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那就是我亲爱的姐姐
不是天使,不是魔鬼 - 朱星辰

    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纸巾给姐姐擦眼泪,一边擦眼泪一边把姐姐温柔地搂在怀里:“不要怕,不要怕,我不会舍得让你坐牢的,一切都由我来摆平,你不要怕啊,什么都不要想,先回家去好好地睡一觉,我保证,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姐姐在陈大儒商的一番表白之后并没有老老实实回家睡觉,她把眼泪擦干,洗了个澡,又做了个水果面膜,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了温泉。我那时已经不去温泉了,为了让夏天叔叔高兴,已经半个月没有去温泉了。北京人看见了我美丽的姐姐,张开双臂,夸张地把她抱住:“你怎么好几天没有来啦,我的大美女啊,是不是又有什么赚钱的好路子啦!”“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我能有什么路子呀,所以我这不是又来了吗?”姐姐说话的时候表情异常兴奋,手舞足蹈,动作也异常夸张,整个空气里都充满了她释放出来的超大能量。
    这个时候,刚刚泡完温泉的老大就在包房里一边唱歌一边喝着普通款的百威啤酒,他的第六感官此刻发挥了作用,他从包房里走出来,冲姐姐嚷着:“丫头,好几天不见了。”“是啊是啊,老大,好几天不见了。”姐姐把一大堆标价不菲的酒单送到老大面前。老大见到姐姐,立刻来了兴致,把手里的百威啤酒放在一边,认认真真地翻阅起酒单来,翻了半天:“怎么没有路易十三了?”
    姐姐嫣然一笑:“路易十三被您要光了,再有,就是假酒,喝了假酒是要伤身体的,我总不能为了赚钱就不顾您的身体呀。”
    老大哈哈大笑着:“好,那你看我不喝路易十三喝什么?”姐姐在酒单里的人头马上划了个钩:“如果您不嫌弃,就它了。”北京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姐姐反常的举动,边看边感叹:“真是淑女也疯狂,我的妈呀,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啊!”
    谁也不知道我姐姐受了多大的刺激,谁也不知道我姐姐在几天里都干了些什么。北京人拨了个电话给我,她焦急地说:“你姐姐疯了。”我和夏天叔叔正在热闹的大街上买东西,手机里北京人的声音被淹没得只剩下一个分贝,我大声问:“什么,你说什么?”“你姐姐疯啦!”北京人扯着嗓门喊:“你姐姐疯啦,你姐姐突然间不是淑女啦,声音娇媚,眼神暧昧,还卖给老大人头马,你姐姐疯啦!”我也扯着嗓子:“没关系的,人会变化的,没关系的,我姐姐早晚要被调教出来的,不用你操心。”我放下电话,对夏天叔叔做了个鬼脸:“我姐姐开窍了。”“开什么窍了?”夏天叔叔不解地问。“脑子好使了呗,知道卖给老大人头马了。”夏天叔叔眉头紧皱:“这样不好,让她回来,不要去温泉,我公司正好缺人,她可以来做兼职。”
    “你怎么这样啊!”我十分不满:“你管了我,还要管我姐姐,你预备讨两个老婆吗?你准备让她做小还是让我做小?”“你再胡说我就把你的嘴巴封起来。”
    我们对视一下,甜蜜地相视笑,把买来的大包小包衣服和食品放进车里,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家中,拥有了彼此。2陈大儒商第二天上班就故作镇定地问会计:“你去帮我查查,我们公司的三十万是不是汇到美国的账户上去了?”会计一头雾水:“没有啊,我不知道啊,好像,好像??”“哦”,陈大儒商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好像不是让你汇的,好了,你忙你的,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姐姐在陈大儒商的帮助下摆脱了偷盗罪名,这无疑等于默许了陈大儒商对她提出的非分之想。陈大儒商动作迅猛,很快在西城一个优雅清静的小区里给他和姐姐租好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欢天喜地地等待着他新找的小老婆光临。
    姐姐在和陈大儒商睡觉之前思考了许多事情,那天,姐姐特地把我和北京人都叫到温泉里,郑重其事地向我们宣布了一件听上去和印度洋大海啸没有什么两样的大事件:“我要和一个老男人好了。”
    我和北京人听了惊异得满脑子一片空白,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姐姐就继续说:“可能有很多事情你们并不知道,但是我不能不从中选择一些告诉你们。我个人出了一些事情,并且很严重,没有人能帮助我,只有一个老男人,他救了我,我为了报恩,决定和他生活一段时间。”北京人急迫地问:“哪儿来的老男人啊?”姐姐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我那公司的老板,一直对我挺好的。”我又问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你想要钱?”姐姐拍了一下我的脑袋:“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和钱扯到一块儿?”“不。”我斩钉截铁,万分自信地回答:“不就是钱。你说吧,多少钱?你骗不了我的,是不是小千活不下去了,你必须把自己卖给那个老男人帮他弄钱花,我看你真是脑筋不好使,你要是不喜欢他还不如不卖给他,让温泉的老大帮你弄钱去,反正老大也喜欢你,你看看,你现在有两个男人可以选择,你为什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就这样滔滔不绝地说着,北京人制止我好几回也制止不了,我继续着:“你需要多少钱呢?如果数目不是很多的话我就找我的夏天叔叔,他一定会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你的;如果很多,他也会给你一部分,但是我这辈子就一定得嫁给他了,除非他不想要我。要是夏天叔叔也帮不了我们,你最好不要告诉家里人,他们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齐你要的数目;依我看,你还是不要管小千了,这是最明智的做法,你既可以不出卖自己,又可以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一举两得啊!”
    姐姐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可是我已经管了呀,我已经把钱给他了呀!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到哪里去弄四十万呢,我就把公司的钱给他汇去了,汇了三十万而已,我们陈总就帮我把这事情摆平了,可是他说他喜欢我呀,我能怎么办呢?”我和北京人听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久,姐姐差不多停止了抽泣,我也差不多缓过神志来:“我让夏天叔叔帮你吧,把三十万还给他。”“不行,”姐姐又抽泣起来:“他谁的钱也不要,他说钱不能白偷,偷了就是偷了,再还回来也是偷了,再说如果你要了你夏天叔叔的钱,是不是就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呢,万一你什么时候不喜欢他了呢?”我轻松地摇摇头:“不会的,不就是三十万吗!三十万不至于啦,要是三千万还差不多。我估计,夏天叔叔自己还没有三千万呢,他怎么能因为三十万就把我的自由给取缔了,不会的。”
    “重要的不是夏天叔叔。”北京人插嘴:“是他们老板不要还钱,要人,你懂吗?她们老板要美人不要财富。”我和姐姐都沉默了,尤其是我,我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首先是姐姐和她们陈大儒商同居了,然后小千拿到学位,光荣归国,如果小千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依然有可能和姐姐结婚,两人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只要陈大儒商不来找麻烦,小千不抛弃姐姐,幸福还是指日可待的。
    然后是姐姐不和陈大儒商同居,那么姐姐就只能找老大摆平陈大儒商,老大要是真的喜欢姐姐,就会把陈大儒商揍扁甚至干脆要了他的命,这样的话,姐姐就得和老大一起浪迹天涯,成为新时代土匪的压寨夫人,说不定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姐姐对老大也会产生一种叫做爱情的感觉。
    我不知道应该把哪一样主意出给姐姐,我们就这样沉默着。那天一切都格外平静,老大没有到温泉去,夏天叔叔出差在外,也没有询问我的行踪,总之,那一天的女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亲爱的姐姐。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