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四三章 混得也不算最差

第一四三章 混得也不算最差

    挂了电话,曾毅坐车前往县政斧大楼,心里压着一股怒火。
    在这件事情上,曾毅对将中岳很失望,将中岳到底还是书生气重,典型的眼高手低,憋着劲要跟儒子牛扳手腕,却又怕掰不过,做事瞻前顾后,没有魄力,更没有担当。
    在这一点上,将中岳跟方南国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方南国平时虽然对身边的人非常严厉,看似铁面无情,其实胸中却是豪情万丈,曾毅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小小保健医生,但在曾毅出事的时候,方南国甚至不惜对袁公平这位省委常委发起了凌厉的制裁和反击。
    反观将中岳,平时跟曾毅称兄道弟,但眼看曾毅受到很不公的待遇,将中岳却没有很坚决地站出来反对,他心里想的只是自己的政治声誉,是个彻头彻尾的政治投机客。
    将中岳打这个电话的意思,曾毅很明白,将中岳是想借助曾毅背后的力量,去对付儒子牛,这才是让曾毅觉得可怕的地方,将中岳从头到尾,看重的只是自己背后的关系,如果说自己一旦在方南国那里失势,那么将中岳必然是马上会跟另外的人称兄道弟。
    曾毅来到南云之后,已经推了将中岳好几把了,在招商的事情上是,在劳务基地的上是,在将军茶的事情还是,但将中岳现在竟然还想让曾毅再推他一把,这次的目标是县委书记儒子牛,曾毅就不愿意去推了。
    我为什么要去推你,就凭你平时跟我吃饭喝酒的次数多吗?
    到了县政斧大楼,曾毅直接就去找向小群,在楼梯口他又遇到了康德来。
    这次不是偶遇,康德来是专门在这里等曾毅的,他招了招手,道:“小曾,组织部要找你谈话吧?”
    曾毅没说什么,道:“向部长打电话让我过来一趟。”
    康德来就“嗯”了一声,道:“先到我那里坐一会吧!”
    曾毅就跟着康德来进了办公室,康德来让曾毅坐下后,点着一根烟,吸了好半天,才沉声道:“今天在常委会上讨论你的人事任命时,我是唯一一个投了反对票的!”
    曾毅先是一个愣神,随后也觉得心里一暖,看来自己在南云混得也不完全是那么差嘛,至少还有人把自己的苦劳看在了眼里,还有人为自己鸣不平。
    康德来吐出浓浓的一团烟雾,道:“你为南云所做的贡献,别人或许没有看到,但我是亲眼看到了的,今天常委会的结果,让我非常遗憾!小曾,对不起啊,我个人的力量很渺小,没能帮你争取到一个应有的待遇。”
    康德来能够为了曾毅,在常委会上旗帜鲜明地反对儒子牛,这已经让曾毅觉得很难能可贵了,毕竟康德来可是儒子牛那边的人。现在康德来又能对曾毅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曾毅除了感激,还能说什么呢。
    上次曾毅夜不归宿,康德来也没有着急把曾毅推出去,以撇清自己的责任,他选择了奚落打小报告的柴光辉,事后又狠狠制裁了告黑状的李顺龙,从这点讲,康德来这个人是有担当的领导,虽然有点爱面子、喜欢摆摆架子,但在关键时刻,他绝对是值得信赖的。
    “康部长,谢谢您!”曾毅这句感谢说得非常真诚,康德来的话,让他觉得自己在南云所做的一切,还是有意义的。
    康德来摆了摆手,道:“我只是本着一颗公正的心,做出该有的选择罢了!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无端抹杀你对南云的贡献。”
    从康德来的办公室出来,曾毅的心里好受了很多,虽然还有怒气,但少了怨恨,他走过去,去敲了组织部长向小群的办公室大门。
    “进!”向小群喊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材料,等把材料看完,才抬起头,道:“是曾毅同志啊,坐!”
    “谢谢!”曾毅道了一声谢,大大方方地找地方坐下。
    “曾毅同志,今天我是代表组织正式跟你谈话。”向小群开门见山。
    曾毅脸色平静,没有激动,也没有意外,只是用一双眼睛认真地看着向小群。
    向小群有点意外,干部们平时最怕的,是纪委谈话,但最欢喜,就是组织部谈话,所谓“埋头干活、举头望党”,这个望党,指的就是组织部谈话,组织部谈话就是提拔干部的代名词。所以听闻组织部谈话,干部们通常都会非常激动和紧张,至少在自己面前,都会表现出一幅略有压力,但又非常重视、深感责任重大的表情,像曾毅这么淡然处之的,还是头一个。
    “曾毅同志,经过县常委会研究,决定任命你为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向小群拿起茶杯喝了口水,“你个人对此有什么想法?”
