而退。可是在现实中,并不是所有的英雄都能从高楼坠下时拉住绳子或是从快要爆炸的飞机中逃出来的。”钱声耘试着笑一下,可是那抹笑容却让他的泪水终于滴下,“更可悲的是,有的英雄即使牺牲了,也得不到应有的荣誉……”
    “不但得不到荣誉,”可嘉喃喃道,“甚至还背上了叛国的罪名。”
    曾经有一个小男孩——她泪眼模糊而又心痛地想着——只因为父母被人误解,他也被钉上了红字,在同学的嘲笑和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中长大,惟一能够用来保护自己的,只有外表的冷漠与坚强。
    “怀疑总是会产生许多误解。”钱叔叔苦涩地摇摇头,“而且,瑞天的高傲也使得不少人看不惯他。虽然明明知道对于他的失踪外面有许多流言飞语,可是,我们却有口难辩。那项秘密任务,迄今为止,还是只有我以及少数几个高层人士知道。而且,在长达十二年的时间里,严禁消息泄露。而我惟一能做的一件事,只有不负瑞天临走时的嘱托,尽我所能地照顾好他的母亲和儿子。照顾好老人家并不难,可是麟风那小子,”说起唐麟风,他的神色柔和了下来,“是我见过最聪明,也最难沟通的孩子。我自己有两个孩子,但即使同时管教十二个调皮的小孩,也没有和他一个人在一起那么累。”
    可嘉想起那天在市中心广场上,唐麟风一看到钱叔叔就逃的样子,便忍不住微微一笑。
    可是……
    “不透露真相十二年?”她抬起头,“那么,现在呢?”
    “昨天,我接到了一张文件。上面说道,关于十二年前发生在某国的一次事故,其真相无需再刻意隐瞒。也就是说,从昨天开始,禁令解除了。”
    昨天。
    昨天,那张文件下来了。而今天,唐麟风便把自己从人间蒸发掉了。
    到底是什么使得他作出这么强烈的反应?!
    “一拿到这份文件,我当即就冲出去找麟风。”钱声耘继续说道,“我没有去医院告诉麟风的奶奶,因为她很早以前就知道真相了。这是个睿智的老人,无论如何不肯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背叛自己的国家。我只能让她半猜半蒙地了解了事实,然后我们再一起瞒着麟风。因为以这家伙的脾气,他知道后一定会马上昭告天下,自己父母的失踪真相的……
    “等我找到麟风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这小子不知道为什么还不回家,坐在他租的公寓楼的台阶上,一副想找人打架的样子。我满心以为当他听到我告诉他的那些话以后,会变得兴奋一些,也会变得开朗一些。毕竟,那么多年来,他一直愤世嫉俗地以为自己被父母抛弃了,在他身边又始终围绕着那么多的谣言。可是,没想到的是……”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
    钱叔叔叹了口气。
    “当我告诉他,他的父母不但没有抛弃他、抛弃祖国,相反,他们还是英雄以后,麟风从台阶上站了起来,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他竟然掉头就走。走到一半,这家伙又突然回过头来问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也是那个晚上,他对我说的惟一一句话……”
    “他说了什么?”可嘉急切地问道。
    “那句话是——”钱声耘慢慢回忆道,“‘钱叔叔,你一定对我失望过许多次吧?’”
    2003年11月8日。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刮点小风,下点小雨。
    可是,如果眼下的天气还叫小风小雨的话,估计天气预报中的大雨应该就能足以把整座城市淹没了。
    宋可嘉用力抬起快被狂风吹走的伞,透过白色帘幕一般的大雨,再度确认了一遍墙上那七个黑体字。
    ——“芝大厦建筑用地”。
    这七个字小头小脑地刷在一方土黄色的墙上。若不是用心寻找,还真是容易错过呢。
    直到确定这几个字与她手中从云超那儿死磨硬缠要来的小纸条上写的一样,可嘉这才抬起腿,小心翼翼地绕过满地的泥泞和水塘,向围墙内的那片工地走去。
    “叭叭!”
    一辆水泥车叫嚣着冲了过来,即使在狂风暴雨中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可嘉还来不及躲闪,便在刹那间被溅上了一身的泥污。
    她甚至都已经懒得拿出纸巾擦拭自己了。这是第五辆溅了她一身泥水的车了,而之前的四辆早已让她那身亮丽的粉色秋装变成肮脏的灰色乞丐服了。
    天哪!
    这里到底是哪里?
