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前途的事业
官商 - 更俗
    走出维利国际公寓,邵兵开车,顾良宇坐副驾驶位,林泉和张碧筠、钱薇挤在后排,钱薇哭丧着脸说:“维利这么大的项目,让我留下来吧。你也知道,天星湖的案子根本没有难度,从下面另派一个人去吧。”
    “天星湖的案子做得快,维利的项目你能赶上的。”
    “你为什么这么重视天星湖的小案子,难道那个孙菲菲……啊,你打我头干什么?”
    “你不回去,张碧筠就得回去,张碧筠现在还兼着天星湖策划执行总监的职务。”
    “啊,张总真的啊?”
    张碧筠无奈地点点头:“我之前在天星湖做营销,给林总强拉到星湖来。天星湖的案子虽然难度不大,但是不给予相当的重视的话,林总也很难做的,毕竟林总也是天星湖的大股东之一。”
    钱薇不可思议的盯着林泉,好像在看一个怪物:“难怪你现在常常几天露一下脸就消失,原来……天星湖、星湖,我早该想到其中有诡异才是。”
    林泉每周都要赶回静海不假,但是只逗留一两天,将林泉仍在校读书的事情泄露,只怕钱薇的惊讶还要大。张碧筠抿着嘴,看着林泉笑。
    钱薇问道:“有必要让骆情马上就到公司报道吗,你不怕什么秘密都让骆情探听过去?那样的话,骆益同愿意跟你订合同才怪。”
    “前期的工作当然不会让她参与。比起你的野鸡大学,人家可是正牌三一毕业的,脑子可能跟不上国情,但是品位绝对是国际潮流的,郭保林在她身边软磨硬泡了三天,楞是连一个笑脸都没给。明天的员工培训不是缺乏教员吗?正好用得上她,好替你们分担重任。”
    钱薇露出一个看到恶魔的神情:“我就知道多半没她的好事。”
    林泉拍拍顾良宇的肩膀:“老顾,你让樊春兵明天到这附近再开一家分店,条件好点,地方大点。我们以后就要转移战场了……”
    张碧筠说道:“我们从月牙湖撤出来,是不是考虑找个固定的办公场所?”
    林泉迟疑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说道:“算了,分店照开,办公场所另找,老顾辛苦一点。”
    钱薇仿佛已经看到富丽堂皇的办公室,感慨道:“终于能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了。”
    林泉笑了笑。总不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给公司找个安身立命之所的必要性还是有的。对邵兵说道:“你接下来任务,就是找明都、天逸的老总,说服让他们将剩余楼盘交给星湖代销。理由吗?就是星湖为了南岸的三座楼盘,将在青府河上建一座木桥,再动员市政建设休闲广场项目将步行街与绿化带的勾通起来。”
    钱薇笑了起来:“我说刚才骆益同要跟天逸、明都分担建桥费用时,你一口气拒绝掉,还说什么‘对名义上的事情看得很重,这座木桥必须是和黄为维利国际公寓尊贵的业主们专门准备的’,原来打的这个主意。”
    林泉说道:“维利为什么要拖半年才开盘预售,第一准备的时间必须充分。赶上秋季的销售旺季,第二就要将附近两座可以对比地楼盘价格先推上去。天逸能推到六千,维利才能站在八千之上,或者更高。再说我们辛苦推维利,对天逸跟明都的楼盘房价,有很强的拉升作用,既然做同一工作,为何不将利润都吃下来?”
    众人都露出深刻理解的表情。
    林泉对张碧筠说道:“你负责跟和黄谈委托代销合同。有几个要点,维利国际公寓这个名字,我不喜欢。要求更名;要求和黄在公寓内部的装潢上保证资金投入,条件尽量列得详细一点。时间不着急;除了我所约定的三千万资金投入,其他费用尽可能从项目里移走,你应该有这方面的经验;要求总面积10%以上的内部认购房源;物业管理交给我们做;宣传费用投入不得少于3%。”
    张碧筠侧着身子,将林泉的话记在工作日志上。林泉坐在张碧筠与钱薇的中间,虽然说是为了方便谈话,但是他的表情,却是在享受左拥右抱的快感。
    钱薇让林泉挤到车子的角落里不能动弹,小心翼翼地说:“公司是不是考虑再添一辆车?”
