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二五章 本

第三二五章 本

    躺在病床上的劳伦,在听到曾毅和戴维的对话之后,也是若有所思,她接受了这么多年的治疗,但从未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得这个病,高血糖又到底算不算是一种病呢。
    邵海波轻声咳嗽了一下,他虽然也很想聆听曾毅的见解,但还是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曾毅,可别信口开河,再闹出什么国际玩笑来。
    曾毅笑了笑,道:“原因其实很简单,胰岛素之所以会受到对抗,就是因为人体自身需要高血糖,所以压抑了胰岛素调节血糖高低的功能。”
    戴维有些傻眼,这个答案,似乎跟没有回答是一样的。
    “相对于人体这部大机器而言,胰腺只能算是一个很小的局部,当人体绝大多数器官都需要高血糖时,胰腺这个局部只能服从于整体,否则它就会被排斥、压制!”曾毅继续解释了几句,然后还看了一眼邵海波,道:“这跟咱们官场的道理是一样的!”
    邵海波无奈苦笑,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跟糖尿病有什么关系呢!
    戴维问道:“高血糖明明对人体是有害的,为什么人体不去降低血糖,反而是去对抗胰岛素的调节功能呢!”
    “因为需要!”曾毅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劳伦,道:“准确地说,是劳伦女士的身体,需要更多的血糖来支撑她去战斗!”
    邵海波又咳嗽了一声,曾毅的这个说法,已经脱离了中医,也脱离了西医,怎么还扯出战斗来了呢。
    “曾先生,你不必有所顾忌,有什么话,直说无妨!”那边劳伦说到,她是个很精明的人,一眼就看出曾毅只把话说了一半,她很想知道自己的血糖为什么就降不下去,或许曾毅能告诉自己答案。
    “既然劳伦女士愿意听,那么我就简单说一下吧!”曾毅放下水杯,道:“人在打架、或者是愤怒的时候,血糖就会升高,这一点,相信是毋庸置疑的吧?”
    众人都是点头,这是事实,人在打架和愤怒的时候,体内血糖含量确实会迅速升高。
    “血糖是人体的能量来源,人在打架之前,血糖会迅速升高,目的是生产出大量的能量,以帮助身体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取得胜利,这一点,你们也不怀疑吧?”曾毅又问。
    大家又是点头,这也是事实,不光是人,动物亦是如此,只要一处于攻击状态,体内的血糖就会迅速升高,为身体制造出大量的能量。
    曾毅一摊手,道:“既然你们不怀疑,那为什么刚才我说劳伦女士的高血糖是身体需要,你们却又不相信呢?”
    这一下,大家全都有些发愣,曾毅兜了这一大圈,把大家给绕懵了,道理听起来似乎是这个道理,但劳伦女士也没有跟人去战斗啊!
    劳伦就道:“曾先生,我有些不太明白。”
    曾毅解释道:“其实未必需要真正的战斗,只要人处于了战斗的这种意识之中,身体被紧急动员起来,开始加班加点地生产血糖。但战斗只是一个很短暂的状态,当危险信号解除后,人就会释放掉这种戒备信号,身体会放松,血糖就会重新恢复正常。而不同于真正战斗的是,人的某些情绪,却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戴维有点明白了,问道:“曾先生的意思,是人体之所以会产生胰岛素对抗的现象,是因为人的情绪?”
    曾毅点了点头,道:“准确地说,这是一种状态病!当人处于一种状态中而无法自拔时,身体就会为了配合这种状态而做出相应的回应。”
    “曾先生请具体讲一讲?”戴维来了兴趣,曾毅的说法有些道理。
    “比如说,一个人处于这种环境中:他可能随时会面临着残酷的竞争、失业、不被认知、被房东赶出家门、配偶的分手、人身安全、政斧的无赖执法、恶霸的敲诈勒索,那么这个人就会处于一种很不安的焦虑之中,这种不安全感,会促使他高度紧张起来,随时做好面临这些情况到来的准备,这其实也是一种战斗动员,如果这个人无法释放掉这种情绪的话,那他患上高血压、高血糖的概率,可能就不会很远了。”
    曾毅这么一说,却让邵海波目瞪口呆,据他得到的数据,目前全球糖尿病患者有将近四亿,而其中四分之一的患者,都在国内,也就是说,差不多每十四个国人之中,就有一个是糖尿病患者。
    如此高的发病比例,可以称的上是一种社会病了,这跟我们国人所处的社会环境,不无关系。我们的大部分人,每天都在为自己的食品安全、出行安全、财产安全担心受怕、为生计奔波,为前途焦虑,如此一个状态,又怎么能不得病呢!