    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在烂泥路上,可嘉试图透过大雨打量四周。
    云超那家伙只跟她说是在这座城市的西北角,可是,在倒了几个小时的公共汽车以后,终于踏上地面时,她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是一片巨大的工地。
    左后方,一大片土地正在打地基;右后方,一片旧厂房正在被拆除;左前方,一栋四层楼高的建筑已经竖了起来,正张着黑洞洞的窗户和大门等着进一步建造。
    而芝大厦建筑用地则在她的右前方。相比之下,这是这个地区规模最大的一个建筑项目。即使是在如此恶劣的天气情况下,依然有无数辆水泥车在这里进进出出,依然有数不清的工人在那幢共有几十层的高楼的脚手架上忙碌作业。
    顺着小径向右拐,可嘉终于进入了那片繁忙喧嚣的工地。
    可是——她停下脚步——她应该从哪里开始找起呢?
    “喂!你!”
    嗯?身后好像有人在叫。是在喊她吗?
    “说的就是你呢!小姑娘,你给我站住!”
    可嘉回头。
    一位老伯急急忙忙地从门卫室冲了出来。
    “你找谁啊?这么自说自话往里就走?”这个老伯看上去心情不太好——不过,毫无遮挡地淋在雨中,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老伯,我找一个叫唐麟风的人。”她连忙上前,为那位门卫伯伯撑上伞,“他大概二十岁左右,高高的,帅帅的。工地上有没有这样的人啊?”
    “工地上有几千号人呢,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老伯不耐烦地说道,语气却已经缓和许多。
    “对了!他是负责……”可嘉连忙看一眼手中的纸条,“搬运的。因为他刚来,还做不了什么技术活。”
    “搬运工啊?”老门卫指向大楼底层,“现在他们都在那儿吃午饭呢。”
    “谢谢!”可嘉转身向那幢还在建造中的大楼走去。
    “等等!”老伯喊住了她,从门卫室拿了一顶安全帽出来,“进工地要戴好安全帽的!难道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他把安全帽塞到可嘉手中,一路嘟囔着再度回到门卫室。
    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他还真是个热心的老人呢——可嘉微笑着戴上安全帽,径直向大楼走去。
    但是几分钟之后,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在一层那阴暗潮湿而又到处都是泥浆与砂石的大厅里,三三两两地坐满了工人,或是埋头吃饭,或是趁着午休时间聊天打牌。
    在那些工人好奇的目光中,她绕过一根巨大的圆柱。接着,在那个*窗的角落里,她看见了他,不,他俩。
    唐麟风和云梵并肩蹲在地上,埋头于手中的盒饭。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小梵。在她的印象里,云梵永远是美丽而纤尘不染的。可是现在,身穿卡其色衣裤的她,蹲在潮湿肮脏的地上,像苦力一样大口吞着碗里的饭,一边的脸颊上还沾着乌黑的泥水。
    还有他。
    可嘉凝望着唐麟风。
    没有名牌T恤和牛仔裤,他穿着曾经是米色现在却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工装裤,地摊上买的汗衫,以及工地上发的外套。他晒黑了,双手和指甲缝中全是泥污,头发剪短了,乱蓬蓬地竖在脑袋上。尽管这样,他还是她见过的最帅的男孩。
    “给。”小梵动了一下,把自己碗里的一块红烧肉挑了出来,递向唐麟风。
    唐麟风挪开了自己的饭盒。“你自己吃。”他命令道,把那块红烧肉挡了回去,“这两天你都没吃什么。”
    ——一个人的心痛到极点会是什么感觉?
