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书库 · 恐怖灵异
目录
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茅山后裔 >

第一章 情敌

“爸,你白天干吗去了?什么时候回家啊?”张毅城给张国忠打了一天的手机,一直到天黑才打通。

“我白天有事!”电话中,张国忠似乎很是疲惫,“再有个三五天吧……最多一礼拜回家……”说实话,虽说有骈石这种天然形成的超度圣地,但超度这个苏铁力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以张国忠与老刘头的估算,要完全超度苏铁力以至于令其魂魄投胎从而让艾尔讯快速痊愈,至少要四到七天时间,这还得说是在老天爷赏脸天气给力的前提下,倘若中途刮风下雨耽搁诵经,时间恐怕还得往后拖。

“爸,我马上就高考了,你可得快点回来啊……”

“好,我尽量快,你在家好好学习!实在不会就找柳蒙蒙帮你补习补习!”听儿子因为高考的事催自己回家,张国忠还挺高兴,心说孩子真是长大了懂事了,终于意识到父母的重要性了,殊不知,张毅城就是怕高考砸锅,和发现“万煞劫”的丰功伟绩功过相抵,才催他赶紧回家的,趁着还没考试才好邀功请赏啊,等考完试分数下来,不挨削就谢天谢地了,哪还好意思表功?

“柳蒙蒙?”张毅城叹了口气,“算了吧,我自己学吧!”

“你自己学?你能自己学?”张国忠满嘴的不屑,“怎么了?闹别扭了?怕耽误她学习?”

“唉,我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这帮老古玩就别跟着瞎掺和了!”张毅城显得有点不耐烦,“行了行了,我先挂了,你赶紧回来吧!”

“怎么了?打架了?喂?”还没等张国忠继续问,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这倒霉孩子,敢挂我电话了,翅膀硬了是吧……”说实话,对于儿子跟这个准女友的关系,张国忠也很是疑惑,已经有小半年的时间没听张毅城提柳蒙蒙这三个字了,起初是觉得张毅城可能不愿意耽误柳蒙蒙学习,但此时听这语气,似乎是闹矛盾了啊……

挂上电话,张毅城长叹一口气,锁上屋门敞开窗户点了支烟,继而叼着烟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煞有介事地感慨起来。说实话,柳蒙蒙是个上进的孩子,对于学习的看法与张毅城有着本质的差异,自从上高中那天起便很少主动联系张毅城,都是张毅城上赶着去找她。一见面总是三句话不离学习,两个人之间的共同语言似乎也是越来越少,久而久之,张毅城也有点儿烦了,自从上高三起,便很少再主动去找柳蒙蒙,心想既然人家姑娘那么爱学习,就别总上赶着去祸害人家了,盼着哪天这柳蒙蒙能良心发现主动来找自己,结果一直盼到快高考,这柳蒙蒙都没良心发现过。

其实张毅城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若这柳蒙蒙真是专心学习,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没人盼着自己对象学习越差越好,但这柳蒙蒙虽说跟张毅城的来往少了,但却与一个叫姜俊的人勾勾搭搭交往地甚是热乎,要说这姜俊是个土行孙或黑风怪一样的矮冬瓜丑八怪也就罢了,偏偏此人品学兼优长得又帅,家里似乎还挺有钱,更是学校不少女生的梦中情人,这让张毅城即便再看得开也难免有些想法。后来因为这事,张毅城还找柳蒙蒙谈过一次,但结果却不是很乐观,柳蒙蒙并不承认自己和姜俊有什么感情上的瓜葛,直言就是学习上的交流,并为此和张毅城大吵一架,说张毅城小肚鸡肠。这么一来,张毅城干脆就再也没主动找过柳蒙蒙一次,甚至前不久忽悠张国义给自己置办手机,连号码都没告诉她。

都说时间能稀释一切,经过了大半年的疏远,张毅城发现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也挺爽。本来都快忘了世界上还有柳蒙蒙这么个人了,可自己这个宝贝儿老爹却偏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原本挺高兴的一天,偏偏要以如此伤感的话题落幕,唉……

正感慨到半截,挂在腰带上的传呼机嘀嘀答答地响了起来,一看信息竟然是柳蒙蒙打来的:“柳女士有急事,请速回电。”虽说留言者显然是柳蒙蒙,但后面的回电号码不是柳蒙蒙家的。

“真他妈的是说曹操曹操到,我说这两天怎么右眼皮一个劲地跳呢……”掐了烟,张毅城没精打采地拿起电话,刚想拨号却又犹豫了,这电话到底回是不回?回吧,当初两个人闹得不欢而散大有一拍两散的架势,结果人家打个传呼自己就上赶着回电话,也太没气概了吧?但不回吧,信息上说是有急事,她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急事?被社会上的小混混骚扰讹诈了?不能够啊,她老爹是分局副局长,哪个小混混想SM想疯了胆敢去敲诈公安局长的闺女?难道是快高考了想让老伯张国义帮忙走后门找好学校?那就更不可能啦,自从上高中那天起,柳蒙蒙的学习成绩就没掉过年级前十名,要知道在市级重点中学能保持这样的成绩,别说是天大南大,就算北大清华也是完爆啊,用得着花钱走后门还要低下高贵的头去求前男友吗?