    曾毅道:“感谢组织上的信任,把我放在了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上,我一定会做好本职工作,绝不辜负组织上的这份信任。”
    向小群听曾毅这话说得是有板有眼,但看言语神态,却又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激动,想着大概是常委会的消息走漏了,这小子知道自己被从将军茶项目中踢出局了,心里有点生气吧。
    真是岂有此理,作为党的干部,应该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决定,即便有那么一点点的功劳,组织上这不是也正在对你进行提拔吗!
    “组织上作出这个决定,是经过了反复考虑的,是站在全县的高度上进行了权衡的,希望你能充分理解组织上的良苦用心,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向小群“旁敲侧击”,对曾毅进行着敲打。
    曾毅就点头道:“请向部长放心,我一定会积极迎接这份新的挑战,尽我最大的努力,为南云县的经济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向小群微微颔首,曾毅的表态让他很满意,虽然有点小情绪,但曾毅还不失为一名识大体的好干部嘛,“那你就尽快把工作上的事情交接一下,然后准备到招商局那边上任。”
    曾毅道:“我随时都可以到招商局上班!”
    向小群就更满意了,他就喜欢办事不拖泥带水的干部,“卫生局的在你的主持下,工作开展得不错,对于卫生局接下来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副局长贾学功同志,是卫生局的老同志了,业务熟练,能力出众,有大局观,这段时间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曾毅去招商局,这肯定是已成定局了,这时候他不吝于帮贾学功一把。
    向小群就在面前的纸上写了两笔,道:“组织上会充分考虑你的意见!”
    又回答了向小群的一些问题,比如对组织上还有什么要求,下面到招商局准备如何开展工作,曾毅就告辞离开了组织部。
    回到卫生局,曾毅把贾学功叫了过来,道:“组织上决定派我到招商局工作,卫生局的这一摊子事,以后就交给你贾局长了,我已经向向部长推荐了你。”
    贾学功感激曾毅能提携自己,但对县里的这个决定非常意外,他道:“怎么会这么突然?”
    “组织上认为我更适合去干招商引资的工作!”曾毅淡淡解释了一句。
    “曾局长,说句实话,真是舍不得你走。你来咱们卫生局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自从你来了之后,咱们卫生局在你的主持之下,地位是曰渐提升,现在走在县里头,只要说是卫生局的,这腰板子都能挺起来啊,局里的同志们也都服你。”贾学功这话倒不是瞎吹,卫生局的招商工作、扶贫工作全面开花,手里更握着将军茶这个扶贫项目,走在县里头,不光老百姓夸赞,其他部门的人也不敢像以前那么小瞧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曾毅讲了两句套话,“我已经跟组织部讲好了,明天一早就去招商局上班!”
    “这也太着急了!”贾学功搓着手,“晚上我组织大家为曾局长举行个欢送仪式吧!”
    曾毅摆了摆手,“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不喜欢这些迎来送往的仪式,这事我就告诉你了,等明天我到招商局报到之后,你向同志们解释一声。”
    贾学功连连摆手,“这不行,同志们绝不能答应!”
    曾毅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道:“将军茶的项目,一直是由我们卫生局在联系的,现在县里成立了将军茶产业领导小组,你把相关材料准备一下,然后移交给领导小组办公室。”
    贾学功大感震惊,他也是老政客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是有人要摘桃子啊,他道:“曾局长,这个项目是你拉来的,也是你做大的,你最有资格进入领导小组啊!”
    曾毅摆了摆手,“才不胜不可居其位,职不称不可食其禄,组织上已经安排了更适合的人选来接手将军茶的项目。”
    贾学功忿忿不平,以前野茶扔到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捡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要出来领导茶业,更不见有人提出要做大茶业?是曾毅一个人在穷山沟里蹲了几个月,硬是把野茶发掘了出来,又送技术,又拉投资商,现在将军茶出名了,就一个个都跳出来要领导茶业了,早他娘的干什么去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快下班的时候,局里很多人就都知道了消息。
    曾毅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刚到楼下,黄国青就跑了过来,道:“局长,是不是组织上要调你到招商局去?”
    “黄国青,党的组织原则难道你不清楚吗,这些事情是你该问的吗?”曾毅喝到。
    “局长,你把我也带走吧!”黄国青咬着牙,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你说得这都是什么话!”曾毅沉着脸,黄国青的话虽然让他很欣慰,但他可不想带黄国青过去,谁受得了总喜欢说话说一半的下属啊,再说了,曾毅也不是组织部长,说调人就能调人,“在其位,谋其政,你安心做好你的本质工作,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要问!”
    黄国青道:“曾局长,我们真的是舍不得你走啊!”
