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魔术师 > 第五章 爱之壁防

第五章 爱之壁防

    战争结束得就如同它开始时一样突然。
    在这场瞪眼比赛中,郭宝儿终于还是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尽管马上恢复到和刚才一样的怒目圆睁,可是,就在这一眨眼间,她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感觉……某个地方,似乎感觉不太对劲哦!
    把大眼睛中愤怒的主要炮火依然对准宣澈,留下部分视线观察一下别的地方。
    当眼角的余光扫到花岗岩的双手时,宝儿猛地一僵。
    她的手机不见了!
    他才不会和她玩只有小孩水准的瞪眼比赛呢!可是,经过这么一个既让人大开眼界同时又感觉愤怒沮丧的早上,他实在忍不住想捉弄一下眼前这个娇纵任性,脾气有如每隔五分钟就喷一次硫磺蒸汽的活火山一样的千金大小姐。
    她今早的大爆发还真的是让他叹为观止——至今,他家赖以居住的小房间里,还像十级台风席卷而过那样一片狼籍。
    而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他那个脾气爆躁的老爸竟然破天荒地在宿醉以后还能笑逐颜开,乐颠颠地主动担负起整理房间的任务——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只是,不知道在老头子那财迷心窍的脑袋里还有没有多余的空间,能让他偶尔挂念一下自己的亲生女儿。
    宣澈眯起眼,注意到郭大小姐已经发现她的手机不见了。
    看来,她比他想象的敏锐。
    “我的手机呢?”火山小姐冷冷地开口了。
    “你的什么?”
    “手机!”宝儿不耐烦地说道,“就是你抢过去接电话的那只!”
    他故意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然后耸耸肩。
    宝儿的嗓门开始拔高——这是“活火山”再度爆发的前兆。
    “刚才还明明在你手上的,现在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难道我是你的手机保管员吗?”他嘲讽地说道,尽量让自己保持一脸的面无表情,“既然是你的手机,自然在你自己身上。”
    “怎么可能在我身上?!”虽然火气越来越大,她还是下意识地开始摸自己的口袋,“你又没有把它还给我过……”
    她近乎尖叫的声音戛然而止。郭宝儿低下头,看着手上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拎出的那个粉红色的漂亮玩意。
    “搞什么……”她困惑地喃喃低语。
    抬起头,她这才发现,那只花岗岩猪头早已没有礼貌地甩下她扬长而去了。
    看着手上的电话,再看向他远去的背影,即使想破她那个聪明的小脑袋,宝儿也还是不明白这只手机是怎么平空飞回她的口袋的。
    除了是一尊花岗岩外,难道……她百思不得其解地皱起了秀气的双眉——可怡的哥哥竟然还有特异功能?
    ………………………………………………………………………………………………
    宣可怡浑身不自在地走在师范学院教学楼的走廊上。
    她把手中厚厚的教科书和笔记本牢牢地捧在胸前,仿佛这样就能阻挡住来自前后左右的诧异目光。
    在陌生的凌家扮演郭宝儿是一回事,可是,在已经呆了好几年的熟悉校园里,突如其来的以富家女面目出现,那又是另一回事。
    出门前,在面对暂时属于自己的那个超大衣柜时,她内心挣扎了足有一个小时——是该屈服于丑小鸭的羞怯天性,把“宣可怡”的衣服塞在包里,到了学校后在卫生间里换上呢;还是应该听从理智的呼唤,在这一个月内始终如一地维持“郭宝儿”的扮相?
    最后取得胜利的还是理智。
    毕竟,凌恩宇好死不死地和她在同一个学校,谁也说不准这个低能儿会不会脑壳突然坏掉地跑到心理系这边来找她。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她冒不起被识破的险。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宣称家里忽然发了横财,以暴发户心态为理由来解释自己的面目全非。
    可是……
    这真的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同学了几年的那些男生们惊艳和后悔自己有眼不识珍珠的目光她还能应付,可是,平常熟悉友好的女孩子们眼中的嫉妒和猜疑就让她有些难以承受了。
    老天!原来改变一个人外貌的同时,竟然还能改变他的社交关系呢!当她只是平凡又土得掉渣的宣可怡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女生都能不设心防把她当成朋友;可在她摇身一变穿起郭宝儿华贵靓丽的衣服后,仿佛在无形之中,也和绝大多数的女孩成为了敌人。
    “可怡!”
