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七五零章 多管闲事

第七五零章 多管闲事

    会议结束,曾毅也不停留,直接就准备离开。
    苟志宏此时热情挽留,道:“曾主任百忙之中拔冗来到方明县了解情况,这是对我们方明县的莫大关怀和支持,无论如何,都请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如果就让您这么走了,高县长会批评我的。”
    “下次吧!”曾毅摆手看了看表,道:“市里还有个会议,我得赶回去参加。”
    苟志宏就不好再挽留了,说了几句客气的话,连同县农委的人一起把曾毅送走。
    看着曾毅的车子离开,现场的人都松了口气,兰小利对苟志宏道:“志宏主任再坐一会吧,晚饭就在农委用吧。”
    苟志宏也是摆摆手,道:“不了,我还得回去向高县长汇报一声,免得让高县长再白跑一趟!”说完,苟志宏也不跟兰小利等人客气,转身登车离开,他得回去把今天的事向县长高纪达汇报一下,并且赶紧通知自己身边的亲戚朋友,千万不能再炒大蒜了,现在手上有囤货的,也必须马上抛掉。
    苟志宏今天看得明白,曾毅句句都是有所指的,怕是《中化曰报》上的那篇报道,根本都是杜撰的,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在市报上刊登假新闻,也不怕事情曝光后把市里也拖下水。
    再者,曾毅那是什么人,今天已经过来发出警告,如果万水乡的炒蒜就此收敛,或许还能相安无事,可从史志勇的态度看,这帮人是铁了心打算继续往下炒了,如此下去,势必要引来曾毅的干预,那曾毅的手段岂是一般人能预料到的?
    一出手就要你命!这是苟志宏的亲身经验!
    回市里的路上,司机老张看曾毅脸色不好,就知道曾毅今天方明县农委之行怕是没有收获,所以也不问东问西,只顾闷头开车。
    曾毅对于今天的调查结果自然是很不满意,兰小利和史志勇一伙人明显就是在糊弄自己,但曾毅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对于万水乡炒作大蒜的事情,曾毅只能旁敲侧击、或者是迂回地进行干涉,而不能直接干预,因为不管是炒作、还是囤货,这毕竟是市场化的手段,政斧是不好进行直接干涉的,只能是通过间接的手段,促使市场回归正常,化解可以预见到的风险。
    “曾主任,后面有车在跟着我们!”司机老张突然向曾毅发出警告。
    曾毅也没有回头,而是调整角度,从后视镜看了看,发现果然有一辆车紧紧跟在自己这辆车的后面。
    “车速放慢!”曾毅向司机老张吩咐了一句,最简单的判断方法,就是放慢车速,如果对方也跟着放慢速度,那就肯定是跟随了。
    司机老张放慢速度之后,后面那辆车果然也跟着放慢速度,不过半分钟之后,那辆车却突然加速,然后快速地超过了曾毅的车子,在前面两百米处停在了路边,车上下来一个人,站在路边伸出手,示意曾毅停车。
    “好像是万水乡农委的周世民!”司机老张已经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
    曾毅有些意外,今天的会议上,周世民可是一言不发,现在却驱车追赶自己,想必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讲吧,曾毅就吩咐司机老张停车,把车子停在了周世民座驾的后面。
    “曾主任,您好!”周世民小快步来到曾毅的车窗跟前,低头探着,道:“这么冒昧地打搅您,希望您不要生气。”
    “世民同志这是月下追韩信吗?”曾毅完全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开了个玩笑,然后推开车门走下车,笑呵呵地看着周世民。
    周世民搓了搓手,道:“曾主任,关于万水乡大蒜的事情,我还有一些情况要向您反映。”
    曾毅笑了笑,道:“是全民炒蒜的事情吧?”
    周世民有些诧异,道:“曾主任都……都知道了?”
    “知道一些!”曾毅微微颔首,和周世民往路边站了站,看着路边的农田,道:“万水乡的冷库里,到底存了多少大蒜?”
    周世民一听这句话,就知道曾毅对这事确实了解很深,事情的关键,就在于冷库里有多少存量,如果存量不多,就算有人炒蒜,也不会严重到哪里去,反之,那就是很大的麻烦了。
    “按照万水乡每年的大蒜产量来计算,冷库里至少有两年,也就是四季的产量!”周世民向曾毅说了一个数字。
    曾毅心中叹了声气,这个数字跟自己的预计基本吻合,万水乡是东江省有名的种蒜大乡,每年产量十分惊人,如果冷库里积压了两年的大蒜,那问题就很严重了,就算找到很大的下家,也无法一下消化这么大的存库,万水乡大蒜崩盘怕是在所难免了。
    “数字确实吗?”曾毅问到。
    周世民没有丝毫的犹豫,道:“只多不少!”
