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四八章 小范围交流

第四四八章 小范围交流

    下午安排的课程,是《当代世界经济格局》,讲师非常年轻,是一位大概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早早地到了讲台上,等待着上课铃声的开始。
    快到上课时,一位老者背着手,悠然地走进了教室,大气沉稳。
    讲台上的讲师立时就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当时就下了台阶,准备迎上去。
    老者摆摆手,制止了讲师的举动,然后再次背起手,旁若无人地朝教室的后面走了去,手里拿着一个记事本,刚好就坐在了曾毅身后的位置上。坐下之后,老者打开记事本,然后掏出眼镜盒,把老花镜戴好,又拧开钢笔,端正地放在了一旁,看样子是来听课的。
    这让312宿舍的四人集体开始紧张,虽然不知道这老者的来头,但看这气度,就知道这老者肯定非同一般,绝不是什么凡人!有这么个人顶在自己后腰,这堂课自己还是规矩一点,免得闯祸啊。
    上课铃声响起,讲师就开始讲课,讲的是当代世界经济的格局脉络,主要是宏观方面的。因为教室里来了一位身份不明的客人,大家都是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认真地听课做笔记。
    在中央党校的学习期间,这种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一点也不稀奇,按照规定,中组部的人会跟班学习,暗中观察每一位学员在党校期间的表现,将来这都是升迁时刻的重要参考。进修部在这方面执行得比较到位,青干班内的学员因为良莠不齐,又不是重要位置的实权领导,就是随机抽查了。
    一些住在党校附近的老领导、老首长,偶尔也会光临,根据自己的兴趣旁听两节课,另外,党校的老教授,也会随时过来考察年轻讲师的课堂效果。
    这都有可能,至于教室里的这位老者是谁,谁也不敢确定。
    课讲到一半,讲师突然提到了经济危机,课堂上就有人针对经济危机发问,要弄清楚经济危机是怎样形成的,如何应对经济危机。
    中央党校的课程比较实用,每堂课的课堂气氛也比较自由,鼓励大家发问,允许无限度的大讨论。
    讲师讲了自己关于经济危机的看法之后,课堂上有些学员就不太理解,于是开始了辩论,有人认为是这样的,有人认为是那样的,有人认为搞计划经济就不会产生经济危机,而有人认为任何经济体系都会产生经济危机,没有例外。
    教室里顿时分成了好几派,激烈进行辩论着。
    312宿舍的四个人都没有参与讨论,背后有陌生人顶着,必须小心自己的发言啊。
    “这位同学!”
    曾毅就感觉身后的老者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曾毅只好硬着头皮回过头,看着那老者。
    老者和蔼笑着,道:“怎么你不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呢?有什么看法和理解,如果不方便讨论,也可以和我讲讲,咱们小范围地进行一次交流?”
    一听这话,旁边几个人全都头皮发麻,大家平时的工作,虽然能跟经济沾边,但对于经济危机这个事情,还真的是没有什么研究,哪敢乱发表什么看法啊。
    “说说嘛!”老者笑呵呵地把钢笔套了起来,一副绝不记录的样子,让大家尽管放心大胆地讲。
    曾毅推脱不过了,只好挪了挪凳子,把身子转了过来,笑着道:“那我们就随便讨论讨论,有什么讲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多指正。”
    张文奇心中一咯噔,心道曾毅可真胆大,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嘛,就跟对方讨论,万一这是经济权威,你不是班门弄斧吗!这个时候,保持谦虚绝对没错!
    “好,你讲讲!”老者看有人愿意跟自己讨论,当时很高兴,把记事本也一合,坐直了身子。
    曾毅想了想,整理一下思路,道:“关于经济危机,我是这么理解的,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很新鲜的名词,自古以来,经济危机就在不断发生着、重复着,只是形式和原因有所变动罢了。”
    老者有了点兴趣,道:“具体说说!”
    张文奇等人就捏了把汗,这不是瞎扯吗,刚才讲师都说了,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产物,怎么可能自古就有呢。小老弟啊,你就是想搏一把,也不能这么搏啊!
    大家都觉得曾毅这是在搏,完全就是在赌对方是什么老领导,或者老首长,又不太懂经济,如果你能讲到对方心里去,那无疑就是搭了一架天梯啊。
    但这天梯是那么好搭的吗?弄不好先摔自己一个粉身碎骨!
