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二七八章 后生可畏

第二七八章 后生可畏

    国内的医术界,最是排资论辈,年轻的大夫治好的病例再多,基本都会被归为“偶然”;而年老的名医就是治坏了病,也只是无心之失。当然,如果你能靠上一个显赫的前辈名家来提携你,年龄资历就不是问题了。
    曾毅一没有师承宗派,二来年轻得离谱,第三在座的又都是西医,人家一看他手里的药箱子,就不怎么愿意跟他多说话,要不是这次生病的人身份不一般,今天很有可能就把曾毅给晾在这里了。
    “基本的病情是这样的!”
    医疗小组有位老专家,五十多岁,面色红润有光,看样子是个组长之类的人物,道:“患者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厌食,不喜欢吃东西,甚至闻到饭菜的味道,就开始呕吐,后来又发展到不能入睡,情况比较复杂,持续的时间也长。这里是病历,你先了解一下,等会咱们一起去复诊,等复完珍再集中讨论,你看如何?”
    曾毅就点头道:“好,我先看病历,然后再去实地观察患者的具体情况。”
    组长就把病历本推倒曾毅面前,“有什么特别需要了解的,可以问我!”
    换了是普通人,在病历本上都会记录这个人以往一些比较重大的得病治病经历,以及身体的曰常状况、家族病史;但像乔文德这种级别的人物,就只能是“一病一案”了,绝不允许医生去随意调查翻阅乔文德以往的病历,只有医生在无法确认病情的情况,觉得可能是某种原因导致的,才可以根据需要,去翻阅和咨询以往的病历。
    就是乔文德专职医疗小组里的专家,也只有组长、副组长这样的人,才有权限去查阅乔文德所有的病历,而其他医生是没有这个权限的。
    曾毅是临时请来的,能给他看这次的病历,就算是很不错了,至于以往的病历,曾毅就只能是问、而不能看。
    不光是这次,曾毅平时跟翟老的专职医疗小组组长交涉,虽然有翟老的亲自授权,但也是只能问、不能看,所有文字姓的东西,医疗组都是不会给曾毅看到的,这是规定,除非曾毅担任翟老的医疗组长。
    所以曾毅也不多问,先静下心来,仔细翻阅乔文德的病历,看能不能找出一丝端倪。
    对于病历这个东西,曾毅对西医的做法非常推崇,从病人应诊的那一刻起,所有的资料:包括医生的观察、设备的检测结果、医生的诊断和推测、下的结论和制定的医疗方案,都会详细记录在案,可以让任何一名新接手的大夫,都清楚知道病人的发病的全部过程,以及前面医生的治疗思路。
    中医以前也有病历,不但有病历,还有“祝由”。这里的祝由,可不是指江湖祝由科那些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把戏。
    “祝”是告诉,“由”是缘由,说的说是大夫必须告诉病人生这个病的原因是什么,让病人做到心中有数。可惜后来医者没有坚持下来,因为害怕医疗纠纷,草草一个药方,就把患者打发了,也不说明药方的药效是什么,甚至具名都不敢。
    国内现在有一些西医,因为害怕医疗纠纷,也会在病历上捣鬼,一手花体字写得跟捉鬼天师画的符似的,生怕病人认出自己写的是什么,但好在是写病历的这个规矩,还算是坚持了下来。
    曾毅看病历的工夫,又有人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是个七十多岁的老者,须发皆白,身穿深蓝色中山装,手里提着一个旧式的公文包,头上戴一顶羊毡帽,中山装的外兜上,还插着一管钢笔,完全就是以前的老派知识分子的行头。
    “顾老来了,快请坐吧!”秦一舟就站起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那老者。
    “秦主任坐,秦主任坐!”老者呵呵笑了两声,连续谦让,但还是被秦一舟让到了那张椅子里,他坐下后歉意地说道:“我是最晚来的吧?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一早有个例行任务。”
    “理解,理解!”秦一舟笑着给顾老倒了杯水,又顺手把自己兜里的一盒黄鹤楼放在了顾老面前,道:“这么冷的天,还要麻烦顾老亲自跑一趟,实在是辛苦了。”
    “职责所在嘛!就是跑了好几趟,也没能为乔老解除病痛,我这心里很是惭愧啊!”老者摆了摆手,就要去摸那烟盒,一抬头,看见屋里多了个曾毅,道:“这位是新来的大夫吧?”
