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四六章 时来运去

第三四六章 时来运去

    为了保证老干部团此行的顺利,南江省方面做了精心的安排,除了行程绝对保密之外,其它方面考虑得也是非常周全。
    两辆旅行社的大巴,一辆供老干部以及贴身随从、警卫人员乘坐,另外一辆是保健组的专车。大家每人都领到一顶印有旅行社名字的红色帽子,在第一辆车上,省委副秘书长尤振亚亲自压阵,还特地调来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导游,手里举着小旗,身上带着微型电喇叭,从表面看去,就跟旅行社组织的旅行团一模一样。
    在保健组的车上,邵海波既是组长,又是导游。
    至于警卫组的人,则分散到好几辆车上去了:一辆普通的桑塔纳负责在前开道,行驶在车队前方大约一点五公里的地方,及时处理突发情况,联络协调,并指挥车队的行进,由南江省公安厅的副厅长亲自坐镇;老干部团大巴车的前后,各有一辆警卫车,是改装以及伪装过的依维柯,每车乘坐十名左右的警卫,所有人员都配备手枪,车上还携带了一些应急的武器,只要不是碰到大队武装分子的围攻,足以应付任何突发场面,一旦车队启动,警卫车就会贴身跟随,绝不会脱离大巴车前后两百米的范围。
    按照惯例,保健组的大巴,位于车队后方,距离前方老干部的车,大概有两到三公里的距离,保健工作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并不需要非常贴近,太过于靠近,反而会打扰到老干部们的兴致。
    但保健组的车子,却不是车队的最后,他们后面还跟了一辆豪华的越野车,上面是警卫组的人,负责保障保健组的安全,但主要是监控车队后方的情况,一旦发现可疑情况,可以进行及时处理;依靠车子的澎湃动力,还可以对可疑车辆进行追击,又或在前方发生意外的时候,进行快速支援。
    如此安排和配置,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在老干部登车的时候,邵海波特意观察了一下,果然,里面并没有大名鼎鼎的钟铁峰钟老,看来钟老是留在荣城休养了。
    在南江省内,梅州市属于是经济较发达的地区,位于荣城东北方向,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将重走红色之路的第一站定在这里,主要是要让老领导感受一下南江省的发展成果。
    到达梅州下高速的时候,曾毅看到出口处有梅州市委市政斧的车队,梅州的一众领导就站在路边,摆出一幅迎接的架势。
    前后不过一个小时多的路程,梅州市不但得到了消息,还做出迎接准备,可见所谓的保密工作,看来做得还是不够保密啊,又或说,是梅州市的领导消息太过于灵通了。
    保健组这辆大巴正要通过收费站时,梅州市的领导大概是接到消息,说是老干部团已经从他们的眼前进入了梅州市了,于是又匆匆登车,浩浩荡荡朝市区追了过去。
    曾毅摇头苦笑,他在高新园区干了一年,也有点体会到下面基层这些当领导的为难之处,几乎大半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些迎来送往上。你说领导们只会钻营取巧,削尖了脑袋想升官,这话没有错,眼前梅州市的领导站在这里,目的不就是想得见老首长一面,混个脸熟,攀个关系吗。
    可要说完全都是这种心思,也不是十分对,更大的原因,是这些基层领导不能不来、不敢不来。有些领导,内心非常重视面子,但表面呢,又特别亲民,时刻都把不要扰民挂在嘴上,你要是真信了,不来搞迎接的话,领导感觉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那今后的小鞋就有得你穿了。
    迎接过头了,顶多是挨顿骂,没人会因此被罢职,但要是迎接不到位的话,后果可就很难预料了,所以下面的人是宁可挨骂,也要把工作做足。
    车子到达预定地点,曾毅下车之后,就看到乔老正在向尤振亚训话,旁边还站了公安厅的副厅长,两人都是灰头灰脸。不用刻意近前去听,也知道乔老是对南江省的保密工作不满意了。
    训完话,两人都是连连保证,然后就看到尤振亚领着导游,小跑着去景区售票点购买门票去了。
    曾毅觉得好笑,堂堂的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的干部,竟然跑过去老老实实地和其他游客一起排队,为大家购买门票,这个情景,可是不多见啊!