    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可怡停住脚步,转头看向身后穿着抢眼地搭配了宝蓝色和荧光绿衣服的短发女孩。
    “你快要晃得我睁不开眼睛了!”她夸张地腾出一只手遮住双眼。
    柯蜜亚——物理系系主任的独生女、师范学院中除了宣可怡之外的另一位大名鼎鼎的顶尖高材生,兼可怡不打不相识的死党——笑了起来。随即,她的笑容转为一脸的不认同。
    “老天!你今天穿了什么过来啊?!”蜜亚用两根手指捏起可怡身上价值四位数的丝质衬衣,就好像她在小心翼翼地拎起被拍死的苍蝇翅膀一样,“你知道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什么吗?”她大幅度地摇了摇头,“好一股浓浓的铜臭味哦!”
    可怡故作愤怒地瞪大眼睛。然而,这却是踏进校园后,她第一次感到放松下来的时刻——在别人眼里,柯蜜亚简直就是一个高智商的怪胎:她喜欢奇装异服,说话直率又不经过大脑,而且还藐视一切代表了权威和金钱的东西。然而,就是这些旁人不能理解的部分,使她和蜜亚成为了好朋友。
    “还有你的眼睛!”蜜亚发现新大陆似地叫了起来,“你那副有气质得要命的眼镜呢?要知道,它可是你的注册商标啊!你把你的注册商标丢到哪里去了?”
    在她认识的人中间,只有柯蜜亚一个人会赞美那副老古董眼镜。可怡忍不住好奇,要是宝儿介绍的那位首席造型师听到蜜亚这番关于“有气质得要命的眼镜”与“注册商标”的言论,是不是会当场昏过去。
    “我会告诉你的,”可怡扫视了一下周围好奇的目光,继续沿着走廊向教室走去,“等上完课,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之后。”
    蜜亚不满地眯起了眼。
    “看来你是想让我活活被好奇心憋死。”
    “放心,即使乌龟也没你长寿。你死不了的。”她看了身边那团耀眼的蓝绿色一眼,灵机一动地想起,或许她可以通过这位资深教授的女儿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对了,你有没有从你爸或是你爸同事那里,听说过凌恩宇这么一号人物?”
    “即使不通过我爸,凌恩宇的大名也还是很如雷贯耳啊!”蜜亚疑惑地转头看她,“难道你从没听说过他吗?”
    可怡还来不及说什么,她那个高材生死党已经快速地反应过来了。
    “也对哦!你平时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就算外星人突然进攻地球,你也不会把目光从书上面拉开,向周围看两眼的。”
    “我哪有!”可怡及时克制住自己想要去扶眼镜的冲动,“国际形式和时事新闻我还是很关心的!我只是不太在意那些小道消息罢了。”
    蜜亚忍住笑,瞟了自己的好朋友一眼。“是吗?那你现在又为什么开始关心起小道消息来了?可别告诉我,你已经把你暑假心理分析报告的对象锁定在我校闻名遐尔的校草级帅哥身上了!”
    这就是有个高智商死党的致命缺点。可怡已经开始怀念起凌恩宇如同树獭(目前世界上反应最慢的动物,据说早上用针戳一下,直到晚上它才会有感觉)一样迟钝的反应了。
    她清了清喉咙。
    “我只是突然对他有些好奇。毕竟,除了研究生院外,在我们学校里呆了那么长时间的学生并不多。”
    “那倒是。”蜜亚点点头,“这也是他比较有名的原因之一。”
    “那别的原因呢?”
