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七六七章 烧冷灶

第七六七章 烧冷灶

    “老曾,这次姜老到中化去,你又大大露脸了啊!”
    金穗厅内,顾迪屁股刚沾到椅子,就一把拽住曾毅的胳膊,道:“我说你到底隐藏得有多深啊,竟然连姜老都知道你的名字?”
    孙友胜倒是还不知道这件事呢,脸上表情有些困惑,他也不明白曾毅是怎么和姜老认识的,这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啊,当下他笑着看向顾迪,道:“顾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这还不知道呢,你得给我解解惑啊!”
    “嘿!”顾迪来了精神,右手食指在桌上一点,道:“前两天姜老到中化市视察,在接风晚宴上,姜老说自己到中化要办三件事,其中的一件,就是要让老曾给他写副字以作收藏!这事够劲爆吧?”
    孙友胜笑着直点头,道:“这确实让人惊羡啊!姜老专程到中化去找曾老弟,这实在是天大的面子啊!”
    “来来来!”顾迪拽着曾毅的胳膊不撒手,道:“老曾,无论如何,今晚你一定要给我写几幅字,而且是多多益善,等今后我要去拜访哪位叔叔伯伯,到时候把你的字一拿,这礼物多有诚意啊!”
    “是滴是滴!”孙友胜也一块起哄,道:“曾老弟也要帮我题上几幅,以备不时之需嘛!”
    曾毅呵呵笑着,道:“你们就别挤兑我了!我的字真要是有那么好,那我就去做书法家了!”
    “谁挤兑你了!”顾迪一瞪眼,伸手从西装口袋掏出皮夹子,然后打开了从里面掏出一张小纸条,递到曾毅面前道:“你看看,词我都准备好了!”
    曾毅一看,心道顾迪还真是有备而来啊,这纸条上密密麻麻写了十多句,全都是非常大气的好句子,什么“老骥伏枥”、“心有猛虎”、“国之柱石”,全都出现了。
    曾毅直摇头,道:“你就饶了我吧,写字也不是这个写法,要对人对事的。”
    顾迪浑不在意,哈哈笑道:“没事,这些词你先拿回去练着嘛,我肚子里也就这点货了。不过咱可说好了,你得给我备上三幅字,最少三幅!”顾迪很认真地伸着三根手指,他嘴上说得很开玩笑,但心里很明白,拿曾毅的字去见叔叔伯伯们并不合适,因为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曾毅的名字,也都知道姜老有收藏曾毅的字,万一碰到不明其中内情的人,还道你看不起他呢,不拿书法名家的字,反而拿一黄毛青年的字。
    但是,曾毅的字还是必须要的,就算死缠硬磨,也要从曾毅这里拿到几幅字,姜老万里迢迢来中化市找曾毅求字,绝不是没有原因的,肯定是曾毅的字,被一些顶级大佬看到了眼中,而且在老同志圈里比较出名。
    正如孙友胜所讲的,要以备不时之需,顾迪就是这么打算的,他主要是为他老子要的。
    曾毅怎能不明白顾迪的意思,当下只好点了点头,道:“行吧,只要你看得上,回头我写几幅你挑挑看,能看中就拿走!”
    “顾少挑剩下的,那就全归我了!”孙友胜补了一句,笑道:“哪怕是只拿到曾老弟的半幅字,到时候挂到办公室里,我也是和姜老一样的待遇了嘛!”
    曾毅哈哈大笑,道:“再这么说下去,我这饭都要吃不下了!”
    顾迪目的已经达到,当下道:“喝酒,喝酒,今晚一醉方休,喝不倒绝不能走!”
    孙友胜是部队大院长大的,为人是比较阴狠一些,但酒桌上却是十分豪气,大手一拍桌子,道:“说实话,今天来之前,我就没打算还要走着回去,必须喝倒!”
    曾毅就觉得头疼了,他是不喜欢这个喝法的,他喜欢尽兴就好,不过看两人在兴头上,他也什么都没说,陪着两人喝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顾迪又想起一件事,道:“老曾,这里没外人,你得给我们交个底,姜老称你为‘永远正确同志’,到底是有什么说法?”
    孙友胜提起杯子准备再邀两人喝酒呢,一听顾迪这话,酒杯就停住了,随即耳朵就竖了起来,孙友胜是太清楚这里面的门道了,就是姜老本人,怕是没那么大的底气,敢断言一个人永远正确,能说出这几个字的人,绝对是非同一般,而且是大大地不一般!
    曾毅脸色如常,似乎早料到顾迪会问这件事,当下笑了笑,道:“我只当这是个玩笑话,你也这么看吧!”