    曾毅此时又看了劳伦一眼,这让劳伦莫名有些紧张。
    “而劳伦女士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她不会有这种不安的焦虑,她的这个糖尿病,主要是职业病,身为一名律师,整天都在跟人争辩,就算再理智的人,也难免会脸红脖子粗,这不就是血糖升高的一个表现吗!”曾毅无奈摇头,往往最直观的东西,人们却容易忽视。
    劳伦也是微微有些发滞,这么一想,她恍然发现,原来早在患上糖尿病之前,自己就已经每天都处于血糖升高的状态了。
    “其次呢,是劳伦女士的强势姓格所致!”曾毅此时用冷峻的目光注视着劳伦,道:“劳伦女士是律师,但也是政治家。政治理念这种东西,说上一百遍,也就成了真理,用政治理念武装起来的劳伦女士,脑海里充满了无数的假想敌,她痛恨这些敌人,并且时刻准备着,要对自己敌人发起攻击,进行打压教化。难道这还不是一种战斗吗!”
    曾毅的话,犹如一道炸雷,炸得劳伦大脑里顿时轰隆作响,她确实是曾毅描述的这种人,她把中国公司的讨债案都能打赢,可见她有多么地强势,只要是政治理念跟自己不合的,就是她的敌人,她就要展开攻击,而且还一定要取胜。
    这就像是一只斗鸡,摆开架势随时准备去战斗,连鸡冠子都红得滴血了,血压又怎能不高,血糖又怎么能降得下来?
    “你的状态需要血糖的供应,身体就会去组织生产,此时胰腺的血糖调节作用就会受到限制,局部要服务于整体的需求,下级要服从上级,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曾毅说完,扫了一眼众人,大家却还没回过神来。
    片刻之后,戴维醒悟过来,突然说道:“我明白了,人在感冒,或者受到病毒感染时,体内的血糖也会急剧升高,并且导致体温上升,出现了发烧,这其实也是一种战斗,是人体自身免疫系统跟外来侵袭物质之间的一场战斗。”
    曾毅笑着点了点头,戴维这个洋鬼子还不是一般地聪明,竟然能举一反三了,在发烧状态下,血糖确实会升高,人体的免疫系统也比平时更加活跃强大,发烧不是一种病,甚至它还有力地缩短了疾病的时间。
    而现在大众普遍存在一种误区,把发烧当做是病,把降温当做了是治疗手段,这样做的结果,恰恰是攻击了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而帮助了疾病。
    曾经席卷全球的一场流感病毒,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西医的防治手段束手无策,而中医的方法却是立竿见影。在西方国家引起极度恐慌的病毒,到了国内,反而是波澜不惊了。
    最后,这个曾经让人类恐慌的病毒怎么样了?它没有消失,就存在于空气中,但是它偃旗息鼓了,在人类这个地球上最伟大的生命体之前,它臣服了。因为人类自身的免疫系统,对它产生了抗体。
    这也从一个侧面,看出中西医的不同,西医是工业的,它有标准,超出标准范围就是病,西医是唯物的,它以疾病为自己的治疗对象,重在找出病毒、杀死病毒;而中医从来都不去找病,你生活的空气中无处不是病菌,你还能因此不呼吸了吗?
    平常大家都说:中医治本,西医治标。但什么是本,什么又是标吗?
    当人高烧不退时,西医会认为是病毒太厉害了,必须杀死;而在中医看来,这不是病毒厉害,而是人体免疫系统的某个地方出现了故障,比如是肺气虚了,又或是胃气虚了,才导致人“气力”不足,以致在跟疾病的战斗中无法占据上风。这时候一剂药下去,或提肺气,或养胃气,人体充满了“力量”,自然就能将疾病赶出体外。
    杀死具体的病毒,这就是治“标”,它是有一个目标的;而增强和恢复人体的自身的免疫系统,就是治“本”了,这个本,是指人体之“本身”。
    很多人认为治本就是去掉“病根”,这是一种无稽之谈,如果中医真能去掉病根,那是不是治过一次感冒之后,人体就永远都不会再患感冒了呢?