    “有很多啦!例如,他帅得要命,笨得要命,小提琴拉的好得要命,还有最要命的是,他还是‘修罗会’的成员之一。”
    “‘修罗会’?”
    “你该不会连这个都没听说吧?”蜜亚不屑地撇撇嘴,“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参加的一定都是些蠢头蠢脑的家伙——这是近几年来,我们这个大学区里,包括师范学院、S大和青藤学院在内的最大的校园组织。”
    “校园组织?!”凌恩宇竟然还蠢到去参加学校黑社会?!就算可怡早上对他的智商有过丝毫怀疑,现在也已经彻底打消了——他果然是全亚洲最大的笨蛋!
    “不过,名字虽然难听了一点,这个组织的管理还是蛮有一套的。”蜜亚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它用搜刮保护费得来的钱盘下了几所学校附近所有的租书店、复印社和学习用品店,采取连锁经营的方式,既避免了恶性竞争,也适当地用提高服务质量来平稳了价格的上涨。只不过一两年的工夫,‘修罗会’里几乎所有的成员都把几年的学费赚回来了——这也是这个组织近几年扩张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
    怪不得最近复印原版书的价格越来越高呢,可怡恨恨地想着,原来这其中竟然还有凌大少爷的功劳!
    “除此之外,姓凌的这个家伙还有别的丰功伟绩吗?”
    “噢!不胜枚举!”蜜亚夸张地说道,“据说有女生在听他的小提琴独奏时昏了过去;还有一些女孩只不过得到了他的一个微笑就激动得一整天语无伦次;他有厚厚一笔记本的女朋友名单,为了记住那些和他交往过的女孩,笔记本里的内容甚至详细到对方眉毛的粗细、眼睛的大小和鼻梁的高度;更夸张的传闻是,他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拿到毕业证书,是因为艺术学院的那些女老师舍不得失去他这么一个建校N年来好不容易才终于出现的色艺兼备的大帅哥……”
    嗯?这句话听着有些耳熟哦!凌恩宇好像也曾这么臭屁地自我吹嘘过。
    “这些女人的眼睛都瞎了吗?难道她们都没看出来这家伙是个超级白痴吗?”可怡抑制不住自己的刻薄语气。不知为什么,那本记录女朋友名单的本子,让她的情绪忽然笔直地滑向谷底。
    “这个超级白痴的运气却好得很呢!”蜜亚耸耸肩,“他的小提琴曾拿到过国际性的大奖;‘修罗会’也是在他加入后才逐渐成气候的;而最奇怪的一点是……”她困惑地皱起眉,“我记得曾听我老爸提起过,凌恩宇当年是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取艺术学院的,而且他还是他们班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因为中学的时候他好像跳过两年级。”
    跳级?这个低能儿竟然和她一样跳过级?!
    以他那种智商,能够正常地跟大家一起升级就已经应该要谢天谢地了!跳级……他唯一能够跳级的机会,也许是从初级白痴直接晋升到超级白痴的程度吧!