    顾迪也就不再问了,曾毅没有否认这件事,就说明这个称呼是有来历有说法的,曾毅没有交底,很可能不方便讲而已。
    曾毅确实不能讲,难道要讲这是老人家说的,那么什么时候见过老人家,因为什么见到老人家,这一系列的事情就都是问题了。如果是外人问,曾毅干脆就不承认有这回事了,但顾迪问,曾毅不好不承认,而且他心里,也一直把这个事当做是老人家的玩笑。
    孙友胜也没有多问,但心里暗暗记住了这件事情,自己之前还纳闷,姜老万里迢迢来中化市找曾毅求一幅字,这事确实有点不好理解,但如果加上“永远正确同志”这个称呼,那就很好理解了。
    “能让姜老开这个玩笑,也不简单嘛,曾老弟前途不可限量!”孙友胜选择了装糊涂,继续把杯子往前一伸,道:“为了姜老的这个玩笑,曾老弟必须喝一杯!”
    “一杯哪够,要喝三个才行!”顾迪一副恨恨然的模样,道:“怎么就没人跟我开这个玩笑呢,谁见了我,都是恨铁不成钢啊!”
    三人酒杯刚碰到一块,金穗厅的大门传来敲门声。
    门被推开,进来两个人,为首一人,就是之前上来时在电梯门口遇到的那位王大志。他身后还跟了一黑脸大汉,年龄和王大志差不多,精干的平头,看起来很有精神。
    王大志进来就笑,道:“这里很热闹啊!”
    身后那人也笑着说道:“刚才经过门口,就闻着这里面的酒最香啊!”这人比王大志要会讲话,这是要讨杯酒喝的意思。
    顾迪就站起来招呼,道:“来来来,王司令、张厅快请坐,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我这里别的没有,就是有酒啊!”
    “还是顾少最了解我王大志啊!”王大志就到了桌前,大咧咧地笑道:“喝酒嘛,就一定要大口喝、大碗干,如此才叫个痛快,要是有领导在,喝起来真别扭,还是你们这里好,自在!”
    顾迪就又做着介绍,道:“这位曾主任刚才已经介绍过了,中化市农委主任,已经是市领导之一了;这位是丰庆县的孙大县长;这位王大司令我看就不用介绍了,大家都认识;这位是省厅的张副厅长,闻名全省的罪案克星。”
    王大志在这里又看到曾毅,心里挺意外,他以为曾毅早就离开了呢,顾迪的酒宴,一个小小市农委主任一般是很难参与的。
    那边张副厅长已经朝曾毅伸出手了,他比较心细,顾迪上来先把曾毅放在第一个介绍,嘴上说是已经介绍过了,但这明显属于是要隆重介绍,此人不可轻视啊。握手的同时,张副厅长就第一时间掏出名片递过去,笑道:“曾主任你好,今天见了面,以后就都是朋友了,还请多关照啊!”
    “不敢当,不敢当,请张厅多关照才是!”曾毅赶紧客气着,交换了自己的名字,拿到手一看,原来这位张厅叫做张俊宇。
    “孙县长,请多关照啊!”张俊宇又朝孙友胜递出名片。
    “不敢,不敢,大家是朋友,互相关照嘛!”孙友胜也笑呵呵地掏出自己的名片。
    换完名片,做了一番认识,众人就坐了下去。
    往下一坐,张俊宇又有新的发现,今天顾大少的酒桌上,好像没有什么首次主宾之分,完全是随姓而坐,在官场上,能够这样坐的,必须是关系到了一定程度才可以。
    张俊宇就又朝曾毅和孙友胜打量了一眼,孙友胜的背景,他多少是知道一点的,背靠翟家这棵参天大树,孙友胜绝对是不能得罪的那一类人;而另外一位就让自己有些看不透了,如果只是是农委主任的话,按说是不可能出现在眼前酒桌上的,更不可能和顾大少如此随姓。
    偏偏这位农委主任就上了酒桌,还让顾大少隆重介绍一番,这就有点意思了。
    张俊宇心里就暗暗留意了曾毅,这个人必须认真结交才是啊。
    在官场上,人人都想搭天线找靠山,为什么成功的没有几个呢?究其原因,是因为你想要结交的人,往往都很难有求于你,就比如眼前的孙友胜,很少有什么事是孙友胜自己搞不定的,他很少会用到别人。你有求于别人,而别人无求于你,对于孙友胜来讲,你属于是可有可无的人,等着为他办事的人多了去,你只是其中一个人。
    而曾毅就不一样,如果曾毅真的只是一位市农委主任,那么他做事肯定会有很多需要用到别人的地方,这就是机会啊!
    只在一瞬间,张俊宇就已经想到了很多,自己这个省厅的副厅长,一定会有机会能帮到曾毅,看眼前三人的座位,就能明白,帮曾毅,其实就是帮顾大少和孙友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