    可嘉抱着安全帽,愣愣地站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奇怪自己的感觉竟然会是——麻木。
    眼前的那两个人并没有在拥抱,在卿卿我我,他们只是蹲在地上一起吃饭而已,只是为对方夹菜而已,他们只是——像任何一对老夫老妻那样不由自主地关心对方而已。
    一阵针刺般尖锐的痛苦穿过那层麻木,终于来到她的心里。
    不由自主地,她开始后退——她宁可看到他们在约会,在亲热,在一起欢笑,她也不愿意看到他们如此默契而又自然地在一起。
    她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
    唐麟风抬起头来。他的黑眸与她的视线接触的瞬间,她看到在他眼中,有道光芒一闪而过。
    随即,那道闪光被讥讽与冷漠取代。
    “我们有客人来了。”他冷冷地说道。
    ——我们。
    小梵惊讶地抬起头来,看见可嘉后愣了一下,立刻过分愉快地笑了起来,那笑意甚至抵达不到她的眼中。
    “宋可嘉!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她大惊小怪地叫着,“对了,一定是我那个老哥,他这人就是保守不了秘密。”
    “不关云超什么事,他……”
    “你怎么到这里的?一定转了好几趟车吧?还下着大雨,也真是难为你了。”小梵一叠连声地说道。
    “我……”
    “对了!你那么千辛万苦要找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呢?”云梵侧侧头,作好奇状。
    “我……”可嘉一眼瞥见了躺在他俩身边的那把粉红色带蕾丝花边的伞,“……这是我的伞。”
    “伞?”云梵有些莫名其妙,随即注意到了身边那把色泽已经不再鲜亮的雨伞,“这是麟风带来的,”她故意强调了“麟风”这两个字,“我不知道是你的伞。不过,你那么大老远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这把伞?!”
    云梵有些尖利而夸张地笑了起来。
    即使再难堪,再伤心,她也不能在这个女人面前表现出来。
    “当然不是。”可嘉抬起下巴,目光直视一直默默地坐在那儿的唐麟风,“我来,是想和我的‘男朋友’谈一谈。”
    “男朋友?!”云梵的眉毛挑了起来,颇有一些街头泼妇的韵味,“我怎么从没听说你还有男朋友?他是谁啊?能不能介绍给我认……”
    “吵死了。”唐麟风把饭盒一扔,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小梵,能不能请你闭上嘴?我头都疼了。”
    云梵满脸的不情愿,却终于不再说话。
    “喂!唐麟风!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可嘉气喘吁吁地跟在那个甩开大步的人影后面,在工人们好奇的目光中,一路穿过芝大厦尚未完工的底楼大堂,绕过一堆堆的水泥石灰,向楼外走去。
    “喂你,等等我……”
    直到站在大楼后门外的脚手架下,唐麟风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身后那个一路小跑的娇小身影笔直地撞上他的胸膛。
    她当了他一个月的邻居。
    她曾经许诺要做他两个月的“女朋友”。
    她帮过他两三次倒忙。
    她和他大吵过一次。
    她曾无数次惹他生气。
    她也曾N次带给他温暖和微笑。
    ……
    而在今天,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她。
    他曾经对自己发誓,要让自己彻底从她的生命中消失。而当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他带来的一切将会出乎她的意料。那时,那个全新的,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他,会笔直地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告诉她,他……
    “你在看什么?”可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她疑惑地抬头看他,接着顺着他的视线沮丧地看了看自己:“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啦,可是这套衣服本来是很好看的。要不是该死的大雨,它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真是,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穿我妈给我买的那套灰衣服呢……”
    难道这个女人花了几小时在路上,换了几辆公交车,不远万里地跑到这里,就是为了和他讨论衣服的颜色?!
    唐麟风挑起一边的眉毛。
    他和她有多久没见了?两个礼拜?
    正当他在努力改变自己的时候,她却什么都没变,还是那样啰里啰嗦,说话没重点又笨笨的样子。
    ——即使在噩梦中,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女朋友”竟然会是她这样的女孩。
    “……反正今天不管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过来,到最后总会变成脏兮兮的灰色……”
    随着他双眉的越锁越紧,可嘉的声音也越来越低,直到沉默渐渐笼罩在他们之间的空气中。
    大雨打在脚手架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雨水透过层层叠叠的的竹排,滴落到地上、水泥桶里,和那两个面对面伫立的男孩女孩身上。
    把散落在眼前的潮湿的鬈发理到耳后,可嘉偷偷看向对面那个一脸阴沉冷如冰霜的家伙。
    勇气。
    可嘉深吸一口气,试图缓和一下自己急促的心跳。
    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鼓起勇气,说出那些已经在心中练习了N遍的话语。
    这么千里迢迢地赶来,当然不会仅仅为了见唐麟风一面,或是谈论一些衣服方面的事情。
    事实上,自从在云超那里拿到这儿的地址之后,她就开始不断地设想和他见面的情形。
    也许,听了她所说的那些话以后,他会愤怒、会大喊大叫,甚至把她赶走。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以一个客观的角度,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以及,一个喜欢他的女孩的心情……
    “你想找我谈什么。”唐麟风没有任何好奇地开口问道,打破了盘桓许久的沉默。
    “小梵怎么会在这里?”没有注意到他的冷淡,可嘉冲口而出地说道。云梵并不是她来的目的,可是,刚才的那一幕却始终如鱼刺一般鲠在她的心中。
    “她说她要来照顾我。”
    “照顾你?”可嘉转了转眼睛——哼,想要趁虚而入才是真的吧,“你什么时候开始需要人照顾了?”