    “他是什么中学毕业的?”可怡问道——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所智障儿童学校会不负责任地让这种人跳级。
    蜜亚摇摇头。
    “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初中以前他一直都呆在英国。直到许多年前,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以后,他才回到国内就读。”
    上这堂认知神经学的导师一如既往地在上课前五分钟准时抵达走廊。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一向以“挑战权威”为乐的蜜亚的注意。她当即甩下可怡,带着早已准备好的一箩筐问题向教授冲去。当不堪其扰的老教授发现这枚向他发射过来的蓝绿色炮弹时,连忙转移路线,拐向离自己最近的男厕所。
    这场发生在学生和导师之间的猫捉老鼠游戏在平时总会让可怡觉得颇为有趣,可是今天,她的心思却完全放在了别的地方。
    走进研究生上课专用的小教室,可怡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摊开教科书,视而不见地看着书上人体脑部神经分布的彩色图示。
    那个家伙彻底引起了她的兴趣。
    在对着书本足足五分种,发现自己破天荒地非但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反而满脑子都是跟“脑部神经分布”没有半点关系的一些交谈片段、一段模糊往事和一张时而白痴时而莫测高深的英俊脸庞之后,宣可怡不得不承认——她已经被郭宝儿的未婚夫给吸引住了。
    噢!迷住她的,当然不是他魔鬼一样勾魂慑魄的外表!嗯……哦……好吧,或许她还是有点被这部分所诱惑,可是尽管这样,最让她感兴趣的,却还是凌恩宇身上那团浓浓的,越是靠近反而越是看不清的迷雾。
    一个经历过惨痛悲剧的败家子,一个对人情世故有深刻了解的花花公子,再加上一个跳过级的留级生……
    可怡把视线从书上移开,转头看向窗外绿色如荫、阳光明媚的初夏景致。
    在凌恩宇那双漂亮的,空空如也的深灰色眼眸后面……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与此同时。
    坐在琴房那台名贵的三角钢琴的绒凳上,凌恩宇懒洋洋地把琴谱扔在了黑白相间的琴键上。
    “我想麻烦你一件小事。”他淡淡说道。
    琴房的另一边,一个人站了起来。他高大强壮的身影仿佛能把整间屋子塞满。
    “你我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那个人低沉哄亮的声音几乎在房间里形成回音,“什么事?”
    “心理系那边,应该有个和这张照片里很像的女生。”凌恩宇从衬衫口袋中摸出一张二寸的报名照——那是他从施秀妍那里顺手拿过来的,“她自称郭宝儿,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她的真名。拜托你帮我查一下。”
    莫维原接过了照片。那张报名照在他大而粗壮的手中显得小得可怜——看到这双手,谁也想不到,它们的主人竟然会是师范学院钢琴系的天才四年级生。当然,除了弹钢琴之外,这双手也曾经把N多人揍了个半死,一路帮助它们的主人创建起名闻几所大学的“修罗会”。
    他仔细端详着照片中的女孩。
    “不错嘛!”维原评论道,“长得还算可圈可点。在你那票女朋友中间,她应该可以排在前几名了。”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凌恩宇慢吞吞地说道,“她是我的未婚妻。”
    “你的什么?!”莫维原惊讶地咆哮一声。
    “你听到了。”
    “天哪!你已经想要结婚了吗?”
    “当然不想。”恩宇淡淡说道,“这是老头子和他老婆的如意算盘。他们希望我一毕业就结婚——当然,前提是我毕得了业。”
    “所以,”维原甩着手中的照片,好像那是一团甩不开的湿面粉,“这就是他们给你找的‘真命天女’?”
    凌恩宇轻敲琴键,修长的指间流淌出简单优美的音乐。“我已经调查过了,我的真命天女是个喜怒无常、任性自私,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千金大小姐。可是,昨天踏进我家门的那个女孩,除了外表,别的,没有一样符合我的调查报告。她根本不是娇纵任性的富家女,而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心理分析狂人——据她自己说,她还在心理系修了个学位。”
    “心理系?”莫维原皱起了吓人的浓眉,“能够进那个系的,都是书呆子。”
    “所以,”恩宇耸耸肩,“我怀疑我的未婚妻被调包了。”
    维原收起照片。
    “我会吩咐他们帮我查一下的。”他走上前,推开恩宇,“走开!你弹得难听死了,简直是在侮辱我的耳朵。”
    凌恩宇轻笑着站起身,走到窗边。
    在他身后,质朴、温暖,如同沐浴着阳光般的琴声渐渐响起——那是德彪西的《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谁能想得到——恩宇微笑了起来——这个体形巨大、外表野蛮,曾经把无数女孩吓得心胆俱裂的“修罗会”头号人物,最拿手的曲目竟然是这首如此深情又如此温柔的歌颂少女的抒情曲?