    “月牙湖那边到了收官的阶段,再拿项目里的钱买车,好像说不过去,这辆帕萨特给张总用,老顾,你去租赁公司租一辆车回来。”众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感慨,林泉摸摸鼻子,想起一件事来,吩咐顾良宇:“老顾,让下面的分店跟耿哥签个全权委托协议,将他手里的房子吃下来,单价也定在四千五,先将房款付给耿哥。”
    耿哥就是耿一民的公子、杨天华的女婿耿天霜。坐在车里的几个人当然知道林泉跟耿天霜的关系。
    耿天霜跟林泉以二千四百元每平方米的基价预定下六套大户型住宅,开始签订的只是预购合同,去年首批推出的房源成功售出之前,林泉让耿天霜将现有的住房抵押给银行,贷款支付首付款,又办理好按揭贷款,将六套房子的产权都过户到耿天霜的名下,尽可能将法律上的漏洞弥补掉。
    春季精品住宅展销会的成功,让月牙湖小区的精品房单价稳在四千六百元以上。这批推出的房源预售一空后,林泉就停止继续向市场推出新的房源,吩咐下面的分店优先推荐关系户和内部员工认购的月牙湖小区房产,等这批房子脱手之后,再考虑将剩余的空置房推向市场。
    相比较直接转让预购合同的收益,房产过户,再到二手房市转卖,其中产生的税费以及贷款利息,至少让耿天霜少收益二十万。但是整个过程之中,预购合同以及随后的房产过户都是真实的资金投入,林泉在这个过程中,只是充当了投资指导的角色,将法律上可能产生的遗留问题完全掩盖掉了。
    耿天霜在这一过程中的收入,则是合法的投资回报。
    耿天霜不得不佩服林泉的谨慎态度。
    下面的分店跟耿天霜办好全权委托手续,顺带帮他将银行的还贷手续一起办理结束,将一百八十一万六千元的余款转到耿天霜、杨莹的帐户。等星湖的办事人员离开,杨莹打电话查询了联名帐户里的余额,站在那里愣了一会神,转身猛的将耿天霜抱住,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欢呼:“一百六十万,我们现在有一百六十万了……”
    耿天霜从小深受父亲耿一民的影响,在政治上有抱负,对财富没有杨莹那么敏感,将杨莹轻轻搂在怀里,放到水蓝色海水图案的被子,亲亲吻她的耳垂:“这下子高兴了?”
    杨莹躺在耿天霜的身下,捧起他的脸,说道:“那当然,当初为了买这套房子,从我哥那里借来二十万,不知道受了我嫂子多少白眼,我知道你想做番事业,但是现在这个社会没钱行吗?虽然你是市委书记的儿子,但是人情往来,该送的,你也得送,而且不能送得比别人少,现在人情有多重,你不是不知道,凭你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怎么够?就算我毕业出来工作,也垫不了底。林泉说的好,人都求其所缺,当官的也不是圣贤。我们不缺钱了,对钱财就可以不求了,不为金钱所困,你在省委工作也能更加坚持原则。”
    “最后的话,是林泉灌输给你的吧?”
    “不管谁的话,你不觉得很有道理吗?”
    “得,林泉让我们赚这笔钱,至少得请他吃顿饭,你打电话给他,问他在不在省城。”
    林泉将公司的日常管理都推给张碧筠、顾良宇等人,每周只有高级主管会议上听取各部门的进展报告。春节过后,公司吸纳大量的新血,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机会直接跟林泉接触。
    回静海的次数也少了,林泉更多的时间留在学校里,杨莹、耿天霜打电话约吃饭的时候,林泉正在学校一食堂背后的大学生自助洗衣社里跟张涛胡扯。
    “自助洗衣社里雇用的是勤工俭学的特困生,按照课程排好接班的时间,保证洗衣社里不少于三个人,一个人在前台登记接待,一个人负责整理,一个人就在后面的洗衣间里操作。借着学校提供的资源,洗衣费比校外要高一些,但是贵在方便,这么大的学校,很少有人愿意为了便宜两元钱的洗衣费,而将衣服送到外面去洗。只做水洗、不接干洗,十台二手洗衣机基本停不下来,每天到晚上都会积累一定的衣服下来,不过晚上大家基本上没有课,人手多。陈立这小子在打被单、被套的主意,你知道,宿舍的被单、被套两个月换洗一次,不管你洗不洗,洗涤费早已经在开学缴上去了。这一块,各个院系都是承包给外面的洗衣店,我们这里是勤工俭学、学生创业,学校没有理由不将被单、被套的洗涤让给我们来做……”
    张涛喋喋不休地向林泉灌输他的洗衣经,林泉拿起背包,笑道:“我没兴趣,你说再多,我也没兴趣。我晚上有饭局,你忙着洗衣裳吧。”
    “日,这么有前途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