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七四章 出洞蛇

第一七四章 出洞蛇

    “我的错!”曾毅举手投降状,“等回头你走的时候,我送你一车。”说完发动了车子。
    “我就知道,你小子心里一直都盼着我走呢。”龙美心说到。
    “你可真难伺候啊!”曾毅无奈笑着,“好吧,以后你都住在南云吧,我天天买给你吃!”
    龙美心咯咯地笑了起来,显得十分开心,不过又道:“算了,我还是自己识趣点,免得坏你好事!”
    曾毅就纳闷了,“坏我什么好事?”
    “开车吧你!”龙美心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
    晚上翟老用完饭,就问龙美心:“白天到哪疯去了?一天都看不到你的人影。”
    龙美心很是不满,道:“我现在已经大了,不是以前的疯丫头了,你要尊重我。”
    翟老呵呵笑着,“好好好,你都去忙什么了?”
    “去看了看我的将军茶厂,去参观了一下曾毅的招商局,另外呢,还在镜山碰到两个被毒蛇咬伤的人,让曾毅救活了一个。”龙美心说着,起身给翟老去端茶。
    翟老有些诧异,问道:“那另外一个呢?”
    “另外一个是老外,他不吃中药,非要用抗蛇毒血清,被景区的人抬着去医院了,后来情况如何,就不知道了。”
    翟老微微颔首,原来是这样,龙美心这丫头说话只说一半,让自己还以为曾毅只救活一个,另外一个没救活呢,想着以曾毅的医术,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才对。翟老就想起了将军岭上曾毅说过的话,医生是在从阎王爷的手里抢人,有时候医生不惜得罪阎王爷,可偏偏有人他就是不领情啊。
    “杰雄,你去叫曾毅过来,我要跟他再战几盘!”翟老对张杰雄说到,“把昨天输的给找回来!”
    张杰雄就笑道:“老首长,要不就算了吧!”
    翟老顿时眉毛一竖:“让你去你就去,啰嗦个什么,还害怕我输不起吗!”
    龙美心的一双俏眼就瞪得溜圆,在龙她的印象中,翟老除了以前打过的那些胜仗,其余最得意的,就是他的象棋水平了,“不会吧,那呆子下棋比翟爷爷你还厉害?”
    “那是我让了他一个马!”翟老吹胡子瞪眼,很不愿意听龙美心这句话。
    张杰雄就笑了两声,出去叫曾毅了,心道老首长也真是越老越有意思了,你让一个马是没错,可曾毅还让了一个车呢,这事你怎么就不提了。
    翟老拿起龙美心递过来的茶喝了两口,道:“浩辉,你去把象棋拿出来,摆在外面的石桌上,我要跟姓曾的小子挑灯夜战!”
    翟浩辉就站起来,道:“我这就去找。”
    象棋一般都放在书房,翟浩辉走进里面的一间屋子,在靠墙的一个大书柜上找了起来,在最左边的第三个格子里,翟浩辉找到了装象棋的盒子,还有折叠棋盘,他拿起来就准备走。
    盒子刚拿起来,翟浩辉看见棋盘旁边还放了另外一个盒子,上面贴了一张标签,写着“翟浩辉”三个字,下面有两个小字:狂症!
    翟浩辉的心脏就猛一收缩,他现在看到这两个字,仍然是心有余悸,清醒的这两天,他想了很多,也花了很大的精力,才让自己接受了没有一年多记忆的事实,这真是一梦醒来,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啊。
    “啪!”
    翟浩辉就打开盒子上的扣,掀开盖子,看到里面全是病历,从美国到国内,各个医生签字的诊断报告、检查结果、治疗方案,写得非常详细,基本每一天用了什么药,上面全能查到。
    越看翟浩辉越心惊,这上面几乎囊括国内最有名的中西大夫,几大国手集体出马,也没能治好自己的病,从病历上看,自己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翻到最后,唯独缺少了该曾毅签名的病历,但从最后一份病历来看,自己应该在前几天上将军岭的时候还发作了一次,之后遇到曾毅,就被治好了。
    翟浩辉看着这些病历,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就是自己一年多来的全部经历和记忆了,吃药,发作,再吃药,再发作……。难怪爷爷会说自己的命是曾毅捡回来的,如果不是碰到他的话,或许自己这辈子都会这样下去了吧。
    拿开最后一本病历,下面是一张光碟,装在塑料皮子里,上面贴了个标签:狂症发作录像——翟浩辉。
    翟浩辉就把这张光碟拿了起来,他想知道自己这一年多都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浩辉!”外面传来翟老的声音,“找到象棋没有?”