    和维原第一次打交道是在他大二的时候。
    那时,莫维原刚以打遍全市高中无敌手的成绩考入师范学院,并在几个兄弟的挑唆下迅速成立“修罗会”。虽然名字颇为吓人,但是维原的动机却很单纯——他只想小打小闹一下,能够为弟兄们赚到些零花钱就可以了。本来一切都还算顺利,直到他在收取保护费的黑名单里写上了“凌恩宇”三个字。
    就算现在看来,凌恩宇也依然是个很好的打劫对象——毕竟,在这所大学里好像很难再找到比他家更有钱,同时又比他更笨的人了。
    所以,当莫维原在桌球房找到凌恩宇的时候,以为这不过只是小菜一碟,甚至不用他亲自出面,单靠手下那些弟兄就能把事情搞定了。直到进入恩宇单独包下的桌球房的手下一个接一个地被鼻青脸肿地扔出来,他这才意识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当维原亲自出马,进入凌恩宇的私人包房时,“笨蛋大少爷”正好整以瑕地打着英式桌球。他甚至都没有费事从斯诺克球桌上抬头看这位大名鼎鼎的“修罗会”老大一眼。
    “你竟然敢对我的弟兄动手?!”莫维原咆哮着说道,声音响彻小小的桌球房。与此同时,他恼火地发现,这个长了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小白脸的公子哥对他吓人的外表和洪亮的嗓门根本不为所动。
    “我哪敢?!”“小白脸”夸张地说道,同时头也不抬地把桌上的红球撞到洞里,“你们是‘修罗会’诶!我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对手嘛!”
    维原眯起了眼睛。这个小白脸的确不像是身怀绝技的样子,可是……
    “他们身上那些伤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啊……”凌恩宇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懒洋洋地走到了桌子的另一头,仔细打量着黑球的走向,“那是他们自己不小心碰到桌子或是撞上我的球杆弄伤的。”
    莫维原凶恶地瞪起了铜铃般的牛眼。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根据他的调查,眼前的这位凌大公子才应该是传说中的白痴,不是吗?
    “我认为……”凌恩宇淡淡说道,“在你类人猿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还算聪明的脑袋。”
    类人猿的外表和还算聪明的脑袋……维原抿紧嘴唇——这家伙到底是在夸他还是骂他?
    “小白脸”一记精准的推杆,黑球应声入袋。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把你那些手下‘请’出去的原因。”凌恩宇继续说道。他终于抬起头来,看向站在桌子另一头如同一尊铁塔般的彪形大汉,“这样,我就能够和你单独聊聊了。”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莫维原愣愣地站在那儿——他原本是想把这个小子好好修理一顿的,可是,两三句话之后,为什么感觉落入陷阱的人反而变成他自己了呢?
    他试着找回自己的老大气势。
    “鬼才想和你聊呢!”他握起拳头,怒吼着向凌恩宇冲去,“我今天不把你揍得屁滚尿流我就不姓……”
    恩宇弯下腰,从中袋里摸出黑球。这个动作恰到好处地让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闪开了莫维原威力无比的一拳。
    维原收势不住,踉跄着从他旁边冲了过去。
    等他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转过身来,凌恩宇早已把黑球放回原来的位置,施施然地准备打下一球了。
    “我想加入你的‘修罗会’。”他宣布道,口气平淡得就如同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作为交换,我会让‘修罗会’成为全市最大也最成功的校园组织。”又是一记漂亮的撞击入洞,“你考虑一下吧。”
    看着窗外沉浸在温暖阳光下的校园,凌恩宇扯回了落在回忆中的思绪。
