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女儿国记事 > 端午节特辑

端午节特辑

且说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已是十几年后了,这一天恰好是端午节,于是叶府上下都在忙活着过节,孩子们早早的都出去玩了,只留下男人们在家里准备过节的事宜。
  这些年叶家添了不少孩子。
  除了怜月生的明珠,还有牡丹生的大女儿叶明月,扶桑的女儿明霜,以及童青的女儿明空,还有飞飞和任倾情孩子。
  叶青虹的大女儿是牡丹所生,长得和母亲十分相似,就连性格脾气和叶青虹也是一样模子刻下来的。
  一大早,明月便来到父亲房里,见牡丹一个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忙活,她便从后头抱住父亲笑道:“爹爹做什么呢?”
  牡丹这些年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那妩媚的小脸上又添一副成熟的韵味来,加上天生媚骨,倒让人看了更垂涎了。
  见女儿又赖在自己身上,牡丹便扭着身子推开她道:“你怎么还长不大,一会儿你娘见你这个样子又要说你了。”
  明月见父亲嗔怪自己,便笑着放了手,一下子坐到椅子上拿起一个桃子咬了一口道:“娘还在韩叔叔房里呢,听说昨天明霜调戏了李御使家的小公子,李家现在要二妹妹娶人呢。”
  “真的?”牡丹眨了眨水汪汪的媚眼看着女儿道:“明霜平时又听话又老实,怎么会做这种事?”
  明月一听父亲这话,嘴里的桃肉“扑”的一声就喷了出来,凤目带着些怜悯看着自己老爹苦笑道:“她哪里老实听话了?全京城这会儿只怕都传遍她的壮举,将人家娇滴滴的小公子吊在了树上不放下来,别以为她天天管您叫‘美人叔叔’就是好人,爹,您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说话间表情甚是郁闷。
  牡丹见女儿这样,水汪汪的媚眼便瞟了她一眼不说话。
  明月见爹爹投来风情万种的一瞟,只觉得脑子有被电晕的倾向,半天才道:“今天明珠说要出去看龙船,您去不去?”
  牡丹这会儿正对着镜子梳头,一缕打着卷的头发拂在脸上格外妩媚,听了这话只笑道:“今天你娘说要在家里给我们过节,我哪也不去。”
  见爹爹一提妻主就全是娇媚模样,明月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第一百万次佩服娘的好运气。于是只笑道:“您可别后悔,我答应明珠给他买糖葫芦……”
  牡丹拿着梳子的小手听了这话顿了顿,红红的嘴儿抿了抿,半天似是下定了决定道:“不去!”
  明月见一向最近吃糖葫芦的爹爹居然为了娘的一句话就放弃,心里不由又感叹了一番,只得自己出门去了。
  此时韩雪初的房里,叶青虹对着地上跪着的女儿明霜正生气呢。扶桑见女儿闯了祸也正在气头上,只管坐着不看她。
  韩初雪此时已经有了六七个月的身子,这是他嫁给叶青虹生的头一胎,因为他生无忧的时候受了苦,没有调养好,所以这些年都没有身孕。现在年纪大了,又有了身孕,便格外的小心。
  可见妻主沉着脸不说话,男人也不敢多言,只得将那凉茶递过去柔声道:“有话慢慢说,明霜性子散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出了这样的事,那李家的小公子也必是有错,不然明霜又怎么会那样对他?”
  听了这话,叶青虹还没说话,扶桑在一旁倒忍不住了,不由道:“初雪,你别为她说话,这两年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四处眠花宿柳不说,还惹得好几家的公子天天打发人来找。我这么把年纪才有了她,本指望是个有出息的,却不想是这么个下流东西……”说着,大大的媚眼便红了起来。
  明霜听了父亲的话便抬起了头,她长了一双叶青虹一样的凤目,可其余的地方却是像扶桑,但那脸上的风流不羁的表情倒是谁也不像。见父亲这样伤心,明霜挑了挑凤目,脸上似乎有些无奈,不由看向了母亲。
  叶青虹一直不动声色,见女儿看向自己,才放下茶碗看了看她,道:“李家这会儿要你去提亲。”
  明霜一听这话,漂亮的凤目一挑,脸上无比嘲讽地笑道:“就凭他也想嫁给我?真是笑话。母亲大人早就知道他是什么货色,难道要女儿娶那种不贞不洁的人进门?”
  叶青虹见女儿如此说,脸上倒不像刚刚那般严肃,可却依然沉声道:“就算他和一百个女人睡过,却只被你扒光了吊在树上,现在李家拿了这个要挟我,你难道有好办法?”
