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母亲
复仇女神 - 艾萨克·阿西莫夫
  6.
  现在是晚餐时间,而茵席格那却陷入了对女儿的恐惧情绪。
  这股情绪近来愈感明显,而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玛蕾奴变得愈来愈沉默,内向,并总是令人觉得她怀着深邃的城府。
  而茵席格那的不安也混杂了某种罪恶感:因她未尽到母亲的耐心照顾而感到罪恶;因她特别在意女孩的外表而感到罪恶。玛蕾奴完全没有她母亲那传统的美丽,或是她父亲那种非传统的粗犷俊脸。
  玛蕾奴很矮而且很钝。这是茵席格那为可怜的玛蕾奴所能找到的形容字眼。
  可怜。这是长据她心中的形容词,但却绝对不能说出口的字。
  矮小,直钝。有点胖又不会太胖,这就是玛蕾奴。在她身上找不到所谓的优雅。她留着并不算长的棕黑色直发。她的鼻梁短塌,嘴角略向下弯,脸颊很小,而她整体的态度消极没有活力。
  只有她的一双大眼睛,乌溜溜闪着深色光泽,伴随着其上的深黑色眉毛,而长长的睫毛看来就仿佛是人造的一般。然而,光有美丽的双眼无法弥补全体的感觉,无论有时候它们看来是多么的迷人。
  自玛蕾奴五岁开始,茵席格那就知道她不太可能靠着外表而吸引一个男人的目光,而这件事一年比一年变得更为真实。
  奥瑞诺在她十岁前还会特别注意到她,显然是因为她的早熟与聪明,以及她那迅速的理解能力。而玛蕾奴与他在一起时总是容易害羞和兴奋,好像她已经隐约意识到一种所谓男孩的东西,有点亲密但又不知道确实是什么的感觉。
  在这一两年里,茵席格那似乎了解到,玛蕾奴心中终于看清何谓男孩。她几乎来所不拒地阅读各种书籍以及观看各类影片,无疑地帮助她在这方面的成长,不过奥瑞诺也同时在长大,而他体内的激素也开始改变着他们的关系。
  当晚的晚餐上,茵席格那问道,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呀,亲爱的?
  马马虎虎。奥瑞诺跑来找我,我想他已经向你报告过了。我很遗憾你要这么大费周张地来捕捉我。
  茵席格那叹口气。但是,玛蕾奴,我有时没办法不想到你不快乐,而我这样的烦恼不是很自然的吗?你太过于孤独了。
  我喜欢孤独。
  你并不是这样。在你独处的时候,你并没有显出任何快乐的表情。有很多人想要对你亲切,要是你开放心情的话你会快乐些的。奥瑞诺就是你的朋友。
  曾经是。他这些日子来忙着和其他人在一起。今天就很明显。这更令我生气。他心神不宁地只想到朵洛蕾德。
  茵席格那说道。你知道的,不能这样责怪奥瑞诺。朵洛蕾德和他同年龄。
  生理上的,玛蕾奴说道。多么愚蠢的想法。
  在他这年纪,生理上的外表意义很大。
  他已经表现出来了。这也显示他是个笨蛋。他愈是对着朵洛蕾德流口水,他的脑袋就会更差劲。我可以看得出来。
  但是他会一直长大的,玛蕾奴,当他年纪更大时,他会发现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而你也会长大,你知道
  玛蕾奴古怪地盯着茵席格那。然后她说道,算了吧,妈妈。你不相信自己所说的内容。连一分钟都没有相信过。
  茵席格那红了脸。突然之间她觉得玛蕾奴并不是在猜测。她真的知道但她怎么知道的?茵席格那已经尽量地谨慎于每个字词,尝试要说服自己。但玛蕾奴毫不费力地就看穿一切。这已不是第一次了。茵席格那开始感到玛蕾奴观察人们说话的音调,叙述上的迟疑,和各种小动作,而总是能够参透你想隐瞒住她的事情。一定就是她的这种特质,让茵席格那对玛蕾奴的恐惧日益加深。你不希望别人以轻蔑的目光任意地穿透你的内心。
  比如说,到底茵席格那曾说过什么东西,就引领着玛蕾奴相信地球将会毁灭?这件事需要好好地讨论。
  茵席格那突然觉得疲倦。如果她无法骗过玛蕾奴,何必再作尝试呢?她说道,那么,就让我们直接了当地说吧,亲爱的。你想要什么?