    经过几年的经营,他做到了当初对维原许下的承诺——“修罗会”成功的管理模式甚至还被当作案例,载入某些企管类教材。而在这几年的相处中,莫维原也渐渐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他们有不少相似之处——在音乐上,他们都有天才般的造诣;他们有着和外表截然不同的内在;而更重要的是,维原的父母在他还小的时候就离婚了,随后两人先后出国,只以每月寄回大笔生活费作为亲情的表示。相近的身世使得他渐渐放开心防,允许维原成为唯一了解他复仇计划的那个人。而出于对死党的忠诚,莫维原不但始终对恩宇的秘密守口如瓶,并且长期以来一直暗中调派人马帮助他进行调查。
    尽管这样,一切还是毫无头绪。
    身后传来的琴声优美绵长,窗外的景色明媚灿烂,可是,这些对恩宇阴霾的心情来说还是于事无补。
    自从成为“修罗会”的幕后首脑,建立属于自己的小小王国之后,他就一直不曾间断对叔叔凌汉利的监视和调查——毕竟,父母出事后,获益最大的只有凌汉利。单是能够监管凌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一项,就已经足够让很多人不惜杀人放火了——可是,不管他怎么明察暗访,却始终找不出凌汉利借凌氏集团代理董事长的名义中饱私囊的任何证据,不但如此,凌氏在他的带领下反而还越来越成功,近几年来更是不断扩张,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连开几家大型卖场。
    但是,只要是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
    几年的等待后,凌恩宇终于等到了凌汉利的破绽——郭宝儿就是他的狐狸尾巴。
    长期以来,凌耀百货一直和靖邦运输物流公司保持良好的合作,所以,与郭家的那场并购案原本无可厚非,毕竟,并购以后凌耀的物流成本将会大大降低。但问题的关键是,他们买一送一的还搭上了个郭宝儿。
    根据父亲的遗嘱,在他满二十五岁的那一天,凌汉利就必须交出所有的权力和股份,再度成为仅仅持有百分之二十五股份的凌氏董事局一员。可是,只要他暗中与郭家谈妥条件,然后把宝儿安排到他身边的话,不但能长期把凌恩宇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还能通过种种商业运作,重新夺回凌氏的主控权。
    虽然目前这一切都还只是出于他的猜测,可是,商场就如同一场英式桌球,每打出一杆都要考虑到后面的几杆甚至十几杆——凌恩宇懒懒地靠在窗台上,看向学校草坪对面那幢砖红色的研究生楼——他不得不小心对手打出的每一球。
    不过,即使是凌汉利也有失算的时候。
    一想到昨天,冒牌“郭宝儿”就在他家客厅把凌氏的代理老大摆了一道的情形,恩宇就忍不住想笑。
    这个“宝儿”显然深得老叔的欢心。他可以从那些难得一见的赞许微笑和点头上看出来,凌汉利颇为满意她的谈吐、教养和学历。
    而奇怪的是……他也喜欢。
    凌恩宇皱起双眉——他不该这样的。一直以来,他喜欢交往的都是那些有身材没大脑的拉拉队队员型漂亮美眉。和她们在一起,至少他能安全地隐藏起自己,不用担心会被对方看出他真实的一面。可是,昨晚,还有今早,他是真的乐在和“宝儿”的交谈中。她的聪明、纯真和清新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盼望和她另一次的不期而遇。
    这样的机会有很多,不是吗?毕竟她住在他家,两个人一天要见上好几次面。不但如此,她还该死地提议每周为他作三次心理咨询,而更该死的是,他竟然鬼迷心窍地答应了——再这样下去,这个过分聪明的“郭宝儿”总有一天会挖出他所有的秘密。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已经弹奏到了尾声,幽长婉转的旋律在这间空旷的琴房里回荡。
    从窗台上直起身,凌恩宇刚想回头赞美一番维原这次精彩的演奏,对面研究生楼三楼玻璃窗前闪过的某个动静吸引住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公主领衬衣的纤细身影——早餐时,他曾见过这套衣服穿在某人的身上。此刻,她正在侃侃而谈,回答导师的提问。阳光洒在她乌黑的秀发上,泛出动人的栗色光芒。接着,一阵掌声从研究生楼里隐隐传来,显然,那个回答博得了满堂喝彩。
    也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对面的那个女孩在坐下前转头向外看了一眼。
    凌恩宇蓦然转过身,背对着窗外。
    很好。
    他的“未婚妻”不但反应敏捷、一本正经、喜欢没事就来一通心理分析……她还该死的是个研究生院的高材生。
    ………………………………………………………………………………………………
