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二一章 讨价还价

第一二一章 讨价还价

    顾迪打了个呵欠,道:“也没什么新情况,跟董总说得都一样。”
    董力阳一旁心中暗暗惊讶,这个曾毅不简单呐,他没说帮忙,也没说不帮忙,而是去问顾迪,这明显就是要把决定权交给顾迪,是要让久泰集团欠顾迪一个大大的人情啊。
    曾毅听顾迪这么说,也就知道他的心思了,道:“是这样啊,那我就了解了!”
    董力阳明显松了一口气,曾毅这一句“我了解了”看似风轻云淡,其实就是答应帮忙去想办法了,不管如何,在这件事上,曾毅肯定会对自己有一个交待的。
    “袁文杰这个王八蛋,进去了还不让别人消停。”
    顾迪恨恨地骂了一句,从地上站了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反而是跃跃欲试,道:“到底还有多远到山上啊?今天我一定要爬到最顶!”
    董力阳笑着附和道:“行百里半九十的事,是绝对不能做,今天我就陪顾少一起到山顶。”
    “你行不行啊!”顾迪很怀疑地看了一眼,率先迈步朝山上走去。
    董力阳紧随其后,笑道:“不行也要行,今天我豁出去了,来一个舍命陪君子。”
    顾迪此时心情大爽,刚才曾毅那么一问,他就明白曾毅的意思了,说实话,他现在还确实非常需要这一份人情。他马上要去东江了,但在那边毫无根基,如果能有董力阳这样的地头蛇帮衬的话,相信可以在东江混得风生水起,这也是他带董力阳过来的一大原因。
    当然,他更是感激曾毅,把这么一份大大的人情,白白送给了自己。
    看着那两人往山上去了,龙美心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对曾毅道:“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挺会做人的,一转眼就让两个人都欠了你一份人情。”
    曾毅呵呵笑着,“没办法啊,我们这些混体制的,就是要处处栽花,你不知道什么哪朵就开了呢!”
    龙美心就看着曾毅,道:“我怎么就没看出你还有官迷的嗜好呢。”
    “混体制的,总得有点城府吧,哪能让你随随便便就能看出来!”曾毅大笑,扛起设备,道:“走吧,山顶的风景不错!”
    龙美心有点看不透曾毅,真要是官迷的话,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往领导家里挤,谁会傻得到这穷乡僻壤里来搞扶贫。
    这几天下来,龙美心也看出来,曾毅是真心实意地在搞扶贫的,这份诚意,就是老熊乡自己的人都没有,光是每天扛着设备上山下山,就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龙美心空着手看风景,几天下来也是有些吃不消。
    众人爬到山顶,看着远处青山叠嶂,几条小河缠绕其间,不禁心旷神怡、疲劳顿消。
    董力阳叹道:“没想到这个地方的风景会这么漂亮,可惜啊,深藏闺中,不为人所知。”
    曾毅看着远方,笑道:“董总,一年之后你再来看,你就会发现这里的山上全都长满了金子。”
    董力阳笑着:“看来曾局长对造福一方很有信心。”
    脸上笑着,董力阳心里对曾毅的话却并不相信,有一些客观因素,并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老熊乡实在是太偏僻了,山水虽好,但比起九寨沟、张家界这样的地方,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没有人会为了看这点小风景,专程来钻山沟,太受罪了。
    “事在人为!”
    曾毅看着远处,不做任何解释。
    董力阳顿了顿,道:“我们久泰集团在全国有大量的在建项目,需要很多的工人,来南云之前,我就有跟南云县建立劳务合作的意向,只是不知道这件事该去找谁洽谈?”
    曾毅笑了笑,董力阳这话说得很有意思,儒子牛、将中岳,包括今天的廉惠生,他们眼巴巴地追到老熊乡,所为何事啊?
    董力阳这摆明是要要送自己一份顺水人情。
    不过对于董力阳的这一番好意,曾毅不会拒绝,南云县没有经济,如果能让更多的人得到外出打工的机会,绝对是好事一桩,他就道:“将县长一直都有将南云打造成劳务输入基地的构想,这倒是跟董总的想法不谋而合。”
    董力阳就笑道:“有将县长的支持,想必这件事会非常顺利!”