  玛蕾奴说道,我看你真的想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吧。我想要离开。
  离开?茵席格那无法理解她女儿口中说出的简单字眼。哪里有地方让你离开?
  一切并不是只有罗特而已,妈妈。
  当然不只。但其它的地方都在两光年外。
  不,妈妈,不是这样。在不到两千公里外有艾利斯罗。
  那几乎不能列入考虑。你没有办法活在那里。
  在那里有人居住。
  是,不过只有在圆顶观测站中。一群科学家和工程师们住在那儿,因为他们在做些必要的科学工作。圆顶观测站比起罗特来,实在小得太多了。如果你住在这儿都已经觉得难过,那么你到那里会觉得怎样?
  在艾利斯罗的圆顶观测站外有一整个世界。总有一天人们会散布出去并住在整个行星上。
  或许吧。但事情并不能这样肯定。
  我确定这将会是事实。
  就算是,那也得花上几个世纪的时间。
  但那必须有个开始。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开始的一分子?
  玛蕾奴,你太荒谬了。你在这里有个舒适的家。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有这样的想法?
  玛蕾奴紧闭双唇,然后说道,我不能确定。几个月前吧,不过最近变得更加强烈。我就是无法待在罗特上。
  茵席格那皱起眉头看着她的女儿。她心想:她感到她失去了奥瑞诺,她将永远地心碎,她要离开这儿好来惩罚他。她要将自己放逐到一个不毛的世界去,要让他感到内疚
  是的,这条思路十分有可能。她回忆起自己在十五岁的时候。那时的心理十分脆弱,一个轻微的挫折都会将它敲碎。青少年复原得很快,但十几岁的小孩总是不相信。十五岁!再过一阵子,到时候
  多想无益。
  她说道,艾利斯罗是什么地方吸引你,玛蕾奴?
  我不确定。那是个广大的世界。想要到一个广大的世界去,不是件正常的事吗?
  她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接下来的话,但最后还是说了出口:就像地球一样?
  就像地球一样!茵席格那激动地说道。你从没有到过地球。你完全不了解地球!
  我看过相当多的东西,妈妈。图书馆中有一大堆有关地球的影片。
  (是的,当然有。皮特曾经想要将这类影片查封甚至销毁。他坚称脱离太阳系就意谓着完全脱离任何关连;对地球怀有制造出来的浪漫想法,本身就是件错误。茵席格那曾强烈反对,但现在她突然想到皮特的观点。)
  她说道,玛蕾奴,你不能光靠影片。他们将事物给理想化了。他们总是提起地球的长远历史,在那个时候地球有多么好,即使如此,那里从未像影片中所描述的那般美好。
  即使如此。
  不,不是即使如此,你知道地球现在是什么样子吗?那是一个不能住人的贫民窟。这也是为何人们要离开前往殖民地去。人们从那广大可怕的世界离开,到那较小的文明殖民地去。没有人希望再往反方向回去。
  在地球上还有数十亿的人口居住。
  这就让它变为更无法住人的贫民窟。在那里的人都想尽快地离开。这也是为什么殖民地愈建愈多,并且很快又住满的原因。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离开太阳系来到这儿的原因,亲爱的。
  玛蕾奴低声说道,爸爸是个地球人。他没有离开地球,虽然说他曾经可以离开。
  不,他没有。他待在那儿。她皱着眉头,想要保持原先的语调说道。
  为什么,妈妈?
  别说了,玛蕾奴。我们来谈谈这点。许多人待在家乡。他们不想要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几乎每个罗特上的家庭都有待在地球上的亲人。你应该知道得很清楚。你想要回到地球去吗?
  不,妈妈。一点也不。
  就算你想要去,那是超过两光年远的地方,你也没办法去。当然你也知道。
  当然我了解这点。我只是想说我们在这里有另一个地球。那就是艾利斯罗。那里才是我想去的地方;那里才是我向往的地方。
  茵席格那无法克制自己。她不可置信地听到自己脱口而出地说着,所以你也要离开我,就像你父亲一样。
  玛蕾奴畏缩了一下,然后恢复过来。她说道,这是真的吗,妈妈,他离你而去?要是你当时表现得不一样,或许事情就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然后她静静地,就好像宣告她吃完晚餐一般地说道。你强迫他离开,是吗?