“这他娘的……”拿着电话犹豫了半天,张毅城干脆把李二丫喊到了屋里,“妈……!你过来!帮我回个电话!妈……!”

“帮你回电话?”李二丫一脸的疑惑,平时自己这宝贝儿子打个电话都得把屋门反锁上,跟地下党秘密联络一样,唯恐让自己听见半点谈话内容,眼下怎么主动让自己回电话?“你自己回就完了呗?”

“唉!让你回你就回!”张毅城不容分说便把电话塞给了李二丫,之后嘀嘀嘀地按起了拨号键,“是柳蒙蒙的电话,你就说我不在家传呼机没带在身上,问问她有什么事!”

“柳蒙蒙?”这么一说李二丫更纳闷了,“你跟她到底怎么了?”

“你甭管了!”张毅城用手比划了个“嘘”的姿势,“你就问问她有什么事!一定给我问明白!”

“喂?蒙蒙啊……啊是我啊……哎呀毅城出去啦,你有什么事等他回来我转告他……哎呀……他去哪我哪知道啊,哦……哦……哎呀,蒙蒙啊,跟阿姨就甭见外了,有什么事跟我说,等他回来我告诉他……哦,那行吧……哎,好,回见……”吧嗒一下,李二丫放下了听筒。

“什么事?”挂了电话,张毅城赶忙追问。

“她说等你回来让你给她打电话,就打这个号就行……”李二丫道。

“我不是说让你问明白吗!”张毅城似乎有点急,“你呀!唉……”

“她不说我有什么办法啊!”李二丫也有点急,“你也听见了,我问了两次,她就是不说,就说有点事挺着急的,让你回来赶紧给她打电话!”

“算了算了……你看电视去吧……”张毅城一百个不耐烦。

“你个倒霉孩子,你又抽烟了吧?”李二丫刚要转身出门忽然感觉不对劲,提鼻子一闻似乎有一股隐隐烟味,“你个倒霉孩子,好毛病不添,怎么净添这些个臭毛病?”

“唉……我错了错了,以后不抽了……”张毅城也懒得跟李二丫扯皮,不容分说便将李二丫推出了屋,之后锁上门又点上了烟……

……

一秒、两秒……五脊六兽地熬了一个钟头,张毅城才七上八下地再次拿起了电话,说实话,张毅城也挺想回这个电话的,但既然已经撒了谎,说自己出去玩了,总不能隔个三五分钟就回来吧?

“喂?”电话里,张毅城故意装出了一种消极的语气,“啥事这么着急啊?”

“毅城,你能帮个忙吗?”电话里,柳蒙蒙的语气似乎有点怪,字里行间三分愧疚七分请求,似乎还略带着一点隐隐的期待,这种语气跟张毅城那种装出来的满不在乎可完全不一样,明显在说话的时候内心很复杂。

“到底什么事啊?”说实话,听柳蒙蒙的语气,张毅城也是一惊,这么多年以来柳蒙蒙从来没这么低三下四地跟自己说过话,这又是怎么了?

“有一点……有一点跟我小时候的事……类似的事,我不认识别人,只能找你……”电话中,柳蒙蒙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哦,我晓得了……”一听是神神鬼鬼的事,张毅城来了精神,心说老天总算开眼又给了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就算以后两个人不在一起了,也要让柳蒙蒙带着崇拜的眼神离开。一定得让她知道,即使爷长得不如姜俊那个小白脸帅,学习成绩也不如那个男狐狸精好,但爷能干的事,他干不了!“谁又中标啦,你?”

“是……姜俊……”柳蒙蒙显然也知道理亏,以至于说名字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

“姜……俊?”说实话,此时的张毅城,谈不上生气,更谈不上羡慕嫉妒恨,只是从心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无奈与失落。

“你能不能帮帮忙?”见张毅城沉默,柳蒙蒙的语气焦急中透着一丝哀求,“你不是,挺爱拔刀相助的吗?”

“呵呵……”张毅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感觉柳蒙蒙越是这么低三下四,自己就越是受不了,“他怎么了?”

“我也说不清……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过来?什么时候?哪儿?”一听“过来”这两个字,张毅城的背后似乎打了一个惊天闷雷,这大半夜的,看这意思这俩人正在一块啊……

“你要是有时间……现在就行……或者你要是忙……明后天也行……”从语气中不难听出,这个电话打的柳蒙蒙自己也挺不舒服的,甚至有点语无伦次。

“地址是哪?我要找不着,就打这个电话?”

“你现在过来?”柳蒙蒙似乎有点不信。

“没错!”张毅城冷冷一哼道,“把地址告诉我……”

说实在的,起初,张毅城还真有点犹豫管不管这事,但后来把心一横,管了!不管是简单还是复杂,哪怕就是走走过场呢,至少要把态度拿出来,自己不求上进天天吃喝玩乐逃课打架,已经被柳蒙蒙瞧不起了,倘若再因为争风吃醋而见死不救,岂不是更被瞧不起?有道是君子坦荡荡,你柳蒙蒙不说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吗?爷就要做一回肚里能撑船的宰相给你看看!不管以后跟不跟你在一起,就算分手,也要分得像个爷们!

阅读分类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恐怖小说 网络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外国小说 传记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作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