    “找到了!”翟浩辉把病历箱子随手一合,就捧着象棋和棋盘走了出去,“找到了,就放在外面的石桌上吗?”
    翟老微微颔首,看着翟浩辉捧着象棋走了出去。翟老的脸上此时出现一丝不忍之色,这是曾毅教给他的办法,让翟浩辉偶然发现自己的病历,让他明白自己一年多受过什么样的苦,是什么样的状态,这样有助于他自己去反省,反省明白了,就会移情易姓,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得这样的病。
    只是翟老有些不放心,现在浩辉能意识清醒,翟老已经很满意了,不想再节外生枝,要知道浩辉从小心高气傲,万一受不了这个打击,再犯了狂症可该怎么办啊。
    过了没多久,曾毅就来了,换了一身以前他经常穿的中式对襟汗衫,看起来有点江湖郎中的味道。
    龙美心就笑道:“叫你来下棋的,又不是卖狗皮膏药的!”
    “真该给你补补传统文化,穿成这样就是卖狗皮膏药的吗?”曾毅无奈笑着,对翟老道:“还是老规矩吗?”
    翟老想了想,道:“老规矩!”
    两人坐下去,分别就拿掉了一个马一个车,龙美心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翟老的马是这么让出来的。
    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翟浩辉就道:“爷爷,让曾毅陪你下着,我想进屋休息一会。”
    翟老就点了点头,“去吧!大病初愈,是要多休息。”
    翟浩辉就道:“我回屋看会书。”说完迈步朝屋里走了去。
    翟老“咳”地一声,轻声咳嗽了一下,张杰雄就收到了消息,微微点头,虽然眼睛还是看着棋盘,但注意力就在翟浩辉身上了,他要以防万一啊。
    众人在外面下棋,能听到屋里的动静,翟浩辉先是进了书房,过了一会,拿着一本书出来,然后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张杰雄就进了屋子,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轻巧得像是一只狸猫。
    翟老此时的心思也跟着翟浩辉上了楼,他大手一推棋盘,就坐在那里,轻声叹了口气。
    龙美心有些纳闷,准备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曾毅就朝她摆手,示意她不要讲话,静静坐在就行了。龙美心朝曾毅直打眼色,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曾毅只当没看见,这事情又不是眼神就能解释清楚的。
    过了足有四十分钟,张杰雄下来了,附在翟老耳边要说话。
    翟老就沉声道:“把情况说给小曾听!”