  明霜听母亲这样一说,便放了心,也不跪了,只管随意往地上一坐笑道:“我既然惹了这祸,便自有办法解决,母亲不必担心,管保李家的人再也不来烦你。”
  一旁的扶桑听女儿这么说,瞪了她一眼道:“不许闯祸!要是你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明霜见爹爹这样说,便笑嘻嘻地蹭到扶桑旁边抱着他的腿笑道:“您放心,女儿一定给您娶个比怜月爹爹还干净清纯的男人回来……”
  “乱嚼舌头……”扶桑听了这话,踢了女儿一脚嗔道,可眼睛却看了看坐在上首的妻主。
  叶青虹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虽然风流成性,又没个正经,可遇事却丝毫不见马虎,见她这样说,于是便也不再追究了。
  明霜见母亲不说话,便笑嘻嘻地向初雪道:“今儿过节,女儿和大姐一起去看龙船,不知道无忧哥哥可有空?”
  韩初雪见眼前的事完结了,便笑着向明霜道:“你哥哥这两天都没出屋,说是要学个什么东西,你去问他吧。”
  明霜听了便从容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向三个长辈施了礼往无忧房里去了。
  叶青虹和初雪扶桑用了早茶,便到了燕飞飞的正房里,只见怜月和牡丹、任倾情都等在这里了。
  因为孩子们都和大姐一起去看龙船,所以这会儿便只有叶青虹和几个夫侍在家。童青因为在朝中还有事,只说晚些回来。叶青虹便和几个夫君一起边说话边等童青回来。
  眼看到了中午,只听珠帘一响,却是童青一身朝服走了进来。初雪挺着肚子站起来,便要帮他换衣服,可却被童青伸手拦住了,只让他歇着。最后还是牡丹站起来帮童青把衣裳换了,可就是男人要抱着衣裳拿去挂的时候,却被那掉下来的一角袍子拌了一下,眼见就要摔倒。童青眼急手快,一伸手便将牡丹抱住,才使他免受皮肉之苦。
  牡丹见童青帮了自己,水汪汪的眼便满是崇拜地看着童青,小脸上满是崇拜。直看得童青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了身去。
  叶青虹见两个男人如此暧昧,脸色有些不好看,凤目不由瞪了童青一眼,便一把搂着燕飞飞小声说笑。
  童青见妻主这样小孩子脾气,不觉有些好笑,于是便趁着众人准备吃午饭的时候来到叶青虹旁边,湿热的唇轻轻碰了碰她的后颈,只见叶青虹的身子猛地一僵,凤目幽深地一下子盯住童青,目光里明显闪着说不出的期望。
  可偏偏在这时,饭已经摆上来了,几个男人也都围上来布菜。叶青虹只得恨恨地咬着牙看了童青半晌,才做罢了。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席上燕飞飞和扶桑时不时地讲几句家事,又关照初雪的身子。怜月不说话,只管坐在叶青虹身边夹菜。
  一边坐着的任倾情倒像是有心事似的不说话,初雪知道他是因为看到自己怀了女儿不痛快,于是便和众人说,这个孩子生下来要送给任倾情抚养,自己有无忧就够了。
  听了这话,众人无不惊异。
  任倾情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怔了半晌才在桌子底下握住了初雪的手,杏眼里已经噙满了泪。
  用过午饭后,燕飞飞和扶桑只说还有事要处理,便先带着人走了。怜月身子不好,午后必是要歇的,于是也回去了。任倾情和牡丹只管围着初雪转,三个男人正交流着生孩子的体验。
  叶青虹见他们各忙各的,便赖在童青耳边说了几句话,可她话还没说完,便只见童青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站起身便往外走,叶青虹忙起身追过去。
  院子里的蔷薇花开的正艳,在那疏离的花架后面,叶青虹与童青的身影紧紧的拥在一起……
  这是一个充满夏日香气的端午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亲们端午节快乐~~~~~~~~~~
  
  哦呵呵呵~~~~~~~
  
  某午又闪来了.........
  
  今天是特别奉献哦~~~~~~~~
  
  哎,赶稿子真的很累的说,大家容偶把正文写完,然后开新坑写更精彩的故事吧
  
  看到泡泡和洲洲大人的争论了,哦呵呵呵,真素可爱滴说.........
  
  都抱住大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