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五四章 帮忙与留意

第三五四章 帮忙与留意

    在医院的安排之下,徐老很快做完了一系列的检查。
    检查结果被送到会诊室,由南江省保健局和省人民医院共同组成的专家组,在经过仔细的分析和判断之后,一致认为徐老身体并无大碍,鉴于今天呼吸姓碱中毒发作,专家组也给出了注射葡萄糖酸钙的建议,目的是改善血液质量。
    鲁国亮亲自盯在会诊室,在专家组得出结论之后,他还不放心,想再次确认一下,于是把头转向潘保晋,不过鲁国亮没有开口,反而是眉头微微一皱,潘保晋的中医水平,算是厉害的,可这西医水平,也就马马虎虎了,只能算是科普级别。
    想到这,鲁国亮又把头一侧,看向了另外一边的曾毅,道:“小曾,说说你的看法。”
    “我同意专家们的意见!”曾毅开了口,表示支持专家们的判断。
    鲁国亮心中大定,眉头不由为之舒展,好啊,既然连曾毅也说徐老的身体无大碍,那肯定就是没有大碍了,他这才转身问潘保晋道:“保晋同志,你的意见呢?”
    潘保晋点了头,道:“我认同大家的看法!”
    鲁国亮料想潘保晋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的花样,那天看到曾毅不在保健组之列,鲁国亮就认为把曾毅从专家组剔除,是潘保晋在嫉贤妒能,所以这几天对潘保晋很是有些意见,你这不是给老子玩火嘛!这次要不是我坚决主张,让曾毅去执行老干部团的保健任务,今天说不定就出了大事,全靠曾毅力挽狂澜,才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如果大家没有要补充的,那就按照这个方案来执行……”鲁国亮的视线,从诸位专家身上扫过,等转到曾毅身上时,他看曾毅有些欲言又止,就道:“小曾,你还有补充?”
    曾毅就道:“其实也不能算是补充,只是根据我这几天对老首长的观察,发现徐老将军不喜欢吃药打针这一套,而且以徐老目前的状态,注射治疗也不是必须手段,我想是不是再搞一套备用方案,比如通过食疗来调理。”
    鲁国亮心道有道理,多做一手准备,总是有备无患嘛,当下就道:“小曾的考虑很周全嘛,我看就先拟一个食谱出来吧!”
    拟一个食谱,可比确定一套治疗方案要容易多了,吃错药了会有副作用,但吃错饭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在座的都是专家,不大一会,就定下了一套营养食谱。
    鲁国亮把两个方案都拿在手里,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就站起来道:“我马上去请示徐老将军!”
    徐老做完检查,就去小会议室,此时正在应付着南江省一众领导的嘘寒问暖。
    鲁国亮捧着专家组的方案,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道:“老首长,各位领导,徐老将军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结果出来了,就讲吧!”徐老坐在那里,一只手放在大腿上,不住摩挲,似乎对检查结果一点也不在意。
    “经过对检查结果的认真分析和比对,专家组一致认为徐老的健康状况良好,各项指标也基本正常。但基于今天的这个意外情况,以及检查结果的辅助判断,专家组还是拟出了两个治疗方案!”鲁国亮翻开手里的文件,道:“第一,是静脉注射;第二,是饮食调养,两套方案的具体细节,都落实在文件上了!”
    徐老一听,就道:“既然状况良好,还搞什么静脉注射,就饮食调养吧!你们这些大夫,动不动就让人打针吃药,好人也要给打坏了!”
    “那就按照徐老的意思,饮食调养吧!”鲁国亮笑着把文件一合,然后交给了徐老的秘书,心道果然让曾毅给料中了,这徐老将军如此反对药物治疗,要不是提前拿出了两套方案,这会工夫估计自己都要给晾在这里了。
    徐老此时朝着众人一拱手,道:“就这么点小事,你看还把大家都给惊动了,实在是对不住,对不住!”
    乔老呵呵笑了一嗓子,道:“只要你没事,我们老哥几个也就放心了。”
    “这大夫不是说了吗,没事!”徐老笑着站起来,“这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看大家不如回去休息吧,今天爬山也肯定累了!惭愧啊,我这把老骨头实在是不争气,搅了大家的兴致!”
    老干部们集体笑,道:“大炮啊大炮,这话能从你的嘴里出来,可真是稀奇!”
    既然徐老的身体情况良好,大家也就没必要待在医院了,当下一起出了会议室,前簇后拥,浩浩荡荡直奔电梯间而去。
    把老干部送上车,冰寒柏朝楚振邦伸出手,道:“楚将军,我代表省里再次感谢您,今天要不是人民军队的鼎力相助,怕是就要大事不妙了!”