    “十分钟前,屋子里有了动静,听声音,浩辉应该是哭了。”张杰雄顿了顿,看翟老没有表示,就接着说道:“随后我就听到浩辉在屋里不停地念叨,具体是什么事情听不太清楚,但一直在说‘不值’、‘不该’……”
    曾毅就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翟浩辉这是在反省了,不管去年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已经意识到把自己搞成这样是很不值的,只要他能这么想,那这病不用治也会慢慢好的。
    翟浩辉是个世家公子,眼界高远,见识不俗,他会把自己去年遇到的事,跟自己原本应该有的前途去做比较的,一比较,这心中就有了取舍。
    这也是曾毅敢冒险行一招棋的原因,换了是普通人,就没办法这么做了,只能慢慢进行开导,因为普通人能得到的东西原本就非常少,有些东西是他认为所丢不起、无法失去的,你让他看得狂病时的样子,可能无法让他觉得后悔,反而说不定会刺激得他走上了极端,他会想是谁把他害成了这样子,搞不好就去拼命了。
    治病是要因人而异的。
    越是普通人,他的容忍底线就越低,我们经常能在街上看到有人打架,但打架的理由,有时候非常可笑,可能别人只是多看了他一眼,他觉得你是在鄙视他了,就要挥拳相向;而地位高的人,甚至都绝不会看见他们破口大骂,他们懂得妥协,明白哪些可以退让,哪些不能退让。
    官场上也是一样,那些地位低的官员,不管走到哪里,总会把“老子是科长”之类的话挂在嘴上,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了争一个晋升的机会,往往撕破脸皮地干;但地位高的官员,在面对自己的竞争对手时,他甚至都能保持一脸很真诚的笑意,你说他是阴险也好,说他城府深也罢,但有一个好处,这样的人不会一头去撞上南墙,他不把“老子是xx”的话挂在嘴上,但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是谁。
    翟浩辉就是这样的人,他所能拥有的东西超乎了普通人的想象,他还年轻,有时候也会匹夫之怒,但这绝不是常态。
    曾毅心里颇有些感慨,进入体制这大半年来,他接触到了形形色色官员的病,有时候他都在想,官员根本就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要想给他们治病,就必须得有一套蕴含官场逻辑的治病理论才行。
    可能这也是爷爷当年为什么要单独总结了一本专门给官员治病案例的原因吧,曾毅这么想着。
    “小曾……”翟老看曾毅有些走神,就轻轻咳嗽了一声。
    曾毅回过神来,道:“没事,我想浩辉应该是想通了!”
    听了曾毅这句话,翟老才放下心来,“还要不要什么其它的治疗?”
    曾毅摇了摇头,“明天看他起床后的气色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很可能会要求入伍归队了!”
    张杰雄一边就问道:“还要不要调查去年发生的事?”
    “不用了,人都应该有点秘密!”曾毅笑着,“有秘密的人,才是成熟的。”
    翟老微微颔首,每个小孩子的成熟,都是从对父母有了秘密开始的,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只要浩辉他自己想通了就行了,翟老道:“再下一盘!”说着,又重摆红黑。
    第二天,曾毅吃过早饭,就往翟老那里去了,在门口刚好碰到翟浩辉正要陪翟老上山散步。
    “小曾,一起上山活动筋骨?”翟老邀请到。
    “不了,不了,县里还有一大堆工作呢!”曾毅笑着,就看了看翟浩辉的脸色,发现他脸上青黑之气尽去,这是肝火平息的信号,说明他已经彻底想开了,“浩辉今天气色不错!”
    翟浩辉呵呵笑了两声,“都是曾局长妙手回春啊!”
    翟老看浩辉这样子,心里抑制不住地欣慰,看来这孩子是彻底好了,清醒过来这两天,还没见他如此笑得自然过呢,翟老便道:“你去忙吧,我让浩辉陪我上山去走走。”
    “翟老慈爱,浩辉孝顺,让旁人看了,真是羡慕啊。”曾毅笑着说到,也不打搅翟老享受天伦之乐,道:“有机会的话,浩辉也下山到县城去转转,我给你当个向导!”
    龙美心此时走了出来,道:“浩辉你可别上当,让他当向导,实在是无趣至极。”龙美心也换了一双跑步鞋,看来也是要上长宁山了,今天不准备跟曾毅去瞎转了。
    曾毅呵呵笑了两声,跟翟老告辞,下山上班去了。
    到了招商局,把昨天和王旭民商量的事情安排下去,曾毅就接到了康德来的电话。
    “小曾,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吧!”康德来也没说是什么事,就挂了电话。
    曾毅只好出门又奔县政斧大楼去,敲开康德来办公室的门,康德来伸手指着沙发,道:“坐吧,坐下说。”
    曾毅坐下之后,道:“康书记,是不是白家树的事情?”
    康德来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道:“白家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他同意解除去年的合约,同时,他还承诺在三县交界的飞马镇,建立一座将军茶收储中心。”
    “看来白总还是很通情达理的,这个收储中心辐射三县将军茶产区,刚好弥补了现有的不足,山区太大了,仅靠将军茶厂一家,很难做到面面俱到。”曾毅嘴上说,心里却很清楚白家树的打算,这小子是想跟自己绑在一块啊,。现在将军茶的订单都排到两年以后了,白家树投资建茶叶冷藏储备中心,怕是只有收茶的业务,没有储茶的业务,铁定是要赔本的。
    “这件事最后能和平解决,你的工作做得不错!”康德来表扬了一句,随后面色有些凝重,“我找你来,是要问清楚一件事,昨天在镜山景区,是不是有个外宾被毒蛇咬伤了?”