    门票买好,老干部团的人就在导游的带领下,进入了景区。
    一分钟后,保健组也自行购买门票,在邵海波这个“伪导游”的带领下,紧随其后进入景区。大家或提或背,把一些应急的医疗设备都随身携带,从外表看,反而像是个“野驴团”。
    进入景区,迎面就是一座巨大的浮雕,石质基座上一排烫金大字:“第x方面红军长征战斗旧址”
    当年的长征,并不是只有一条路线,为了保存实力、摆脱围剿,而是采取了多线并进的方式,最后胜利大会师,梅州的这一处,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第一站选择在这里,是因为这里的景区开发得非常好,相关配套设备也完善,而且景区宣传的方向,也一直落脚在红色文化这个主题上因为景区开发得很好,所以行走起来没有什么困难,老领导看着随处可见的红色文化,兴致很高,走到战场遗址时,老干部们集体留影,并为当年的烈士默哀了三分钟。
    从景区出来,今天的行动便算是结束了,老领导毕竟岁数大了,很难负荷长时间的运动,所以每天的活动,只包含一个参观地点,留出大部分的时间来保证老领导的休息。
    晚上的住处,以及吃饭的地方,尤振亚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梅州市内,一行人又进入梅州市。按照规定,警卫组和保健组的人,要分批进行用餐,确保有人值守,等吃完饭,就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邵海波美美地喝了一大口茶,然后点着一根烟,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吸了起来,忙了一天,好容易可以歇歇腿了,他这个院长,虽说平时做起手术,有时候得在手术台一站十个小时,但也没有今天这么累,背着器材跟着老干部跋山涉水,绝对是个体力活。
    曾毅也坐在一旁,细细地品着杯子里的茶水,今天安排的是两人先休息,然后后半夜起来值班,他笑道:“以前我也执行过几次保健任务,但这次是最辛苦的,偏偏让师兄你赶上了!”
    “这就是命!”
    邵海波笑了笑,在所有的保健任务里,以接待老干部最为辛苦,因为老干部的发病概率最高,而且一旦发急症重症,抢救的难度也大。这些老干部,很多又都是参加过革命的,战争年代给他们留下一身的伤病,健康情况很不乐观,现在又四处走动,外部复杂多变的客观环境,是很容易诱发老伤旧疾的。
    想到这里,邵海波的眉头就紧皱在一起,棘手啊!倒是便宜了那位刘教授,留在荣城治疗个小感冒,牛刀杀鸡,白得了一件功劳,还能在钟老面前露个脸。哪像自己,背着设备跟在老领导的屁股后面,还不能太靠近,整个就是一幕后工作人员,露脸的机会都少!
    吸完这支烟,邵海波叹了口气,道:“洗洗早点睡,夜里还得起来值班,辛苦也就是辛苦这几天,只要别出事就行!”
    说完,邵海波就准备去洗漱,正在此时,房间的门被人敲了几下。
    邵海波打开一看,竟然是省委副秘书长尤振亚,当时就赶紧让开门,道:“秘书长,怎么是您啊,快请进,我刚沏了茶,坐下喝一口吧!”
    尤振亚呵呵一笑,摆手道:“茶就先不喝了,那个……小曾在吧?”
    曾毅听到动静,此时也走到门口了,道:“秘书长,您找我?”
    尤振亚就招招手,道:“小曾,你来一趟,我有话讲!”
    “行!”曾毅点了头,扭头对邵海波道:“那师兄你先休息吧,我跟秘书长过去一趟!”
    跟着尤振亚进了电梯,曾毅就问道:“秘书长,什么事?”两人的关系算是比较熟,所以也没那么多客套,尤振亚不讲,曾毅就主动开口问。
    尤振亚就压低了声音,微笑道:“乔老叫你!我看不是坏事!”
    曾毅笑了笑,也不问了,静静站在那里,等着电梯开门。
    尤振亚心中却有很多想法,这个曾毅,实在是了得。乔老来到南江,没轮到寒柏书记去汇报工作,就第一个点了曾毅的名,今天活动结束,又点了曾毅的名,如此频繁召见曾毅,可见对他有多大的信任。难怪啊!难怪去年自己领着曾毅在京城办事时,竟会出奇地顺利,难怪老干部局会主动提出要在南江建设疗养院。
    出了电梯一拐,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尤振亚抬手敲了两下,就见秦一舟打开了房门。
    秦一舟把房门让开,道:“都进来吧,老首长在里面!”
    宽大的客厅里,乔文德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杯子,跟另外一名老干部在笑着聊天,看到曾毅,他伸手一指旁边的沙发,道:“坐吧!”
    尤振亚看没人赶自己走,就跟着曾毅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秦一舟去倒了两杯水放下,也坐在一旁。
    “小曾啊,累不累?”乔文德笑着问到,“白天看你们可是提了不少的东西!”
    曾毅就笑着答道:“几个小设备,还累不到的!”
    “你,我是知道的,肯定累不着,但其他的大夫,我看就玄了!平时都是坐诊的大专家,现在却要跟着我们满山跑,要说不累,那肯定是假的!”乔文德兴致很好,扭脸看着尤振亚,道:“明天是不是安排几名警卫人员过去帮忙?”
    尤振亚心中暗惊,这乔老对曾毅,可真是不薄啊!自己搞了这么多年接待工作,像这种要求,倒还是头一次听到,而且不是保健组自己提出来的,是老领导主动提的!尤振亚就点头,笑道:“还是老首长体贴下属,这事我来安排!”
    曾毅却笑着推辞道:“这不太好!大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警卫组的同志,其实比我们更辛苦!一点小小困难,我们自己能够克服,还是各司其职得好!”
    尤振亚就看着乔老,他也是有些犹豫,正如曾毅所说,警卫人员看着比保健组的大夫轻松,但身上担的干系却大多了,如今这些人手,都是最低配备了,哪还有多余的人手分给保健组。要是分过去几个人,万一出了什么漏子,那算谁的,警卫组的人还不得跟自己玩命!
