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青涩之恋 > 杨哲番外 五年

杨哲番外 五年

  那天参加了一个宴会,席上觥筹交错,钻石珠宝和水晶杯里的酒,一同四溢流光。周围是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人。
  美人儿很多,环肥燕瘦,各有风情,我一圈看下来,没一个比得过我身边的人儿。
  我身旁这个美人名叫Cindy,是父亲给我挑选的未来媳妇。带着她,我五年来第一次回国。
  这五年,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脱胎换骨,终于可以把应酬话说得天衣无缝,漂亮至极,然后从我父亲的眼里看到了赞美。不知道这个巴西地产大亨家的长女Cindy算不算是他找来给我的犒赏?
  不得不说,这老头送我的所有礼物中,从来没有一件比这个更得我心意。
  我转了个身,目光与不远处的一个男人不期而遇。
  魏成晨。
  五年来,我第一次见到他。
  我们的视线相交,彼此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目光扫向我身边的Cindy,愣了一下,双眉一挑,似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勾起唇角。
  这时旁边有人叫他,他转过身与人交谈,再没有看我。而我的一晚上的好心情,就这样没了。
  是的,我讨厌魏成晨,讨厌他的嚣张跋扈,讨厌他的自以为是,讨厌他……那么坚定地追求自己所要!
  Cindy走过来,温柔地挽着我的手问:“Simon,你怎么了?”
  月下Cindy的脸庞柔和动人,细致的肌肤,清亮的双眼,还有那迷人的红唇……
  我低下头,亲吻她。
  那个晚上我和她做得很疯狂,尽管我们一贯都疯狂。
  最后她瘫在我的怀里,我搂着她点了支雪茄。
  我终于做了一件五年来一直都不敢做的事——审视自己。
  Cindy从我指间抽走雪茄,放在她红若樱桃的唇间,轻吸一口,说:“Simon,你的家乡真美,我爱这里。”
  “海边更美,我明天带你去。”我近乎痴迷地看着她,说,“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在这里定居,你看可好?”这句话才说出来,就已经后悔了,可天知道后悔里还有一点点的期待——尽管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Cindy横过我的身体,在床边柜子上的水晶烟灰缸中掐灭了雪茄,坐在我身上,笑道:“每次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都想吃掉你。”
  “什么眼神?”我一愣。
  “让我感到,你是如此深爱着我!”说完Cindy便很主动地吻住了我。
  Cindy其实很少主动,她是巴西人,却不是热情的巴西女郎,当初追她我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她是混血儿,但更偏多于黄种人的特征,看上去只是五官比一般黄种人更加立体些而已。
  我的眼神让她感觉到我深爱着她,可我深爱着她吗?不知道。
  可我知道,我迷恋着她。
  迷恋着……却不敢去深究原因。
  我将怀中喘息的身体轻轻放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她那张令人移不开眼睛的脸,拂开她鬓角乌黑的短发,然后将手指插入她的发间。手指轻轻用力,她便将莹白的颈向后仰去,构成了一个美妙的弧度……然后我俯下身,吻上她。
  或深或浅,轻柔品味。
  “Simon……”她动情地说,“我爱你。”
  “叫我杨哲。”我插在她发间的手向下移去,路过她的漂亮的锁骨,手臂,直到与她十指相扣。
  “杨哲。”她在我耳边轻唤。
  “再叫。”我进入了她。
  “杨哲……”她的弓起身体贴住我。
  “不要停!叫我的名字!”我开始冲刺。
  “杨哲,杨哲……杨哲……哲……”她的声音渐渐模糊,最后化成了仿佛低泣的呻吟。
  心底有个声音,随着她的呻吟,支离破碎。
  第二天我带她去了海边的别墅。
  那个别墅,我已经买了五年,却是第一次来。
  推门进入,我看到了屋子里积累了五年的灰。
  “Simon,这里的海景真好,我好喜欢!”Cindy站在二楼露台上,欣喜地说,“我们在这里住段时间好不好?”