    这个不断被男孩眼睛吃豆腐、被女孩眼睛喷毒火,还要应付柯蜜亚层出不穷的问题的下午,最终以在学校门口遇见满脸怒火的宣澈作为收场。
    这当然不是偶遇。
    显然,宣澈翻出了她的课程表,已经杵在这里等了一个下午了。不但如此,他还明显地摆出了一付“躲我者死”的样子,以警告老远就看见他的可怡,若是她有任何想溜的念头,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你哥凶起来的样子好酷哦!”蜜亚尖叫一声,眼里冒出不断跳动的红心。
    可怡怯怯地放慢脚步。
    “蜜亚……”
    “抱歉,我不和你一起走了。”柯蜜亚迅速转身——虽然是可怡的死党,又哈她老哥哈得要命,但这并不代表她会陪着她一起去送死,“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有关论文的问题要问导师。”
    可怡叹了口气,把目光从死党没心没肺地甩下她独自逃离的背影上移开,转向校门口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也好,不能什么事都让宝儿一个人去替她承担,她慢慢走向老哥,现在就把这份为期一个月的工作面对面地和老哥谈开也好。
    只是……宣澈为什么要摆出这么臭的一张晚娘脸呢?他有必要生这么大的气吗?毕竟她早已不是三岁小孩了。脱离家人的羽翼,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这样做有错吗?!
    “哥……你今天下午不用上班吗?”
    宣澈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她,并不接话。
    他该不会是想在学校门口就把她海扁一顿吧?这样也太难看了,而且,她毕竟还是研究生院的天才生呢!
    “我们边走边谈吧,”她推他离开校门,“这样会妨碍别人走路的。”
    他不为所动地站在那儿。
    “你应该先跟我商量的。”他冷冷地开口了。
    “宝儿不想让这件事情被太多人知道,此外,她也想试一下看假扮成我会不会被你和爸爸认出来……她的想法当然很搞笑,但是,”可怡抬起头来,“就算我事先和你商量,你会同意吗?你会让我自己做决定吗?你当然不会允许我住在别人家,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男生。即使我们周围还有一大群长辈,即使我对那个白痴大少爷一点都不感冒,你还是会……”
    “至少,关宝儿要住进我们家的事情,你应该先征得我的同意。”
    “郭宝儿。”
    “管她该死的到底姓什么!”他恼火地说道。
    直到此时,可怡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让老哥生气的绝大部分原因,不是她不跟他商量就决定住进凌家,而是郭宝儿猝不及防地就此擅自闯入了他的生活。
    可是,宝儿到底做了什么,竟能让平常轻易不会动怒的老哥如此不爽呢?
    “我可以让你继续你的这份‘工作’,”宣澈宣布道,“但有个条件,你必须把那座‘活火山’从我们家弄走。”
    活火山?
    “那个女人摔烂了爸的茶壶,你的花瓶,”他的双眸余怒未消地眯了起来,“还有我的百变玻璃箱。”
    “什么?!”这下事情搞大了——那个玻璃箱是老哥连设计带制作整整花了两个月才好不容易完成的。
    “她以为那是只该死的化妆箱。当她把化妆品放进去,发现那些玩意儿竟然再也找不到的时候,”宣澈深吸一口气,压抑住自己的怒火,“她就索性把箱子砸开来找。”
    可怡努力保持住“节哀顺便”的表情,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也只有郭宝儿才干得出这种事情。
    “现在,这个女人以帮我的忙为借口,又把魔掌伸向了我还没完工的大变活人柜。”他继续冰冷地说道,“在她搞出更大的破坏之前,我请你赶快把她弄出我的视线。”
    “我……”
    “她会闯到我们家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所以你必须想办法把她赶走。”
    “宝儿和我之间有过协议……”
    他再度打断了她。
    “如果你不行的话,那我只有亲自动手。我会把她和她那一大堆没用的衣服、化妆品一起打包,一件不剩地从花园里扔出去。”
    “哥,”她抓住宣澈的衣服,试着从这一堆混乱中理出一条线来,“老爸收了她每个月多少的房租?”