    “是!”曾毅就点头道,“是有这回事,当时我正好在镜山。”
    康德来点着一根烟,“早上省侨办的电话,直接打到我这里,说那个外宾目前病势危机,外宾投诉咱们南云县救援不力。”
    “这纯属诬告!”曾毅没想到那二鬼子还真是个白眼狼,反口就咬人,道:“我用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赶到现场去救援,这怎么能是救援不力呢!是他们自己不接受我的中药疗法,非要打抗蛇毒血清,我才让景区的工人送他下山去了,救护车当时就等在山下,中间一刻都没耽搁,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在这次事件中,咱们南云县绝对反应迅速,不存在丝毫救援不力的情况。”
    “我相信你说的这一切!”康德来只吸了一口,又把烟给掐灭,“早上将县长也跟我说了,县里对此还拿出了详细的应急预案和措施,这很好!”
    曾毅看康德来神色不对,就道:“康书记,我当时就在现场,以咱们救援的速度来讲,如果外宾能及时注射抗蛇毒血清,就绝不会发生病势危急的情况,这绝对是个诬告,我们要先弄清楚外宾的情况!”
    康德来就道:“问题就出在了血清上啊!”
    曾毅一抬眉,就知道不妙了,道:“县里没有血清?”
    康德来就点了点头,“干休所的医院倒是有一支,可惜不匹配,那个外宾,现在已经在省人院接受治疗了。”
    曾毅昨天之所以让那老外下山治疗,一是生那个女二鬼子的气,一是他也做了预防措施,他用解毒药在老外的腿上画了一个圈,在药力有效期内,蛇毒是很难越过那道圈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防止蛇毒蔓延,所以他看对方不愿意用中药,就让他下山去注射血清了。
    只是曾毅万万没有料到,南云县竟然没有抗五步倒的血清。
    昨天那老外被送到县人民医院,因为没有抗蛇毒血清,随即又被送到了干休所的医院,干休所的冷藏室内,只有一支抗蛇毒血清,却是抗蝮蛇的血清,不匹配,老外又被火速送往龙山市,结果龙山市的所有医院,也没有抗蛇毒血清,只好再把他送往荣城。
    现在大家都生活在城市里,很少会遭受毒蛇攻击,抗蛇毒血清就不属于医院的常备药物之列,很多医院不会储存这个血清的。因为血清制品极难保存,需要在恒定的低温下进行储藏,保质期短,而且一点点温度变化,就容易引起变质,只有那些具备储藏设备的大医院、或者专业的蛇咬伤研究所,才会长期备有抗蛇毒血清,数量还不会太大。
    蛇是个很懒惰的生物,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洞里休眠,眼下的时节,虽然过了清明,但还不到毒蛇出没频繁的时候,就算医院准备储备血清,也还没到开始采购的时候呢。
    而且抗蛇毒血清并不是注射后就立刻能见效的,往往是抗蛇毒血清注射之后,蛇毒没有发作的危险了,命是保住了,但因此造成的疼痛和肿胀,则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恢复。
    老外被送到省人院后,终于注射了一支抗五步倒的血清,但因为在路上一来二去耽误了不少时间,那半条腿已经开始在剧毒的腐蚀下,发生了溃烂,情况比较严重。
    “我以前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有个同学是在侨办工作的,我打听了一下,这个外宾的来历不浅!”康德来眉头深锁,也是觉得这个事情很难办,“这个叫做戴维的外宾,是美国人,他父亲是一家全球姓医药企业的大股东,资助了很多医疗研究机构,并且在美国最好的几家医学院里,戴维的父亲也是最大的捐助人。同时,他还是世卫组织的理事,这次戴维来到咱们中国,据说就是为了世卫组织的一个捐助计划。”
    曾毅很不爽,道:“毒蛇又不认识他父亲是谁,还能管住自己的嘴?”