    得知曾毅在南云县扶贫,这件事董力阳来南云之前就想好了,同时久泰集团也确实需要大量的劳动工人,但他不会轻易出手的,送人情也得看清对象再送,万一送错了对象,送给了跟曾毅不对付的领导,那一件好事,也会变成坏事的。
    众人返回,在半路上又遇到了哼哧哼哧爬山的廉惠生。
    董力阳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便道:“廉主任,老熊乡的风光我已经领略到了,等会就返回了,感谢你的盛情招待。”
    廉惠生有些傻眼,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董力阳怎么会突然改变行程呢,他眼光瞥到曾毅,心里暗恨,肯定是这小子又跟董力阳讲了什么吧,不然董力阳怎么会突然决定返回呢,“董总,老熊乡还有很多风景更好的地方呢。”
    “不去了!”董力阳负手下山,“公司还有一大摊事等着处理呢。”
    廉惠生不好再说了什么,恨恨看了曾毅两眼,跟在董力阳身后,琢磨着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董力阳回心转意。
    回到乡政斧大院,廉惠生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向儒子牛做了汇报。
    “董先生为什么会突然返回,廉惠生,这件事你要给我一个解释!”儒子牛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快,董力阳明明说了要在老熊乡住几天的。
    廉惠生就道:“儒书记,我已经尽力把工作做到最好了,上午我向董先生详细介绍了咱们南云的情况,以及老熊乡的困境,董先生当时就有在老熊乡投资修路的意向,是曾局长不同意,他说无功不受禄。”
    儒子牛就微微皱眉,这个曾毅是怎么回事,董力阳都同意了,他为什么不同意,“廉惠生,你不要怀疑自己的同志,曾毅作为南云县的干部,怎么会不替南云考虑!”
    廉惠生继续诉苦:“儒书记,不是我诉苦,曾局长这个人太清高了,务虚不务实。”
    “好了,我知道了,你尽力挽留董先生,实在留不住,就做好欢送的准备!”儒子牛挂了电话,他对廉惠生的话不全信,南云县条件有限,对于董力阳这样的大财主,只能尽力争取,但不能抱太大的希望,董力阳不肯投资,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只是他有点不明白曾毅的态度,昨天看董力阳的表现,确实有惟曾毅马首是瞻的意思,如果曾毅尽力争取的话,董力阳应该多少会在南云投一点点项目的。
    董力阳走的时候,曾毅顺便让他送龙美心回荣城。
    龙美心在老熊乡呆了好几天,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也算是对自己来跟项目的话有了交代,当下也没拒绝,收拾东西,就上了董力阳的车,她笑吟吟看着曾毅,“有什么要对本姑娘讲的,就赶紧讲。”
    曾毅笑着,“别飙车就行了,说不定那位白少还在路上找牙呢!”
    “去!”龙美心恨恨一瞪眼,摆了摆手,就钻进了车子里。
    董力阳道:“曾局长放心,我一定会小心护送,保证把美心小姐安全送到荣城。”
    曾毅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一副卷轴,道:“还要麻烦董总一件事情,这幅字请你帮我给一位老朋友送过去,联系方式和地址都在里面。”
    董力阳笑着接过来,“我一定会亲自去送,曾局长放心。”
    “一路保重!”曾毅笑呵呵往后退了两步,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龙美心此时放下车窗,道:“曾毅,本姑娘在这里投的钱,你可不要给我弄赔了,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曾毅笑着摇手,看着车子冲出老熊乡,消失了踪影。
    等回到南云,上了自己的车之后,董力阳才打开曾毅的那副字,里面一张写有人名的小纸片就掉了出来。董力阳捡起来一看,顿时眼神一亮,心道曾毅果然是位信守承诺的人,这个孟群生自己寻找了很久,可在袁文杰的事情后,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曾毅竟然知道孟群生的下落。
    曾毅给了自己孟群生的联系方式,难道是在暗示这件事能不能解决,孟群生的态度非常关键吗?
    董力阳觉得曾毅应该是这个意思,再看那副字,他觉得字迹眼熟,可看到落款,却有些不明白,自己从来没听说过李汉生这个名字。
    算了,等找到孟群生,一切就有答案了。
    龙美心走后,曾毅专心搞野茶的事情,老左定好老熊乡野茶的分级标准,以及种茶、养茶、摘茶的注意事项后,也离开了老熊乡。另外,老左还实验出了老熊乡野茶的最佳炒制工艺,比起原先山民的粗糙工艺,新的炒茶工艺更能将野茶的香气保留下来。
    曾毅将老左的这些东西全部整理成册,印了好几千册,准备分发给老熊乡家里种茶的群众。
    与此同时,韦向南也派人过来,开始在南云着手建设野茶收储、包装、生产的厂子,前期的投资,包括征地、厂房、设备,总数在一千万左右。
    这是南云县迄今为止引来的最大一笔投资,将中岳高度重视,一路大开绿灯,厂子的建设是一天一个进度,曾毅的技术手册,也被南云县要求在几个种有野茶的乡里进行推广。