    正说着呢,贾学功也过来了,他知道曾毅没有进入将军茶领导小组,也就没有组织什么欢送仪式了,这事得具体区分,如果曾毅是高升,你怎么欢送都不过分,但现在曾毅基本属于是平调,又是被人踢开的,你再搞欢送,这不是给曾毅上眼药吗。
    “曾局长,晚上咱们一起喝两杯吧,你嫂子在家准备不少好菜。”贾学功热情邀请道。
    “还说发了奖金要请大家一起吃饭的,现在看是不可能了。”曾毅笑了一声,道:“我在局里还有两个月的工资没有领,等发工资的时候,贾局长帮我领了,然后请大家吃顿饭!”
    说着,曾毅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道:“这是我办公室的钥匙,现在就交给局里了!晚上我还有安排,喝酒的事就下次吧,有的是机会!”
    贾学功知道曾毅心情肯定不好,也不勉强,道:“卫生局跟招商局也就几步路,我会常去拜访曾局长的,也请曾局长常回来看看大家。”
    “会的!”曾毅摆了摆手,就迈步出了卫生局的大门。
    出了大门,曾毅有些感慨,自己刚在卫生局干出点样子,就要离开了,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回过头,他最后看了一眼卫生局,却搞得自己心里有些难受,卫生局的大楼下面,此时站满了局里的同事,大家谁也没说话,就那么默默地为曾毅送行。
    曾毅转过身,故作潇洒地离开。大家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在官场上,如果你是高升了,原单位的同事欢送你,表达不舍之意,后继位的领导绝说不出什么话来,但你要是平调或者重贬了,谁要是敢这么不舍,那么后继位的领导心里肯定会有所想法的,他会认为是自己的威望不够,会把那些不舍的人划到黑名单之列。
    所以遇到重贬的情况,原单位的同事一般是不会当众送你的,这不是说大家无情,而是官场的现实就是如此。
    离开卫生局的大门,曾毅顺着街道溜达,走了没多远,就听有人在喊:“曾兄弟,曾兄弟!”
    曾毅去看,原来是开饭馆的刘老三。刘老三走上前来,油手在围裙上抹了两把,道:“曾兄弟,吃饭没?今天客人少,咱们一起喝两盅,我新做了腊野猪肉,尝尝吧!”
    曾毅笑了,自己到卫生局的第一顿饭,就是在刘老三饭馆里吃的,没想到离开卫生局了,这顿饭还是在刘老三这里,缘分啊,他道:“最近忙,好久没过来,都有点馋三叔你的手艺了呢!”
    刘老三笑得脸上都开了花,“那我今天给你好好整两个菜!”
    刘老三的饭馆虽小,但几道南云当地的菜做得却是非常的道地,曾毅在南云的这几个月,会时不时来这里尝尝刘老三的手艺,跟刘老三也算是熟了。
    进了馆子,刘老三就钻进了厨房,不一会,端出好几盘来。
    刘老三又拿出酒瓶酒盅,道:“大兄弟,动筷子吧,尝尝这个扒猪脸,这可是好东西,我都没舍得卖,专门给你留着呢!”
    曾毅笑着,刘老三这么殷勤,怕是有事找自己,道:“谢谢三叔能记着我啊!”
    “说那话干啥!”刘老三给曾毅倒了一杯酒,道:“大兄弟,最近有没有回荣城?”
    曾毅乐了,他估摸着也就是这事了,道:“三叔有东西给闺女捎吧?”
    刘老三就举起杯子,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他憨笑道:“那啥,上次妮子打电话,说是想吃我做的腊肉,我新做了一些,如果大兄弟要是回荣城的话,帮我捎过去。”
    “行,没问题!”曾毅现在做招商工作,肯定要多往省城跑了,他道:“你把东西准备好,我这几天可能就要去荣城。另外,你再给我准备一百斤腊肉,三叔的腊肉真的是口味一流,别的地方还真找不到,我准备带给荣城的朋友也尝尝!”
    刘老三就连连点头,道:“腊肉有的是,我新做了不少呢,还有腊野猪肉呢,我也给准备一些!”
    “猪脸有的话,也给我准备几个!”曾毅笑着,他上次匆匆忙忙回来,都没去拜访方南国,再去荣城的话,正好也给方南国带一些南云的土产。这刘老三的腊肉,真的是一绝,以曾毅这么挑剔的口味,都是百吃不厌。
    第二天早上,曾毅又去了县政斧大楼,他要跟组织部的人一起去招商局上任。
    古代官员上任,是要带着大印的,现在信息发达,倒是不用官印了,但这个验官印的流程却是没有少,组织部派去陪你上任的人,其实就相当于是官印了。
    在县政斧大楼前,曾毅看到了一辆很眼熟的车,实在是车牌太扎眼了,“南f88888”,曾毅想不记得都难,就是那辆在高速上跟龙美心飙车,让自己狠狠收拾了一番的白少的座驾。
    曾毅抬头望了望政斧大楼,心说这位白少来南云找谁公干呢?
    组织部的副部长王建祥此时走出了大楼,道:“曾局长,准备一下,咱们这就出发!”
    感谢兄弟们的月票,五千字先送上,0点之前还有一更,今天保底九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