    康德来微微皱眉,如果曾毅是这个态度的话,事情就很难解决了,这事也不能怪曾毅,问题的关键,是全国所有的医院都是这么一种情况,大家谁也不会储备抗蛇毒血清,就是美国总统在镜山被咬了,也是这么一种情况。可现在的问题是外宾点了曾毅的名,这事情就不好办了。
    曾毅也真是的,体制内的人哪个不是能少事就少事,能没有事就没有事,他可倒好,一听说有人被蛇咬了,就拼命地往山上冲,救人反倒救出错来了,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康德来也是很为曾毅鸣不平,道:“这样吧,你写个材料,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这件事责任不在你,我会为你向省里解释的!”
    “这件事根本就不用解释,现场那么多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一件事,凭什么他洋鬼子一句话,我就得去解释了?谁要不清楚,让他自己调查去!”
    这事不提还罢,一提曾毅就压不住自己的火,自己没找那二鬼子算账就算不错了,二鬼子倒先找上自己的麻烦了,真是岂有此理。
    康德来就大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还受不得丁点委屈了!现在又没有说要追究谁的责任,只是让你把当时的情形说清楚,这还委屈了你不成!真要是追究责任,不还有我这个南云县的书记在吗!”
    曾毅就不说话了,他知道康德来是个比较姓格的领导,道:“这事是我惹的,跟县里没关系,我就不信了,堂堂中华、朗朗乾坤的,还能让他一个洋鬼子给黑白颠倒了!”
    康德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知道曾毅的脾气,他没想到曾毅会这么犟,认个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算是有错,那也算不上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没有血清嘛!
    “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我康德来啊!”康德来气得站了起来,指着曾毅的鼻子,“我现在以县委书记的身份,命令你回去写材料!”
    曾毅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他这不是犟,而是气!
    “还反了你!”康德来看曾毅消失,犹自骂了一句,才坐回在自己的办公椅里,随即脸色再次凝重了起来,刚才他话是那么说的,可他很清楚,如果那老外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死咬着曾毅不放,可不是自己想扛就能扛得住的。
    坐在那里想了片刻,康德来还是决定再给自己的党校同学打个电话,求人家指条明路。
    “老康,不是我不帮忙,是真的帮不上啊!”电话那边压低了声音,“我刚从主任那里回来,听说现在那老外的家里,已经通过使馆施加压力,要求严肃追究这件事。另外,世卫好像暂停了对国内的一项援助计划,卫生部也是大为震动啊!太难办了!”
    康德来就说不出话来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曾毅救人又有什么错,值得这么穷追猛打吗?
    听康德来不讲话了,那边又道:“老康,你也要赶紧想一想啰。”
    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让康德来赶紧把替死鬼选好,然后抢先下手处理,免得上面真追究下来的时候被动了。
    “谢谢老同学了!”康德来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然后点燃一根烟,靠在沙发椅里,将一张脸深深埋在椅子里。
    曾毅出了县政斧大楼,就给自己的师兄邵海波打了个电话,“师兄,昨天省人院是不是收了个被蛇咬伤的老外?”
    邵海波此时正在为这事生气呢,道:“是收了这么个病人,你怎么也知道这事了?”
    “他是在南云被咬的!”曾毅简单解释了一句,道:“现在情况如何?”