  她笑起来很美,很美很美,我总是很难将目光移开。
  “好。”我说。然后从背后抱住了她。
  天空很蓝,海却比天空还蓝。
  浪涛拍岸发出了轻响,清风吹来,拂过她耳畔的乱发。
  自从她做了我的女朋友以后,就一直是短发,因为我无意中说过一句,我喜欢短发的女孩子。
  我打了电话找人来打扫房间,然后带她在小区里散步。
  草地上有两个孩子在放风筝,一个是八九岁大的小男孩,一个是三四岁大的小女孩。
  小男孩边跑边拉着风筝线,小女孩跟在后面,步伐不太稳,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没哭也没闹,自己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
  小男孩看到她摔跤,也顾不得风筝,就跑到她身边说:“你看着就好了,别跟着我跑,我跑过去还会跑回来的。”
  小女孩乖乖点点头。
  我和Cindy走到孩子边上,那个男孩抬头一见Cindy,愣了一下,扯了扯小女孩的袖子,蹲下身,悄悄在她耳边说:“你看,这个人好像你妈妈!她是你阿姨吗?”
  小女孩转过身,看到Cindy,也是一愣。
  Cindy蹲在小女孩面前,温柔地笑道:“真的吗?我很像你妈妈?”
  两孩子一起用力点头。
  接着Cindy带着小男孩一起跑来跑去放风筝,我则坐在草地上,和那小女孩一起看他们。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魏青依。”她睁着漂亮的眸子看着我。
  “魏青依……”我只觉得自己的胸腔的某个地方仿佛强烈收缩了一下。
  “叔叔,我以前都没见过你,你是新搬来的吗?”魏青依问我。
  “……是的。”我想我的微笑应该很温柔,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那个阿姨是你的女朋友吗?”她又问。
  “是的。”我说。
  “那下次你们到我家来玩好不好?我家就住在那里。”魏青依指着不远处的一栋白色的小房子说。
  那栋房子不大,但是前面的花园很大,种了很多花,开得最艳的是红色的美人蕉。
  美人蕉这种花很少有人愿意种,虽然开得艳丽,但花期短,不好伺候。
  “好的。”我说。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回去以后,我跟Cindy求婚了,甚至来不及准备戒指和鲜花。
  我后悔将Cindy带到了海边,带进了那栋房子。
  显然我对自己的审视还欠妥当,不想五年后的今天,分明知道是错的,却还克制不了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念头——尽管我自己都无法得知,那念头究竟是什么。
  我想得到什么?又想证明什么?
  不敢深究。
  不敢。
  没有戒指和鲜花,Cindy依然接受了我的求婚。
  一晚上,我看着她的脸,无法入眠。
  我跟Cindy推脱房子没打扫好而一直没有带她住进去,那天她跟我表妹出去逛街的时候,我一个人又开着车到了那里。
  我住的那栋房子,不只可以看到美好的海景,还可以看到那栋门前种着美人蕉的大花园的白色房子。
  我不明白五年前自己为什么要买下这里,就好像不明白现在为什么又要一个人来到这里。
  魏青依怎么会知道,我早在她出生前就知道了她家的房子在哪里。
  魏青依,真是好名字,魏和青相依。
  “叔叔!”一个熟悉稚嫩的童声在我身后响起。
  我转过身,看到了手里抱着一大包草莓的魏青依。
  这时我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竟又走到了这栋白色的房子前面。
  “叔叔,我妈妈在停车。”她指指不远处刚停好车,从车里大包小包往下拎东西的女人。
  挽起的长发,米色的风衣,蓝色的牛字裤,白色的跑步鞋……我这五年来梦里的影子。
  那一刻我想逃跑,可是双脚偏钉在了地上挪不开脚步!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这样的明媚的阳光下,这样碧蓝的大海边,我无处藏匿。
  她抬头看到我,顿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她说:“杨哲,好久不见。”
  记忆的潮水仿佛因她这一声“杨哲”而泛滥开来,我不敢深究的,无法审视的,全部都因此清晰了起来。
  我那时候问她: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和我做朋友?