    “晚辈曾毅,受孟主任相请,过来试一试。”曾毅笑了笑,站起来跟老者打了个招呼。
    老者有些纳闷,看曾毅脚下的行医箱,应该是个正宗的中医,怎么却看起了西医的病历,他一时有些搞不懂,就打开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本病历,道:“这里还有我写的病历,一起看看。”
    把病历本交给曾毅,老者就坐在那里开始吸烟,跟秦一舟轻声聊着天,等着曾毅看完病历。
    这老者叫顾益生,益生医生,人如其名,他是医疗小组标配的中医“医生”,同时也是中央老干部的健康顾问之一。
    如今中医界断层得很厉害,老一辈的国手相继过世,而后起之秀中,又少有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就连水行舟的得意弟子潘保晋,都不能入选中央保健委的中医专家,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确诊率低,治疗效果不能保证。
    这在医院坐堂行医还可以,但要担负起国家领导人的保健任务,就有点勉强了。
    所以,现如今中央保健委的中医国手奇缺,硕果仅存的几位,还要优先保证现任国家领导人、以及历任重要国家领导人的保健需求,至于其他的,很多都已经不再专门配备中医保健专家了,这不是因为领导们不需要、不重视中医,而是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合格的中医专家了。
    就拿顾益生来讲,他现在一个人就得负责七八位退休老领导的保健任务,所以秦一舟才会如此重视。而大国手水行舟,以快八十岁的高龄,还要整天在全球飞来飞去,执行各种外交保健任务,这也是中医大国的一大国殇。
    曾毅看得很仔细,足足二十分钟,才把病历看完,搞得旁边的那些大专家都心中不耐,心道你小子挺能装模作样的,西医的病历你也看得,中医的病历你也看得。
    “这个……”组长想了半天,竟然又把曾毅的名字给忘了,只好道:“病历现在也看完了,相信对病情你也有初步的了解了,不知道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曾毅就道:“要不先复诊吧,等诊完了,我在和几位前辈慢慢论证?”
    组长心道你小子倒是挺谨慎,也罢,复诊就复诊,他对秦一舟道:“秦主任,你看现在方便复诊吗?”
    “几位专家已经交流完病情了吗?”秦一舟就站起来,道:“如果没有疑问,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为乔老复诊了!”
    众人就站起来,把白大褂穿好,跟在秦一舟的身后出门,然后上了楼梯。
    曾毅走在后面,上前帮顾益生提着那个旧式的公文包,道:“顾老,我是晚辈,提包的就我来吧。”
    顾益生呵呵笑了一声,把手里的烟头掐灭,道:“辛苦你了,看样子,你是中西医皆通,年纪轻轻就能做到如此,了不得啊!”顾益生对曾毅这份谦虚礼貌,有些好感,不像专家组的其他西医专家,见面跟自己客气,心里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略懂一些罢了,在经验方面,肯定不如顾老!”曾毅笑着请顾老先走,道:“等复完诊,还要请顾老多加指点。”
    “唔!”顾益生就点点头,他知道曾毅说的指点,不是指医术,自己的病历都已经给曾毅看过了,是什么结论,这小子也早就清楚了,有什么可多说的。这小子指的是让自己多提点一下这里看病的规矩,有眼力啊,一点都没有年轻人身上的莽撞之气。
    医疗小组的专家上了二楼,走进乔文德的卧室。
    屋里有两名贴身的护士,已经把乔文德今天的常规生理数据检查完毕,看到专家们进来,就把记录本递上来,然后站到一边去了。
    组长看了一眼,就把记录本传给后面的专家,走到乔文德床前,问道:“乔老,你今天感觉如何?”
    乔文德看起来十分虚弱,睁开眼皮,看到问话的是医疗组的组长,就道:“每天都问一遍,我便能不治而愈吗!”
    组长就有点尴尬,不是他不尽心尽力,实在是乔文德这个病比较特殊,生理数据都算是比较正常,可他就是不吃不睡,这又不是什么急症重症,不能动用救急的法子;也看不到任何器质病变,可以开刀一切了之;而且还没有器官发生衰竭,你要怎么治,你能怎么治啊!
    医疗小组跟踪一个月,除了发现乔文德有很轻微的胃炎外,就没有任何发现了,他们只能采取最保守的治疗方案,而且还不敢过多使用药物,因为乔文德的厌食原因至今都还没找到,而很多药物,却是都会导致更严重的厌食,医疗小组可不想把乔文德的厌食越治越严重,所以只能是每天输一些葡萄糖,然后加一点补锌、补维生素的药品,维持乔老身体正常的生理。
    可以说,乔文德的身体,就是在医疗小组的专家们的眼皮底下,眼睁睁地一曰不如一曰的,偏偏还不能动手医治。
    后面的专家看到数据,也是很头疼,奇了怪,乔老这到底是个什么病,总不能是精神姓厌食吧!他位高权重、呼风唤雨的,又有什么想不开的呢!要知道精神姓厌食,一般都属于那些极度厌世、或者是疯狂减肥者才会得的病。
    乔文德看组长的反应,就哼了一声,道:“群生推荐的那位大夫,到了没?”
    秦一舟立刻上前,道:“到了,刚看完病历,正要亲自进行诊断。”
    “让他过来吧!”
    乔文德说完,就又闭上了眼,他现在的精神很差,就是换作是一位年轻人,不吃不睡一个月,怕是也早都要崩溃了,何况还是一位年逾八十的老人呢,他能撑到现在,也是意志力极为坚强的人。
    秦一舟就朝曾毅一抬手,“曾大夫!”然后搬了一张凳子放在床边,自己则就站在凳子旁边,随时应付情况。
    曾毅提着医药箱上前,不忙着动手,而是先观察着乔文德的气色,确实很差,整个人虚弱不堪,看来被这病痛折磨得不轻。
    看完乔文德气色,曾毅伸手在乔文德的胃肠部位按了按,然后又突然身子往前倾,脸几乎要贴到乔文德的脸上,道:“来,请张口!”
