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作者:倪匡 发表时间:04-04
  林雅儿在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就答应了洪致生的要求:“好的,你到我住所来,我告诉你开三道密码锁的密码是……”
  (那三组密码,要不是林雅儿说出来,绝不可能有人凭幸运将之打开。)
  (洪致生发出兴奋之极的欢呼声。)
  (再接下来的,是他们“见面”之后的对话。)
  洪致生的声音中,有点懊丧:“这算是什么见面,你整个头都包在黑布之中,比木乃伊还……”
  “对不起,”林雅儿的声音幽怨动人:“我以为你知道我是一个魔女,不能让任何人见到我和碰到我的,所以,还要……”声调有点急促:“请你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对了,谢谢你。”
  “看到了你,碰到了你,又会怎么样?”
  “不但会替你带来可怕的厄运,而且,会使我失去唯一解脱的机会。其实,即使听到我的声音,也会带来厄运!”
  “不见得,我就好得很!”
  林雅儿的声音,有着凄然的同情和爱怜:“还说好得很?你将用你的鲜血去洗清一个……”
  洪致生豪气干云:“这对我来说,是幸事,不是什么厄运!”
  “唉……我对原医生讲的那些话,难怪他不相信,事实上有许多,是我自己也不理解的。那时,我只有三岁,是当我的父亲,把他身上流出来的血,涂在我的身上时,他断断续续告诉我的。我居然全都记了下来,真是奇迹!”
  “我完全相信,虽然我不懂,譬如说,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长大的?”
  “在……一个空间之中,一个可以无穷无尽扩展的空间……有点像一间不论你怎么走,都摸不到墙的房间。”
  “这……是魔境?”
  “我想是,那是魔王的境界。我在离开那空间前,只见到过一个人,这个人的名字叫阿根。”
  (原振侠听到这里,不禁“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阿根!那个表面上是林永兴的跟班,但实际上是魔王的手下的那个人,自然就是走纸包来的那个人。)
  (难怪自己一看到他,虽然肯定从来也没有见过他,可是又有那样熟悉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神秘人物,那样的一种异样的阴森,即使只是听过描述,也会在一见之下,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的。)
  “魔王呢?那是什么?”
  “魔王……有时也在那个空间出现,告诉我,我是属于他的。虽然我可以有机会把他的魔法解除,但是他又说,不会有人牺牲自己来救我。”
  “他错了,爱情能使人做任何事!”
  “你……爱我……你连我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洪先生,这不是在讲故事,真需要你的血,像我父亲当年所做的那样!”
  “我一定愿意,而且我很明白自己对你的爱意,是无可遏止的。”
  “唉……”
  “魔王的外形是什么样的?”
  “看起来,只是五角形的一团,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但是知道那个空间,是在海底……在一处海底,进出口,有一块大石……”
  “石上刻着许多人,向着一个五角形的东西!我们还等什么,立即出发,用你的船出发。”
  “好,我去安排,尽快出发。”
  “我虽然不能见你,可是希望听到你的声音,请答应随时和我通电话。”
  “唉……”林雅儿的声音充满了柔情:“爱情……我想也没有想过。”
  (这一段对话,到此告一段落。以下是许多段电话录音,洪致生在电话中极力表示出自己爱慕之情,听起来十分肉麻,但不能否认他真的一往情深。)
  (然后,是他们上了“雅儿号”的对话。)
  “这船,真和你一样神秘。”
  “我一直生活的那个空间中,只有黑色,习惯了。也只有黑色,才不会使我有不适的感觉。”
  “船是自动驾驶的,我们两个足可以应付了。我只担心,在漫长的航行之中,我是不是可以克制自己不看看你,不碰碰你!”
  林雅儿的声音在发颤:“别乱来,事实上我……很丑,不值得看!”
  “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想看你!”
  林雅儿声音中充满了恐惧:“千万不要!”
  洪致生哈哈笑了起来:“你害怕什么?原振侠说,你有一种特别的力量,会使人在一下子之间,变得毫无力量。”
  林雅儿的声音十分闪缩:“这……这……对,我是有这种力量。所以你千万别胡思乱想,这……是十分痛苦,不值得试。”
  (洪致生哈哈的笑声。)
  (接下来,是洪致生的一段独白。)
  “这真是一艘好船,我对经营航运公司虽然没有兴趣,但是欣赏一艘好船的能力还是有的。启航第一天,雅儿几乎整天避着我,不和我见面。事实上,就算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不过看到一团黑色的布料而已,这真使人难耐。她显然……至少也喜欢我,因为她不断通过船上的各种播音设备,使我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那么可爱动听,一定只有极出色的美人,才会有那么美妙的声音。
  “在长时间的航行中,我一定要把她身上的黑布揭开,至少,要把她头脸上的黑布揭开。厄运就厄运,我已经准备献出自己体内的鲜血了,还怕什么厄运!
  “看看自己所爱的人长得什么样子,总不算太过分吧?当然,我更想紧紧拥抱她,得到她的身体,和她一起享受男女间至高无上的欢乐!
  “这个念头不起则已,一兴起来,简直不可遏止。可是她是不是愿意?唉,看来我也入魔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接下来的很多独白,都显示洪致生的思绪,越来越是狂乱和粗野,听得原振侠十分吃惊,隐隐感到有一场祸事会发生。因为洪致生甚至私下在计画,如何向林雅儿袭击!)
  (事情终于发生了!)
  (可以听到清晰的海涛声,大概是在甲板上。)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