  她是那样大声地回答:当然会了!朋友怎么会说不做就不做了。
  我说:不许反悔。
  她说:绝不反悔。
  可是我最后一次跟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却说:请你以后不要打电话来,也不要再找我了,就这样,再见。
  我想我是恨她的,恨得几乎想将她揉碎在我的身体里!
  可是最后我只是笑着说:“好久不见。”用我自己都不认识的表情和声音。
  “叔叔,我妈妈和Cindy阿姨长得真得很像,对不对?我跟妈妈说她还不信呢。”魏青依扯着我的裤子仰头看我。
  我蹲下,将她抱起来,说:“是啊,很像。”
  魏青依趴在我的肩头得意地看着她妈妈,我却有着从未有过的窘迫,一种被人剖析掉的赤裸。
  这些,在我带Cindy回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
  可是我还是带着她回来了。或许还带着勇士赴死的心。
  有时候人的执念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东西。
  她林青何德何能,在我心中存活了五年!是爱情吗?不一定吧,或许有一天真得到了,会发现也就是如此。
  所以我告诉自己,那是执念。
  可为什么,从看到她的那一眼起,脑海中Cindy的脸开始模糊了?
  Cindy在我邪恶的表妹的唆使下,买了件性感的黑色丝绸睡衣,将它穿给我看。
  她妖娆的身姿在半褪的衣物下肆意招摇。
  这是全景房,可以看到大海,可以看到那栋亮着灯的白色房子,月色带着异样的旖旎从玻璃外洒进来。我们关着灯,没拉窗帘,我的唇贴上了她微凉的肌肤。
  微凉的肌肤,纤细的脖子,优美的锁骨,仿佛漾着春水的酥胸……那么美好,我的眼前却出现了另外一张脸——与她神似,且远远不如她精致漂亮的脸。
  林青没有Cindy的风姿卓越,没有Cindy的温存体贴,甚至连脾气都没有Cindy这个名门闺秀一半好……
  她那样一个男子气的女人,可我却偏偏在这个时刻怀念她的微笑!
  抵挡不了她的侵蚀,过去是,现在还是。
  我疯狂地进入Cindy,那种绝望,甚至在他们结婚的时候都未曾有过!我希望他们不幸,可是他们却比谁都幸福!还有了一个像极了魏成晨的魏青依!
  最迷乱的那一刻,我喊出了一个名字:“青青。”
  那声音,颤抖得就仿佛不是我的。
  Cindy的身体僵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任我抱紧。
  第二天,我跟Cindy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这地方并不适合定居。”
  Cindy看着我,温婉地笑道:“嫁夫随夫。”
  她一直是个好女人,我对她说:“我爱你。”
  我牵着她的手离开,路过白色房子前的花园时,听见一个快乐的童声响起来:“Cindy阿姨!”
  魏青依一脸泥巴从花园里跑出来,她身后的美人蕉花丛里,冒出了另外两张满是泥巴的脸。
  魏成晨先站起来,将蹲得脚麻了的林青扶起来。
  林青和Cindy相见,彼此都呆望着对方,怔住了。
  魏成晨握住林青的手,对Cindy说:“你好,我叫魏成晨,这是我夫人林青。抱歉,我们在栽植,外形欠佳。”
  “林青……”Cindy睁大了眼睛,她连基本礼仪都忘记了。
  我揽住她的肩,笑道:“这是我夫人,Cindy。”
  魏成晨看着我,同笑道:“杨公子怎么在这里?难道在附近买了房子?”
  “是啊,真巧,原来魏总也住在这里。”这片地产是魏家开发的,我买了这里的房子他能不知道?
  “那以后就是邻居了。”魏成晨笑意很深。
  我拳头开始痒了,但还是温和地回道:“很遗憾,我们只是来度假的,现在就要走了。”
  “呵呵呵呵,那可真是遗憾。”这么多年,魏成晨变得越来越欠揍了。
  我和他几句你来我往,两个女人还继续呆着,倒是Cindy先反应过来,先对林青笑道:“你好,看起来,你们是Simon的朋友?”
