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六九三章 棋逢对手

第六九三章 棋逢对手

    “这次你好像不太明智啊!”等送走庞乃杰,顾迪站在饭店门口转着自己手里的车钥匙,好奇问道:“你们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项目呢?”
    曾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现在项目落在哪里还不确定,等确定了再告诉你。”
    顾迪也没有追问,曾毅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他道:“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好事可要第一个想起我。”
    曾毅就笑道:“忘不了,不过这次的项目真不适合你。”
    顾迪摸了摸鼻子,心里更加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项目,让那位在人前向来都是“翩翩君子”样的庞乃杰都说出了狠话,而曾毅也是一幅绝不罢手的架势,这样的项目,肯定是超大项目啊。顾迪倒是没有了参与的兴趣,他知道自己的分量,自己去掺和掺和检测试剂那样的项目还行,但真要是超大规模的项目,自己哪有那个胃口吃得下去?
    再者,顾迪对自己现在的商业投资状况很满意,他在董力阳那边投资参与了几栋商业中心的建设,丰庆县那边又在检测试剂厂有点股份,仅是这两样,每年的收益就不低了,尤其是那个检测试剂厂,简直是一只金饭碗,而且没有任何的风险,也不会给自己的老子带来一丁点的麻烦。
    “行!”顾迪按下车钥匙,不远处的车子就开始灯光闪烁,他道:“庞乃杰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你自己要抓点紧,反正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吭声就是了,至少在东江他庞乃杰还是玩不转的!”
    曾毅笑着一拍顾迪的肩膀,道:“那是自然。”
    “那就这样,时间不早,我先回去了,”顾迪就朝自己的车子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道:“对了,铁路规划改变的事,你得小心了,听说省里有大领导不高兴了。”
    曾毅点点头,这件事暂时走漏不了风声,知道是自己暗中使了力的人,总共就那么几个。但事情迟早得曝光,上面领导不高兴,曾毅倒是不怕,反正最后铁路还是落在东江了,谁能拿这个来说自己的不是,只是平白坏了大领导的一盘好棋,对自己今后多多少少有点影响。
    好在曾毅不可能永远都在东江工作,大领导更不可能一辈子都是东江的大领导,熬一熬就过去了。
    曾毅现在怕的,反而是庞乃杰的捣乱,这也是今天他主动挑明事情的一个原因,让庞乃杰的注意力集中在特种钢材项目上,至少一时半会庞乃杰还注意不到铁路规划的事情,等庞乃杰回过神的时候,曾毅就已经把铁路规划的事情搞定了,那时候庞乃杰就是想动手,也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其实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极低,毕竟轨道部刚否定了一条线路,不可能连续否定两次,闫立成那边还喊着要大干快干呢,所以不可能让铁路规划的事情耽误了建设进度,但曾毅也不能防这种可能,因为对手是庞乃杰。
    庞乃杰人脉强大,背景深厚,他并不缺项目,也不缺上升的机会,但他却要死磕特种钢材的这个项目,这就说明此人的见识要远胜于其他人,而且胸中有着极大的抱负,这就是曾毅不敢对庞乃杰有任何小视的最重要原因。
    等顾迪离去,曾毅又拿出电话给陶桃拨了一次,电话里依旧传来“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曾毅眉头微锁,心道这陶桃到底要干什么啊,一块破木板,她顺走了到底能做什么用!
    刚放下电话,电话自己反而响了起来,曾毅拿起来一看,却不是陶桃打来的,而是那位党校同学、中化市副市长杨明新。
    曾毅按下接听,道:“杨班长,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
    杨明新电话里没说什么事,只是苦笑道:“开了一整天的会,这才刚刚开完呢,突然想起了曾老弟,就给你打个电话说说话,等闲下来有空了,我们一起吃个饭。”
    曾毅听得有些莫名其妙,杨明新这话可是不着头尾啊,他只得道:“好啊,我这边随时恭候。”说完这句,曾毅有点反应过来了,能让中化市开会开到这个点的,怕只有铁路规划的事情,杨明新给自己打电话,不会是这件事吧?
    杨明新就道:“前几天在京城,我们还提起那位铁勘院的盛工,没想到他竟是个大(*)分子!我们市办公室的覃主任这趟去京城,亲眼看到那位盛工给带走调查,真是令人意外啊!”
    这倒是曾毅意料之中的事情,既定的铁路规划突然改变,必须有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陶桃之前送上去的举报材料,正好就给了铁勘院一个很好的借口,姓盛的不倒霉也得倒霉了。
    只是曾毅有点不明白,杨明新这是要刺探自己呢,还是另有别的目的,当下曾毅说道:“这不太可能吧?”