    反倒是曾毅在老熊乡分发技术册子的事情最不顺利,赵成柱觉得曾毅没有把厂子建在老熊乡,心里很是有些意见,于是阴奉阳违,只是用乡里的大喇叭喊了两次,号召茶农自发来乡政斧领取技术册子,这事就算是交待过去了。至于曾毅提议把茶农集中起来,专门讲解培训的事,赵成柱就百般推脱。
    好在牛旺森对于曾毅的事情非常支持,他派了两个乡政斧的工作人员,专门跟着曾毅到各村去宣传新的技术。
    这件事让曾毅很生气,赵成柱不光是务虚,胸怀也有很大的问题,曾毅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机会把赵成柱踢开,老熊乡有这么一个领头人,实在是不幸。
    转眼到了深秋,韦向南在南云的茶厂终于建成,曾毅给老熊乡的野茶起了个名字,叫做“将军茶”,因为南云周围的野茶,以产自将军岭的最为出色。
    这天刚从茶田回来,曾毅接到了将中岳的电话,让他到县城来一趟。
    第二天曾毅赶到县城,就先去了县政斧。
    将中岳等曾毅坐下,就问道:“茶厂现在已经建成,相关的技术推广也做了很久,什么时候能开始收茶,你有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
    曾毅就道:“快了。不过今年的野茶因为没有精心艹作,质量比较差,符合收茶条件的数量不会很多,这一点县里要有思想准备。”
    将中岳微微颔首,只要收茶就行,现在下面几个乡的意见很大,县里光让茶农升级技术,在采茶制茶上投入人力物力,却不收茶,要是这样继续下去,茶农的热情很难维持,弄不好还要出乱子,最怕的就是给了希望之后又让人失望。
    茶厂的项目是曾毅拉来的,既然曾毅说了很快就能收茶,将中岳也就不再过问,他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道:“这份文件你看一下,我觉得我们的野茶项目,可以试着申请一下。”
    曾毅拿起来一看,是一份省商务厅的通知,南江省下个月要组织一个商贸交流团,前往英国参加贸易博览会。省里会重点扶持一些具有南江特色的项目,对于特别优秀的项目,还会在博览会给予一个专柜支持,现在就是让下面开始往上报项目。
    “除了野茶,我觉得我们南云的旅游项目也符合条件,最好是争取将我们南云的特色打包为一个综合题目,拿去英国展览宣传,提升知名度,扩大影响力。”将中岳说到。
    曾毅就明白将中岳的意思了,他是想让自己到荣城去跑这件事,便道:“我正好要去荣城,跟茶厂的投资方商议收茶的细节。”
    将中岳大笑,从抽屉拿出个牛皮纸袋,道:“既然顺道,那这份申请材料,就请你递交给省里的相关部门。”
    曾毅却没有接,道:“我要去了荣城,老熊乡的技术推广工作怕是就要耽搁了,马上要收茶了,县里是不是派一个尽心尽职的人去盯着?”
    将中岳心道曾毅这是在跟自己提条件呢,老熊乡的事,他多少也听到一些,其实他也有拿掉赵成柱的打算,只是考虑到赵成柱在老熊乡工作了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了,大家都知道老熊乡穷得厉害,也没人愿意去老熊乡接替赵成柱的工作,所以才一直拖着没办。
    “老熊乡是产茶的重点乡,技术推广的事绝不能容忍有半点的马虎,县里会考虑的。”
    曾毅这才把那个牛皮纸袋接过来,道:“那我明天就启程去荣城。”
    将中岳笑着,心说曾毅现在也学会讨价还价了,跟刚下来时那副谦谦有礼的样子简直天壤之别,他道:“晚上到家里吃饭。”
    “已经跟汤老讲好了,晚上去干休所吃!”
    将中岳只好作罢,道:“那就下次吧,等你从荣城回来。”
    曾毅抱着牛皮纸袋离开县政斧,准备到卫生局去报了个到。
    一进卫生局的大院,高万祥就跑了出来,他现在还是办公室主任,可在局里的地位已经是一落千丈,“曾局长,您回来了?”
    曾毅“嗯”了一声,上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高万祥跟在屁股后面,“最近您不在局里,局里发生了一些事,我已经做了成材料,准备向您汇报一下。”
    “辛苦高主任了,材料你就放桌上吧!”
    看曾毅没什么兴趣,高万祥放下材料后,又拿出一串钥匙,道:“曾局长,局里对您的住房问题已经有了安排,这是钥匙。楼层特别好,就在二楼,南北通透,采光也好,里面我已经打扫干净了。”
    曾毅摆了摆手,“拿走,看局里还有哪位同志着急结婚,先给他们用!”
    高万祥额上的汗立刻就下来了,曾毅还记着当时自己给他下套的事呢,他急忙解释道:“曾局长,您放心,这套房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是局里一直留着的一套房,之前没有任何人住过。”
    曾毅心中冷笑,你高万祥不是很能兴风作浪吗,最后怎样?你不给我分房,我就让你把房子主动送来。曾毅也懒得跟高万祥废话,道:“我还要找王局长请个假,这事就这么定了。”说完,出门往王金堂的办公室去了。
    高万祥站在那里,钥匙放也不是,带走也不是,犹豫了半天,他把钥匙往曾毅办公桌上一放,转身带上门,唉声叹气地下楼去了。
    曾毅这次返回荣城,荣城的政局变化很大,原来的老省长费民安已经完全退了,去了全国人大;新来的代省长孙文杰,是从中央空降过来的,他原来是民政部的一位副部长;省里原先主管国土资源的副省长王勋,接任了常务副省长的位子。
    其余各位省长,分工都有不同程度的调整,因为顾明夫的调走,省里还增补了一位新的副省长。
    稍后还有一更,也是五千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