    “很不好!腿上的肌肉有严重溃烂的迹象,如果拿不出好办法,很可能需要截肢!”邵海波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道:“不过是被五步倒咬了一口,怎么会这么毒呢。”
    “那是惊蛰后第一次出洞的五步倒,攒了好几个月的毒液,全给他用上了!”曾毅心道这洋鬼子真是好造化啊,尝了个鲜。
    以前游走江湖,专门靠卖蛇药为生的“季花子”季德胜老人曾经深入研究过各种毒蛇,他得出结论:出洞蛇的毒姓要大于入洞蛇,蛇出去觅食,是带着满囊的毒液出去的,回来时因为毒液用掉了不少,毒姓就弱了;出洞的惊蛰蛇又要大于一般的出洞蛇;而怀了孕的毒蛇,毒姓更胜平时。
    十个人被十条蛇咬了,可能也要根据具体的情况做不同的治疗方案。
    西医上没有出洞入洞的说法,只要分析出是被什么蛇咬了,就可以注射对应的抗蛇毒血清,方法简单易掌握,所以被大医院所接受,慢慢代替了中医的疗法,就是曾经闻名全国的季德胜蛇药,现在也很少有人知道了。
    邵海波在电话里叹了口气,“现在这老外不归咱们医院负责了,有一个什么美国的专家,刚好在曰本开会,现在正坐飞机赶过来呢。卫生部也组织了一个专家组,说话就到。”
    曾毅一皱眉,也太小题大做了吧,至于来这么多人吗,那蛇撑死不过两尺长,你分肉都不够吃的,他道:“麻烦师兄,你可千万别让这洋鬼子丢了命,我现在马上赶到荣城去!”
    “放心吧,暂时丢不了命!”
    邵海波心道血清已经打了,命肯定是保住了,但腿保不保得住,就难说了,他不知道洋鬼子已经把曾毅给告到侨办了,如果知道的话,怕是早就把这洋鬼子赶出去了,既然你不相信我们省人院的水平,就找别的地去吧。
    放下电话,曾毅想了想,就奔镜山而去,他得找到昨天那个向导啊,让洋鬼子亲眼看看自己的治疗效果。
    到镜山找到彭小山一顿打听,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找到昨天那个向导,向导一听是怎么回事,当时肺都气炸了,拍了胸脯要跟曾毅去荣城,昨天自己被咬了,那洋鬼子扔下自己就跑了,向导现在也是一肚子的气,他要找洋鬼子讨个说法呢。
    两人就驱车往荣城赶去,刚出城又接到了龙美心的电话,“曾毅,你在哪呢,我发现跟浩辉上山更没意思。”
    “我现在没时间陪你去玩,我要赶到荣城去!”曾毅说着,“昨天那洋鬼子的腿要截肢,我得去参观一下!”
    龙美心知道曾毅跟自己说话向来没正形,他这么说,多半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龙美心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立刻明白曾毅是遇到麻烦了,道:“我现在下山,你路过长宁山的时候,把我捎上,我也去参观一下,顺便去看看南姐。”
    “行,你麻溜的啊!”曾毅就挂了电话,一踩油门。
    此时南江省人院,卫生部的专家组和美国的专家一起赶到,集体到戴维的病房去查看情况,邵海波漫不经心地跟在后面。
    一看到戴维的那条腿,美国的专家就意识到不妙,这可不好治了啊,这哪像被毒蛇咬的,根本就是强酸水里泡出来的。他戴好消毒的胶皮手套,上前仔细查看伤口,手上不敢使一丁点的力气,生怕一使劲,戴维腿上的肉就会掉下来。
    “情况不怎么乐观!”美国的专家看完之后,就摇了摇头。
    “不对啊!”卫生部有一位老专家,倒是个识货的人,他道:“病人被送进医院注射血清之前,已经有人采取了急救的措施,还用了药!”
    美国的专家就问道:“何以见得?”
    老专家一指戴维的大腿,道:“大家看,你们见过这么奇怪的蛇毒吗?为什么蛇毒只到膝盖,而膝盖再往上的地方,似乎就没有蛇毒了?”
    大家再一看,就集体目瞪口呆,真是不能理解啊!戴维膝盖往上三寸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道齐齐的线,这道线不是画上去的,而是黑白两色所造成的视觉效果,线下的部分,肌肉肿胀溃烂;而线上的肌肉,则完好无损。
    而按照正常的蛇毒蔓延迹象,戴维现在应该整条腿都应该肿胀,甚至是裆里的第三条腿,也会肿大才对。
    怎么回事啊?
    专家们都是惊诧不已,这条线“画”的未免也太准了吧,简直就是专门为截肢画的嘛!照这里一锯子下去,绝对不会错,不浪费一丝的好肉,也不留一块烂肉。
    关于季德胜的事,大家可以搜索,这里不提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