    楚振邦微微一握,道:“我也是着实捏了把汗啊!”
    冰寒柏抬手邀请道:“楚将军要是不忙的话,就赏个脸,到我那里喝杯茶!”他还记着刚才会议室的事呢。
    楚振邦道:“不了,还有好多善后的事情要处理呢!”
    冰寒柏也不强求,抬起手道:“那我送送楚将军!”
    楚振邦这个倒是没有拒绝,迈开步子朝自己的座驾走了过去,冰寒柏紧跟其后,其他南江省的领导也要跟上,却看楚振邦的秘书程兴伟目光不善,只好讪讪站在那里,看着冰寒柏送楚振邦上车。
    楚振邦一边朝车子走,一边侧过头,向冰寒柏道:“寒柏同志,有件事请,可能需要你的帮忙协调啊!”
    冰寒柏一点也不意外,笑道:“楚将军尽管说就是了,拥军工作,我们南江省可向来都不含糊!”
    “接到总参方面的通知,很可能要在南江省修建一座老干部疗养接待中心,在这个事情上,还请寒柏同志多过问、多帮忙啊。”楚振邦说到。
    “楚将军大可放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地方上协调的,我们一定会尽全力配合。”
    冰寒柏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已经斟酌开了,总参方面突然提出要在南江修建老干部疗养中心,事先又毫无征兆,这有点不符合常理!冰寒柏可不是一般人,一瞬间,他就想起了那天纪念馆开馆仪式上翟老的微服私访,心里当下就有些明白了,这座疗养中心怕是要有大首长来住啊!
    要不是如此,楚振邦肯定也不会专门就此事来向自己打招呼了!“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些军方领导的地位,比起地方领导有一种天然的优越,如果仅仅是建一座普通的疗养院,大军区顶多是派一位后勤部长前来传达一声,或者干脆就委托给省军区来经手艹办了。
    楚振邦把这个事情点到,也就不再多说,抬步去上车,一只脚都要踏上了车了,却突然又转过身,神色凝重地道:“寒柏同志,通过今天这个事,我还有个想法:保健工作至关重要,咱们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多想想办法?”
    冰寒柏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大首长到了,保健工作肯定就要跟上,楚振邦提起这个,也不是无的放矢,他道:“楚将军说得极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彼此加强交流,建立一个长效合作机制,共同提高,共同进步!”
    楚振邦点点头,道:“南江省保健系统有很多优秀的专家,让我都很是眼红啊,比如今天那个叫曾毅的小同志,十分了得啊!”
    冰寒柏听出楚振邦的意思了,这是向自己推荐曾毅呢,他客气道:“部队上的那些大军医,才叫有水平呢!”
    楚振邦伸出手,跟冰寒柏握手道别,然后就上了车。
    程兴伟此时快速跑了过来,帮楚振邦合上车门,然后跳上副驾驶位,车子就疾驰而去,离开了省人院。
    冰寒柏站在那里,他的座驾就驶了过来,停在面前,上了车,冰寒柏靠在座椅上,琢磨楚着振邦的意思,既然他向自己推荐曾毅,那肯定是有一个目标位置,是什么位子呢?
    一众领导离开,潘保晋才从电梯间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曾毅。
    走到车子跟前,潘保晋拍了拍曾毅的肩膀,道:“小曾,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听保健组的同志讲了,这次多亏你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保健组的一员,保证老首长的生命健康,这是我应该做的!”曾毅笑了笑,“如果潘厅长在场,肯定比我处理得更好!”
    潘保晋心中唏嘘,换了任何人,如此被保健组反复提名除名,都不可能做到心里没有任何想法,可潘保晋没有曾毅的言语神态中,看出任何不满。他笑了笑,道:“对了,有件事,可能需要小曾你帮我多留意啊!”
    曾毅笑道:“潘厅长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就尽管吩咐。”
    “以前我的那个助手王彪,我不怎么满意,已经打发他离开了,小曾你是学中医的,认识的年轻中医肯定比较多,如果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就帮我留意一下!”潘保晋说到。
    曾毅先是意外,随即就明白了,潘保晋这是在向自己表达善意呢,其实曾毅也早就猜到了,自己被保健组除名的事情,肯定是王彪搞的鬼,以潘保晋“小叶天士”的名声,还不至于搞出这么没品的事。现在乔老来南江点了自己的名字,王彪的把戏就被拆穿了,潘保晋自然不能再容忍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