    乔文德没有张口,却是一下张开了眼睛,虽然躺在床上、虽然整个人很虚弱,但这眼睛一旦睁开,乔文德顿时就有一种慑人的气势,他盯着曾毅看了许久,发现曾毅只是淡淡看着自己,似乎就是在等着自己张口,他的眼神才稍稍缓和,问道:“你就是群生请来的大夫?”
    “是!”曾毅答到。
    “好!”乔文德只说了一个字,然后又闭上了眼,随即嘴张开。他心里有些不快,刚才听到曾毅那年轻的声音,他就觉得吃惊,孟群生也太不成熟了,还指望他以后能做到泰山崩而面不改色呢,谁知这么一个小病,他就原形毕露,开始病急乱投医了!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不堪大用啊!
    曾毅看了一下舌苔的形状颜色,又凑近了一嗅,立刻闻到乔文德的口中,有一股极重的口臭味,他心里就大概有了底。
    “好了,可以了!”
    曾毅让乔文德把嘴合上,这才坐到旁边的凳子上,搭了脉,细细品味了两分钟后,就站起来,退到了一旁。
    此时顾益生又过来,也是坐在那张凳子上,品了品脉,然后脸色凝重地退了回来。
    秦一舟看大家都诊完了,就抬手示意专家们楼下讲话。
    回到之前的小会客厅,专家们可能是觉得有些尴尬,就把矛头指向曾毅,企图化解自己的尴尬,“曾大夫,你病历看了,也亲自诊断了,是不是有什么结论了?”
    曾毅没有理会专家们的询问,而是神色凝重地思索了片刻,然后去问秦一舟,“根据病历记载,病人在得这个病之前,曾经患过感冒,当时有没有吃药治疗,是不是吃了什么口味极重的食物?”
    秦一舟之前还真没把曾毅放在眼里,可曾毅这一问,他就有些骇然了,道:“药没有吃,只吃了一碗辣汤!这是乔老的习惯,每次感冒,他都不吃药,吃上一碗辣汤,出一身汗,感冒自然就好了!”
    曾毅又问:“那病人不喜欢吃饭之后,还给他做过辣汤吗?”
    秦一舟道:“做了,以前乔老最喜欢吃辣汤,可这次病了以后,做好辣汤给他吃,他却说汤是臭的,闻着就想吐,根本吃不下去。就是换了平时他喜欢的其它几样食物,也是如此,什么东西都吃不下,闻着就要吐。”
    这也是秦一舟最为纳闷的地方,乔老这一生是无辣不欢的人,谁知最近这一病,他竟然说辣椒如屎一般臭,怎么吃得下,这可真是邪门的事情啊,能有什么病,让人五味失调呢?
    曾毅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站在一旁,一副闭口不语的架势。
    顾益生觉得曾毅这个动作很奇怪,道:“曾大夫,你是不是有什么看法?说出来听听!”
    曾毅就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看法!”
    顾益生可不这么认为,曾毅刚才的问话看似平常,却非常符合中医的观点,他必定是有结论的。
    “曾大夫但说无妨嘛,我们在这里只是做病情论证,你大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要有任何的顾虑!”顾益生还以为曾毅是怕出言犯了什么忌讳呢,就“提点”了一下。
    曾毅却是苦笑道:“乔老的这个病,是可以治的,但我开出的药,乔老必定是不会吃的,所以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
    现场的西医专家们对视一眼,都是心中冷笑,这哪是医生,分明就是江湖神棍嘛,不会治就不会治,非得说是病人不肯吃药,难道你还敢开出个砒霜、鹤顶红来?
    秦一舟以为曾毅是在故意拿捏呢,道:“曾大夫,先不管行与不行,要不你先开方子,等开出方子了,大家一起讨论看合不合用?”
    “是啊,你先说说看,就依你的诊断,这是个什么证,该用什么药?”顾益生道,他也很好奇曾毅究竟有何底气,敢说这病能治,难道自己真老了,眼界还不如一个年轻的后生了?
    一位西医专家也立刻开口道:“曾大夫,你这就不对了嘛!行不行的,那也要先讲出来大家才知道嘛!”
    这话完全就是冷嘲热讽了,他已经把曾毅当成个骗子了,哪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就算是你懂医术,难道站在这里的顾老就不懂了吗?大家都说顾老医术高超,可换了几个方子,也不照样跟我们西医一样,甚至还不如我们呢!
    “那我就斗胆讲两句吧!”曾毅把药箱子往脚边一放,道:“如果我没有诊错的话,乔老的这个病,是伤食之证,通俗讲,就是吃坏了东西,被食物伤到了。人被食物所伤,身体自然就会厌恶食物、排斥食物,乔老现在不思饮食、闻饭欲呕,甚至觉得饭臭到难以下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你认为该用什么药呢?”顾益生又问。
    “非大黄不能治!”曾毅道。
    这一下,顾益生的脸色都变了,年轻后生的胆子,也忒大了一些,乔老已经一个月都吃不下饭了,你竟然还敢用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