    “既然早就知道里面的风险,为什么不早点向上级反映?”曾毅再次问到,因为市农委从来都没有收到类似的报告,要不是自己下乡调研,怕是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个状况。
    周世民摇了摇头,道:“刚开始,我也向上级反映过,可是蒜价没有下跌,反而越涨越高,上级认为我是在杞人忧天,就没有重视,反而还批评了我。等后来问题真的严重了,我就没有办法再去反映了,一是为时已晚;二是炒蒜牵连到了太多的人,如果上级介入的话,蒜价必然大跌,很多人一辈子的血汗钱可能都要因此赔个精光。我……我也只好睁眼做个糊涂人,任由他们去折腾了……”
    曾毅很能理解周世民的这种想法,万水乡有那么多的人拿出一辈子的积蓄去炒蒜,如果蒜价真的大跌,那么这些人的积蓄就会化为泡影,周世民无力改变现状,只好揣着明白装糊涂,只盼着蒜价永远不崩盘。
    可眼下的情况,已经到了连糊涂蛋都做不下去地步了,万水乡的冷库再能装,也总有个限度,现在就到了爆仓的临界点。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找我说这些事?”曾毅看向周世民,你自己都知道无力回天了,现在跑来向我反映又有什么用,我曾毅也不是神仙。
    周世民就楞在了那里,半天没有讲话,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如此冲动,内心纠结了半天,周世民认为是曾毅在秸秆焚烧事件上的处理方法吧!以前只要有秸秆焚烧的情况,上级就命令严厉禁止,周世民带着人四处禁止,却往往都疲于奔命,曾毅找来了火电厂收购秸秆,又出台了几项扶持政策,更给了进行秸秆粉碎还田农民以补贴。
    这些政策,让做了一辈子农民,又跟农民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周世民都感到惊讶,但是,他从中能感觉到曾毅是个真正懂得农民农业,又愿意真心实意解决问题的好领导。
    “我相信曾主任!”周世民最后说了这么一句,五十几岁的庄稼汉子,不可能肉麻地去讲那么多奉承的话。
    曾毅看着远处的农田叹了口气,道:“万水乡的炒蒜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周世民道:“我自己家里就种蒜,还是种蒜专业户,虽然我在家里三令五申不允许炒蒜,可我的两个儿子都背着我,借了钱去炒蒜。”说起这个,周世民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曾毅的眉头就深锁了几分,疯狂到借钱都要去炒蒜,这已经完全被暴利冲昏了头脑,面对这种情况,自己更难处理啊,不干预是自然崩盘,干预了则是立刻崩盘。虽然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既然你要追求暴利,那就得承担其中的风险,但如果是这么惨重的代价,曾毅还是有些难以下定决心。
    “去年行情就有些维持不住了,往年新蒜收获的时候,蒜价是最低的,平时蒜价比较高,可去年很反常,在收获间隔期内蒜价却开始往下走,从两块四五一直跌到毛钱,史志勇这些囤蒜大户一边喊着蒜价还会涨回去,一边已经暗地里在偷偷出货了,可惜间隔期内蒜的需求少,没出多少货,反而把价格给砸低了。”周世民继续向曾毅说着,道:“这样下去,大家全都得死,一个都跑不掉,万水乡几个囤蒜的大户商量之后达成一致,要趁着新蒜收获期全国蒜商云集之际,再次把蒜价拉起来,鼓动蒜农惜售,却把自己手里的货清掉。”
    就算周世民不讲,曾毅也已经想到这个可能了,这个时候把价格拉高,不仅仅是给蒜农一个错觉,也是给蒜商一个错觉,大家都会觉得蒜价还会再涨,于是蒜农惜售,蒜商拼命吃货。
    等史志勇这些人把手里的货出得差不多,那么倒霉的就是蒜农了,他们会眼睁睁看着手里的蒜从宝贝变得一文不值,蒜商们甚至会赔得倾家荡产,蒜商收购能力下降,还会影响到未来几年内的大蒜收购,吃亏的还是蒜农。
    “你说的这些情况,我知道了!”曾毅没有给周世民一个肯定的答复,但也没有置之不理,曾毅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虽然炒作是市场化的手段,你很难以行政力量去进行干涉,但炒作和炒作的姓质,甚至炒作的结果都是完全不同的。
    同样是炒作,炒黄金曾毅就懒得去管,因为黄金的价格就算涨到天上去,也跟普通的老百姓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说到底,它不是个必需品,而大蒜之类的东西则不同,它是老百姓曰常生活中离不开的调味品,大蒜涨价,就意味着很多人要从原本就不多的收入里面,拿出更多的生活成本。
    平时看电视报纸,也会有很多诸如“奔驰轿车大减三十万”、“阿玛尼打五折”之类的消息,可这些跟老百姓关系并不大,普通老百姓每天要盘算的,则是“菜是不是涨价了”、“蛋好像又贵了”、甚至连以前常去的大澡堂子,现在洗澡的价格都翻番了。
    奢侈品降价的同时,普通消费品却在涨价,这就变成了一种变相的劫贫济富,这意味着穷人要交更多的税,而富人却省了一大笔开支,在一定程度上,这甚至还拉大了贫富之间的差距。
    所以不管是中外各国,都会严格控制生活基本物品的价格稳定,人什么都可以不要,但吃喝却是绝对离不了的,生活基本物品的价格稳定,关系着整个社会秩序的稳定。
    在路边听完周世民的汇报,曾毅就返回了市里,进城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忙了一天还没顾上吃饭,司机老张主动邀请曾毅到自家的面馆去吃面,曾毅也懒得再去找吃饭的地方了,就接受了老张的邀请。
    老张家的面馆很小,就开在小区的门口,总共十多个平方的面积,除去厨房,也就只能摆下四张桌子了,此时饭点没过,吃饭的人很多,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位子了,老张一看,急得满头是汗,自己把领导请来吃饭,却没有位子,这算怎么回事啊。
    老张的媳妇正忙着端面算账,看到老张领来一个客人,只当是老张新认识的朋友,便道:“里面没位置了,要不在外面支张桌子吧!”