    他的表情僵硬了起来。
    “一千二。”
    可怡扬起眉毛。“就我那个连转个身都有问题的小房间,老爸竟然也能开出这种价钱?他还真是有够黑的!”
    宣澈皱起了英挺的浓眉。
    “所以你看,”她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的问题并不在宝儿身上,而是我们亲爱的老爸。你觉得爸爸会心甘情愿地放过这么一笔飞来横财吗?”
    “我可以给他钱。”
    “拜托!你这个月的工资不是都已经替爸爸还了杂货铺的酒钱了吗?”可怡抚平了哥哥衬衫上的褶印,“至于我的那部分打工收入,交了学费以后也没剩下多少了。”
    “所以你的结论是……”
    即使没有抬头,可怡也能从头上那个冰冷的声音里想象出哥哥一脸山雨欲来的阴霾神情。
    “我的结论是,宝儿住在家里不但能帮我们增加收入,有她在,爸爸也一定会克制一下自己的酒瘾。既然这样,”她暗自吐了吐舌头,“也只好暂时委屈一下你了,老哥。毕竟只有一个月而已嘛,忍忍就过去了。”
    宣澈默不做声。
    她抬起头来,看向哥哥面无表情的脸庞。
    “我为什么觉得,”他淡淡说道,“你对这件事情竟然还很高兴呢?”
    “我哪有!”
    她用委屈的大叫来掩饰自己的心虚——毕竟是老哥,想瞒住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吧,就算她居心不良、幸灾乐祸好了,反正……她是真的很想看出好戏呢!当如同冰一样的哥哥撞上了宝儿这座“活火山”,究竟会是寒冰被融化,还是火山被浇熄?嘻嘻,不管怎么样,这个过程一定会是火花四溅的啦!
    宣澈眯起眼,深思地看了她片刻。
    “好吧,”他终于叹了口气,“不管你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个月也只能这样了。我把话说在前面,如果那个姓关的千金小姐过不惯我们家的日子,那也是她自找的。”
    可怡笑了起来。“那是当然。还有,她姓郭。”
    “还有你,”他揉揉她的头发,脸色柔和了下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那边吃住都好吧?”
    “不是好,是太好了。凌家的管家还答应教我做榴莲酥呢!等我回来,我做给你和爸吃啊!”
    他点点头。“记得不许出去鬼混,不许晚归,不许让你电话里那个‘白痴一号’占便宜,不许……”
    “知道啦!不许先生!”她笑着打断了他,顺便再煽一把火,“你知道宝儿已经开始叫你老古董了吗?”
    她微笑地看着宣澈的眉毛再度恼火地竖起,与此同时,眼角接收到的某个讯息告诉她,校门口那边,有人一直看着她。
    可怡转过头去,笑容在那一刻凝结在了唇边。
    学校门口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下,凌恩宇正懒洋洋地背着小提琴倚树而立。温暖的金红色夕阳斜斜地洒在他的身上,衬出他完美颓废的五官和修长优雅的身影。
    无视于周围女生狂热的目光,那双深灰色眼眸只是专注地停留在她的身上。
    见到她转头看他,他向她眨了眨眼,唇边慢慢浮起一抹微笑——凌恩宇式的,魅力无穷到足以让每个女孩忘记呼吸的微笑。
    随即,他的目光移向了她身边的宣澈。
    笑容依然挂在他的脸上,他的眼中也依然保持着空空如也的神情,尽管如此,可怡却还是有种他的情绪似乎在瞬间有所改变的感觉。
    如果,就像她所预感的那样,白痴先生其实并不那么白痴的话……
    可怡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那么很好,以眼下的情形来看,她这个冒牌货又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