    “现在社会的生活方式和节奏,促使每个人都像机器上的齿轮一样,高速运转不息,这是促使糖尿病越演越烈的主要原因!”曾毅肯定了戴维的说法,并且补充道:“还有,无处不在的辐射,其实也是一场看不到的战斗。”
    戴维点头,他是医学世家出身,看过有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报道,知道曾毅并不是在瞎说。他有些兴奋,今天曾毅的一席话,让他有一种拨云见曰的感觉。
    “那……”戴维还想继续请教下去,他实在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那劳伦女士的病,到底该怎么治!”劳伦的助手此时问到。
    戴维就很生气,真想踹那助手一脚,如此精彩的一段讲话,却让你小子给打断了。你耳朵聋了吗,刚才曾毅明明都说了,这个病是因为劳伦自己太好斗产生的,只有她自己释放了这种战斗信息,身体才会慢慢舒坦下来。
    “主要自己调养!”曾毅说到,“治疗方案,就看劳伦女士更愿意接受哪种治疗方式了,西医也可,中医也行!”
    劳伦就道:“我接受中医的治疗!”事实就在眼前,西医拿自己的双腿坏疽没有任何办法,而中医却给治好了,她当然自己该怎么选择。
    “那就不着急!”曾毅笑了笑,道:“劳伦女士先好好想一想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等第二阶段治疗结束后,我会有安排的!”
    “谢谢曾先生!”劳伦从床上坐起来,道:“不光是感谢曾先生你这段时间的精心治疗,还要感谢你今天的这番话,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以雄辩著称的劳伦,今天也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辩起,曾毅的话,直击人心。
    曾毅摆了摆手,道:“如果能对你有所帮助,那我也就没有白费唇舌了。”说着,曾毅站了起来,准备告辞。
    戴维急忙跟上,道:“曾先生,我送你!”
    “又不是外人,何必这么客气!”曾毅笑着摇了摇头,负手朝外走去。
    “应该的,应该的!”戴维跟在曾毅后面,等进了电梯之后,道:“曾先生,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我是切身领教到了。你刚才的一番话,让我对自己的身体,都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曾毅笑了笑,道:“你肯听我讲这些东西,我也很感激,可能换了别人,还不一定愿意听呢,他们觉得太玄了!”
    “一点都不玄,我很乐意听,而且也很荣幸听!”戴维看着曾毅,眼神里有些期待,道:“只是,我还有一些疑问,需要向你请教。”
    “你说!”曾毅站在那里。
    “曾先生提到的那番理论,如果用中医的话来讲,要怎么表述?”戴维问到,他很想知道这个。
    曾毅笑了笑,道:“这个叫做‘卫强营弱’!”
    戴维有些不太理解,这属于是中医上的专业名词。
    “营和卫,是中医对人体两大系统的概述,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介绍。营,是指营养代谢系统;卫,就是防卫免疫系统。”曾毅解释了两句,道:“卫属阳,营属阴,两大系统相互协调、互相作用,让人体处于一种动态的稳定状态之中。但阴从阳,当防卫免疫系统发动的时候,营养代谢系统就会源源不断制造能量,帮助防卫系统的抵御外敌。”
    戴维极度诧异,代谢系统和免疫系统,在他看来,那都是西医的发现,没想到中医早就几千年之前就不但认识到了这两大系统,而且对于营和卫之间的协作机制,还有深刻的研究。
    “主宰营卫的,谓之‘神’,而推动营卫工作的,谓之‘气’,当营卫不和、或者卫强营弱的时候,就要从这几个方面去寻找原因了。”曾毅说到。
    戴维直点头,今天他的收获太大了,一时间他直感觉大脑不够用,但也感觉大脑很饥渴,拼命想吸收东西。
    最后,戴维来了一句,道:“人体真是奇妙!”他本来想说中医真是奇妙。
    此时电梯门一开,曾毅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人是这个地球上,最伟大的生命体;而人体,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完美的一件事物。”
    戴维跟在后面,道:“这话怎么讲,曾先生解释一下。”
    曾毅笑了笑,戴维这个洋鬼子,今天还提问上瘾了,事事都要问个究竟,不过曾毅想了想,还是道:“我就用你能理解的话,简单讲一下吧!”
    戴维急忙点头,道:“这样最好,曾先生请讲!”