    乔老看曾毅这么说,也就作罢,笑了两声,不再提这个话题。
    坐在乔老身旁那张沙发上的那位老干部,此时在曾毅身上扫了两眼,问道:“老乔,这就是你方才提到的小曾?”
    “正是!”乔老微微笑着,道:“人不可貌相!别看小曾年纪不大,医术方面的造诣,却是十分了得!”
    那位老干部呵呵笑了两声,不置可否,端起茶杯抿了两口,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两颗太极球,在手里“哗嗤哗嗤”地转了起来。
    “老吴,你这是个啥意思!”乔老就把茶杯往桌上一放,发出“叮当”一声。
    “我听中医里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时来砒霜能活命,运去甘草能杀人!”
    那老干部说完这句,就笑呵呵看着乔老,那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乔老,你可不要太过于高估这个小年轻的医术啊,就连他们中医自己,也认为能不能治好病,全看时运济不济呢。
    曾毅笑了笑,中医里确实有这么一句话,但这话它是有出处和典故的:某医生因为疏忽,给病人拿错了药,结果稀里糊涂,反而把病人的一种怪病给好了,由此名声大振,患者络绎不绝;后来又是这位医生,粗心大意,一次酒后出诊的时候,摸错了病症虚实,开了一剂很稳妥的补药,反而是把病情不很严重的病人给害死了,自己也因此下了大狱,被秋后问斩。
    这位糊涂大夫在临死前,对自己的人生做了一个总结,便是:“时来砒霜能活命,运去甘草能杀人”。
    这句话的本意,是用来警示后来的医者:治病抓药,务必小心谨慎,切不可像那位糊涂大夫一样,疏忽大意,再犯这种低级的致命错误!
    然而这句话后来就传得走了样,失去了原来的意思。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很多庸医水平不够,认不准病情就冒然下药,造成了时灵时不灵的这么一种现象,所以大家就把中医能否治病,归结为运气好坏了,这句话反而成了一个佐证。
    与这个典故相对应的,还有另外一个典故,叫做“起死回生”,是写神医扁鹊的,这绝对是在夸中医了,然而同样害中医不浅。
    要知道既然是典故,那就是有出处的,之所以能起死回生,是因为典故中的那位病人,或假死,或晕厥,但都有救活的可能,而不是中医随随便便就能把一个死人给救活了。
    这些脍炙人口的典故,反而让很多人不明就里,断章取义,凭着只言片语,就给中医下了定论,或高估,或低估,但这些都不是中医本来的面目。
    “吴老头,你还不要嘴硬!”乔老笑了一声,靠在沙发的扶手上,道:“我跟你打个赌,小曾只要一摸脉,你这把老骨头身上都有什么毛病,他全清楚。如果说不准,我的那块麻子坑端砚,就给你了!”
    姓吴的老头眼中神光一闪,就把手里的太极球收了起来,道:“这可是你自己讲的!”
    “绝不反悔!”乔老哈哈一笑,又接着说出下文,“但要是说准了,小吴手里的那块潘谷松梵,不知道你能不能做主啊!”
    曾毅眼角一抬,就知道眼前这个姓吴的老头是谁了,能有潘谷松梵的,又姓吴,除了沙南省省委书记吴宝玉之外,不会有别人了,这个吴老头,看来就是吴宝玉的老父亲了!曾毅还曾经把“潘制松梵”写进药方,狠狠涮了那个暴发户罗国坚一把。
    吴老一拍桌子,道:“儿子还能反了老子!我让他拿,他就得乖乖交出来!”
    曾毅就明白眼前这两人是在做什么了,肯定是乔老相中了吴宝玉的那块墨,而吴老又念着乔老的那方端砚,今天找自己过来,无非就是想找个由头,再把对方手里的宝贝给赢过来。
    “着!那就这么办!”乔老一指尤振亚,“小尤,你给当个见证!”
    尤振亚坐在那里讪讪地笑,极其尴尬,不知道自己是该答应呢,还是该拒绝!谁能想到这两位党国的元老级的大佬,竟然会为了心仪的笔墨笔砚,搞出这么一个愿赌服输的局面来,不管结果如何,肯定会有一个是输的。自己一个省委副秘书长,比下是绰绰有余,但在眼前这两位大佬的眼中,根本如同浮云草芥一般,哪有资格来给他们做见证!
    真有人输了,难道自己这个见证人,还真能底气十足上门去帮赢的人追讨赌注吗,这不是自送上门去找死嘛!
    早知道自己就不留下凑这个热闹了!尤振亚心里直后悔!
    曾毅却没有尤振亚那么多顾虑,两位老人的身份就在哪里摆着呢,难怪还会赖账不成!其实他们只要开了口,这东西可能直接就给要过来了,今天打这个赌,无非是讨个乐罢了!所谓的老有老乐,就是这个了。
    自己到底要让谁赢呢?
    让曾毅头疼的,反而是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