    他的黑眸有些讥讽地望着她:“从我不再有‘女朋友’的那天起。”
    “你……”
    “我们中午只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如果你没别的事的话,”他漠然说道,把双手插进裤袋,转身向大楼走去,“我要进去干……”
    “有!我还有别的事情!”她连忙打断了他,“我来,是想要告诉你三件事!”
    他停下脚步。
    “第一。”可嘉说道,“我是来道歉的。还记得你搬家前一天晚上我们的吵架吗?我说了一些我不该说的话,对不起。”
    他没有回头:“我早就忘了那天的事。”
    “我不能原谅自己竟然说了那些话。”她低下头,“且不说你的父母并没有做出这样的事,就算他们抛弃了你,我也不能用那种事情来伤害……”
    “且不说……就算?”他的脊背僵直了起来,“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可嘉咽了口口水,“你父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是钱叔叔告诉我的。你奶奶出院那天,我在医院里碰到了钱叔叔……”
    “很巧,不是吗?”唐麟风头也不回地冷冷说道。
    她装作没有听见他的嘲讽。
    “就在那天,钱叔叔跟我说,那么多年来,你和你周围的那些人都误会了你父母。他们不仅仅是英雄,更重要的是,他们从来都是爱你的,也绝不会抛弃你。事隔多年,当钱叔叔终于能把真相告诉你的时候,他以为你会高兴、会结开心解,没想到,在他告诉你的第二天,你就失踪了。钱叔叔很疑惑,也很不安。于是,我跟他说,也许,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知道?”他反问道,终于回过身来,“你以为你是谁?”
    可嘉鼓起勇气直视他的眼睛:“我以为我是一个了解你的人。”
    “那么,”他冷笑了起来,“你都了解了些什么?”
    “我了解,你虽然外表独立,可是,你却渴望家庭的温暖。你之所以会和云超成为死党,那是因为他和他的家人是真心关心你,带给你家的感觉。还有,你虽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你却是真的关心你的朋友和亲人。你奶奶、云超,还有钱叔叔……即使你为他们付出一切,你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
    唐麟风唇边的那抹冷笑消失了,黑眸中渐渐涌上怒意。
    “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无所不知呢。”他逼近了她,“还有什么是你自以为知道的?”
    可嘉退后一步,终于被他语气中冰冷的挖苦意味所刺痛。
    “我还知道,”在逐渐点燃的怒火中,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响,“在你那副坚强又对一切都无所谓的外表下,其实你是一个骄傲而自卑的混合体!你自卑,因为你从小在父母是叛徒的阴影下长大。于是,你把你的愤怒都发泄到你的奶奶、钱叔叔和那些关心你的人身上,让他们为你担心,为你失望。而当你发现事实真相后,你又骄傲得不肯承认错误。于是现在,你把所有的愤怒再发泄到自己头上,自我放逐,自我惩罚……”
    他的脸色越绷越紧。“你说完了没有?”他低声警告道。
    “没有。”她顶了回去,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搬家、退学,还有,来到工地上做搬运工。那是因为你觉得你曾经让钱叔叔和奶奶失望了,所以你没脸再呆在钱叔叔让你进的大学里,没脸再见他;所以你要用自己的钱来付清医药费,养活你和奶奶,要做到真正的独立,要让所有人都对你刮目相看!……”
    雨越下越大。倾泻而下的暴雨穿过层层竹排,汇聚成大颗的水珠顺着脚手架不断滚落。
    狂风携带着雨丝呼啸而来,卷起可嘉头发的同时,也把雨点抽打在了他们身上。
    拂开遮住眼睛的乱发,可嘉拔高嗓门,不让风声掩盖自己的声音:“……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只有使关心你的人更失望。钱叔叔一心希望你成才,希望你比你父亲更有出息。你又失踪又退学,会让他有多难过你知道吗?他曾经对你抱了那么大的希望,可是,最后他得到的是什么呢!?还有你奶奶,她是个一心盼着孙子吃饱穿暖健健康康的老人家,要是让她看见你现在这副样子,她会怎么想呢?还有……”