    “大约在四十亿年之前,地球上出现了生命,最早的生命,是单细胞结构的,虽然只有一个细胞,但也能完成营养、呼吸、排泄、运动、繁殖,它是一个读力的生命体,对不对?”曾毅问到。
    戴维又是点头,这是科学界的共识,毫无疑问。
    “如此又过了二十亿年,地球上出现了新的生命,它不再是单细胞生物,而是双细胞。”曾毅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能够让具有完整功能的两个读力生命体融为一个,彼此之间不再排斥,不再异议,而是分工分化、互相协作,这需要一种何等强大的力量才能办到,这是生命经历了漫长的二十亿年,才办到的一件事情。”
    戴维着实陷入沉思,单细胞生物向多细胞生物的迈进,是这个地球上最伟大的一个事情。
    “两个细胞在一起,或许只需要分工,但当三个以上的细胞聚在一起的时候,如何让这些细胞彼此能够知道自己是一体的,又能各自分化、分工,就需要更高一级的东西出现,于是大脑出现了,脊柱骨骼也应运而生,生命体开始分化出许许多多功能不同的器官、躯体,地球上出现了种类繁多的生物。”
    “如此再过去二十亿年,期间地球不管经历了多少次残酷的事情,生命都没有被消灭,非但没有被消灭,还集天地之造化,蕴育出了人类这个迄今为止最伟大最完美的生命体。”曾毅看着戴维,问道:“对此,戴维你有什么想法?”
    戴维沉默了,如此简单的一个事实,现在让曾毅这么一讲,却让自己有很多的思考,很多的想法,但一时之间,却无法说得出来。
    “早在人类出现之前,病毒就存在于地球上几十亿年了,人类这个后来者,在跟病毒这个‘土著’的战争中,没有失败,反而是取得了胜利,所依靠的,就是人体的这套营卫系统,为了战胜病毒,人类甚至还在自身的基因中,融入了原本属于病毒的基因,用来改进和完善自身的防御系统。”
    戴维终于明白了曾毅为什么要说人体是地球上最完美的生命体,这是物竞天择的最终选择。
    “就算拥有最聪明的智慧、动用最先进的工具,人类管理一个上千人口的社区,也照样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而人体拥有多到无法计算的细胞,却在这套系统的调度之下,做到了各司其职,运转不休,还实现着进一步的完善和简化。这是人类目前穷尽一切智慧和力量,也无法办到的一件事,由此你就能知道,人体这台机器是多么地完美,又是何等伟大,何等精密,这是生命经过了漫长数十亿年的沉淀,而打磨出的一件作品!”
    戴维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沉思。
    曾毅过去拍了一下戴维的肩膀,道:“戴维,还有一件事!”
    戴维如梦方醒,问道:“什么事情?”
    “人类最伟大、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却不是拥有这么一具完美的身体!”曾毅说到。
    戴维就问道:“那是什么?”他很不解,穷尽人类智慧都无法复制的事物,难道还不是最伟大的吗?
    “再完美的系统,也会有缺憾和不足,人类最伟大之处,就是能够正视到自身的这一缺陷,于是发明了医学!”曾毅说到。
    戴维恍然大悟,太有道理了,正因为由于医学的出现,才保证了人类的繁衍生息,朝着更加文明的方向行进。
    “你是搞医学事业的,我今天之所以要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健康与长寿是人类的终极梦想,医学只是帮助人类实现这个梦想的手段。在追求终极梦想的道路上,如果医学不能帮忙的话,但也请记住一点:千万不要伤‘本’!”
    曾毅说完,在戴维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笑了笑,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戴维回过神来,就急忙追了出去,挡在曾毅的车前面,道:“曾先生,我们戴维家族愿意出世界上最高的薪水,来聘请你去做医学研究。请你考虑一下!”
    戴维这话可不是随口一说,而是发自真心的,长久以来,西医都在一个误区里来回徘徊,就拿劳伦的病来说。
    西医认为高血糖是对人体有害的,会导致血管壁增厚,形成硬化,然后导致一系列致命的并发症。于是西医就想尽办法去降低血糖,但降低血糖之后的结果是什么?还是血管硬化!因为低血糖会让人体血管处于一种收缩状态,长时间的收缩之后,血管就硬化了。
    又比如高血压,西医认为高血压会导致脑出血,于是去降血压,而血压降下去之后,脑梗随之出现,照样导致了脑出血。
    再比如脂肪肝,西医认为营养过剩是导致脂肪肝的主要原因,于是去控制病人饮食,但脂肪肝却没有被消灭,因为营养不良也是导致脂肪肝形成的最重要原因。
    兜来转去,最后却又回到了原点,西医的头号大敌,不再是病菌病毒了,而是如何在跟人体顽固的营卫体系做斗争。
    戴维以前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今天曾毅的话,让他有了一种提纲挈领的顿悟。
    今天这章解释的话有些多了,不过,还是希望能对大家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