    曾毅就接着说道:“以前我们处于农业经济时代,农业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周期姓,因为作物的生长是有周期姓的,这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旦这个周期被打乱,农业经济社会照样会出现经济危机。”
    “这个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主要来自于天灾,风、火、旱、涝等等自然灾害,都会打破这个规律,地里生产不出作物,危机就出现了;其次是来自于战乱和土地的高度兼并,大量土地的荒芜,大量失地农民的产生,会把一次经济危机演变为整个社会的危机。”
    老者微微颔首,不置可否,但看表情,他很愿意听曾毅继续讲下去。
    “等进入工业社会之后,尤其是进入科学技术的发达,农作物的生产不再受以前规律的限制,不但产量提高,还有反季节种植,以及水利气象的配合,这个时候,社会具有了高度抵御农业经济危机的能力,与此同时,另外一种经济危机出现,就是库存过剩。”
    “工业生产是完全不受自然规律影响的,只要机器一开,多少产品都能制造出来,再加上生产技术的一步步升级改造,生产效率越来越高,制造产品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当看到一个市场机遇时,资本就会全力介入,于是大量的产品被瞬间制造了出来,很快问题就出现了,市场高度饱和,不再需要这么多的产品,也无法消化这么多的产品,于是资本开始撤离这个行业,工厂开始关闭,工人被解雇,失业率大增,危机便产生了,这就是工业时代的经济危机。”
    “再往后,人有了解决工业经济危机的办法:第一种办法是战争,将一切全都破坏了,就需要重建,所有的库存都会被消化掉;第二种办法,是发展上游产业,比如钢铁产能过剩,那么只要发展汽车产业,进行铁路基础建设投资,发展房地产,大量的钢铁过剩产能就被消化掉了;第二种办法,是鼓励消费,造出了太多的产品,却没有那么多的消费者有能力来购买,于是就发高工资、或者是贷款提前消费。”
    “至此,经济危机又演化为另外一种形态,那就是金融危机、信贷危机,或者叫做流动姓过剩、流动姓紧缺,欠的帐总是要还的,当欠账的人没有能力还债,这种模式就走不下去了,危机于是出现。”
    老者这时候才点了点头,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简单,充满了洞悉一切的智慧,他就问了一句,道:“既然怎么做,都会有新的经济危机产生,那你认为对付经济危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曾毅笑了笑,道:“我认为是要有一个健全的保障体系,未雨绸缪总是不会错的。古时候如果发生灾荒的话,皇帝也是要开仓放粮的,哪怕是让大家喝稀粥,但只要熬过这一年,来年地里的粮食生产出来,这场危机也就度过了。如今经济危机的形式和以前虽然相反,但解决的办法我觉得是一样的。只要有健全的失业金、补助金制度,即便有了经济危机,人们的心中也不会很惶恐,只要撑过一两年,企业把库存消化掉,就会重新进行生产,这时候经济会又会再次进入上升阶段。”
    “那你的观点,是认为经济危机并不可怕,没有必要进行经济提振措施?”老者问到,表情有些严肃。
    曾毅并不发怵,道:“前提是保障体系健全、社会稳定!在这个前提下,适当的经济危机,反而可以促进优胜劣汰,以及资本的重新配置流动,从而化解社会分配的严重不平衡。”
    张文奇等人的手心此时全是汗,曾毅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竟然敢说经济危机有理,这不是自毁前程吗!
    “你叫什么名字?”
    老者突然问到,脸上的严肃表情随之也消失不见,再次回复了之前的和蔼神态。只是这话问出,老者又觉得不合适,自己之前已经摆明了是不记录,他怕曾毅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就道:“不问了,不问了!”
    正在此时,下课的铃声响起,老者站起身来,拍拍曾毅的肩膀,一句话不讲,就拿着自己的记事本往前走。
    路过侯良智的位置,老者停下来,在侯良智的桌子上轻轻敲了两下,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同学想必是另有高见,不怎么赞同我们党校讲师的说法啊!”
    大家这才看到,侯良智这个王八蛋竟然又睡着了,而且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依旧是上午那副睡姿,只是没打呼噜罢了,大家辩论得太激烈了,都没有注意到他。
    老者说完,就背手悠然离去,脸上丝毫看不出有生气的意思,这份气度比起侯登科来,又要大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