    “在你结束你自以为是的长篇大论以前,”唐麟风的声音低沉冰冷地响起,打断了她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我的真实想法。我退学,那是因为F大从来就不是我理想中的大学,而那个该死的暖通系更是我每天做恶梦都能做到的地方。我来这里做搬运工,是因为我前前后后已经欠了钱声耘——也就是你所谓的钱叔叔——许多钱,这是让我最快还清欠债的方式。至于搬家,”他停了一下,眯起眼打量着眼前一身泥水的可嘉,“则有一个最直接的原因。那就是——我再也无法忍受我的一个邻居……”
    可嘉的脸色渐渐变白。
    “……这个邻居每天在浴室里的尖叫简直能让人吓出心脏病;除了帮倒忙外她什么忙也帮不了;啰里啰嗦又婆婆妈妈……”他的声音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抽向她,“更可怕的是她笨头笨脑,却偏偏还自以为是,成天端着一副道德学家的样子跑到别人跟前说三道四……”
    “够了!够了!!”可嘉喊道,抬起头努力不让泪水滑落,“今天我们都把话说得很明白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你,而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的,现在……我也很清楚了……”
    风声呼啸而至,也带走了她的声音。
    转过头,可嘉茫然看向脚手架外被狂风带来的骤雨,不让唐麟风看见她的眼泪。
    也许,她根本就不应该缠着云超告诉她唐麟风的下落的;也许,今天她根本就不应该来的;也许,她根本就不该这么拼命找他,这么关心他,这么努力地想要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可是……
    不管他是怎么看她的,不管在他眼中她是怎么样的,她还是必须把那句话告诉他。
    “我说过,我来是想告诉你三件事。”她低声说道,“第三件事很简单,只有一句话。不会耽搁你的时间,说完我就走。”
    他不置可否地等她说下去。
    “我……”可嘉有些颤抖地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向他没有表情的脸庞,“喜欢你。”
    大楼里的工人休息完毕,正三三两两地起身开始工作;几十层外的脚手架上有人在大声呼喊着些什么;雨点砸落到水泥铅桶中,发出“啪啪”的响声。
    这原本是一片热闹的工地,可是,在这一刻,却宁静得仿佛只有她的心跳声。
    时间静静地在他们之间流逝。
    已经过去多久了?是一秒钟,还是一千年?
    他没有说话。
    透过睫毛,可嘉看向对面那道沉默的人影。
    他甚至已经不再看她,视线转向了那个在雨中正向他们奔来的工人身上。
    也许——她对自己苦笑了一下——这已经代表了他的回答。
    抱紧了手中的安全帽,可嘉后退一步:“那么,我走了。”
    转过身,她开始在脚手架中穿行。
    奇怪——可嘉想着——平日里,一出无聊的电视剧都能让她涕泪滂沱,可是现在,连心都已经痛到不像是自己的了,为什么眼泪却反而干涸了呢?
    “不要!!——”
    身后传来一声呼喊,好像是唐麟风的声音。
    不要什么?
    不要她走,抑或还是不要她喜欢他?
    头上的脚手架在风中摇曳,钢管发出奇怪的“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不堪风雨的袭击。
    距离大楼几十米以外,有一群工人在向这边焦急地摇手并大喊着些什么。强烈的逆风使得他们的声音消散无踪。也许他们在指挥某项工程吧——可嘉模模糊糊地想着。
    身后有急促奔跑的脚步声传来。
    她没有回头。只要再走几步,就能走出这幢大楼,走出这片工地,也走出——唐麟风的生活了。
    “小心!……上面!……”
    终于,在风停歇的片刻之间,可嘉听见那些工人在紧张地叫些什么了。
    耳边,脚手架扭曲磨擦的声音也越来越刺耳。
    她抬头望去。
    就在那儿,在她头顶的正上方,有一片黑影正带着不可遏制的雷霆之势急速坠落,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时间仿佛也在此刻停顿。
    “可嘉!……”
    一个低沉紧绷的声音响起在耳畔。可嘉茫然转头,电光火石间,她的视线撞上了一双深若寒潭的黑眸。
    紧接着,有双温热的手在她的背后猛力一推。
    在惊呼声中,她被推倒在遍布泥浆沙砾的地上,前额重重地撞上了一个装满水泥的铅桶。
    一直被她抱在怀中的安全帽滚落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脚手架终于从几十层楼高的顶部坍塌。
    巨大的竹排、钢管、竹片以及那些堆在脚手架上的建筑材料携风带雨铺天盖地地扑向地面,顷刻间掩埋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