    其实杨明新今天打电话过来,没有别的目的,覃金党这次去铁勘院,本来是去打探消息的,却亲眼目睹那位盛工在自己面前被带走调查,心中所受震撼可想而知,等他回来把这个消息一汇报,整个中化市都乱作一团了。
    想来想去,姓盛的也只可能是因为铁路规划的事情被调查,要说问题,那就是受贿了,可有受贿的,就有行贿的,中化市这次为了拿下铁路站,没少给姓盛的送好处,这要是被姓盛的说出来,事情就可大可小了,如果上面有人要追究,那中化市就得给个说法出来。
    最倒霉的莫过于是覃金党,事情前前后后都是他艹办的,和姓盛接触最多的也是他了,这下出了事,功劳就别提了,怕是连苦劳也捞不到。反倒是杨明新听了曾毅的提醒之后多长了个心眼,在京城接触姓盛的时候,尽量把一些不合规矩的地方都避开了,否则也够他喝一壶的,这终归不是个好事情。
    中化市今天开了一天会,就是因为这事,而杨明新打电话给曾毅,就是想表达一下感激之意,曾毅能在中化市和佳通市竞争铁路站期间给自己提这个醒,这真是太仗义了,绝对的同学情谊。
    最重要的一点,板上钉钉的事情都让曾毅给搞翻盘,这能量何其了得,杨明新可不想错过这么强大的一个助力。
    杨明新也理解曾毅装傻充愣的苦衷,叹道:“世事难料啊,铁路站的事情,怕是玄了!”
    两人在电话里寒暄的同时,云海市郊外的一家私人会所内,庞乃杰正捏着一根雪茄,坐在沙发里沉思。
    “结果如何?”旁边有人问到,却是古浪集团的总裁古浪。
    庞乃杰微微摇头,没有讲一句话,看表情就知道结果不理想。
    “让我说着了吧!”古浪恨恨地一捶沙发扶手,道:“那姓曾的家伙狂得很,就算是三哥你亲自出马,人家也未必给你面子!”
    庞乃杰吸了一口雪茄,他知道古浪对曾毅不满,这话肯定带着一些挑拨的成分,是想让自己出手教训一下曾毅,庞乃杰并不为所动,曾毅可不是想动就能动的人啊,而且庞乃杰觉得还没到那个地步,曾毅这个人如果能不得罪就尽量不得罪。
    “要是我,就绝对不能忍!”古浪继续挑动,道:“这个项目三哥前前后后花费了多少心血,还有那个什么狗屁工程师,架子大得离谱,也亏三哥你好脾气,让我低三下四去求他,我可丢不起那个人,现在倒好,好话说尽,还有可能被别人摘了桃子!”
    庞乃杰的鼻翼就开始急速抖动起来,这话确实让他有些窝火,要不是特种钢材意义重大,自己何至于要这么做啊!如果能拿下这个项目,自己的前途必然一片光亮,如果拿不下,那自己只能说是比别人稍具优势而已,项目谁都来拉来,政绩谁都不缺,关键要看含金量啊。
    可谁成想半路还会杀出个程咬金来,庞乃杰一盘好棋,顿时有点陷入僵局的感觉,他觉得曾毅实在太不识抬举了,这分明就是坏我庞乃杰的前程。
    “四儿,你和丰庆县的那位常务副县长是不是很熟悉?”庞乃杰问到。
    古浪道:“岂止是熟,都姓古,他一直说我们五百年是一家呢。”
    庞乃杰就道:“去和他联系联系,帮我打听一下,丰庆县在争取这个项目上都是什么策略,底牌是什么。”
    古浪点了点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肯定给你查个一清二楚。据我观察,那位常务副县长早就对曾毅不满了。”
    庞乃杰吹出一口烟雾,他自己对此最有体会,谁都不愿意在一个嘴上无毛的年轻小子手底下干,自己好在有家世放在那里,没人敢造次生事,而曾毅有什么,无非就是能给领导看个病,但这年头混体制的,谁没有个得力靠山呢,那位常务副县长对曾毅不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位常务副县长大有用啊!”庞乃杰点了一句。
    古浪先是锁眉,随即有点明白了,心道还是庞乃杰棋高一着啊,自己去跟曾毅斗实在是太不明智了,完全可以让那位常务副县长去跟曾毅斗嘛!这时候丰庆县的后院要是起了火,那曾毅还能有机会去跟平山市竞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