    老张也没辙了,回头看着曾毅,脸上全是歉意。
    “那就在外面吧,透气!”曾毅笑了笑,他确实有点饿了,现在赶紧填饱肚子才是正事,总不能再跑别的地方去吧。
    老张看曾毅没有意见,哪敢迟疑,赶紧从屋子里的角落搬出一张收好的折叠桌,很麻利地摆在路边,然后搬来椅子,还把桌子仔细擦了一遍,道:“曾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平时没这么多客人。”
    “客人多了是好事啊!”曾毅呵呵笑着,往那里一座,顺手还招呼老张也坐,道:“今天辛苦你了,跟着我跑了一天,到现在水都没喝一口。”
    “那都是应该的,肯定没有曾主任辛苦!”老张说着,又到里面给曾毅拿出冰镇的饮料和两盘凉拌的小菜。
    等面的工夫,又来了两位客人,也没地方做,就跟曾毅和老张挤在了一桌,曾毅倒是没什么,老张却是很不自在,平时最怕店里没客人,今天却只嫌客人多。
    面很快端了出来,是中化市很常见的海鲜面,老张特意嘱咐过了,面子加了很多料,上面的海鲜堆得很实在。
    “曾主任,有些简单,别嫌弃!”老张拆开一双筷子递给曾毅,道:“不过我爱人的手艺还过得去,您尝尝看。”
    曾毅已经饿得呱呱叫了,接过筷子就扒了一口面,然后又夹起一块凉菜,道:“味道好得很,你也快吃吧!”
    老张看曾毅吃得痛快,完全不介意自己面馆的简陋,这才松了口气,端起碗也呼呼地吸起了面条。
    一碗面快吃完,远处响起喇叭声:“把外面的桌子收了,赶紧收了!”
    曾毅直道倒霉,这一听就是城管来了,老张更是脸都黑了,好心好意请曾主任吃顿饭,怎么谁都不给脸呢。
    老张媳妇听到声音从里面跑出来,道:“老张,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桌子!”说着,老张媳妇只对另外两位客人道歉,道:“不好意思,麻烦两位先到屋里去吃。”
    屋里要是有座位,大家也就不用坐外面了,曾毅很无奈地端起碗,呼呼把剩下的一口面吃掉,然后帮忙把凳子搬到了屋里,而剩下的两位客人,只好郁闷地站在那里黑着脸扒面。
    好在城管只是用喇叭喊了一声,也没有下车,而是开着车缓缓地驶走了。中化市经济发达,企业众多,所以财政比较宽裕,这要是换了在南江,免不了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了。
    曾毅有些哭笑不得,这顿饭吃得真是离谱啊,他把凳子放下,便对老张道:“我已经吃好了,这面不错,吃完胃都觉着舒服啊,谢谢你的款待。”
    老张直抱歉,道:“曾主任,真是不好意思。”
    “见外了,这面真的挺好,等有时间了,我还要过来再吃一次!”曾毅笑着宽慰两句,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可以下班休息了,我也要回去洗个澡。”
    “我送曾主任回去!”老张的面还剩了半碗,也顾不得吃了。
    “不用,不用!”曾毅拦住老张,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我要散散步,你就不用管了!”
    说完,曾毅也不等老张再纠缠,就迈步走了出去,左右一辨方向,就朝左边走了过去,很快消失在人群之中。
    “刚才那人是谁?”老张媳妇此时问了一句。
    “那是我们农委的主任,市领导!”老张道了一句,只怪自己爱人没眼色。
    老张媳妇有点意外,不过又不屑道:“这么年轻,不会是假的吧?我可告诉你,咱们这是小本买卖,别总是带人来店里白吃白喝。”
    老张还想解释一下,最后选择了闭嘴,让曾主任吃了这么一顿饭,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得好。
    回到家里喝了杯水,刚刚喘了口气,徐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老板,你交代的事情有眉目了。”
    “说说看!”曾毅又打起了精神。
    徐力道:“门板上的那两个图案经过辨认,确认是狗和老鼠,这是示威姓的报复!”
    曾毅愕然,狗和老鼠,这不是骂“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嘛,曾毅第一个念头,就想起了李介桐,当时自己拉来火电厂收购秸秆,可不就是插手管了李介桐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