  “Simon?”林青这个傻子愣了愣,才忙不迭点头,“啊,是啊,是杨哲的朋友。”
  “杨哲……”Cindy重复林青口里的这两个字。
  林青终于从看到跟自己相似的人的震惊中醒过来,赶紧说:“要进来坐会吗?喝杯奶茶?”
  我刚想拒绝,Cindy已经欣然接受,笑道:“好呀!”
  林青带着魏青依和Cindy先进去,我和魏成晨跟在后面。
  魏成晨乌黑沾泥的爪子往我雪白的T恤上拍上一爪,笑道:“结婚了?”
  我错开一步,瞪着那泥手印,牙齿咬得咯咯直响,“马上就结!”
  他无所谓地摊了下他的脏手,笑道:“我就说么,你结婚怎么可能不给我请帖。”
  “我干吗要给你请帖!”我不想保持风度了。
  “哦~~我结婚你虽然没来,但给了很多礼金,我以为你一定会想跟我讨回去的。”魏成晨笑得露出了两排白森森的牙,“如果不想要,也好,省我钱了。”
  那一刻,要不是我们已经走到屋里看到了忙碌的两个女人,我想我真的会克制不住撕破他那张脸的冲动。
  林青和Cindy相处得很好,看得出来,林青很喜欢Cindy。
  我和魏成晨坐在沙发里看着她们跑来跑去,我看的是林青,他则看看林青,再看看Cindy。
  “哪里给你找来那么一个美人?”魏成晨递了支烟给我。
  “那是,可比你老婆漂亮多了。”我拒绝了烟。
  他拖了一个鼻音,笑道:“我想你以前交往过的女人中,有比Cindy更漂亮的。”
  我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但是避了过去,道:“彼此彼此,怎敢跟魏总的情人相比,无论从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是小巫见大巫。”
  “是么,只望杨公子别看着Cindy小姐,心里还惦念着别人的老婆才好。”魏成晨终于说了句酸话,这却让我莫名就高兴了几分。
  男人,都会不爽于自己的老婆成为别人意淫的对象。而我……
  这时候林青端来了奶茶,打断了我们那没有营养的话题。
  她的头发绑在了脑后,脸上还沾着一些干掉的泥,一颦一笑一回眸,都如这盛夏的天空一般清透明朗。
  有佳人如斯,美人又如何?看到了她,眼里又岂能再容得下别的女人?
  院子里的美人蕉开得正艳,火红火红,灼了眼。
  回去后,果不其然,Cindy跟我闹了。
  “青青?嗯?”在她的眼里我看到了愤怒。
  “我爱你,Cindy。”我说。
  “我不爱你!”她瞪着我,那个表情,非常可爱。
  我想碰一下她的脸,却被她无情地打开。我摊开手说道:“宝贝,你在撒谎。”
  “你也在撒谎!”她盯住我,“Simon,我喜欢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在撒谎的时候还可以那么坚定!”这话听上去很讽刺。
  “我也喜欢你的眼睛,跟天上的月亮一样勾魂。”我尽量温柔地说。
  “你闭嘴!”我终于成功地把Cindy惹恼了,这是第一次,她对我发那么大的脾气,“你坚定的眼睛让我想把它戳瞎掉!你爱我?你看清楚我是谁!”
  “你是Cindy。”我说。
  “是的,我是Cindy,不是青青!那你呢?你是杨哲还是Simon?!是林青的杨哲,还是我的Simon?!”她吼完,就在我面前甩了门。
  我忽然,失去了追上去的力量,失去了欺骗自己的勇气。
  赤裸裸的现实,是我自己放弃了她。
  当年,我和魏成晨都晚了,晚在了林涵后面。但魏成晨选择了坚持,而我选择了退出。
  我抗争不过父亲的压力,我低了头——那都是借口!一个人真的要做一件事,谁又能阻挡?
  林青,在我跟父亲妥协的那一刻,就失去了。
  我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好不甘心的,这都是自己的选择。人总是在得到某些东西的时候,要舍去另外一些东西。
  可是,那个时候的我,是否真的知道自己舍去的是什么?
  视线有些模糊,脸上冰冰凉凉有些湿,我抹了把脸,竟是一手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